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神仙的消息
    马大露了这么一手,让后面所有的人都不禁眼睛一亮。得嘞!要知道一张桌子,都有近两百斤,这是实打实的红木,要知道上面还搁了一几十斤重的厚玻璃桌面。

    马康才却是没有想那么多,就是不能让马大动自己家的东西。要知道,一直没有人敢动自己家的东西,这平空冒出这么一个楞货。他无话可说,走到马大面前站定:“你当真要动手搬东西?”眼睛定定的盯着马大,就好像要把马大给生撕了一样。

    马康才在这片说话也是响当当的,这真要被马大把东西给搬走了,以后这里还怎么有威信。他看了一眼马福宝:“福宝叔,这是他先动的手,你们做个证。”

    马福宝固然不想得罪马康才,但平日里也没有少看马康才的脸色,这下马大这么一弄,他反而有一种解气的感觉。都是姓马的,他跟马大还亲一些,也算是刚出五服。他爹跟马有根老爹都还在五服合伙吃饭的。也就他跟马有根散伙了。他倒是偏向马大一些。

    “我说大才仔,你都有两个儿子,还不去结妃,别人怎么想的。再说了,多有一个孩子要多操多少心,你何必替他们操这份心,虽说喜欢女儿,但你也不能肯定下一个就一定是女娃。”马福宝这回都觉得自己话有点多。

    马禄才的门李白妹跟朱三娇根本就不进门,这马康才话不多,平时却是说话阴阳怪气把她们俩给得罪了,她们也就是不怕事情闹大,都希望马大把马康才收拾一顿。反正马康才就是出了事,也是自找的。马大有事,那就有镇府出面。她们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不怕事大。

    贺老三刚才被马康才这么一呛,也不敢接口了,并不是他有多怕马康才,他并不笨,也就是觉得没有必要得罪马康才这个人物。自己也有几兄弟说怕人也有点过火。自己也就是为了一天的工钱,没有必要得罪全桃花村的人。

    马大都动上手了,谭良人彭大才贺白狗几个再也坐不住,真要是让马大把这桌子一个人扔出来,力气是不少,但体积大,也无活扔上车。几个人正想要动手去帮衬一下。

    马康才一手拍在桌子上:“今天你们要是谁动了这桌子,谁就跟我马康才四兄弟过不去。”马康才气急了,真要

    搞起来,这事吃亏的还是自己,以前自己这么一说话,马有根立马出来做和事佬。现在竟然没有一个人来做和事佬。他心里倒是有些庆幸把女人给叫出去打牌了。

    “在这私人问题上,大家都不想要得罪你,毕竟都是同桃花村的人,也没有得罪你的必要,但这是计生,这是镇府响应国家的号召。这大形势所指。也并不是我们要得罪你。你也要明白这一点。”就冲跟马有根平日里称兄道弟的,这一回也是要为马大说话鼓劲。

    “我不管,你们只要谁动了我家的东西,我就找谁?”谭良人没有兄弟,全桃花村的人都知道,但为人精明,没有眼桃花村谁有过红脸的时候,这马康才同样却是不好过份欺负谭良人。毕竟人读书人说的话有理。

    “我动了,你搬了,你有本事就找我?你有本事就亮出来给我看看。”马大并不吃这一套,一个金二花小妹已经让他在镇长面前丢了分,现在要是再来一个马康才,那自己还得减分,要是这么搞下去,自己这主任也趁早别干了。不说别的,就为了在镇府工作的李琼,他也不惜得罪任何人。

    说完这话马大动手把四十多斤重的玻璃给拆下来双手举向贺老三:“把这先滚到车上去,注意点别把这玻璃给弄砸了。”

    “行,没有事。”贺老三这回见谭良人彭大才几个都开始上手帮忙了,也没有顾忌,这车天天出总不能白出要装点东西这才好算工钱。

    马大盯着马康才:“我跟你说,今天我把话摞在这,不管是那一家,要是不去就把东西给搬了,我一天搬一件,看你有多少东西搬。“

    马大能考上大专,并不笨,他通过经历的事知道一些事,人一般有着欺善不惹强的心理。就刘新米这样的,自己给他来点厉害的,什么事都没有。自己不跟他计较,反而事多的一茬接一茬。这还是以素质修养培养学子的学校,在社会上无论村里。这种人多的是。要想用教书那一套在村委做好事那是很然的。就自己老爹,虽然落个好人的称号,但邻村都有路灯,怎么就安不上路灯呢?背里里那些人却是反过来说老爹无能。他还是清楚虽然说刘四妹做村长做妇女主任。老爹在后面扶助了多少,那是只有跟他接触过的才知道。

