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5章 新皇登基之官复原职
    ,精彩小说免费!

    皇城中的钟鼓声不但传到了每个寻常百姓的耳中,也穿透那重重的高墙坚门,传进了严加把守的牢狱之中。陆缜在听到这钟鼓声时,脸上也为之动容,因为他知道,这不但意味着一个全新时代的开启,也意味着大明转折点的到来。

    身在天牢中的他看似已与世隔绝——就连身边亲信的清格勒与林烈等人都无法进入牢中探看——但对外头正在发生的事情,陆缜还是有所了解的。毕竟他的身份摆在这儿,牢头狱卒在不违反律令的前提下,总会满足其要求。

    比如早前大军溃败于蒙人之手,天子落入敌手成为俘虏,以及这一回将立新帝的事情,他们都没有隐瞒地告诉了陆缜,也让他的心情随着这一起又一起的事情起伏不定。

    对于前两件事情,陆缜虽然心下已有所准备,但听后依然难掩伤感。毕竟这是大明百年强盛之后的转折点,将来的北方说不定就要陷入被动了。同时对朱祁镇这个皇帝,他其实还是有些好感的,因为自己能做到兵部郎中的位置,皇帝确实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而现在,朱祁镇终于因为自己的错误决定而陷入了很是艰难的处境中,自然让陆缜感到有些不是滋味儿。

    可对于后一件事,陆缜却是相当乐见其成的。这不光是因为如今风雨飘摇的大明需要一个新的皇帝来带领大家度过难关,更因为他觉着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改变如今朝堂种种弊端的好机会。

    大明立国百年,虽然在土木堡之前已算得上是盛世天下,但其实在这盛世之风的掩盖下,却是无数的漏洞与问题——土地兼并、宗室的寄生、海禁以及卫所官兵的糜烂……虽然每一件看上去都不是太过严重,但最终葬送了这个汉人最后王朝的,就是这些一直存在的隐患。

    土木堡一败,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暴露了部分问题所在。可是,随后的北京一战的胜利,却又让人重新忽略,以至这些毒疮越来越是严重,最终导致了大明王朝这个巨人的轰然倒下。

    想要改变这一既定的历史,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毒疮一个个剜割出来。但是,朝中的文官集团却是阻挡这一切的根源所在,哪怕陆缜有心也有办法来解决问题,也会被他们所阻拦。

    而这一切的根源,还在于太祖皇帝朱元璋所定下的一系列在当时看来很合理,但在百年之后却弊病丛生的政策。所以要达成所愿,陆缜将面对的阻力自然极大。

    以他对大明历史的了解,其实在两百多年的时间里,是有几个时机能改变这一切的。比如靖难成功后的永乐朝,以当时朱棣的威信,即便想推翻他老爹的一切政策也不是太费力气;再比如万历初年,张居正的一系列改革就差点真个让大明得到了中兴与重生,只可惜最终人死政息,难有结果。

    而如今这个时候,是陆缜认为能改变一切的关键时机。因为朱祁钰这个新任天子既然当上了皇帝自然是想要有一番作为的,所以只要提出的建议是合理,且有利于大明江山的,他一定会支持。

    再加上这时的阻力是多少年来最小的。因为那些朝中的老人,那些既得利益集团已经跟着朱祁镇一起被埋葬在了土木堡的黄沙之下。现在在朝的,多是根基不深,名望有限之人,与这些人斗,可就要容易多了。

    所以此时若是能提出像样的改革意见,说不定还真能成事。这个想法,让陆缜心中忍不住就是一阵激荡,只想着在朝堂之上向天子痛陈利害,然后投身到这一改变天下的大事中去。

    不过,陆缜也只是这么一想罢了,在回过神来之后,却只剩下一声叹息了。因为这一切的前提,他似乎是很难达成了,那就是能立身朝堂。

    此时的他,还在天牢之中,而且身上的罪名又是通敌这样的大罪,试问又怎么可能再有这样的机会呢?

