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佩服
    “好的,只要你们去了计生办?什么都好说,我呢就是工作第一位。”马大并不糊涂。他看出这马老四有些不甘心,这俩兄弟都栽在自己手下,这好么多人看着,以后还有谁把他们放在眼里。

    “我们公事算是完了,现在我们就聊一点私事?”马老四眼神变的玩味起来:这第一局明显就是自己输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时一个中学教师竟然是这么一个猛人。自己还真是看走眼了。“我当过几年兵,在部队上也学习过一些拳脚,我想跟马兄考证一下。”

    这话说的很是中听,倒是不知不觉把刚才的马大哈给换成了马兄弟。他眼跟马大年纪相差也就一两岁。自己报出了自己的底牌,倒是显的光明磊落。

    “我在读书时学过举重,也就跟我那体育老师学习过一些泰拳的简单招式。老师见我练举重个儿高,那本身就是个缺点,个儿越高,举重时产生的重心力也越大。而我性喜这发静,并不想练什么武。只想读完书有个工作。老师对我才彻底放弃了。”马大听了马老四的话,却是感到这马老四跟马康才完全不一样。马康才说话不声不响的,有点阴沉的意味。而马老四倒是坦荡多了。

    “可我觉得你那些泰拳的动作很是规范,这想必跟你那老师有关?”马老四说话之时,手伸展开来,整只手臂青筋立马暴现。

    “这我倒是听说,我那教师年轻时在泰拳比赛得过奖。其实他也不怎么跟我说这事,那是我从别的老师同学嘴里听来的。我自己也是很少问这些。”马大却是没有必要藏着掖着,

    而金二家的院门口却是围了满了人。他们都想看一下这马大跟桃花村最为强势的一家是怎么处理这难题的。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谁都希望跟自己过不去的马老四受到节制。而这种时候,倒是花小妹很希望天杀的马大哈被马老四揍成一个猪头。

    马老四舒展一会手脚,深吸了一口气,感到四肢劲力量。对一边无所动作的马大说:“你准备好了吗?”

    “不用准备,咱又不是要进行生死决斗,也就是玩玩一样的。”马大虽然这么说,全身还是用上劲了,他身上的那套浅兰色西服有点宽,又因为不习惯扣着,这倒是外人看不出来。给了马老四一种无所谓的感觉。

    马老四暗自忍了一口气:“行,那我要进攻了,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你可要注意点。”话是这么说的客气。马老四感到刚才至马大出手有些贸然。马大躲过自己的膝撞全属侥幸。要知道班长都不敢跟自己对撞。这马大算什么。

    这下他有了充分的准备,对着马大一个其冲,在近马大身边时,身体窜高到马大肩膀那么高,一个膝盖对着马大脑袋撞了过来,这一着可是用上了他全身的力道。

    马大有些感谢体育老师教自己的泰拳,现在还真派上用场。他并没有移开。要知道,泰拳最主要的就是依靠着肘腕膝盖等全身各个关节的击打,而是实碰实的打击对方,往往是极全身的重力发出于一点。马大身体不动,却是把手伸出来,抓住马老四没有右手臂,就那么往院门口了发力。

    马老四想着要给马康才找回面子,可这么一来全身的劲道就用不出去了,人失去平衡,那力气自然消失化解。手臂被抓住的那会,他感到不妙,想要换招已是不及,膝盖到是碰着了对方的身体,可人却也失去了平衡,整个身子就这么向院门口倒了过去。

    马大这一下倒是挨了,但却是他承受的住。体育老师曾经跟他说过:泰拳主要的是要用全身的力道打击对手。而这些力量主要是对自于人本身重量。马大的体型确定了他换招,正因为这样,他的抗击打能力也是非同一可。

    “要不要再来。”马大肚子还是有些难受,但比起狼狈的马老四,在别人面前也是大有风度。

    “今天怎么就那么力不从心呢?”没有人劝,马老四跟人动手,也没有人敢上来劝。而马大却想着就用这马老四做试刀石,或者真要是把这一马给折服了,桃花村的工作或者有可能要好做多了。马老四只是想要给马康才出口气,也就是找回一个面子。他当过兵,也知道自己或者没有碰上比自己还硬实的人,或者出了桃花村到处都是。只是现在没有碰上过。