    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不能走老爹的路,不能再做老好人。自己必须有自己的性格。在学校面对着周海这样的一级领导,他都浑不在意。现在对于强横的马康才,他岂会放在眼里。他倒是听说过他们有三四兄弟,但现在是个法制时代,你兄弟多有什么用?咱行的是镇府的指示,办的是利民的计生工作,现在不理解,以后或者就理解了。

    马大话都说到这了,后面那几个要是再不动就不近人情了,现在马大人也得罪了,他们要是光大顾着做好人,不得罪人,那就只有得罪马大。他们也很希望一个大学生把村里的改变一下。虽然这人是马大,但人家还是镇长一力扶持的,有镇长的扶持,这也差不到哪去。再说了,出了事也有公家这招牌撑着。

    马福宝年纪为大:“来,都动手。”这是自己的组,万一马大把这村弄的风声水起,自己这一事没有经管好,出局了。以后要想再入围,可就没有门路了。

    人多了,女的不动,几个人一个抬一个脚,把这桌子给轻抬了起来。马大倒是松了手。马康才就是再有力,也扛不住四五个壮年人。

    他看着马大,眼睛冒着火:“你跟我做对,我弄不死你。”他自己一个人,看到刚才马大露的那一手,有些吃不住,想要等老四回来。

    一个女人的声音吼了起来:“是不是村里所有人都结扎了?要是别人都去了,我也去,没有二话说。”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是一个高大的女人,正是马康才的女人贺兰。她也是接到消息往家里赶,她倒是希望去结扎。但家里是男人说了算。

    “先把东西给弄上去,再说。”贺老三这货首先爬上车,那是自己的车,上去安全一点。一个人感到有些吃力,对正在一边看热闹的金二说:“二哥,你还不快来帮忙,你要不要?”

    这货这话说到金二点子上。金二脑子本就有些楞,听他这么一说,还当真上到车里帮着贺老三把桌子给接了上去。

    贺兰指着金二大骂:“你个狗东西,你自己是什么成份还不知道?你女人去了吗?”

    “------”金二后悔了,被贺兰这么一骂,骂醒了。手一松,那贺老三一个人又拉不住,而下面的人有的已经脱了手。这么来整个桌子往下掉。马大一直在一边看着,他怕马康才动手弄到别人,这可是自己的主意。见桌子掉了下来。伸出两手把桌子给稳住。

    对上面的金二骂了起来:“金二,你在我这里,你还想不想要?”说这话时,倒是有点感激贺老三,这村委真要是自己当家,还真需要一个这样为自己出力出口的人。

    贺兰做为一个女人,自己家吃饭的桌子都被弄走了,那一家人坐在地上吃饭成不?就扑过去抱住桌子的一脚。对一边的马康才骂了起来:“你还是不是男人,看到自己家的东西被搬走,竟然动都不敢动,你白长了那么高大,这么多年的米饭也是白吃了。”

    “-------”人要脸树要皮,爱面子的人特别不想被自己的女人看不起。马康才就很要自己的脸面。刚才一直在迟疑,现在一听女人的话,冲到马大的面前:“你还当真以为我不敢打你,我是不跟你计较。”

    这一拳用了七成力道,打成马大厚实的胸口,马大人却是不曾动一步。但火气也给激出来了:“你要动手,妨碍公务。我也就不跟你讲客气了。利用身高体濶腰圆的优势,一把抓住马康才打来的手臂,就着一股狠劲往外一甩。马康才一百七八十斤的体重竟然被他给甩出两米多外。

    贺兰见男人讨不到好处。放了桌子脚,人向马大扑来:“你把我也打死算了。”

    女人毕竟还是懂得一些耍横的手段。这李白妹朱三娇这下派上用场了,两个人上来劝说贺兰。她们两个身高不输于贺兰,贺兰那里还能近马大的身。

    “你还要不要来?”马大指着心有余悸的马康才:“别人怕你,我还今天就冲你来。”

    马康才不知道马大曾经训练过举重,吃亏大了。脸面也丢了。

    这时,一个矮子跑了来,对正贺老三车上面的金二说:“金二哥,你们家嫂子掉了钥匙进不了门,急呢?”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