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无可奈何花落去
    周海把车停在院内,跟着刘育桃上了二楼镇长办公室。闪舞小说网www

    刘育桃让小林帮着沏一杯茶,跟周海客气道:“不知周局今天造访有何公干。”刘育桃心里明白,从人家手里挖人这事做的有些说不过去,但上面有令,自己也没有必要去争询谁的意见。真要是按部就班争询。那要是有什么机会,早就飞了。他能坐上这镇长这位置,想的自然从大局着手。

    “我找你是兴师问罪来了。”周海摆谱,自己好歹也是县里下访,似是不受欢迎来了。干脆把自己的目的亮出来。

    “我知道你老周会有这么一问。”刘育桃起身从办公桌上的文件夹里抽出一张调令。递到周海的面前:“这上面有王副县长的签字批准,还有人们办公室主任的签字,我也就没有经过你同意直接要人。但我也知道,如果我向你要人,你肯定是不同意的。我这一块正缺人呢?这不解决困难嘛?”

    “老刘你不地道。就害怕我阻拦似的,怎么说也要给我看一下,好歹我还是教育局一把手。”周海装出一气愤的样子。

    “这是人愿意的,要不, 我也调不来。”刘育桃猜测周海的惦事,却是一个劲的不动声色跟周海大哈哈。

    “我不信,这李老师同意到你们镇府上班,这样现在我们两人个都在,把李老师叫来,让她当我面说,我才信。”周海说这话时,心里有些虚。

    “不好意思,这李老师忙着,我还就不能去打扰她了。你要是有什么意见直接跟副县长说去。”刘育桃不卖这个帐,话有所指:“听说周局一直在交桃花运,这人都这把年纪了,还打算迎接第二春。你都当孩子爷爷外公的人了。-----”

    后面的话不言而喻,大有挪揄之意。闪舞小说网www“难不成现在又盯上那个小姑娘了?”

    “你这说什么来着呢?我这不跟你是在谈公事吗?”周海那么大年纪也好歹是一局长,被刘育桃这么打脸,心里还真不好再说什么。但又不舍。

    “你这提的是那壶,我这不是找你给个说法,你没有经过我签字,就把我部门的人给调走,这是你做的不对不?”没有见到李琼,周海不心甘。

    “这都是经过县长同意,你有什么意见直接找县长去。”刘育桃笑着不接:“再说了,这也是为人民服务吗?我们这地方缺少这种人才,而你们那地方恰好这种人才一个一个往外冒,我看到了合适的,我不要,难不成还等你给我送一个来。我相信周局也懂得这个理。”

    周海发觉到刘育桃并不是这么好对付的,人家能想出通过县长从自己部门把人调走,并不是他多么势,而是他卡好了这个点。再说了。所谓为人民服务并不是一句口头禅。而是要付出行动。他恰好利用了这需要人的时机,把自己最不想放弃的人给要走。这不明摆着跟自己过不去么?这事他又是哑巴吃黄莲说不出来。虽然知道刘育桃有心偏袒李琼,但自己这事还真摆不上明面。他也知道今天断不能把人要回来,他来这也就是想要混个脸熟。一回生,二回熟,自己一县教育局长,到镇府,也算是下访了。可却是没有一下访该有的理遇。

    “我也明白,人才是需要流动的。而像李老师这么优异的人才,更应该教书育人,这样才有培育出更多的优秀人才。你说呢?你这样的也就是需要一个懂外文的而已。只要我们随便挑一个老师,这点外文就可以应付的,我现在育桃中学缺的就是英文教师。闪舞小说网www这不让我工作不好做吗?”周海话说着竟然觉得自己似是抓住了理。他心里明白,刘育桃再这给面子,也不会把自己的小心思给捅破。

    “毕竟是要了人,还是专业一点的好。再说了,当时李老师也是有意向要转调工作的。我还听说在学校有关于李琼老师的一些传言,我觉得这么一个优秀的老师,不应该被些谣言所害,当然,我也不反对是有人故意把这谣言制造出来的,也就是让外界把这事以假乱真,加以坐实。”

    刘育桃也就从周海的眼神闪烁中,看出周海似有所期待,看了看时间,今天下午时间还是有的,你一大局长愿意来这一套。那就奉陪。

    “这听谁说的?这些谣言是不可信的。一直以来,做为一个领导,关心自己的下属工作人员,那是应该的,我不觉得有过份的行为。”周海强词夺理。他现在有些后悔不该来这,这刘育桃根本不按他想的那样给面子。反而是更加维护着李琼。

