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马大的实力
    马康才家的大院内,也是聚了好大一堆人。

    有先例。马福宝倒是第一个走在前头,后面跟着的是马大。马福宝昨天算是见识到马大的行事风格。但自己做为这个组的组长,自己不当先那是说不过去。进了马康才家的院子。而马康才正在那老神在在的晒太阳。马康才看了看带头的马福宝:“马叔,今天又是要交什么税不?”

    昨天金二家闹那么大的事,他不可能没有听说过,但马康才有着四兄弟,他自然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他年纪比马大倒是大几岁,现在都生了两个儿子,也是在计划生育的范围之内。小的还小也就一岁多,最大的也就五岁。这叫了那么久的桃花村计委,也并没有把他们当成是典型的一家。不像是金二,俩女儿都要上小学了。还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生第三个。金二这招牌都弄了好几年,不一直还是这个样子。其他几家人都以桃花村金二为榜样。他们都知道金二蛮不讲理,也就他的事是最难办的。

    “不是交税,你们家两个儿子,小的也有一岁,这都到计生的阶段,这都要按镇里的指示办,我们也就是来递个信,让你们家女人这两天去医院把那扎给结了。”马福宝说话倒是客气几分,这马康才弟兄有四个,自己也才两个。而他们四个个个都是生猛高大的货,真要是让这兄弟四个给盯着,那才不幸。马康才排行第二,后面还有俩弟,老三正谈着女朋友在打工,老四刚刚才退伍回来。在桃花村这地盘,他真还没有把谁放在眼里。

    听了马福宝这话,马康才脖子一扭:金二要的是追一个儿,而他却是喜欢女儿。他自己四兄弟,没有姐妹。现在自己两个儿子,很想再生一胎女儿。这扎也就没有去结。

    “怎么?”前面的其他人都去计生了吗?”马康才看了一眼后面的马大。不得不说,自己这个儿算高大,但跟马大那体质一比,还是有所不如。马大给人的感觉是膀濶腰粗。因为兰色西装显得宽大,倒是看不出手臂上强壮的肌肉。倒是马康才说这话时,手臂上的肌肉如蚯蚓一样的显出来。

    “-----”马福宝不说话了,他人老成精,看出马康才脸色不好看,话语中夹着不善。别组组长自然也不会找这不痛快。

    马大接口说:“你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做,你只管做好你自己的事就是了,你现在两个儿子了,都不去计生,这别人怎么说怎么看桃花村委。还以为只是一些只说话不干事的人呢?”

    “你是谁?我怎么就赶到面生呢?”桃花村是有那么大。要说认识全村的每一个人,没有人敢说这话。

    “我是马大。”马大没有等马福宝介绍,自己给说了出来。

    “马大哈是吧?”马康才看到马大这么高大一个子,也不敢过份。但语气中还是多有不屑。他觉得自己就是这桃花村的招牌,自己有四兄弟,自己现在又有俩儿子,这以后桃花村还就是自己势力大,自己说了算。自己要是跺一下脚,这桃花村都得抖三拌。

    “他现在是我们村的村主任,专管计生这一块的。”马福宝这话说的无可挑剔。

    “妇女主任?听说你好好的老师不做,还回到村来做这主任,是不是在学校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马康才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么一句竟然揭了马大的伤疤。

    马大很不高兴,但也就强忍下一口气,他明白。要是都向在金二那样的要动手,这村主任还得靠力气。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别人怎么回事跟你有关吗?”马大红着眼睛瞪着马康才。

    谭良人彭大才也过来圆场,总不可能看着事情闹大,而一句话也不说,那不是一村干部的做派。

    “你都有两个儿子了,别人一个儿子都没有,就两个女儿也要去计生,别人怎么想?”谭良人点了一支烟:“难怪人家金二死活也要一个儿子。”

    倒是一边的贺地第三接上一句,他跟马康才倒是说得上几句话:“才哥,这计生也是为民生的事,为你好,减轻你以后的负担。”

    “老三现在也跟在村委做事是吧?”马康才横了贺老三一眼:“什么时候升的官,我都不知道呢?”

