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神仙倒霉
    在桃花村有五个人是全村人都熟悉的,神仙拐子金二长子马有根。马有根是老好人形像得到全村人的尊敬。神仙也就是因为天生矮长不高,人尽皆之。拐子开了个店在下坡的大树下,那也是正桃化村的进出口。金二素有二楞子的称号,全村人几乎都知道。长子是因为长的高而出名,也就是跟马大相比还要高,但他单瘦给人的印像就是面前竖了一电线飘杆了。

    这五个人金二给别人的感觉是缺脑。神仙给的感觉是孩子气,说话不过脑。也正因为这样,这俩人却是桃花村人很不愿意招惹的。谁愿意跟小孩子似的神仙计较?谁愿意跟金二那“二”计较,真要是跟这俩人计较,就感觉掉了份似的。

    金二眼睛睁的浑圆,对着下面的神仙吼了一句:“你个臭神仙,要是在这胡说八道的我下来打不死你。”金二气道。他也希望花小妹回来,但没有一个女人能去做什么?去了有那个工厂愿意要一个没有的女人。他跟花小妹倒是用用亲戚家的电话通过话,花小妹还是有好几个亲戚,不怕找不到住处,花小妹在家听了姐花小琴的话才改变主意。本意是要回家里想办法弄回,这去医院什么的不还要,想必马大会把给还回来。这事不宜拖,拖久了对家是没有好处。就马大这干劲,一天给你拖一样,这一个月下来,整个家能换钱的想必都给拉走了。

    花小妹想着今天自己去找朱三娇,向朱三娇说明这些事,想一个更妥的主意。却是没有想到在开院门时,没有钥匙。自己匆忙着走,还就没有想到要带走一把院门的钥匙。他跟金二一年三百六十天都没有锁院门。却是没有想到老人家担心村委上门搬东西,早早的吃了饭跟金二先后出门去了。

    朱三娇也跟他们说了计划,自己主动要求去检查,或者还能弄个宽大,让马大放了警觉。或者有可能把给忽悠回来。可不曾想在进院门时被放牛回来的神仙看到。神仙倒也是热心肠,只不过不会用脑子想事,要是一个正常思维的人,看到昨天的事,今天看到这么一堆人,想刚才那话也就不会说出来。

    神仙听了金二的话,感到挺委屈的:好心没有好报。别人一直把他当成七八岁大的小孩子。他见到金二也就叫二哥,见别的熟悉的人也是这哥那叔的。别人很容易忽视他的存在。

    “你刚才说花小妹回来了?”马大也听到了,并没有在跟马康才对视,反正上了一大件:“明天要是不去,我们还会来再来。”

    对金二说:“走吧,去你们家叫上你们家花小妹做个检查,只要合适,也就把这手续都办了?我也就把还给你,你们爱上那就上哪?”马大好整以暇的拍了一下金二的肩膀:“你用脑子想一下,这躲来躲去的有意思么?全村那个人不计生?”

    马大这话说到金二点子上,金二看到马大对马康才都不放在眼里,自己这种成份,那根本不够人家塞牙缝。他以为自己这么一吼神仙会老实些:要知道这理朱三娇也跟他说了。自己主动跟被硬抓去是两码事。

    神仙看了一眼马大,点了点头:“我刚才看到她在铁门门洞里找钥匙,想要叫她,她看到我好像没有看到一样,我见她还背着一个包,一副要出远门的样子。-----”

    金二恨不得一块石头把神仙嘴巴经砸个稀巴烂。此时倒也不会有过激的行为,只得冲神仙瞪了一下眼睛。

    “你们不把我家东西放下来就别想走。”贺兰怎么允许马大他们就这么走了。想着马老四回来再跟马大要回这口气,这马老四当完兵回来,都成了他们家说一不二的人物。就连在税务局工作的老大都会采纳他的意见。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计生要求自愿的,那是利民的好事,不可能会有人要强迫你们去。”马大对马康才说:“这些东西你们想好,要是明天去,我们后天归还。”当然现在或者去村委,要是过个几天也可能在镇府大院了。”

    “你等着,等我们家老四回来,我们会找你,你不就是马好人家的马大么?”马大回家当村官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传开好几天了,由镇长亲自点将送回的,这可是金字招牌。在桃花村,要说谁的势力大,还当属他们家,先别说哥几个都是牛高马大横着拦江的猛人,就自己家老四,那可是一打三都能应付的主,就马大这样的,也就分分钟的事了。今天这口气出不了,等兄弟几个齐了,或者说只要老四回来了,就立马找上门去讨回一个自己想要的公道。

