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初三(2)班
    星期三,阴历九月一十八,公历十一月六号。太阳当空,一片蓝天。白云飘逸而过,很是随意。

    育桃中学也就在离育桃镇三百米不到的茶山上。在育桃中学的左面也就是一大大的球场,球场另一头也就是一大片稻田。育桃中学另一头也就是茶叶山,那尽是一黄泥,那山什么都不能种,就种茶叶树,那那也是育桃中学的产财。说是育桃中学的财产也就是因为学校组织的无数次摘茶叶劳动,就是让学生去摘茶叶。在中学的校舍四周都有一排白桦树,一阵风吹来。那见黄的白桦叶,飘荡的落下来。而此时在安静的白桦树下,却是传来了阵阵的声音,那是英语老师在叫学生们背单词。语文老师叫学生背课文。数学老师在叫学生运算方式。

    初三二班的黑板下 ,一个身材高大戴着眼镜,脸型方正的年轻教师,手里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快速的写下一句话:金线天温二两水酒或烧酒。

    写完用手扶了一下眼镜片:“同学们,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不知道。”一个大噪门的女声说。

    “不知道也不要说不知道,而是要动脑子去想想。”看了看下面的四十多个学生:“你们有谁能说出这话的意思吗?”

    没有人应他了,大家都有用一双奇怪的眼睛看着他,就好像看稀有动物一样的,对于物理老师的话都当成耳边风。

    “都学了那么久的物理课,这句话也不知道,我可以给你们一点提示,那一句话里面可以把做试验用的一切器材都说进去。”指着那句话的第一个字:“那是金就是代表着一个物件的名称,而后面那个。大家仔细想一下,或者还可以想出来的。”????“想不出来。”一个大头男生说头也不抬的说。

    “我在讲课,你们有听我讲吗?在怎么说,我也是你们的老师,在课堂上,我应该听你们的”这话没有说完,就引得同学们一阵大笑,他却还不知道自己的语中出了语病。

    “你们大家一定要认真学习,天天向上。到时好响应国家的号召,做一个有用之才。“说这话时看了看那大俩人:“说你呢?你还在这里叽叽歪歪的,大头,你再不用心上课我就告诉你爸爸去?”

    直到这时,那叫大头的学生才抬起头:“我不知道。”

    “我知道你不知道,我在上课教学呢?你在下面却是不听讲,你还不当一回事?要知道你们这个年纪就是,别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有一句话说的好,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要是现在不好好学,到了我们这么大了,你想后悔就来不及了。到时哪还有人会像我现在这么教你们了,所以,你们别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向你们这么大原时候,也就是天天书不离手,吃饭也要看书,上厕所也要带着书,那像你们这么懒散,都考高中都没有希望,就是普高都不困难。说来我还是替你们感到悲哀。”

    说完这些话,又转过头在黑板上写着。“这样吧,这句话我就不擦掉,你们自己记起来,把这句话记下了,做这个试验的各种器材也就全部记住了。”

    大头小心看了一下四周,对同桌子的肖福说:“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这样实际上就是让别人知道的告诉他,我就是知道这句话,我也不说出来的。这纯属就是个马大哈,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考上大学当上老师的。这样的老师才是真的教坏人家子弟。”

    这声音不大,但也不小,足够这全班四十多个人听了。黑板上写字的手停了下来,眼镜也随着被握有粉笔的手扶了一下:“你们刚才谁在那里说话,还尽说我的坏话,叫我什么马大哈?有这样的学生吗?有这样叫老师马大哈的学生吗?你们一点也不体谅老师,这用一句很现实的话说,你们是在浪费你们青春,浪费我的表情。”

    “你们以后就叫我马老师,我姓马,单名一个大字。大家千万后面再加上一个哈,我不是马大哈。”说完这话,还没有意识到这话出了语病。看了看下面的学生:“我也就不点名了,刚才说我话的局长生,我是知道的,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会用我的人品来教育你的。”

