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老匹夫色心不死
    周海把车子停在育桃镇不远的地方,他放不下漂亮成熟的李琼,也就觉得自己这个身份的人就是要有一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伴才有面子。闪舞小说网www虽然李琼的年纪比大女儿要小一两岁,可那跟自己的情感无关。他觉得是这个女教师让自己的生活有了第二次的活力。

    本以为靠着自己手握的权力能把这女教师给顺利拿下。却是没有想到,人家根本不把自己当一回事。却是弄来个冒名其妙的男朋友来对应自己。他有些后悔,自己以前要玩什么高雅,那有机会单独跟李琼见过面,借吃饭之名,用点什么小手段这事也还就成了。可现在话说开了,脸撕破了,就是不玩高雅,也根本没有近身的机会。让周海弄不懂的事,竟然有那么一年轻人二百五,就这么为了一个女孩子竟然弄的自己丢了工作回了农村。这又算啥?是不是传说中的牺牲精神呢?

    他从刘新米处打听了李琼的近况,却是不知道那马大是何状态,这也是他不关心的。他抽时间在这守了几天,很想找机会再跟李琼独聊一会,可这机会却是那么渺茫。看到李琼走出镇府大门,周海动了心,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还正想把车迫近一些再说。他意外的看到对面树荫下停着的小车内出现一个手持玫瑰的年轻人。他认出了这个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在一中校庆舞会上出现过的琴亭镇吴镇长之子。那是个帅气的年轻的有才华的年轻人。从他的眼神里看出这年轻人有才华有自信有目的。

    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终究还是年轻了一些,要是自己回到年轻时候,也是会这么做,但现在这个年纪却是绝对不可以这么做。他想到要是还对李琼用这方法,肯定适得其反,而问题的关键还在于,李琼马大现在都没有在自己手下工作。www他现在有些后悔当时用这手段是不是太过于苛苟了一些,否则现在也不至于这么被动。要是像年轻人一样进镇府去见李琼,那要是被李琼直接给轰出来,或者马大又来个紧急救援,那自己的面子也丢了。要是被人认出自己教育局长的身份,恐怕自己这局长也干不成了。做为一领导干部,其自己也是要行得端坐的正的。

    老狐狸终究是老狐狸。他拔通了孙丽的电话。他现在相信孙丽,不相信王强。最起码把马大的教师身份识破,让马大在自己的队伍中滚了蛋,这是他还是很欣慰的。“小孙,你帮我查一下,我们跟桃花镇有没有什么需要合作交谈的工作没有?”

    “行,我查一下。”也就一会儿,得到孙丽的回复:“周局,这可就没有,一直以来我们没有跟镇府部门有什么合作。我们根本没有那一块的必要,我们是属于教育部门。-----”孙丽却是弄不懂这周局又有什么事要出,对于马大回到农村,她一直内疚,那是自己给害的。从表姐那也打听到不少马大的事。想要找一个机会给马大说声对不起,但这时说这些于事无补,她心里只有把这份安给深藏着。

    “是这样的,即然没有那就不用了。”周海也怕让孙丽猜出自己的行为。要知道,自己现在在这等着有些近乎冒名其妙。但自己就是这么做了。这事从工作上不能得到解决,那就只能从私人上入手。用自己教育局一把手的位置跟这全镇一把手的对话,想必对方还是要给自己几分面子。

    又拔了一下孙丽的电话。却并不多说,让孙丽帮着查一下育桃镇府的电话号码发给自己。闪舞小说网www

    这事要行动宜早不宜迟。女儿都要带男朋友回家了,自己这当爹的到时一个人怎么过。老人家要是走了,这小女儿搬出去住,那自己还不成了一个孤老头子了?

