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结冤
    彭大才给人的印像就是稳重。可金二就是个犯浑的人。金二是知道马大的厉害,在马大面前是不敢吭声:说白了这马大在他心里也就是马大哈一个,这名字又不是他叫出来的。他一直认为自己比马大哈要聪明许多,怎么也不能像马大哈那样的。可彭大才给他的印像却是稳重成熟,不怎么惹事的人。不要说现在,就是以往的种种无论马有根或者刘四妹还有老村长那个当权,自己大声说话时,彭大才一句话也不敢接。这下牛气了。被一个马大哈怎么着也就得了,怎么还来一个拣便宜欺人的。金二感到自己是被欺的一方。

    “你们少在这里说风凉话。”说这话也是用吼的,不是对马大吼,想必这马大哈是不会跟自己过不去的。再说了,自己也不是好惹的。说这话时脸红脖子粗,他给人的印像也是不怎么爱说话,说话犯浑,动不动就跟人动粗,一副蛮不讲理,死不讲理的样子。要知道金二刚才花小妹和自己的身份证都被马大给押住了,金二正好有气没有地方使出来。

    彭大才见金二冲自己吼,倒是真不接口了。当着车站那么多人的面跟这金二吵起来,也不好看。看热闹的多了去。

    马大有些不过眼:“老彭没有说什么?这是你自己搞的事,我们这么一车人拉了来还不是为了你好?你咋好心没有好报?“

    马大说这话时想到口袋里还放着人家金二俩人的身份证,倒是觉得自己这好心真还说不上。

    “你要是好心的话,就还给我身份证,我金二就当欠你个人情。”金二这话接的快,并冲马大把手给伸出来。

    “可以啊,还你身份证是可以的。但你也要先把花小妹给找出来,我这边都没有看到人影,你女人走了,你也可以走,现在法制社会,去哪都要带上身份证明,我看你们没有了身份证明还能去哪?”马大这下算是掐着金二的死穴了。闪舞小说网www他脑子里想的是镇长年的起自己,把桃花村的胆子摞自己肩上,自己还靠这工作做的出色一点,到时能有个出头之日。要知道虽然自己回家可以领一年的工资,但一年后,自己要是不合格,镇长还会用自己?说白了马大权当这一年是给自己的人生另一个选择的机会。

    他想到了那些停职带薪的人是什么心里感受。想必他们跟自己一样,也是不想第二次回去到那个地方。相对来说,那个地方涮了你一次,绝不能有机会再涮第二次。他要做的是成就自己人生的第二次选择的机会,更不想把这机会因为这金二这种人给废了。相反,还正好把金二当自己的磨刀石,真要是把这刀磨好了,后面的事也就简单多了。

    “她身份证都没有还怎么出去?”金二只得转移话题,他所希望的就是花小妹别出来给碰上。

    看到马大不想走了,就这么站在车站大门口。金二有些怀疑:“这干嘛不走了呢?”

    “你该不会是骗我们吧,你女人去买东西要那么久吗?“别人不想得罪鑫二这浑子,马大却是不把这事当一回事。再笨的人也有骗人的时候。

    “骗你干嘛?我身份证都还在你,我还用得着骗你嘛?”金二心急了,他就担心马大突然又回去找一遍。第一次没有找出来,万一要是第二次把花小妹找出来,那生儿子的事就泡水了。

    “可是我们这么久都没有见到你老婆来回来找你?是不是他根本就没有去买东西?”马大想是这么想,但也没有回去重找一遍的想法,毕竟一个做教师的人,在洗手间这些地方转悠要是被那个学生看到,这老师有脸也丢的差不多了。

    “我在外面也没有看到人出来?”贺老三等了秀久,终于看到一行人出来,也就迎了过去,对于马大几个人的话听了一些部分,倒是明白了大概意思。他也是为了在马大面前证明自己的存在感。

    “这有你什么事?”金二火了,被贺老三这见利忘义的小给给点火了:要是马大因为这事又让人回去把花小妹给究出来这人就是祸首。自己一肚了的气正找不到发泄的地方呢?冲贺老三瞪了圆了眼睛:“你先把我那三百块钱给还回来。”

    “赌场上的钱,也就是赌场上还,再说了,我都帮你拉过几回了,这钱早就当成车费还给你了。也就是说我出车并没有收你的车费,你该不会这事也想不明折吧?”贺老三也不是个吃亏的主:“我也是听从村领导的安排在这的,你也没有权利说我。”