    那不善的眼色落在贺老三的眼里就是那么掺人,他感到头皮有些紧。贺老三并不笨,也知道这三四兄弟并不是那么好惹。并不比金二那种二楞子,也就是独子一个。曾经有一个老大,却是被夭折,也就还有两个姐姐。为了不显的孤单,才取名叫“二”。金二脾气虽然有点粗,但绝大多情形是大家不跟他计较。让着他,并不等于怕他,这是个谁都知道的理。但马康才不一样,马康才一直就是旺男丁,也就经过四五代人,都有二十几户,相当于一个组了,都是合伙吃饭的人。就马康才自己都有四兄弟。这势力在桃花村可是数一数二的。最近这马康才的小弟当兵回家,更是没有人敢招惹。无事生非,给自己添堵。才去招惹马康才一家。

    贺老三立马给蔫了:这话怎么就那么难听呢?自己也就是为了赚一天的车费,但犯不着得罪马康才这种猛人。说白了,他什么都不是,就是一马大的跟班。他退后了,不敢再出声。他忽然想到自己到这来干嘛?即然想要赚这钱费,别吭声就是,反正出了车,找马大要一天的工钱。连人带车给个两百并不为过,想对于在县城拉货弄出租,倒也划算一下。

    马大却是没有被马康才的气势给吓着,论个人气势,马大比马康才还要高出几分。都是姓马的,谁还怕谁?“现在我只问你一句话,这计生是镇府按上面的意思办?你现在不去是什么意思?要听你的还是听镇府的?”

    马大却是从爹的嘴里听到过这么一号人,但却是没有想到这人都两儿子这么还横。马有根以前也就是从他们面前经过,倒是他们冲马有根点头叫叔。这马大很少跟人接触,这桃花村姓马的可是大姓多的很。但做为一个要想弄业绩的新生力量。马大断然不会被马康才这几句话给吓倒。别人惧怕马康才,他却是不觉得怎么样?自我横量了一下实力,稳操胜算。

    “我不去。”马康才也是个要脸面的人,同村同组那个不知道自己有四兄弟,就是在桃花村,自己说话也不可能有人不听。现在横里窜出一个马大,这让面子怎么下得去。再说了,比自己高大又怎么样?自己还有老四刚当完兵。在部队干的是武警来的,这样的一个打三个都不成问题。

    “你凭什么不去?我们现在是村委执行镇府的指示,你说我们要听你的还是听镇府的?”马大这么一说倒是把马康才给说倒了。

    “我不跟你废话那么多?我不去就是不去,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不去,是吧?我今天还就要看看你有多少斤两?”马大对一边的贺老三说:“给派出所打一个电话,就说这里有脸妨碍公务?”

    马大并不糊涂,跟贺老三说,贺老三未必就会打。这打了明摆着昨罪人。得罪马康才,而他主要的目的是把这话说给马康才听:你势力不再大又能怎么样?我们有的是办法治你。这是他从刘镇长的话悟出的。公家就是后台就是靠山,谁要以身试法跟公对抗,就肯定就是倒霉。

    这一着真还把马康才给急了,对马大说:“你不就是当个老师,有什么了不起的?”

    马康才倒很少跟人聊闲话,这马大的事竟然一点不知,他就是想不到一个老师怎么忽然就管起计划生育了?

    马康才感到自己被马大这大专文凭的教师给欺负了:“你有本事就显出来。”

    “行,不去就搬东西,我不行还搬不去。”马大对身后的贺老三马福宝几个说:“大家都别站着,有什么事我负责。”马大是这么说,后面的人一个个楞是不动。

    彭大才倒是接了一句:“你都有两个儿子,生多了现在一个要花那么多钱,难累。”

    这话说出来就是中听。马康才听到这话倒是有些松气的意思:“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有些人孩子都那么大都没有去计生,我们还那么小一个就要去计生,凭什么?就不过是具妇女主任?”

    这后面一句话直接把马大的火给点起来了:“妇女主任怎么了?妇女主任就能管你这些事,现在我即然是女主任,你就得听我的。”

    马大说这话时,直接走到一张红木圆桌旁。这跟金二家的差不多,最少值三千块钱。就这么随手一提,那么重的一张桌子竟然被他给提起了大半。马康才有些窝心,这力气息是办不到,就是老四当完兵回来,也没有看到他这么牛气过。他哪里知道,马大曾经在大专时练过举重。那可是实打实的力量。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