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马老四
    花小妹怎么也没有想到马大竟然是这么不进油盐。自己都说要去医院,这身份证挂号总要吧?再说了。花小妹想着先把身份证给要回来,其他的事再说,这要是放在当初马有根马叔那,准行的通。现在却是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劲也使不出。

    “我去医院你也要去,这什么意思呢?”花小妹明白,真要是马大去跟医院这么一说,那身份证真还不用了。

    “我怎么就不能去了,我现在做的正是计生工作,这是镇长交待的,再说要是我不去,你们一切都得交费。”马大这话说到点子上,

    花小妹倒是没有考虑到这一块。“交费就交费,那几个钱。”花小妹也听婆婆说了刚才在马康才家发生的事情,这事也就被人给传到了耳里。

    “怎么几个钱?计生工作是国家规定的,医院个人都得把这当成当前首要的一项工作。”马大没有看花小妹难看的脸色,自顾自的说:“你要是去了,这家家具也就不用搬了。我还打算搬你把这些垃圾给清空呢?”

    说完这话,觉得有些过:“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要让你去执行计生。现在我在管这事,就得管好,要不镇长怪罪下来,我可是担不起。”

    “-----”话说到这个点子上,花小妹没有话说了,对正闷声站在后面的金二说:“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哑了?你死了?”

    在这种关键时候,还得把男人那二楞子脾气给使出来。可这次金二不灵了。竟然闷声不响。她哪知道经过马康才家这事,金二彻底不敢跟马大叫板了。马大现在是桃花村的大,可他还是原来那金二。这是他给自己的定义。

    “你死人吗?”看到金二这般样子,花小妹气极:“你还是个男人吗?”

    “是不是男人,你心里很清楚,难不成那俩孩子是我的?”一边的贺老三笑着把这话给接了,平时跟花小妹也熟了,他也就口无遮拦。

    花小妹正在气头上,正愁找不到出口呢?听了贺老三的话:“你多什么话?这有你事吗?你是村里那个组的组长。这事也用得着你吗?”

    这跟以前贺老三认识的花小妹完全不是同一个人。贺老三哑口了:他可以跟好脾气的花小妹开玩笑,但绝对不会“二”到跟上火气的花小妹耍口舌。

    “我这不就是说了一句玩笑话吗?”被花小妹眼睛看到没有地方藏身,只得硬起脖子说。

    “你是干嘛的?你是贺老三吗?你现在怎么就那么巴不得让他们把我们家的东西给搬了,有你好处吗?就为了那几块钱车费,你还有人味吗?”花小妹对着贺老三一顿臭骂,硬是把一个贺老三骂的往院门我窜。花小妹看了一眼:“要去行,明天就去。”

    “什么明天?明天不如今天。我看今天天气挺好的。”马大并不想再发生昨天在连化车站那样的事,那么多大老爷们去车站就为了找一个去找计生的女人,还到厕所去找。他原先可是教师,这种地方想都没有想过,会跟自己的工作有关系。

    马大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乡里乡亲的,都是同一村子人,有必要这么赶鸭子上架吗?谁都有个困难时期。不就是一个村主任吗?用得着这么逼人吗?

    做为村委的一份子,到是无话可说,他们都对昨天在车站堵人这一事实很是反感。这事儿真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们也不希望有第二次出现这类事件。对于马大的话,大部分持赞同的意见。

    花小妹见没有人为自己说话,就是朱三娇也不正视自己的眼睛。心知这次是铁定去了。对一边默不出声的金二说:“你还是个男人吗?这事到了这地头,怎么一个屁都不敢放。你这种窝囊男人还有什么用?”