    “要不把李老师叫来,当着我的面问问李老师这由她自己做个选择行不?”周海很不要脸的问,说这话时,感到脸上有些火烧火燎的。

    “李老师做为当事人,她也不会不给领导面子。她有些话也是太顾忌面子反而说的不真实,这样把另一位老师叫来也就是小马老师。想必马大老师你也熟悉吧?我还听说,马老师跟李老师是恋人关系,双方都见过家长呢?”刘育桃并不给周海接近李琼的机会。他从马大那得知李琼父亲竟然是一中的李校长。很无奈连化县的校长也是教育局麾下的一名员工。李琼就是不顾忌自己,也会替父亲想,把这面子做足,否则,也不会给那老匹夫有那么多想想的空间。

    刘育桃说完这话,也就从手机上弹出一个号码:“要不我把这马老师叫来,跟周局当面对接一下。现在这马老师都回家闲着呢?你说人年纪轻轻的,正值工作劲儿足的年纪,被一个停职带薪的处分给弄的离开了他热爱的教育事业。这不是明摆着在给人下刀子么?”刘育桃纠正说:“我当然清楚,这事周局是不知情的,想必周局要是知道这校方做出这等事,想必你也不会同意这样的决定。”

    一想到是马大。周海还是有些头大。在他眼里,这马大就是一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二百五。这路不用脑子的货,自己能跟他一样计较么?他用的是拳头说话,而自己用的是脑子处事。连化县那么多教师,自己怎么就停他一个人的职。这就是不用脑子得罪上司的下场。周海做这事却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别人就是知道他这么做,但也是有苦说不出。那天马大还就给了他天赐一样的机会。这种绊脚的石头,他不搬走磕脚。

    “这个也就不用了,我今天到这来,也不是冲你要回李老师,我是有一句话要告诉你。以后你育桃镇如果需要那一方面的人才,直接跟我说就是,何必还要那么麻烦找县长。再说了,你都说明白了,到哪都是为人民服务。去那个岗位还不是一样的。我今天也就把话说给你听。以后这种事就不用这么麻烦。咱们就是为了更好的为人民服务,这把这些可用的人才做一个人才流动。现在比如。李老师在你们哪忙完了一阵子,你那可就闲着了。而我们教师岗位却还是缺这种懂外文的人。”周海说这话时,感到打了一下自己的脸。没有办法,这自己再怎么牛气,县长的签名可是没有人更改的。

    “我那好意思就这事打扰你呢?再说了,我现在有县长的签的调令,这对我对你对李老师都是放心的。”刘育桃看着周海一脸苦瓜神色。感到今天的话有些到位了,再说下去就是过了。不依不饶,那是大岂。做人留一线,日后江湖好相见。再说这人这位置用他这岁数,最少还能呆个七八年。

    在不经意间,挂钟的指针指向下午三点。外面的太阳却是出现一抹淡红。这时季节,肯定不能跟夏天的烈日骄阳。

    “我们不妨请李老师自己做个选择,她要不要回到教师的岗位上,那是她说了算。别人做不了主。”周海站起身,很无奈的说。

    “那要看这工作环境适不适合。我现在觉得这工作环境比教师工作更加适合。”周海还是感到刘育桃有那么一丝阳奉阴违,也就起身告辞:“老刘现在都忙里偷闲,我也不耽误你时间了。改天我们一起喝茶。”这次没有达成目标,就客气的约下回,这样给外界最起码的反应就是两个人来往密切,这餐界也就会想到什么?多有几次,想不熟都难。

    “那好的。有空我们就约。”还约个屁!但客气话谁都会说。这种人下回都没有时间聊天了。有一次已经看出这人的小心思。刘育桃把周海送出办公室。

    周海的眼睛在两边的办公室瞄着,有些失望,这里就是看不到李琼的办公室,很不要脸的问刘育桃:“老刘,要不,我看看李老师现在的工作环境,这样我也放心,这做为以前的领导,总得对下属现在的工作关心一下吧?”

    “那行,我让小林通知一下,让镇府所有工作人员陪同一下周局到处参观一下。”

    “那不行就算了。”周海只是想要低调一下,并不想把自己的心思在别人的地盘公开。关键是别人不会给自己想要的。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