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错打算盘
    神仙很是委屈:“车又不是你的,你凭什么不让我坐?你还不一样是坐人家的车?”眼睛眨巴着一副受气包的样子。

    “现在是去我家,我不欢迎你。”金二这脑子说出这话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他两天的气无处发泄,这一来正好冲神仙给发了出来。

    “好心没有好报,我还是特意告诉你的呢?”神仙一直觉得自己这好人做的够倒霉:“我看到二嫂在那找钥匙,好心跟你说,你现在怎么是这样的人?”神仙有些不理解。

    “你还好心,我看你就是故意的。”金二气不打一处来。正想关门。

    “让他上来。”贺老三发话了,这车是他的,他让金二坐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他更希望神仙也上来,这样或者让这俩人吵起来,自己乐的看热闹。

    这车是他的,金二怎么能做主,只得打开门。神仙很是生气的爬了上来。

    “你坐车干嘛?”金二这话倒是比贺老三先开口:“他们是去我们家看花小妹回,你也就有这个坐车的必要么?”金二越说越觉得有理。

    “对呀!我去干嘛呢?”神仙转过弯来:“我就是去坐坐车,反正闲着没有事。”他实际上想去看热闹,这话却是说不出口。在桃花村,除了电视,他也就这么一点乐子。总不能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看电视,又几十年一年又一年看电视。人精力是好,但眼力也会坏的。他闲着在村里窜溜找事乐。

    “算了,我这还拿着东西呢?”贺老三习惯性的冒出一句:“没有准能多装一点,省得跑几趟。”

    这话把金二给得罪了,再怎么迟钝的人,这话也听的出来,这明摆着去装自己家的东西么?这贺老三安的什么心?但人还在人车上,真要是这么一说,这贺老三说不准也赶自己下车呢?神仙都能坐,有资格做,要是把自己给赶下去了,自己这脸面可丢大了去。他丢不起这人,特别是在全村一号名人神仙眼前。金二能把花小妹这么机灵的女人娶到,自然有些笨办法。

    车子转过马路过了几个弯角,就在金二家院子门口给停了下来。金二想不下车都不行,院门开着,马大已经先跳下车了。

    有了马大跟马康才对抗的事,其他几个村委都发生了变化,这是马大没有想到的事。要知道,这村长村主任,说话再管用,他们在很多时候说话做事,还得看这些人的脸色,就比如马福宝,人家马康才不愿意去,你能咋的。要动粗,你有这个实力吗?再说了,这计生可是国家的事,将来受苦受累可是他自己,跟自己没有多大关系,自己又没有图什么?何必去做这得罪人的事。

    特别是金二今天看到马大就是马康才这种实际猛人都被他给吃的死死的,自己这孤家独子的,能在他手里成什么气侯。他这回选择了彻底不抵搞。

    听到车的声音,老太太让花小妹先躲起来,没有孙子说白了就是她的一块心病。

    “躲不掉了,被神仙看到了。”花小妹想着没有,去哪都不行,还不如先缓个一天,只要有机会就是从医陆院偷跑都有可能。关键是这要拿到。

    “你说你们把给到他身上干嚷?你自己身上不能放?”老人家有些吃不住。

    “没有,去哪都不行,当时我也就担心他们只顾着追我,要是把我追上给搜掉,那就不能走了,本想着让他去买个车票,时间还没有到,他们也就找来了。”这话说出来都没什么劲。

    “你没有可以想办法,但要是真做了这个手术,以后可就想后悔都来不及了。”农村的观念在老人哪是根深蒂固。

    “现在回来了,想好了吧?”一个男人粗犷的声音传进了两人的耳朵,不是别人,正是新任妇女主任马大。

    经过昨天这事,花小妹深知马大并不是猪脑子,真要是如金二一样,人家能考上学校?却是走了出来:“昨天不临时我一个朋友有点事,都发信息到手机上了,我也去看看。真还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花小妹无精打采的,谁要是承认自己是逃计生,那脑子才进了水。花小妹不会有那样的脑子。无论如何,这面子上的戏还是要做足。