    贺兰气不过,指着马大:“要是我这桌子有个损伤什么的?你就要照价赔偿,到时我不把你家里的桌子给搬走我不姓贺。”

    “行,你去搬吧?只要你有这能耐。我可把话说在前头,我们家小方桌子可是老古懂,更回值钱,要是有个什么损伤得按珍宝文物价赔偿。”一张桌子也就不小小的珍上,却是有五六十斤重。马大倒是希望这桌子换一张新时期的桌子,但他爹不同意,说什么现在返古,而且这以前的东西也是结实耐用,到头来王莲秀还搬出这是马大外公做的,老人家去世几十年,这算是留给这家最后一点东西了。

    说完带头就向外走,想到什么转过头对马康才说:“刚才大家都看到了,是你先动的手,我有权利告你妨碍公务,我要让公安局来找你去喝茶。”

    这最后一句话,硬是把急燥的贺兰给镇住了:都把公安局都抬出来了,还闹个什么劲。

    马康才还是有些死要面子:“行,行,等我们家老四回来,就好说。”这也就是自己给个台阶,马老四是什么成份,也就是一个退伍兵。现在都还在一公司上班做着保安,他自己都感到老四起不了什么作用。

    看到车子把几个人前后脚出了院子,贺兰白了马康才一眼:“我跟你说什么来着?我说有两个儿子就够了,还要女儿干嘛呀?现在可好你把这桌子给弄回来,要不咱还蹲在地上吃饭呢?”

    “-----我也没有想到他们真搬。”马康才感觉到桃花村要变天了,这马大是马有根的儿子不假,但做事的风格跟马有根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马有根也就跟别人说的大声一点,立马和气生财。而这马大,自己大声,竟然要跟自己比嗓门。

    “还有以前马有根一见人家火气上来,也就想要撤,而马大却是巴不得对方给打起来。”贺兰也曾经听过马有根说这事,当时马有根还是组长,是刘四妹任女主任,这太多的工作都是马有根做和事佬,马有根出面。才给刘四妹落个功绩。这是全村人都心知肚明的事。

    “这我说去结扎了也就算了。”贺兰都感到生孩子辛苦。

    “你着急忙慌的干什么?我们也不是只有一家,这不还有好几家呢?就金二,只要金二媳妇去做了,我们立马去做。”马康才经过这事也松了口,这怎么说都是地方上人,真要是弄的鸡飞狗跳的也不是办法,而这事一旦让老四知道,气是出了。跟村委做对,那就是得罪公家,那是妨碍公务。想必会给老四添不少麻烦。他还会想,不比金二这二楞子。但这事不可能瞒着老四,就吃饭的桌子没有了,老四一眼就能看到,还能藏起来不成?

    “那别人是别人?我们家又是我们家。”贺兰想的是去把这结扎手术做了,然后用私事去找马大,到时候几兄弟一起去,还不怕他马大。还指望着马大自己把桌子给送回来呢?

    “你女人家懂个屁!”马康才刚才一肚子气都没有地方发出:“就金二那浑球,他会去结扎?他连着生了两个女儿,前不久也就把一个女儿给消掉了。也就是现在花小妹这一阵子怀不了,不适合,要是真适合,指不定又给怀上了,那时才有好戏看呢?”

    “就知道看看看,家里都被搬空了,你看你还看不?”贺兰说完这话气恼的转身:“金二是金二,你跟金二还真成一样了?”

    听到女人这么说,马康才老神在在的说:“不急,等老四回来,再跟他论理去?”他把宝全压在出当过兵的老四身上。

    “自己没有本事,就指望别人,你也就那么一点出息。”贺兰今天这话多了,也就是因为军东西被搬,要知道,自已家要桃花村可是第一家被搬东西的家庭。

    “你个败家娘们,你怎么就那么多话,花小妹能让马大不搬东西?花小妹不一样是女人。”马康才被女人说炎了,正感到火没有地方出呢?

    神仙一见都向金二家去了,那可是自己的功劳。看到贺老三要看车,也就麻利的爬上车。还来不及坐稳屁股,就被在上面的金二一脚给脚给踹了下去:“你还有脸跟我坐在一起。”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