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叫姐夫的来了
    生活都在每个人身边继续。李涛工作按排好了,到劳务局报到。周柔也到工商所上班了。

    今天周柔跟李涛通了电话:“李涛,你到我们家吃顿饭吧,我爸爸我爷爷都想见你。”

    两个人决定就今天见一下家人。但在周柔的一直要求下,李涛也就只有先去见他的家人。要去见家长,怎么的也得提前,动身总不能就在吃饭时间卡个点去,人家家长也就要招呼着吃饭,那还有时间打量着未上门的女婿。周柔跟李涛都约好提前请了两个小时假。赶到周柔家吃晚饭就成。

    周柔站到工商所门口,说好了。李涛会来接他的。看到一辆小车停在自己身边,车窗摇了下来,显出了李涛那阳光帅气的脸。

    周柔喜不自禁:“怎么还开上车了呢?”有了这车,回去老爸也不会说什么反对意见。这相当于说这男朋友家境还过得去,自己嫁过去是不会过苦日子的。这给他们的爱情上了一道保护锁。

    “家里老爹的车,你也知道,我爹我妈都是有工作的。再说了我姐也有工作。这车都买了几年了。”李涛下车给周柔把副驾驶室的门给打开,并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这反周柔有些郁闷的情绪给整高兴了。

    “我不满你说,爹也有一车,那是我姐在外面工作了也就是寄了三年钱回家就买了。我姐觉得那边的钱好赚,也就不回来工作。”想到什么:“对了,你把车开了,你爹妈不用车了吗?”

    “我爸妈的单位近,走路也就十多分钟的时间,再说我姐又不喜欢开车,这车我回来,基本上成了我的专座了。”关上车门,李涛从上了驾驶座。

    “什么你的专座?那是我的专座,你是我的司机好不好?”心情一好,周柔又恢复了以往的心情。

    “行,我是你的司机,你是我的主子是吧?”李涛想了想:“我妈都给我准备了礼物,等一会儿到了你家门口,你拎一下。闪舞小说网www”李涛觉得一大男人提着礼物就是有些别扭。

    “凭什么我拎,你拎不行吗?再说,现在是你去见我家人,还我拎,他们又以为是我买的,你拎可以给你加分你知道不?”周柔这话点到李涛心里去了。边系保险带边说。

    “这跟着女朋友第一回拎着东西上门,实在有点不好意思?”李涛启动了车子。

    “怎么了?你还想有第二回第三回?”周柔很不高兴的问了一句。

    “我这不说的吗?再说了,第二回第三回还不得去你家呀,逢年过节的,拎个礼物上门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现在不过节什么的。”

    “算你会说话。”周柔听到李涛的解释,脸上阴云消散:“对了要不现在有时间,我带你去理个发什么的?”

    周柔看了看李涛那长头发都遮住了刘海。这衣服也是上班的衣服。

    “不用,用最真实的一面就行了。咱见未来的岳父也不能太过了。”李涛从后视镜里看到自己那胡子是有些见长:“要不去理发室理一下也行。”

    “就到那天车站门口的理发店。”周柔倒是有印像,那天回来在车站门口的血鸭店吃了一顿,还认识了李涛的妹子李丽。她倒是留意了这血鸭店靠着的理发店,那装修还是不错的。

    “听你的。一切都听从你的。”李涛把车子给发动了,他也知道第一印像非常重要,就是不为自己,为了面前这个女孩子让她的家人放心,她所托非人,这发还是要去理。车子在车站门口对面的“魔发”洗发店停了下来。

    两个人走进理发屋,还没有说话。洗发小妹热情的迎出来。

    李涛看了看衣着周正的理发师父是一个三十岁出头女人,看的出孩子都到处打酱油了。闪舞小说网www李涛耸了一下鼻子,感到一股香气冲入鼻端。那是刚才迎自己两人进来的理发小妹身上发出来的。李涛才打量这个理发小妹。一件白色的丝质衫把内里的风景呈现在别人的眼前。而看到一边的周柔脸上却并没有明显变化,也就放心了。

    而理发前先要洗头,这是这家理发店的流程。洗头发的工作也是让理发小妹做的。像她这样的理发小妹店里还有两个,这店生意还是火红。

    而身边的一个正在理发的女客人却只顾碰上低头,倒是一边的女伴认出来,对李丽轻声说:“你哥你都不打招呼?”

