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还要不要脸
    周海出了镇府,并没有直接打道回去,而是把车开在离镇府不远的地方,看着镇府的一举一动,他不信,李琼还能躲着不出来。www他估摸着自己在门口跟安保那么一顿僵持不下,李琼肯定得到消息了,只是不出来见自己而已。她脸皮嫩,自己这老脸老皮的没有什么可丢的。要是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这一辈子第二春可就没有指望了。也曾经想过要发展孙丽,但孙丽这女孩子知道自己很多的事,是不合适成为自己第二春的。他错误的估计李琼这一次肯定会回去。

    周老爷子对这孙女婿非常满意。并想要留下吃饭。可周海一直没有回家,今天可也就把这事给忘了。周柔还是有些兴趣索然。李涛不忍心老爷子为了自己忙进忙出的,都那么大年纪了。也就跟问周柔:“爷爷都那年纪了还要做这做那的?”

    “也不是,今天阿姨有事请假,爸请了人照顾着爷爷。”对于周海这一点,周柔还是认可。

    “那敢情好,想来你对你爸也有所误会,一个孝顺的父亲同样会他儿女尽应有的义务。”李涛看了看手机:“现在还早,要不去我家看看。”

    “-----今天我看就不用吧?”周柔看了看时间:“这三点多了,我们这里有个说法,下午去相亲那是表示不长久的样子。下午都这个时候,离日落西边也就一两个钟,我们还是改天去吧?”

    周柔妈去世好几年,现在长大了,有些成人的礼节还不清楚,他感到去见李涛他妈有一种丑媳妇见婆婆的感觉。虽然一定得见,但一定要有所准备才好,这般急匆匆的,肯定不会有好印像。

    “也行,改天周六我们去见见,反正我姐不在家,现在去见也不方便。”李涛这话算是顺出来的。www

    “你姐不在家,那我们可以见你家呀?”周柔思维活跃,这姐跟妈爸是两个概念,姐是同辈,在礼节方面不会有太多的讲究,沟通也不会有障碍。而且只要见了姐,再姐二老,那就心里踏实多了。最少还会有姐支持。

    “你这怎么想的?”李涛有些不懂了:“你咋还无见无姐呢?”但也不好屈了周柔的意思,觉得见姐也不错。反正姐不在家住,要见面也是迟早的事,现在还早:“我姐在育桃镇工作,离我们升坊镇要近,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开着车一直柏油路,也就七八分钟时间。”

    见姐还可以省了一样东西,就是买礼物,并不是周柔舍不得,而是年轻人不看重那一道。到时有了姐的支持,见二老状况好多了。

    “行,反正也就一会儿,离吃饭还早。干脆约姐出去外面吃一顿好了。”车子一路行驶,到了育桃镇。周柔远远的看一辆熟悉的车子就停在育桃镇府的大门外三百米处的风景树下。这不是爸的车子么?怎么到这地方来了?她感到爸爸一定有事瞒着家人。

    对李涛说:“涛子,靠边停一会,看看这车子跟我爸的车子一样。”

    “即然看到了就去打个招呼呗?”李涛倒是有些随意。

    “我倒是第一次看到我爸开着车在这地方办公。看看他这公干是怎么办的?”她想到姐的话,也觉得这内里肯定有事,想必就是见那个女人。倒是要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把自己老爸吸引成这样。女人也有比拼的心思。

    马大把金二弄回桃花村,身份证硬是不还给人家。就是金二再横也是没有办法的。接到一个电话,正是镇长打来的。也没有说什么事,肯定有事,也就骑了摩托车育桃镇赶。闪舞小说网www

    天大地大,镇长的事现在最大。要知道,镇长把希望押在自己身上,自己何偿又不想借此证明一下自己。快到镇府门口,心里挺悬的,刚才李丽的话响在耳边。觉得还是跟李琼去个电话问一下什么情况。拔打了李琼的电话号:“镇长又有新指示给我吗?”

    “什么意思?我都没有听说呢?”李琼接通电话,听到对方那浑厚的嗓音:“即然镇长打了电话,你就过来吧,也许有些事是说不清楚的。对了镇长交待你的事有没有再办?”