    碰到这么一个让男人惦记的女人,哪个男人不想焕发第二春。要是金屋藏着这么一只娇,那一天不出门看着也是满满的幸福。什么老男人?什么教育局长都见鬼去吧。又觉得这教育局长不能丢去,真要是没有这位置,怕是李琼连跟自己说话都不会。现在趁着这女人还没有结婚,有这么一位置怎么也得发挥一下余热。

    周海并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他冷静的思考了一下状况,自己跟李琼单独谈事肯定不合适。这李琼都跟自己把话说的那么清楚了。而马大这货也宁愿把教师的工作给丢掉。就是要不让自己沾手李琼。他不禁有些怅然。要是换成这事发生在别人身上,他为对方的勇于付出的精神点一百个赞都不成问题。可现在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这明摆着为了一个色字,不把自己教育局长放在眼里嘛?想到这事,周海有些出气不顺。

    还得把这老脸丢出去,拼一下。

    周海特意选在上班时间,这样才显的无可挑剔公事公办。把车子开向镇府大院。看门的安保看到是一陌生的车牌?却是并不开大门。这车看着气派,怕是来显摆的吧。周海按了向下车喇叭。那老人家硬是不起身。

    周海不由有些生气:“这怎么呢?都有公事来访还不开门不让进了?耽误了事,你可承担责任。”说这话时,有些气急。要知道自己在县教育部门可是一言定江山。而到了这镇府竟然连一门房安保都不把人看在眼里,这什么事啊?

    “不好意思,我是前天才来的,不认识什么领导,但我知道一点,只要上班时间,外来车子一律停在外面的空地上。”老人家认熟不认生。

    “我有事找刘镇长,这耽误了事,你能担的起么?”周海也就把刘育桃的名字给甩出来。

    “我有什么担待不起的?镇长交待过,如没有我们这里的工作人员带,一律要挡在门外,要知道这是为人民服务的地方,而不是让你们有事没有事把车停在这院里。这可是镇长交待的。要不,要我这老头何用?”安保老头一个大拇指倒指向镇府大院。

    “我是来找刘镇长的,我是教育局的周海。”周海只得把自己的名号报出来,只要刘育桃听到自己这名字,想必会出来相迎。

    “你直接打刘镇长的私人电话,让他出来或者安排人出来就是,我这里还懒得搭理呢?你要知道每天来找镇长处里公务的人太多了,你们闲人也找上来还冒充名人什么的?那镇长要是知道,我这工作也丢了。”安保老头却是不卖他的帐。要知道,现在可是刘镇长给自己发工资,嗖这人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要是放这闲人进去,就是自己失职。失职就有可能失业,自己这老人可是不能再失业了。县长的话可以不听,县长管不到我这工作。可镇长的话不听不行。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这就是他认定的死理。

    “------”跟这老人说不清楚了。没有办法,自己也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周海只得从车里走出来,把鼻梁上架着的墨镜给摘了下来:“你看我这么大年纪,会是那种闲人吗?”

    “------”这一来倒是把安保老头给唬住了,没有准儿这人气度都不一样,万一真误了什么事也不行?“那你等会儿?我打个电话差问一下镇长?“安保老头刚要拔号,想到什么,又放了下来:“不是,你来找镇长的,你不自己直接给他打电话,还用得着在我这充大头。谁信呢?”这话说完眼里一副不屑的神色,有些怪周海差点让自己失职。

    这安保老头人跟人在门口闹这么一动静。还是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刘育桃得知这事,从二楼窗户看清楚来人是周海。

    心里还是有些莫名。自己跟他可是没有工作上的交往。他从贺校长哪听说了一些关于李琼马大的事,很是佩服这两个年轻人。

    忽然想到一事。自己把李琼直接从人家部门调来,那也是正当手续,从有教育局办公宝的公章。再说了,这也是经过县长同意,自己可以直接去调人。要不这事自己还真要费一些手脚。

    “今天来究竟是什么事?”刘育桃觉得自己跟这种人不必有来往,但也没有必要得罪于他。对于安保老头的工作态度非常肯定。想来这事还得自己亲自去一趟,好歹在本县也是说的上话的几个人之一。这面子还得给。

    出了办公室,下了楼迎出门来:“这不是老周吗?有事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干嘛还要亲自跑一趟?”边说话边快步走上前去,对安保老头说:“这是教育部的老周,以后要来了,直接放过。这让多人看着,那不成笑话了,说咱镇府没有礼数。”

    周海松了一口气:总算刘育桃还给自己这个面子。

    “早就想来找刘镇长唠叨几句,一直没有时间。”周海想着怎么说出口。

    “我也是这么想的,你看都忙的。”刘镇长冲周海做了个请的手势:“咱上办公室去坐吧?”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