    想到这儿,心中的豪气迅速烟消云散,脸上也变得消沉起来:“难道这历史当真已不可改了么?哪怕我已经尽了自己的全力……”

    正叹息间,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就从甬道的前端噔噔响起。这动静,立刻就让其他牢房里的诸多犯人再次大叫起了冤枉,就仿佛这么叫上几句,就能让来人把他们无罪开释了似的。

    对此,陆缜自然是不屑表示的,便把身子一靠,让从头顶的天窗里照下的一缕阳光投在自己的身上。既然什么都做不了,那就让自己过得舒服些吧。

    正想眯瞪一下时,陆缜突然惊讶地发现,那脚步居然就停在了自己所在的牢房跟前,然后牢头熟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陆郎中,陆大人,恭喜恭喜……”说话的同时,又是哗啦一阵响,却是那牢房外的大锁也被人开启了。

    陆缜先是一呆,随后便想到了什么,脸上顿时现出了狂喜之色:“难道说……”

    “恭喜大人,贺喜大人,您的罪名终于要被洗脱了。陛下刚下旨到刑部,让我们放你离开,同时让你官复原职!”不等陆缜转过念来,那牢头已把话给说了出来,同时巴结地凑到其跟前,拿着钥匙飞快地帮着陆缜解开身上的锁链镣铐。

    陆缜只是呆坐在地上,放任对方施为,半天都没能反应过来。直到身上的束缚尽去,身子为之一轻后,他才喜形于色:“此……此话当真?”

    “瞧大人您说的,小的怎敢哄瞒于您哪。快,还请大人快些离开这污糟的地方,宫里来的公公还等在外头让您接旨呢。”这位又赶紧催促了一句。

    陆缜这才吐出一口浊气,然后缓缓地从地上爬起身来。只是脚步一动间,身子居然有些不听使唤,感觉跟喝醉了似的一阵头重脚轻,险些就一跤跌倒。幸好身边的牢头早有准备,眼疾手快地上前一扶,才把他给扶稳了。

    陆缜明白,这是几个月一直戴着枷锁镣铐养成了习惯,现在一去之下才导致的后遗症,所以便感谢似地看了对方一眼。这牢头,忙冲他讨好地一笑,这才搀着他往外走去,一边走着,一边小声道:“陆大人,以前若是有得罪的地方,还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莫要怪罪。小的那也是职责所在……”

    “你没对我不敬,放心我不会为难于你的。”陆缜了然一笑,回了一句。

    其实刑部天牢的狱卒看守一向都不敢真对那些关入其中的犯官用什么手段,因为官场之上形势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这些犯官会不会转眼就得以脱身甚至是官复原职。要是得罪了人,转过头来,人家灭一个狱卒牢头什么的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在从天牢里走了一段,又来到刑部二堂时,陆缜终于是能靠自己的力量站直走稳了。于是牢头便和他“依依惜别”,目送其进入了那已经有不少书吏等人在场的二堂正厅,看到了一名宦官坐在上手,边上还放着一卷圣旨。

    见陆缜到来,这位才赶紧起身,一边拿过圣旨,一边口中宣道:“有旨意,兵部郎中陆缜接旨。”

    陆缜不敢怠慢,赶紧缓缓跪下,而身边那些书吏更是呼啦跪倒一片,不少人看着陆缜的眼神里充满了羡慕之情。能由天子亲自下旨释放,陆缜出狱的风头可算是强劲了。

    “敕曰:朕之即位,当天下共庆,大赦四方……”那太监当即高声宣读起了手中圣旨上的内容——这圣旨的格式其实是有多种多样的, 并不是每一份抬头都会写上“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只有那些相当正式且重要的旨意,才会用上这一说法。

    在其抑扬顿挫的朗读里,陆缜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被赦出狱是沾了新帝即位,大赦天下的光啊。

    不过很快地,他又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只听圣旨里说道:“……今朕查知有兵部郎中陆缜者,实为朝廷忠良,却被宵小诬陷,身入牢狱。为彰朝廷之公正,正官民之视听,着刑部衙门速速将之无罪开释,并令其速来宫中见驾。钦此!”

    当最后几句话一出口后,在场众人看向陆缜的目光里已经从羡慕变多出了嫉妒和恨意来。这圣旨一出,所有人都知道他已深得新任天子之信任了,想来今后这位陆郎中在朝中必然平步青云,位极人臣也是可期的了。

    而陆缜,则明显愣怔了一会儿,想不到朱祁钰居然会来这么一手。想必这是他在报答自己之前两次相助之德了吧,这让他心里对将来又平添了几分期待来。

    这时,那太监又上前一步,轻声道:“陆郎中,赶快接旨吧。陛下还在宫里等着你前去见驾呢。”

    得其提醒,陆缜才回过神来,忙磕头谢恩,起身接过了这份圣旨。

    一旁,早有人为他准备下了一身簇新的红色官服,然后在一名下人的带领先去边上的屋子略作梳洗,换上官服,陆缜便重新变回到了那个年轻有为,意气风发的青年郎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