    “那必须的办?现在都到县车站把一人给截住了,想要私逃广东去先斩后奏。这被我给扣下了。”马大有些兴致。

    “那行,我出来等你。”李琼接到马大的电话心里踏实多了。这个男人才能给自己必须要的安全感。她承认自己的感情有着太多的感恩成份,但自己只要一心待他,想必这足可以补回。再说自己这么一漂亮的大姑娘,别人都恨没有机会贴来呢?

    李琼走出镇府门口张望,倒是没有目看到马大。还没有来得及回转身子,一不想见到的车子在自己身边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周海的声音响了起来:“小琼,我们还可以谈谈么?”

    “-----?”李琼有些无语,她都不想搭理他了:“我在等人。”

    “这里也就没有别人,我以为你就是在等我,可见我的诚心还是有用的。”周海说这话时,觉得自己这脸有些发烧,都像是回到了当初小青年那年代。那可是胆大心细脸皮厚这七字真言活学活用。而他却是不知道身后一辆小车缓缓的驶到了自己的身边。一心只在李琼身上,倒是并不在意这车子的来到,反以为也不是一辆过路车而已。

    这时一辆摩托车驶出现在路口。李琼眼睛一亮,却是再也没有理周海。

    “你又想做什么?”马大看不对劲又是这老不要脸的在纠緾李琼:“你信不信?我告你。把你告上法庭,把你告到身败名裂。”马大说这话时,眼睛盯着周海并没有闪躲之意。倒是把周海看的脸色别过一边。

    马大下车走到李琼前面,居高临下的看着周海:“你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马大看开来,现在想来也幸好自己弄了个带薪停职。他现在并不在意周海的职位。惹到了同样要发火修理你。

    周海对李琼说:“你听就这要的一个粗人,你还愿意跟着他,随了我,要什么我给你什么?他现在工作都丢了,他靠什么给你过幸福的生活?”

    周柔看了看李琼的面像:“就是这女人,我爸为了证明自己还年轻,就把这像发给了姐姐,我姐发给了我。这女人长的还真不是一般的漂亮。”

    李涛看了看周柔,想说什么,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他们看到马大站到李琼前面。一双眼神虎视眈眈的盯着周海就,像是老虎看着自己的猎物似的,他有些相信了,这马大跟姐有可能来真的。心里倒是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马大听了周海的话,还是后气,这不是不把村主任当一回事吗?是局长就了不起:“法律面前人 人平等。”

    “就你还是免了吧?我跟公安局的局长是好友,两个人三天两头的还喝酒,我跟检查院院长住在同一小局。跟法院院长住的是前后邻居。你说你能告的到我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是对你们这种没有关系的平常百姓。”周海担心马大给自己来横的,真要是吃了亏,也只能自己受,关键是自己做为一局长跟一马大哈老师争一女孩子,这事要说出去,那就成了大新闻了。他还是不想激怒马大。

    “你有什么好显摆的。”马大指了指一下子灰暗的天色,也就那么一下子,一大块乌云从东边的地底冒出来。很快也就遮住了半边天。“人在做,天在看,你看,这老天爷看到你都要生气。做事要替自己后代积点德?”

    “我女儿都有男朋友了,我还用得着给他们积德吗?”周海随口冒出一句。

    听周海这么一不要脸话,马大这老实人没有话接了:是啊?孩子都那么大了,还用得着经人他们德?马大细一些,总觉得那里不对劲。毕竟是父女连心,看到父亲明显的势弱于马大。周柔有一种想要跟这个女人一拼的冲动,对一边的李清说:“快去,那是我爸。”

    李涛正想说那是我姐。周柔已经开了车门下车了。只得低头头也钻出车门。

    身后冒然多出两个人。周海回头一看竟然是小女儿跟一开车的男孩子。车子有点面熟,而周海却是顾不了那么我。担心女儿被人家给睡掉了。看到周柔从对方车里出来:“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周柔只得介绍:“这是我男朋友?,你说你那么大年纪,还为一个女人跟人动手动脚的。------”反观李涛竟然没有听自己的话,却是冲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孩子挤眉弄眼的。周柔气不打一处来:“你什么意思?”

    李涛知道也是瞒不了,本来今天就想来见这姐的。只得对周柔跟李琼介绍了对方的身份。

    所有人都傻眼了。马大倒是直接笑了出来,倒是想到什么。却是感到手臂上被两指给夹住,并使着劲扭。李琼忍不住说:“我让你笑。”

    周海傻眼了:自己竟然跟女儿攀亲戚了。还要不要那脸。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