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2章 迁都之争(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因为援军将到,奸贼得除,如今的北京城无论军民的心气都挺足,这体现在朝会之上,则表现在群臣不断有人向天子献策献计,虽然这些说法未必合理,但比起刚闻大军新败的那会儿,朝廷上下的底气可就要足得多了。

    今日的情况也是一般,朝会一开始,就有几名官员站出来提出了一些所谓的建议。才刚当上皇帝没多久的朱祁钰此时也显得很是虚心,仔细聆听着他们的讲述,时不时还点头表示认同,看起来这气氛着实不错。

    对大部分文官来说,如今可比之前正统帝时舒服得多了。那时每说一事,都得有所斟酌,深怕因此就得罪了王振及其党羽,现在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了。要是边患不在的话,他们觉着一直这样也是挺好的。

    不过这些官员并没有发现,站在臣班前列,以及中间位置的两名兵部主官此时却是愁眉深锁,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昨日在接到紫荆关被破的噩耗之后,陆缜就赶紧报到了于谦那里。然后两人同时决定入宫奏禀此事,可是那时天色却已暗了下来,宫门已闭,想传递消息显然是有些困难了。

    而且随后,于谦还想到这么做势必会使消息迅速扩散,从而再度引发城中恐慌——说实在的,紫荆关失守可不比前番大败对大明江山的影响要小,尤其是对北京城来说,前方关隘一失,必然会将整座京城彻底暴露在对方的快马弯刀之下。所以为了大局考虑,他们最终暂且按捺下来,打算今日早朝之后再单独奏禀。

    但他二人心里的担忧却是无法掩盖的,在早朝上也表现得有些心神不定。好在其他人都只顾着表达自己的建议,倒没去留意他们的神色。

    在有几名官员说了一番话后,突然一个礼部官员也站了出来:“陛下,臣有一事禀奏。”

    “准奏。”虽不知如今礼部能提出什么建议来,但朱祁钰还是从善如流地点头应道。

    “就在今日,礼部收到了来自北边蒙人的书信,他们要求朝廷支付三十万两银子以赎回上皇……”

    这位的话还没说完呢,就被周围同僚的一阵怒喝声所打断了:“岂有此理,这些鞑子也欺人太甚了些!真当我大明不敢讨伐他们么?”

    “就是!从我大明立国以来,就没有过赔偿钱款之举,陛下万不可答应他们这一无礼要求!”

    “陛下,以臣之见,如今那些蒙人已是强弩之末,既不能威胁到我大明安危,又不想如此轻易退兵,这才用了这么个卑鄙手段来敲诈勒索。其实我边军大可趁机出兵攻之,说不准还能扭转颓势呢!”

    这些臣子一个个群情激昂,也说得天子心里一阵激动。本来他还真有些意动呢,毕竟自己的皇兄还落在对方手里,要是朝廷不拨付银两而害他受苦,自己又于心何忍?

    可是现在,这个想法已经改变了。因为他担不起后人说他软弱的责任,朱家子孙就没有妥协退让的!甚至,他都觉着或许这真是大明反败为胜的契机,说不定对方骄兵必败,会给大明留下机会呢。

    想到这儿,他的目光就瞄向了站在跟前不远处的于谦,论军事,论亲疏,此时他最信任的还是兵部的这两名臣子。而让他略有些意外的是,此时的于谦看着却是忧心忡忡,完全没有半点慷慨激昂的样子。

    “于卿,你对此有何看法?”见于谦一直没什么反应,皇帝终于直接开口询问了起来。

    此言一出,朝堂上众人的声音也为之一收,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于部堂的身上,等着他给出一个答案。

    经过这次之事,大家都已接受了于谦已是天子心腹的事实。谁让他立了拥立首功,而且确实临危不乱,挽救了即将崩溃的朝局呢?所以对他,多半人还是服气的,也愿意听他的说法。

    被天子这么一问,于谦的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纠结,随后才道:“臣以为,如今还不是轻言反击的时候。我大明新败,精锐尽丧于土木堡,再想破敌可就太难了。”

    “于大人,你这话就有些长他人志气了。之前我大明所以会败,更多是因为指挥失当,又有奸佞乱政所致。如今王振一党已尽被拔除,以边军将士的丰富经验,在我们大明自家的土地上要破敌未必是什么难事!”

