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7章 新皇登基之清算(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陆卿但说无妨。”朱祁钰忙点头说道,其他官员也都立刻竖起了耳朵,想听听这个年轻人还能提出什么样有见解的看法来。

    此时,陆缜的面色却变得极为严肃,再度行礼后才道:“陛下,想要汇聚人心,让将士,让天下臣民为我朝廷所用,就必须让人感到心服。而赏罚分明就是凝聚人心最有效的手段,故而……”

    “朕这次广封群臣,就是这个意图了。”朱祁钰点头应了一声,陆缜当即点头表示认同,可还是继续道:“赏字陛下确实已经做到,但还需要罚,需要严惩那些有罪之人。”

    “你的意思是?”朱祁钰已猜到了什么,脸色也变得极为凝重,而其他官员,也都纷纷明白过来,不少人脸色为之一变,这个陆缜,还真是有些胆色,行事全不顾官场规矩哪!

    果然,只听陆缜继续道:“臣以为,此番我大明遭遇如此危局,究其原因,还在于出兵时的失策,以及大军在北边的接连犯错。这其中,固然有天子的责任,但一直以来不断怂恿皇帝对蒙人用兵,并且在北伐途中不断胡乱干预军事,导致大军来回奔波,身陷绝地的王振之过更不容忽视!”

    他居然真的直接把矛头对准了王振?所有人,包括于谦在内,都为之一愣。虽然大家对此都是心知肚明,也有不少人已做好了清算这个罪魁祸首的打算,可是众人依然还没有拿定主意,到底该在什么时候出手。

    因为现在朱祁钰才刚登基,而王振不但生死难料,而且还算是旧帝的心腹老臣,要是新皇一上位就对其发起清算,恐怕会让旁人生出别样的想法来,觉着这是朱祁钰在为巩固自己的位置而在铲除老人了。

    所以在官场里,遇到这样的情况总是讲个循序渐进,徐徐图之,从没有这么急吼吼就对前任帝王的亲信臣下发起清算的。可陆缜这个年轻人居然就坏了这规矩,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陛下,王振不但在此番之事上蛊惑君王,致使数十万大明精锐尽丧,使天下陷于如此危殆的局面,而且平日里也仗着天子信重而多行不义,大肆敛财,残害朝臣,如此贼子,若再任其留于朝堂之上,只会伤了陛下之圣德。还望陛下尽早拨乱反正,还天下人,还那些冤屈之人一个公道!”陆缜在高声道出这一切之后,当即翻身跪倒,伏地叩首。

    这是摆出了要彻底将王振及其党羽拉下马来的架势了!群臣中不少人都精神一振,似乎是看到了某个希望。而剩下那些,则是心里忐忑起来,因为他们身上早被贴上了王振党羽的标签,若真个清算,他们也必然会受到不小的连累。

    这让所有人的心情都变得紧张起来,数百上千道目光都朝着御座上的新皇落去,看他到底会是个什么决定。

    “这个善思,倒是有些手段。只此两策,就已闹得满朝官员心绪不宁了。”于谦心里苦笑,但却也没有站出来加以阻止。

    对于陆缜的这两个进言,于谦也分不出其到底是出于公心还是私心了。但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这么做对如今皇位上的这位是有大好处的,因为前者是收买人心,而后者看似是清算王振的罪过,但一旦将其入罪,作为纵容其一系列罪行的前任天子的朱祁镇岂不是也有大错么?

    这一点,朝中一些官员很快就明白了过来,所以对陆缜这个年轻人又多了几分惊惧之意,真是一箭双雕哪,不但为自己报了仇,还为天子扬了名!

    朱祁钰则是在沉思之后品出了个中滋味儿,他不禁看了陆缜一眼,心中开始权衡起来。

    其实对于王振一党,他自然也是有心铲除的。无论是从自身利益出发,还是从朝廷局势出发,这些人都留不得。只是,真要这么快就对这些人下手么?

    要知道,如今宫里还有大批王振的干儿子干孙子呢,要把他们全部清洗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锦衣卫和东厂也依然在这些人的掌握之中,会不会因此就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

    “陛下,新朝当有新气象,也该让天下人知道您的决心了!”陆缜再次开口劝道。

    说的不错,都这时候了,再瞻前顾后的,如何能成就大事,如何能让天下人相信自己有坐稳皇位的能力,从而帮着自己一道抵御可能进犯中原的外敌?

    顿时间,一股豪气从朱祁钰的心中生起,点头道:“陆卿所言极是,那王振祸国殃民,残害无辜,又酿成了今日之祸,实在罪不容诛!刑部听旨!”