    “还说不是,明明有人看到,也就是一转眼就不见了。”马大可不会那么给人留面子。要面子,那里子就没有了。

    这话没有的接了。“我昨天就在上洗手间。”花小妹怎么会认帐,怎么说都不能认帐。

    “你说那么好听,我们那么多人都去洗手间找过了。”这话是走在一边的朱三娇说的,事情都发展到这个地步,她主是想要做点什么也是心有余力不足,这还不如在这表一下忠心,最起码不在让马大怀疑自己通风报信,她一直觉得自己给金二家报信的事被马大给知道了,有可能被人看到传到马大耳朵里也是。

    “你们都看了没有?可我在里面也没有看到你们啊?”花小妹这话接的快。自己都在男洗手间,怎么能看到你,又怎么能让你看到。为了这事,她还怪罪金二这二百五,也就这一会儿,烟瘾上了,硬是要门口抽一会。要不,也不可能会被人看到。她还不知道看到金二的是王大凤。

    “现在又咋想的?”马大见人在这,也不急于去动上手,做为一个有礼有貌的教师,他还得尊重妇女先摸清情况再说。

    “还能咋想?那也就按计生流程一切办?”花小妹这一反常让马大很不习惯,他都有怀疑这是花小妹设的套,

    “现在男女都一样,少生一胎要给自己减轻多少负担。这两个人负担不那么重,过的也舒心一些。”马大状似悠闲的说。

    “你没有结过婚,不短简人家的难处。要知道一家人要是没有儿子,都会直接怪我们女人,这你说了也不懂。”花小妹有些气恼马大把自己给扣住。

    “------”马大嘴巴张了好一会,花小妹这话直接捅到他心窝子上了:“这形势明摆着,不一定要结婚才明白这个道量。现在经济形势那么好干嘛非要给自己添那么多堵。”

    “什么添堵,你要是将来没有儿子,你看别人怎么说你?人言可畏,这简单的理都不懂。”花小妹脑子转弯快,马大有些根不上他的思路。

    “那你说现在去医院还是胆天去呢?”马大商量似的对花小妹说。

    “去,怎么不去。”花小妹不无讽刺的说:“这不都是为我好嘛?我哪能不知道好歹。”

    “知道就好。”马大听到花小妹这么好说话,也口气柔和了下来。

    花小妹看到金二也从贺老三车子上下来,气不打一处来:“我等半天没有人影,合着也是给人当跑腿去了。我这么受苦受累为了谁?我活该么?”

    “我这不是跟着跑一下腿,帮点忙,或者他一高兴,把还给我了呢?”金二照着刚才他们说的话说了出来。

    “现在怎么样呢?有没有还给你呢?”花小妹有些气大:要不回来,合着给人跑腿去了。

    金二对马大老实了不说,主要是看到马大收拾马康才,使他大为震惊。他虽然有些二,但也还没有不分东南西北的地方。最直码他发脾气的时候不会向着马康才发。这不给自己找别扭吗?

    “你还想不想过?不想过了我们就离婚。”花小妹这话说的坚决。

    “-----”金二一下子跟不上花小妹的思路:“离什么离?咱不是说好了不离吗?说离婚也就是一个幌子而已,你还当真。”、

    金二这么一说,花小妹恨的牙根都发抖。

    一边的彭大才倒是开口:“离婚这事不是而戏,你要是离了婚,一个男的就不好找了,一个女的就好找了,她要是找个年纪大一点的,反正结了婚找个六十岁的有钱人,反而还过的好。”

    “不离。”金二听彭大才的话,怎么也不能就允花小妹离婚。

    马大也听爹说起过这回事,没有想到这事在自己这块儿,也继续上演:“你们如果要离婚,我不反对,但你们现在不没有离吗?没有离咱都按计生办。”

    “这倒是个好事,要是把女人结扎了,她就不会要离婚了。”接这话的百贺老三。

    “怎么哪都有你,你接什么话?有你的事吗?”花小妹拿马大没有辙,但收拾贺老三还是绰绰有余。再说了,自己是一女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贺老三怎么可能跟一女人计较。

    “那行,我去医院,那办手续总得要吧?把还给我就行了。”花小妹小心翼翼的说,

    “要什么,我也去跟医院说是来计生的,还有谁要。”马大这话说到点子上。

    花小妹听到马大的话,感到以前在马有根身上用过的,现在全然用不上了。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