    李丽白了一眼胡雪梅:“你管好你自己,这不想要私下了解一下我这哥嫂么?”李丽看到李涛俩人还没有注意到这边。她今天也就跟胡雪梅把头发拉直一下。这个时候还不到饭点,胡雪梅还是有时间。李丽怕引起哥跟周柔的注意,也就不吭声了。头上包着个头套在做护发。

    胡雪梅的眼神跟周柔相遇。胡雪梅碍于人家是正主儿,冲周柔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

    “我们在哪里见过。”周柔看到这个有些面熟的女孩子,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女孩子就是旁边血鸭店的。

    “我就是旁边血鸭店的。”胡雪梅这么一句话,倒是让李丽完全看出这姐们有私心,惦记自己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竟然开始刨墙角了。

    “这位是李大哥吧?”胡雪梅高中都没有读完,帮着家里经营血鸭,他问出这话,又有些后悔:还这位是李大哥吧?那不把人给认出来吗?

    “你是谁呀?”李涛也注意到了这个有些面熟的女孩子。

    “我是旁边血鸭店的。”想了想还是没有把李丽在一边的话给说出来。

    “哦------。”李涛哦了一句,没有了下文,身边有一位女朋友在这,跟漂亮的女孩子说话,难免人家心里不生芥蒂。他还是知道女孩子的心思。

    倒是一边的周柔把话接了过去:“也就是你妹的那个同学。我们刚回来第一天不就在这里吃饭吗?”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李涛装着一晃然大悟的样子:“还是你懂事,那么小就知道赚钱。这是你开的?我家那个妹子,整天不着四六的,还爱打扮。我这做哥的都没有办法说她。”

    这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听到原却是两个人。而胡雪梅身边那个正在低着头的女孩子胸部起伏着,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忍住不让自己爆发。

    “那有,小丽其实长的很漂亮,就她那身材不做模特就是浪费,李大哥你不知道,小丽她不乱花钱,她也有赚钱。-----”

    “我说什么呢?我那妹子还赚钱?我还不清楚,他就是爱打扮。好的不学偏学坏的,我姐那么好,她都不学着点-----”

    忍不了就不要忍了。李丽一抬头:“李涛,有你这么做哥的出卖妹的人品吗?我怎么就爱打扮了?我那叫时尚知道不?”

    李丽转过身子整个脸跟李涛迎面对上了。眼睛里像是要冒出火来一样的。

    “你那么大一姑娘了,还好意思偷听我们说话。”李涛回过神来,先说。

    “我怎么就偷听你说话了,你不没有看到我先在这做头发吗?”李丽怒火未减。

    “说的好。哪有这样说自己妹妹的。”周柔这话偏向李丽,自己要想成为他们家庭的一员,得先得到他们的认可和接纳。这妹子就是给自己提供机会的。

    “你还是我亲哥么?我今天要不是在这做头发,我都不知道你还在我后面这么说我,你还真是心里阴暗啦。”对一边的周柔说:“我跟你说,这种男人没有品,在人背后说人坏话,要是换成是我,早就跟他给分了,天上男人多的是,何必在这棵树上给吊死。”

    “小丽,李大哥也没有说你什么?你不听到了?这相反来说是疼爱你的间思,你这都听不出来。”胡雪梅不知道怎么给这对兄妹打圆场。

    理发师过来把她们的头上包着的布给拉下来:“可以了,这头发真好看。”不由自主的赞了一句。

    “你起开!”李丽冲胡雪梅埋怨了一句:“你就是见色忘义,我哥可是名草有主了。你排位都挤不上。”李丽丢出一句,站起身子,眼睛也就看到门外面一行人。其中两人还互想争论着什么?大有要打一架的势头。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她撇下胡雪梅从理发室出来。倒是一边的理发小妹急着说:“你还没有给钱啦。”

    “有人会给的。”李丽对正在给钱的胡雪梅说:“我的那份不要给,有人会给的。”

    理发小妹为难的看了看老板。一边的李涛只得接过:“我这做哥的欠她的。”对理发小妹说:“等一会儿我一块给。”

    在门口不依不饶不让上车的不是别人,正是金二跟贺老三。金我二觉得自己也冤,都被逮回去了,身份证还给马大给拿走了,就是想走也走不掉。而贺老三目的也就是要金二把借自己两百块钱给消掉。俩人正争吵呢?

    “这算村里出差行不?即然是村里出差,那这钱就是村里出,他现在也是我们要带回的人坐车也就理所当然了。”马大看了看两个,倒是没有留意到从理发店走出的女孩子。

    “姐夫,怎么是你?”

    马大听到这声音,回过头傻眼了:要是李丽把这事告诉给李琼爹妈,那自己就负数了。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