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1章 杯具皇帝(下)
    ,精彩小说免费!

    朱祁镇的声音并不大,而宣化城墙却足有七八丈高,待传到城头,明显是有些散了。但是,此刻的城上却是一片肃静,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神情紧张地盯着下头,所以杨洪便把他的话全部听入耳中。

    这让杨总兵更感为难,现在天子都已亲身出现在了城下,身为大明臣子,似乎自己只有遵旨开城这一项选择了。而这一回,就连刚才出言劝阻他的那名部将,也再鼓不起勇气来说话了。

    或许后世之人很难理解这种心态,但此时之人,打小接受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一套伦理纲常。正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更别说天子只是让你开城投降了。

    两难的选择摆在杨洪面前,让他几度捏紧了拳头,随后又放开,心里迅速地转着念头,可是一时间却根本找不到任何合理的借口来不遵圣旨。难道自己要用那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来拒绝天子么?

    城下的朱祁镇见自己说了这话后,城头居然依旧是一片沉默,不觉心里又是一慌,便再次开口:“杨卿,难道你真要做那大逆不道之事么?你看,这天色也不早了,还是赶紧开城,放了人进城好歇息……”

    人有时候就如此,或许踏出第一步是很为难,可只要突破了这一底线,往往接下来就会做出更多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来。许多人之所以违法犯罪越陷越深,就在于此。而朱祁镇,在被逼着来到城下劝降之后,便已把一切顾虑都抛到了脑后,现在的他心里所念的,就只有保命这一点,至于开城之后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他已不再作想。

    被天子这么一催,杨洪心里更感紧张,叹了一口气,就欲下令开城。此时的他已经有了主意,自己身为臣子,是不能违抗旨意,如此唯一的办法就只有遵旨,然后自尽以谢天下了。那样,既全了自己的忠臣之名,也算是赎了罪。

    可就在话到嘴边,即将说出口时,他的心里猛地闪过了一个念头:“天色不早……”展目向上望去,果然这天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想必很快就要入夜。

    即将出口的话被杨洪一口吞了回去,换上的却是一句略带抱歉的话语:“还望阁下恕罪,你我相距实在太远,且现在天色已暗,本总兵实在无法确认你便是我大明皇帝陛下,所以恕难从命了。”

    “什么?”不光朱祁镇愣住了,跟他而来的那些蒙人骑兵里几个懂汉话的也愣住了。这他么也可以?这不是耍赖么?居然还能拿出这样的说辞来拒绝接受天子的诏令,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姓杨的,你这话说了你自己信么?”一名蒙人首领高声喝道:“你们明国的皇帝就在这儿站着,你若看不清,大可以点起火把,或是派人下来分辨个清楚,像这等托词能瞒得过谁?”

    “我才不会上你们的当呢,谁知道我若点火,出城,会不会被你们的伏兵袭击。”此时的杨洪早已镇定下来,再加上是应付蒙人,就显得更加自如:“我看要不这样,既然你们咬定此人乃我大明天子,不如就带了他进我宣化城来,只要我确认他是皇帝陛下,自然会遵旨行事!”

    “你……真是打得好算盘!”蒙人虽然耿直,但他这话里暗藏的用心还是很清楚的,若真带人入城,恐怕就别想出来了。所以最终只能恨恨地又叫骂了几句,随后只得再次悻悻而回。而我们的皇帝陛下,此时整个人都陷入了抑制之中,完全不知该作何表现才好了。

    看到他们无功而返,也先等人更是怒得破口大骂,有些个冲动的蒙人,已经来到也先面前请战了:“太师,不就是一个区区宣化城么?我们能把他几十万大军轻松击溃,难道还打不下一座城来?只要太师你一声令下,我们这就把它夷为平地。”

    “还有这个什么皇帝,根本就是个没用的废物,留着只会浪费我们的粮食。太师,咱们不如把他杀了祭旗,也好让城里的明军知道厉害!”