    此时在此的乃是刑部侍郎屈从海,一听到这招呼,身子便是一震,因为他自身便是王振一党,虽然不是什么核心成员,但真要追究起来也脱不了干系。但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领旨了:“臣刑部侍郎屈从海接旨!”

    “着即立刻带人将王振家宅给朕看守起来,不得放任何一人离开。”朱祁钰立刻下令道。

    屈从海满脸纠结地答应下来,此事上他是无法徇私的,只能照旨行事了,因为许多同僚都知道其身份,只要出了一点差错,包庇人犯的罪名就会直接扣到其头上。

    “禁军何在?”皇帝突然再度开口,却是吓了不少人一大跳,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想直接捉拿在场的王振党羽了么?

    就在众人惊慌间,十多名身着甲胄,身材高壮的禁军就已大步走了出来。而天子也随之一指身边不远处那些还在发愣的宦官道:“将他们全部给朕拿下,送交有司发落!”

    他所指的那批太监,都是司礼监里有着一定职司之人,其中当首者,便是曹瑞曹公公了。而在听到这话后,所有人都身子一软,呼啦跪了一地,尖声叫嚷了起来:“陛下开恩哪,奴婢可从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您的事哪,奴婢冤枉哪。”

    只有曹瑞,此时却不发一言,苍白着脸低头不语。当朱祁钰代替兄长当上皇帝之后,他就知道自己的处境已相当危险了。他是真后悔自己前两个月里所做下的决定哪,怎么就会鬼迷心窍般地与这位皇家子弟起了矛盾呢?

    当时他不就是想多了解政务么,直接让他做就是了,反正真正的决策权依然在自己手里不是?之后更不该想着阴对方,致使完全被这位新帝所恶。但事情已到了这一步,后悔是完全无用了,所以只能认命。

    那些禁军或许以往会敬司礼监这些位几分,但现在却完全是另一番心思了。对于这些为天子所厌恶的太监,他们压根就不再将之当人看。所以立刻大步上前,跟拿小鸡崽似的将他们从地上提溜了起来,然后撕下他们的衣襟就堵住了他们的嘴巴,迅速将一干人等都给带了下去。

    直到看这些讨人嫌的家伙被带走,朱祁钰脸上的神色才稍微好看了些,甚至还带上了一丝笑意:“诸位爱卿莫要慌张,朕是不会冤枉一个无辜之人的。”

    “陛下英明!”陆缜率先高声喊道,随后其他人才纷纷回神,也跟着赞了几句。只是不少人心里依然打着鼓,虽然现在只是对那些宫里的太监下手,但难保天子不会在之后对其他王振党羽发起清算哪。

    不过至少现在是不会有这方面的问题了,因为朱祁钰很快就一摆手道:“时候也不早了,如今朝中事务繁杂,还望诸卿与朕同心协力,共度艰难。且都各自回衙门办差吧!”

    群臣这才略松了口气,再次行礼之后,缓缓退走。而朱祁钰在看了陆缜一眼,发现其脸上的疲惫之色后,最终还是打消了留他下来多说几句话的意思。

    陆缜也确实累了,在天牢里的日子可不好过,今日又着急忙慌地赶进宫里,还再度用心帮皇帝聚拢人心,对付敌人,如此劳心劳力,纵然他年轻身子骨坚实,也是一阵疲惫。

    可即便他满脸疲态,低头走着路,周围那些官员也不敢再小瞧这位年轻的兵部郎中了。这不光是因为他深得新帝圣眷,更因为其行事之果决狠辣,换了任何一人,今日都不敢跟天子提这两条,而他居然全都说了,而且居然都照准了!

    “善思……”一个声音在身边响起,才让陆缜稍稍提了下精神,转头看去:“于大人……”他对上的,正是于谦温和而关切的目光。

    “这段日子委屈你了。”于谦先是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才道:“可是你今日所说,也太孟浪冒险了些。一旦把握不好,恐怕会被人反扑哪。”

    “事到如今,已顾不了太多了。若再让王振一党窃居高位,则我大明很难重新振作,甚至连这次的难关也过不去。长痛不如短痛,必须壮士断腕了!”陆缜却不以为然地道。其实这些说法早在他身在天牢,知道朱祁镇兵败后就已准备好了。

    “你哪,还是如此喜欢行险!”于谦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而就在两人说着话,走到皇城门口时,却看到了一大群人急吼吼地正朝着这边跑来——锦衣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