    金二不敢看马大原的眼睛,要说马大在用实力对他的时候,那只是小菜一碟,跟马康才对上那才真是让自已彻底改变对马大的看法。就是自己,在别人面前吼前吼后的,在马康才面前却是不敢大声说话。就是放个屁也得小心翼翼的。要是一家都是读书人,他们或者还可以不跟自己计较,可这家人也是半文明半武力的。自己根本搭不着人家边。马大却能把马康才镇住。

    “这也没有什么意思?有两个孩子够自己受累的,现在男女还不都一样?”说这话的是谭良人,这种时候大局已定,他倒是会说两句,这样也不会得罪金二夫妇。

    “你是不知道,你们有儿子的人,才这么说,要是你们没有儿子,你还会这么说吗?”金二这货对于谭良人倒是出口回了一句。他纠结,并不是他执意要儿子,就用自己的想法,自己一个人过最好的,有钱就花。没有就赚。但自己也是上有老娘,下有女儿的人。老娘一念及此时,就偷偷的摸眼泪,还时不时唉声叹气。他有些话还是听得出来。老娘要把这事怪到花小妹身上。可他明白,自己走了狗屎运才把漂亮的花小妹给娶回家,真要是因为老娘的话,把这花小妹给气走了,那自己这一辈子可能就要单过了,他夹在中间,实际有些难为情,生男生女说倒底也不是一个人的事。

    老话说的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花小妹去年曾经打掉过一个女孩,只是这事却是他们夫妻瞒着老人家的。金二再浑,也懂得孝顺。

    谭良人被他一句话给噎住了,马大对金二说:“这个先别说的这么满,我现在也没有结婚,要是以后结了婚,你们看着,我就生一胎。”马大说到一胎时,并竖起食指,做了一个“1”的动作。这是他教书养成的习惯性手势。

    “-----”金二无话了,马大都这么说了,这谭良人都有一男一女,这马大可是没有结婚的,要是他自己说的话不兑现,那还不如打自己的嘴巴。关键现在自己必须先去做。要不他是不会让自己好过的。这天杀的马大哈。金二这话却是不敢说出来。

    看到金二还是那么无动于衷的样子,花小妹再也忍不住:“走我们今天去民政局离婚去。跟着你过还有什么意思?”说这话时,眼睛看着金二,却是希望金二配合着如那天在马有根面前那般来一出。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呢?我们也是响应镇府的指示,你动不动就要用离婚来说事,我们真还没有这个想要拆你们家的意思,也就是让你们配合一下,把计生的工作做好。再说了,村里那么多人,人家有的就是一个女儿都去结扎了,有哪户像你们那样的,一雯起计生,就闹这闹那的。有意思吗?合着你们要是离了婚还是我马大今天给做的恶人,要是俩孩子将来单亲家庭,这还是我做的恶。”马大这一席话应是说到花小妹心里去了。

    “有的两个儿子都没有结扎,我们也就是两个女儿。你们也就专捡软的捏。”

    马大被花小妹激起了火气。他明白,花小妹针对的还就是他。自己把他们的身份证经扣了,指不定要把自己恨成什么样子呢?马大指了指大皮卡的后画箱:“你看这上面,就有一张很张很值钱的桌子。”对花小妹说:“你现在也看到了,我再这把话放下来,今天要是这贺兰不去计生做了,我明天再去用大皮卡搬一值钱东西,我就不信,他原意用自己这东西来跟我玩。”

    “我现在把话摞下来给你,别说你们还没有离婚,就是这种情况下离了婚,我还得让你把这计生工作给做踏实了。”马大并不松口:“你们也就是以为我会想我爹那样,你们一说离婚,立马跟你们说好话。我今天就把话摞在这:“你们是我要开展计生工作的第一家,但绝不是最后一家。”

    经过刚才马康才家那么一闹,一个上午的时间也就过去了。马大对其他人说:“下午,大家都去马康才家,要是不去,又搬他一件东西?”

    这马大想来也就跟翁康才抗上了。马康才用金二他们做榜样;可金二也以马康才做先例。

    马大对花小妹说:“下午,你最好去,你身份证还在我哪,我是不担心你会走掉。”马大也就是怕把身份证揣在身上给弄掉了,那才是个事。这么一来倒是安全有了保障。

    这时一俩摩托车,以轰鸣的速度开到了花小妹家院门口,从麻托车上下来一个皮肤呈古铀色的年轻人,高高壮壮的。理着一个寸头。走路定了形的军姿。后面还坐着一个人,正是马康才。有人还是认出了这年轻人正是马家老四马雄才。兄弟四个个子都高。

    马老四把摩托车支好,当先走进院门,看了看所有人:“你们这里那个是马大哈?”

    那一副唯我独尊的口气让很多人不舒服,但却是没有一个人吭声。

    (未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