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言传身教
    清晨,一缕金色的丝线透过窗户玻璃的缝隙照进了房内。马大从床上弹起来。迷糊了一会,打开窗户,看到外面树叶上的水珠,确定了昨天晚确实下过雨。只不过下的时间不长,今早也就看到樌叶上和菜园里菜叶上的水珠了。马大舒展了一下四肢,感到今天精神好多了,又是新的一天。

    他想起什么:还得注意一下金二,这金二可是自己计划生育执行的第一户人家,无论怎么样自己做了,总得给出一个结果,断不能像老爹那样做个好人。深刻的经历得知。发人是没有好结果。就自己这事来说。自己要是做了发了人,轻放了金二,那刘镇长怎么看待自己,那自己以后还有前途吗?要知道,自己的闪途就押在这件事上。要是不成功,自己也就只有去打工的份。弄不好,李琼就成了别伯女朋友。

    相到一旦李琼真要是被无耻的周海得手了,马大不由一阵恶心。不绝对不,就是李琼真要选择,选择吴超凡都要好。马大这是给自己做出最坏的打算。真应了周海的话,就自己这无所事事把村里弄的鸡飞狗跳的主任,能给李琼什么样的生活,要知道李琼现在都家里有车开了,自己总不能结了婚还让他有天天骑摩托车吧。他有点明白,李琼为何喜欢骑摩托车,那是替将业考虑,万一经济条件不允许买车,一摩托车还是得意的交通工具。

    早餐吃的是稀饭。马大正想盛,到是一边在电视机前看电视新闻的马有根抬起头说了一句:“不够还有包子,碗柜里刚才你妈买了一些包子,那挺好吃。”

    马大不接话,听到老人家说这话时也是精神不是很好。他还是有些明白,老人家因为自己的事,现在整天上午过后就去地里,没有以前那一股子劲,上午去村委,下午去地里两头忙,踏实。看到老人家嘴里喷出的蓝色烟雾:“爹,你吃了没有?”

    “我吃过了。”

    外面传来叫马大的声音。马大听出那是贺老三的声音。马有根问了一句:“这有贺老三什么事?”

    “是这样的,在有些时候要用到他的车,也就把他给叫上,给他出车费。”马大倒是想要不用,但就昨天金二那会,还都靠着贺老三。

    “我有些事还是要跟你说一下。对于这种事不要太认真,同一个村的人,没有必要做的这么绝对。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行,我知道,你放心,这金二的女人逃了,我碰上福宝叔家的若兰,她跟同事在洗手间看到金二夫妇,把金二给拦下来,他女人没有拦下,不过怕是也走不了了,身份证都在我哪压着呢?这事我还必须一直弄到底,弄到他们去医院为止。要不这第一件事就办不好,刘镇长怎么看我,我都看不起我自己。”

    马大把稀饭喝的呼溜做响,赶时间了。抬起头对老人说:“这么大年纪,能不动就不要去动,不要勉强自己。再说我们都大了,用不着这么累。”

    “你别岔开话题,我跟你说金二这事,你要真想把他弄好,就得不声不响的把他给弄好。他女人精着呢?没有了身份证,照样去外面打工。”

    “这你放心,我现在把金二给留下来,她这孩子还能请别人帮忙不成。”马大说这话时,马有根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他忠于祖训一直规规矩矩做人,踏踏实实做事。正因为这样自己在桃花村一小组能干二十年的组长,这可成了桃花村的传奇人物,自己可说是桃花村的一面镜子。那是值的别人学习的。而自己这个儿子大专毕业有了工作现在,工作给弄黄了,却干起了村主任的事。这弄的是什么事?要知道这个是得罪人的事儿。自己可以做的下,自己儿子未必能做的下。或者自己这好人招牌就要给他弄砸了。

    他生活温和,对别人都如此这么多年来从没有大声说过一句什么话,更何况自己这个二十七都还不着边际的儿子:“老大,不觉得这么做有点过火了?”马有根试着小心的说,也怕那句话把这儿子给弄火了。