    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说法,也先的眉头不觉皱得更紧了,虽然他也因为杨洪这一手耍赖而感愤怒不已,但却清楚此时绝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这宣府既是大明四大重镇之一,其易守难攻的特点就不在大同之下,要是真那么好打,早些年草原上的勇士就已经把它攻陷,杀进中原腹地去了。

    而朱祁镇虽然听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可看着他们盯着自己目光和说话语气里的杀意,还是隐隐猜到了真相,这让他更感恐惧,浑身都打起了摆子,就差瘫倒求饶了。

    这反应落到伯颜眼中,让他也是一阵紧张,知道自己不能不说话了。所以赶紧上前一步:“太师,大明皇帝咱们可不能随便杀了。不然,不但我们会少了一张底牌,而且还会激起明国将士同仇敌忾之心,到那时再想破城可就更难了。”

    受这一提醒,也先终于按捺下了心中杀意,点头道:“伯颜说得对,明国的皇帝我们确实不能杀。至于攻城,也不急于一时。且再等上一日,等明天天亮,再让他去叫城,我看那明国守将还能拿出什么借口来。”他也是不信了,有这么张王牌在手,自己居然还能被挡在这宣府之外。

    既然太师都这么说了,下面众人也只能从令,暂且在城外驻扎下来。

    与此同时,城内的一干朝廷官员却已陷入到了不安的情绪之中。之前只有杨洪一人知道此事,可随着天黑敌人不可能再发动攻击后,他就赶回城里,把发生在城头的一幕说与了地方官员知道,想与他们一起参详如何解决此一难题。

    只是看结果显然不怎么好,无论文官武将,在听了话后,都只是面面相觑,然后露出为难之色,道一个难字,就没了下文了。

    虽然谁都知道其实只要说一句不遵圣旨便可万事大吉,可这话却是谁都不敢提出来的。因为要是天子在蒙人手里因此出了什么事情,他们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哪。

    现在唯一不是办法的办法或许只有一个拖字诀,可这事还能拖得了么?明日天亮,他们总不能再拿同样的借口来否认了吧?

    就这样,众人围在一起,枯坐了有半夜时间,可应对的主意却依然没能拿出来。眼看都快四更天,再过上一两个时辰天就要亮了,众人心里更感绝望,难道这宣府真要因此而沦陷么?

    就在这时,一直陪着他们守在边上的一名府衙差役突然壮起了胆子来:“大人……其实这事要只论一个拖字,还是有办法的。”

    “怎么说?”众官员正感为难呢,一听这话,也顾不上指责对方不懂礼数了,便赶紧询问道。

    “平时,有那不肯花钱打点却想到老爷门前诉冤之人,咱们都是用的这一招……”那差役在略作犹豫之后,终于把自己想到的主意给道了出来。

    话一说完,众官员先是一阵发呆,这反应都让那差役感到有些紧张了,难道自己的这个主意不成么?可随后,杨洪他们却露出了轻松的笑容来:“虽然这主意看起来有些儿戏,但在此时确实能拖上一段时日。那我们便有时间把这里的一切上报朝廷,由那里的大人来做定夺了。”

    看他们的模样就可知道,此时他们已感到了一阵轻松,至少眼前的难题已暂时无法为难他们了。

    很快地,天就亮了起来。还没等杨洪赶去城头呢,更为性急的蒙人已再次押了朱祁镇来到城下,直言要让杨洪出来说话。

    城上的守军正感为难呢,杨洪便已悄然而至,然后招手让一名部将过去,在其耳畔嘀咕了几句。这位将领很有些诧异地看了自家总兵一眼,这才有些不确定地来到城墙垛口处,冲着城下的蒙人喊了起来:“这回怕是要让你们失望了。我们总兵大人因为昨夜突染风寒,今日连床都下不得,所以这事儿还得再等上一等。”

    “什么?”城下众人再度傻眼。这分明就是在拿假话搪塞了,可却让他们难以找出什么反驳的话来。毕竟人有没有得病,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在城外的敌人所能查知的。

    在憋了一口气后,还是有人道:“那就让你们城里还能做主之人出来说话。”

    “这怕也不成……我等武官可没有开城的权力,另外,知府大人早在几日之前就去别处公干了,如今只有总兵大人有开城之权。”

    得,这几句话,是彻底把对方的后路都给堵了个死死的。而这,便是那些府衙里的差役用来对付原告的恶心手段了,只是这一回被恶心到的,却换成了蒙人,以及本该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

    朱祁镇在听到这番话后,是真的完全不知该怎么说,怎么办才好了。他只知道,自己接下来一定会很难过,这次真要悲剧。

    他却不知道,属于他一个人的悲剧,此时才刚刚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