    而二哥也是第一次跟自己说起这事,竟然有人敢来挑衅自己家。这于情于晴他都得回来问个清楚明白。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是这个猛人,竟然是一个文质彬彬的教师。这是他没有想到的事。他更有些接受不了。自己一个当过兵的竟然被一个老师给住了。他不知道的是,马大这次可是铁了心要把这村主任给做好。要知道一年之期一到,自己要是还在原地踏步,那自己就是失败的,那自己有可能失去这个上升的机会。他觉得在刘育桃手下做事比。在周海手下做一个教师踏实多了。如果说他跟马老四只是为了一场面子,那只是外人看来。他把自己的前途都押在上面了。遇到马老四,他庆幸在大学跟体校老师学了半年。有了这半年,无论抗击打能力,还是发力都不是常人可以相比的。要知道泰拳讲究的是瞬间的爆发力,集全身的力度于一点肘膝腕足等狠击而至,令对手无从招架。

    “再来。”马老四调整好呼吸:“要是这一次,你可以防备一点,我用擒拿手法。”这是他在部队自以为傲的本钱,也就一套擒拿手学到家了,再就是一些简单的拳脚。做为部队的一员,这些都是必学的技能。

    马大调整好了:“行,你来吧。我没有学那么多招式,也就会一点硬打硬的把式。”他倒是这么随意说。

    马老四感到今天这面子有些难挣回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时不声不响的马大哈竟然是个真正的猛人。

    所谓擒拿也就是利用手的灵活度把对手的手脚身体各部的动作变化给锁住,以致于对方就是空有力气也是施展不出。这要是用在别人身上或者还管用。而马大的主要力道就是来源于这些,这些地方的抗击打经受了半年的训练,已非常不易。又本身体重超过常人,这力气也超出常人。马老四怎么可能伤得了他。

    擒拿用的是技巧,而一个学过功夫的人也就知道,所谓多花哨的动作,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也就是一些花拳绣腿。所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也说的就是这个理。

    马大的手这次倒是被马老四拿住了,马老四心里一阵欢喜,看来马大哈也不过就是如此,也就是中看不中用的。还没有笑出来,顿感不妙。他手接接触马大的手指,正想要用力去折,让马大吃痛屈服。可却是没有想到,对方三个手指尤如钢铁铸成的。竟然丝毫不见动摇。倒是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之感。还没有来得及缩手,感到从对方手指上传上来一股无从抗拒的力道,把自己的手指硬生生的反折回去。

    马如四吃痛,但却是强忍着不出声。只是随着时间越久,头上也渐渐的有了汗珠。而两个人的手却是扭在一起,别人却是看不出情况。要知道说谁输都不是自己所愿,最好就是让他们自己松开。他们更怕得罪马老四马康才。这有马大可以给大家出口气,这热闹不妨看看。

    马大见对方还是不肯服输,手上继续加力。

    马老四有苦说不出,可面子却是让他无法把认输的话说出口,做为自信的一方,他可以坦荡的把这胜负看成是一件平常的事。但做为弱势的一方,这话要是说出口了,有可能丢的不是自己一个人的面子,还是一家人的面子,自己家在桃花村可就有点被马大压一头的感觉。

    两个人僵持不下。马大四肢是发达,但头脑也并不是简单的。他知道,这事不能过火。真要把马老四的手指给折断,那跟马老四兄弟可是结了仇,这是他不希望发生的事。见马老四老实了,他也就不在加力。他的目的是让马老四当众认输。这样自己在桃花村办事才有可能减少阻力。这杀鸡给猴看,那可是别人自己送上来的。而另外最起码经过这事,要让马老四一家知道自己并不是别人想怎么弄就怎么弄的软柿子。

    一电动车的声音在院门口停了下来,从车子上走下一个亮丽的身影:“大哥四哥你们这是干嘛?”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今天提前下班回家的马若兰。一袭红色的连衣初把一修长苗条的身影显露无疑。她情急之下,倒是以为马大被马老四给制住了,也就看到马老四还有一哥在一边,倒是担心马大吃亏。

    马老四借此机会松了力,口里苦笑,却是蛋痛不已,这服软的话还必须说出口,这马若兰正好给了他一个台阶。

    “你这手劲真大。”

    (未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