    “我是没有看到人出来。我说的是实话。怎么着?要我学会骗人吗?”贺老三有马大做底牌,这还真就跟金二犯上了。

    “你信不信,我抽你。”金二就要动手,这么一吵,顿时有好多人把眼睛放在他们身上。

    “行了,行了,这里那么多人,吵着好看呢?”马福宝倒是用叔的身份让马大不在说什么。

    “人多又怎么着?我怕了他不成?”金二目的就是想要把几个的视线转移。就怕一个不小心花小妹从里面出来给撞上了。

    马大叫贺老三住口:他忽然觉得自己正需要贺老三为自已冲锋陷阵的人,这些村二部,老爹在的时候一个个使唤不了。刘四妹村长跟老村长在的时候这些人就成精了,反而这贺老三会从自己的角度想事,倒是值的信任,不就是车费吗?这钱还是出的起。马大想是这么想,却也是没有想要事后就给贺老三钱的事。这是村子里的事,也应是村当村委给钱,犯不着自己掏腰包。村委现在没有钱,并不等于以后也没有钱。

    马大虽然是个语文教师,但对于法律方面的还是比金二这个楞子要懂得多。见金二又想要跟贺老三搞事,这贺老三可是自己叫来的:“你不想要回身份证了是吧?得了,反正你还有工作。给你也用不着。-----”

    “要要要要-----”金二这话倒是利索。他还指望着马大突发善心把身份证还给自己了呢?“再说了桃花村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不还有好多户吗?干嘛老跟我过不去?”金二被马大压的死死的。

    “我们也不用等人了。衔回去再说。”也就掏出手机给谭良人发了一条信息让他在那等着一会儿一起回去。

    金二一听回去,立马窜上贺老三的副驾驶座,倒是把贺老三这正牌司机给落在后面。

    倒是彭大才出声笑:“金二这动作还真快。”

    马大看到金二上去了驾驶座,也地心跟他坐着,就让贺老三把车开到后门那儿,正好谭良人贺白狗也在那里守着。而这里又人多,贺老三车子要拐弯还理发时间。其他人见马大这主任都不上车,都不想得罪金二,也就跟着马大的后面。这样给金二的信息是跟着马大来的。得罪人的事找马大,自己也是职责所在。

    贺老三也就发动车子,往后门开去,对正在点烟的金二说:“这驾驶室不能抽烟。”被金二时不时的要一下债,是个有脸有皮的人都受不了。何况金二心里有事,正气着,也就没有把烟递给他。他能不火么?再说了,这是自己的车,自己就有这个做主的权利。

    “这是我的自由,你无权过问,我爱抽就抽,你管不着。”金二却是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贺老三眼里的形像:“我以前又不是没有抽过,你不要常抽吗?”

    “那是我的车,我当然想抽就抽还用得着你说。”贺老三边打方向盘边对金二说。“你如果想要抽就下去。”

    金二听到贺老三这么一说,倒是想到今天跟贺老三算是扛上了,这话还真没有错,这是贺老三的地盘怎么着,自己还得藏着推掖着呢?忍了。

    “行,算你狠。”金二妥协了:没有办法,自己现在都还在人家的车子上。贺老三没有让自己下车就不错了。

    车子拐过广场也就到了后门,这后门也是可以上直接回桃花村的路。贺老三车子在两分钟后停在后门,打开驾驶室的门。却是没有一个人愿意上来,都是国有金二这尊神坐着,谁也不想因为这事得罪金二。

    “------”贺老三心里不悦:说直话,他心里想要把这位置留给马大,可马大却是不屑跟金二坐在一起,他不由对金二有了几分嫌弃:“我现在这么跟你说,刚才多在车站大门口,把你拉到这儿,那可是要高收费的。看在咱们以前还有些交情的份上,我就少点收你两百。”贺老三也就是要出一口气。这货还以为借钱给自己是好心的,在这种时候却是落井下石,总想着给自已使绊。

    “这是村很委的用车,我现在坐的是公家的车。”金二跟贺老三熟,这话也溜的很。

    “你什么公家的车,你没有看到,我都有价钱的,他们也都明白这个理,他们都走路去的。”贺老三有气没有地方出。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