    “是啊于部堂,朝廷也确实需要有一场胜利来安定民心,此时说不定就是最好的机会。一旦让他们退却,则后患无穷哪。”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个个都显出了想要复仇的急切之意。见此,陆缜都不觉有些惊讶了,之前他们不是一直都反对主动出兵的么,怎么今日在前有败绩的情况下,反倒变得如此激进了?

    其实,这里有一半是因为大家都想要在新天子面前表现自己的忠心,同时也因觉着这确实是个机会。蒙人新胜之后突然却步,很容易就给人一种他们已后继乏力的感觉。只有知道前方之事的陆缜才知道,他们的判断是多么的错误。

    “于卿……”朱祁钰此时也有渴战之意,他也很想出这一口恶气哪。

    于谦轻轻一叹,知道有些事情还是摆开了说为好,不然只会带给大家以错误的判断,从而影响朝局。在吸了口气后,他才再度开口:“陛下,臣有一事禀奏,还望陛下,以及各位大人能够镇定些。”

    “嗯?却是何事?”看着他郑重其事的模样,朱祁钰也不觉有些紧张了,其他臣子也都住了嘴,看向了这位表情严肃的同僚,等待着他口中的事情。

    “就在昨日傍晚时分,有北边斥候拼死送来了一份军报,上头只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紫荆关已被蒙人所破,守关将士自守备孙祥而下,数千人尽皆为国捐躯了!”于谦用极为沉痛的声音缓缓道出了这一惊人的消息。

    霎时间,整座大殿之内鸦雀无声,落针可闻。所有人先是停怔在那儿,随即眼中就闪过了不信、惶恐的眼神,不少人的神情瞬间就垮了下去。

    而朱祁钰,也微张着嘴巴,满脸难以置信地呆了半晌,才道:“于卿……你所说的确是实情?”看他的眼神,显然是宁可希望对方告诉他这是假话了。

    可惜,没有人会在天子面前说这样的谎话,于谦更不会这么做。此时的他,已经从袖子中取出了那份战报高举过头顶:“陛下,这便是孙祥在临死前命人送回京城的战报,还请陛下过目。”

    可这时候,皇帝居然没有任何的反应,他身边的太监此时也都木然地站在那儿,都忘了上前接过战报了。等到他略回过神,眼神示意身边人上前时,前方的臣班之中已起了一阵骚乱。

    “难道这老天真要亡我大明么……”

    “大明危矣,我北京危矣!”

    “陛下,朝廷必须追究那孙祥罪责,紫荆关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即便是数十倍之敌,也不是轻易能攻破的。可现在,他都来不及早些上奏朝廷求援,就被敌人破关,此中一定另有原因。说不定就是这孙祥畏战怕死,这才有了紫荆关之失!”……

    或许是因为恐惧的原因,又或许是因为朱祁钰这个皇帝毕竟才刚即位,没有多少威信可言,所以此时的群臣居然就不顾朝会规矩地大喊大叫了起来,七嘴八舌间,整座大殿早已嗡嗡响作一片,看着混乱不堪,甚至都听不清他们到底都说了些什么。

    这其实也是大明在土木堡一败精英尽丧的结果了。此时留在朝中,以往几乎都没有独当一面的机会,其能力和心性,远没有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本事,此时是彻底的乱了。

    天子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此时的他也早已失了分寸,茫然不知所措地坐在那儿,接过太监递来的战报只扫了两眼,就看不下去了。

    “诸位……诸位,还请冷静!”于谦这时再度开口,大声喝道:“这天还没塌下来,我大明是不会因此就亡了的!”

    陆缜也在此时帮着喊道:“各位大人,北京城坚池深,而且外省勤王的兵马即将抵达,我们有足够的自保之力,还望各位莫要慌张!”

    这也正是他二人不敢轻易把事情说出来的原因所在了。连这些朝中臣子都在听闻此信后如此慌乱,就更别提民间百姓了。只怕这消息一传了出去,整个京城都将陷入大乱。

    好不容易,群臣才终于定下了心神,不再胡乱说话。只是他们的脸上,此时已满是惊惶之情,显然对陆缜所说的话是没什么底气的。连紫荆关这样的关隘对方都能轻易破之,那北京城就真能守得住么?

    当是时也,一名四十来岁,面色青白的青袍突然就走了出来,大声奏道:“陛下,当即之际,臣以为继续留守北京已很不安全。昨夜,臣就曾夜关天象,发现王气有重回南方之征兆,或许正映在此事之上。莫如迁都,重回南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