    说完大度的挥了挥手。

    “老师,他刚才说你坏话。”说这话是肖福,他跟大头是整天混在一起的俩。俩人都是这班上学好不成,学坏不是的学生。大部分情况下,老师也是看着睁只眼闭只眼,都那么大个人谁还尽往死里去得罪这些学生。就肖福这么一说,要是一个会察言观色的老师肯定会找回自己做老师的尊严。要知道为人师表,要是最注重面子里子的。

    “他刚才说我什么坏话了?”马大老师看着这两个学生,上课时,他们不整一些事出来,还真不像是课堂。

    “他说你就是个马大哈。”肖福有恃地恐的指着大头,口水都溅出一沱,掉在桌子上摊开的物理课本上。肖福明显有着搞怪的成份,他这么一说,全班同学如煤开了的水,变得不安分了。

    大头被肖福这么一抓现行,只得站了起来:“我没有说你的坏话。他要这么诬陷我。”

    “那倒也是,有那个学生会当着那么多学生的面说老师的不是呢?想来都不合情理。”马大老师觉得自己还是有影响力的,这学生都自己承认没有说,那还有假。

    “我说说了,他刚才就是说了。”肖福有一股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头:“他真说了,不信你问他们,他们都听到了。”

    “我怎么没有听到,他刚才说什么了?”马大看了一下四周,还真没有一个人回应。只得问大头:“你刚才说我什么了?”

    “我刚才也就是说,你这刚才一挥手的动作,就特别像一位伟人,他在安源演讲时,也就是那么一个动作,那他不时也是跟你现在这年纪差不多的。”大头反应快,怎么可能就这么落下不敬师长的话柄。要知道,那可是众多同学。

    “那倒也是。”一听到大头说自己这动作有点像是一个伟人,马大心里有些乐意了:“还真有点像,说实在的,我就是觉得这伟人演讲这动作帅气,虽然我们是在讲学,但根本上是大册小异。这说明你还是观察的仔细周到。”

    “不妨告诉你们,那位伟人就是我的偶像,我这一辈子也就是要做一个像这伟人一样,对百姓有用的人,对人民群众有用的人,这就是我的理想。有幸我实现了这个理想,我现在做老师,把我的知识教给你们,我就是一位辛勤的园丁。所以,我自豪的说,我的工作是理想的,我的思想是自由的。我的感情是丰富的。我的学识是饱满的。”

    这么几句话下来,大部分同学却是把头埋在手书里,张开嘴偷偷的笑。

    肖福冲大头竖了一下拇指:“还真有你的,这一次都让你过关了。你怎么想到这一招的?”

    “我想到的如多着呢?只是不需要使用出来而已,就刚才那情景,别说是一个马大哈,就是哈大马,我也照样说他。其实就刚才那句话,我都知道的,我都无意中听一老师讲守这话,但我就是不说,我不想说,他这样的二百五,问我我就要说,那我多没有面子?”大头说这话时,却是一个头摆来摆去的。

    “你们两个说什么呢?要说话出去说。别在这进而影响别人上课听讲。”说这话的是一个齐耳短发,圆脸型的女孩子,皮脸白长的还是双眼皮。

    这女孩子叫杨凤,在全班也是成绩尖子的尖子,不大爱说话,却坐在俩话唠的后面。这俩人今天的做法实在有些让她看不下去了,这无论如何也不能如此说一位老师,那可是初三来的,都已经是大人了。杨凤有一股替马大老师抱不平的样子。

    “你说我们,你自己还不是一样的。”肖福想起一事:“就那天,我都听到你跟顾娇说马大哈来着,你还不承认,不信你问贺山,当时我们两个是在一起的。你不相信就把贺兰拉过来问一下。”

    “你们无聊,真还以为我会像你们那样的说这些话,在怎么说,也注意一下,在这里还有老师同村的学生,要是他们回去在家里说起这事,老师多难为情。”

    “那有什么难为情的,不要说我们,这‘马大哈’三字还就是从金凤口里出来的。谭秋,朱金,金凤几个那个不说马大哈,刚开始我也就是听他们说起过的。”

    随着下课铃声响起,马大拿起了手里书本,把用完还剩半截的粉笔丢进了面前笔盒里:“今天大家就把刚才那句话想出来,里面有那些试验器材。”

    话音未落,人已经转过身,倒是杨凤急忙站起来说了一句起立。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