    “哪里过火了?”马大并不知道爹要跟自己说什么?心里正装着事。昨天倒是看到周海,还是刘镇长给自己打电话,那显然这周海的举动让刘镇长给看到,刘镇长也是怕他打扰到李琼才电话通知自己。那自己更应该要把刘镇长交待的事给做好了。马大明白,自己也是个没有靠山的人。要要想做出一些成绩还得靠自己的努力。而现在刘镇长给了自己一个努力的机会,就是不为了别个,为了早日跟李琼修成正果,这事他也做下去,他忽然感到自己做这村主任是最正确的选择。最起码这刘镇长是个看的起自己的好人。教育部门有了周海,自己算是要跟教师生崖画上句号了。

    “你还不知道?”马有根重问一句:朽木不可雕。“二十多年的米饭在这桃花村算是白吃了。你不知道这桃花村的人员成份有多复杂?就金二这事这人那以楞,说不定那一天从背后给你来这么一下子,你找谁说理去?”

    “做工作不能怕之怕那的?我跟你不一样?”马大说这话时倒是全身有一种力量。“你怕这怕那的?就窝在花村做一辈子好人,不想得罪别人。就是别人说你什么也是忍着。我不是你这样的性子。”马大说这话时感到自己的性格更像是娘。

    王莲秀正在忙活着菜园,对于爷俩的话却是没有顾上。

    “我做事只要在理,只要有原则,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要说他们个人再有能力,能跟镇府做对?我有刘镇长这块牌子,我还有什么不能顺心。”

    马大说这话振振有词:“以前只听你说金二怎么怎么不讲理?那要看那些人。金二不讲理那是你不想跟他一样,不要说是你,就是村委其他人也都象他那样。都抱着同样的想法不想得罪金二。正因为你们有了这想法,金二这种人才有空子钻。

    “说你,你不听。我还会害你。我就不想你走弯路,毕竟你也是桃花村的人,也不要因为什么事把村里人给得罪完了。”马有根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可自己这儿子毕竟还是个大专毕业的,这理比自己要懂的多。

    “你这么想?”马大把口里还在含着的包子给吞了下去,又倒了一杯水给喝了:“你这么多年都说自己这村组长做的好。这村主任村长都还不错。但现在那个村里没有路灯?也主只有我们桃花村,一到晚上八点,除了星光就是星光,要不就是从窗户里透出的一些灯光照明。人家大晚上的。天黑伸手不见五指,这撞墙也是正常的事了。”马大想到一事:“你不想想,为什么没有路灯,那是上面给村委施压。目的就是让你们把计划生育这事做好。一直以来这项工作一直没有人去做好,边批光电设施也就搁在镇府的院子里。”

    “你还说你们这么些年为村子里做了事情,就这事还没有解决,你还有什么事可以说的上来?”马大弯腰系鞋带,倒是从上衣口袋里把手机给倒出来了。只得又转身去捡,手机却是有了一个未接电话。不是别人,正是贺老三。想必就是问自己要不要他出车。现在本人都在吃上早餐了。马大把手机揣回口袋。

    “就除了这些。村子里其他事就不是事?这么多人的桃花村有没有事并不是你说了算。”马有根反而被他说的火上来了。说话也急了:不把老爹的话放在耳里,那是迟早要吃大亏的。

    “我还跟你说,这时代在现实了,就金二这种人,跟他讲理是讲不通的,他要是来横的,就要比他更横。他横是他使性子,我比他更横我是有镇府这靠山,我是光明正大的跟他横。我是正派。”马大感到自己说话多了一种气魄。

    “你就跟贺老三这人在一起,你还能干出什么名堂出来?”

    正在吃包子的贺老三一口把嘴里的包子猛咽,结果导致咳嗽。

    “你吃你的,你急什么呢?”马大知道这爹这话也是顺出来的,并没有针对贺老三的意思。对贺老三说:“没有你的事,你继续吃包子,反正还有三个呢?”马大倒是吃了两个。

    “我知道这事。但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跟叔把事情说清楚一下。”对正在装烟锅的马有根说:“叔,我这就不对了,我贺老三怎么了?我不也是堂堂正正的一表人才。”因念及今天刚才吃了人家的包子,倒是不好跟人急眼。这还是看了马大的面子。

    “叔,马大说的对,我们桃花村人人是人性复杂,但主要原因不在我这里也不在你这里,而是在大家。本来是没有什么?大家七八个性在一起,能不闹情绪吗?再说了一样米养百种人。这谁跟谁能有一模末样呢?”

    “我在教他,你放心不会说你。”马有根见贺老三要跟自己急眼,忙着解释。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