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9章 杯具皇帝(上)
    宣府,烈日当空。

    明蒙两军正自对峙着,但看着却并没有正面攻防的意思。虽然此时留守在此的守军不过两三万人,而城下的蒙人大军却足有七八万间,但后者却依然没有半点要强攻此大明边塞要镇的意思。

    至于其中的原因,其一自然是因为蒙人深知这宣化城坚池深,即便己方拥有数倍之兵力也是无法轻易攻打下来的。这一点,他们过往的先祖早已用鲜血和人命换来了最直接的教训。哪怕如今大明守军士气低落,也不会改变明军善守的这一特性。

    不过更关键的,还在于第二个原因,蒙人手中握有一张王牌,他们确信凭此便可兵不血刃地将这座坚城拿下来。这张能让他们寄予如此厚望的王牌,当然就是新近被俘的大明天子朱祁镇了。

    土木堡一败,大明天子被俘,跟随伴驾的群臣以及数十万将领不是被杀,就是被人活捉,这些人自然也就成了这些蒙人手中最值钱的筹码。

    本来,也先只打算先杀了朱祁镇,将他的首级传遍草原,以提振大家的士气,从而再一举攻破大明边防,以达成多年夙愿。可是手下的一名族长伯颜帖木儿却极力反对,并劝阻了他的这一决定,同时还提出了将这个明国皇帝掌握在自家手中能换来更多好处的说法。

    也先之前也只是一时兴奋或冲动,在听了伯颜的一番劝说之后,也就接受了留下朱祁镇一命,并打算拿此向大明朝廷勒索金银财物以及粮食的想法。反正这种勾当他们草原上的族群以往也没少干,倒也算是驾轻就熟。

    就在他打算派人前往明国境内,将勒索之意传达过去时,一个人却向他提出了一个更加出乎他意料的好主意。

    这个人,是个伴随天子北伐的宫中太监,名叫喜宁,因为大败他也落到了蒙人的手里。这不过是个没什么权势的宦官罢了,在蒙人眼中自然更没什么价值,他们甚至都没打算为他浪费宝贵的粮食,在查明其身份后,便欲将之斩首。

    临死之前,这个叫喜宁的太监突然爆发出了强大的求生意志,拼命挣扎的同时,还大叫着自己能帮也先顺利进入中原!

    其实照道理来说,他即便叫得再大声,怕也没什么用,因为这儿是蒙人的大营,周围也多是连汉话都不懂的草原战士,自然不会去在意他叫嚷什么。可偏偏也是这个死太监命不该绝,这叫嚷居然就被宣承远在旁给听了去,这让他顿时心下一动,隐隐感到这或许是个立功的机会,于是赶紧出面制止了对喜宁的用刑。

    宣承远这一次也随着也先征战大明,为的就是要亲眼看到大明被蒙人击败,好出一口恶气。可是身在军中,因为一切都很是顺利的关系,他却没能立下什么功劳。如此一来,其在军中就不怎么被人重视,再加上又是汉人的身份,总是被人轻鄙。这让他极想为也先立下一桩大功劳,以让他们另眼相看。

    但现在蒙人形势一片大好,似乎根本就没了宣承远发挥的余地。正当为难之际,突然听那喜宁喊出这番话来,他自然会感到心动,随即出手相救了。

    等把人从刀下救出,并将之带到了也先帐中,让其向这位草原枭雄道出计策时,宣承远才惊觉自己似乎是有些太随意了,要是这位说不出个什么来,自己一定会被也先怪罪的。

    而也先虽然看在宣承远的面子上见了这么个俘虏,但脸色却不是太好看,只是用幽幽的目光盯着面前瑟瑟发抖的太监:“说吧,你有什么主意能帮我进军中原。要是真能达成我们的愿望,我自会保你富贵,若不然,哼哼”..

    被也先这话一吓,喜宁心里更是打鼓,脸色惨白地跪在那儿半晌都说不出话来。他毕竟只是一个打小就长在宫里,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太监,这等杀气腾腾的枭雄给他的压力那是难以想象的。

    看他如此模样,也先还不曾发怒,宣承远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当即威胁道:“你再不开口,我便亲自把你押出去宰了!”

    “我我说”再被这么一吓,喜宁倒是从惊慌失措中回过了神来,虽然说话时依旧有些结巴,但总算是开了口:“其实,要入中原也不难,只要只要”

    “只要什么?别吞吞吐吐的!快说!”这回,却是也先有些急了,大声喝问道。这两日里,他一直都在为此而感到头疼,虽然此番他们确实获得了一场百年来从未有过的大胜,也知道大明军队已然元气大伤,只要杀入中原就能长驱直入,即便不能真个灭亡明国,也能获取大量好处。可偏偏那几处坚城关隘却依然直直地挺立在前,让他有些犹豫。

    现在,这个缩头缩脑的家伙居然说要入中原也不是难事,这自然让他感到一阵急不可耐,只想立刻知道到底有什么办法。

    “我说是陛下。你们不是拿住了陛下么?只要将他亮出,以我大明天子的名义让守城将领开城,自然一切都迎刃而解了!”喜宁被他这一吓,居然说话也不结巴了,竹筒倒豆子般把自己的想法给道了出来。

    帐中顿时一静,也先和宣承远都露出了古怪之色,久久没有开口说什么话。半晌,后者才呵呵笑了起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我们早就掌握了进入中原的关键所在了!”

    也先也随之哈哈笑了起来:“好!就用他明国的皇帝来叫开他们的城池,如此明国江山,对我们来说便是唾手可得了!”他相信,只要能叫开边关的大门,那后方那些大明的城池,甚至是北京城,都是可以用这个法子来攻占下来的。这实在是太也方便的一个打法,不但有效率,而且还不会给族人带来任何损伤,天下间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高兴之下,也先更是起身走到了喜宁跟前,亲自为他解开了身上的绳索,口中有些兴奋地道:“这回我们能攻入中原,当以你你叫什么名字?”

    本来还有些忐忑的喜宁一见对方是这反应,心下顿时大定,赶紧讨好似地笑着答道:“奴婢贱名喜宁。”

    “哦,喜宁。对,这回我们能入主中原,你喜宁当居首功!”也先呵呵笑着,还伸手在喜宁的肩头轻拍了两下,让后者顿时连骨头也轻了几斤,忙不迭再度磕头,直说自己不敢当。

    随后,也先就叫人先把喜宁给送到一旁的帐中住下,然后又传令,召手下那些族长和将领前来商议要事。等做完这些,他才笑着看向此时脸色看着有些尴尬的宣承远:“宣先生莫要担心,本太师不过是说说罢了。若真论功劳,这个喜宁是比不了你的。要不是你及时救下他,并将他带到我面前,我们怎么会有这么个轻易攻入中原的好办法呢?”

    直到这时候,宣承远的脸色才好看了些,忙谦虚了几句。随后,在众人陆续赶来的时候,也先又嘱咐他道:“现在有一件要紧的事情需要宣先生你来办,那就是说服那明国皇帝为我所用。我想这儿没有第二个人比你更适合它了。”

    对此,宣承远自然不会推辞,因为这确实是他立功的大好机会。他当即就拍胸保证一定不负所托,然后趁着也先与手下商议事情时,便来到了看押着朱祁镇的帐篷跟前。

    此时,里头正有两人在轻声说着话,见到有人揭帐而入,坐在朱祁镇身边的一名高大,却略显儒雅的蒙人贵族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然后转头望了过来,正与宣承远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是你!”两人几乎同时有些奇怪地嘀咕了一句。这位此时居然会陪着朱祁镇说话的蒙人,正是之前力主保其性命的伯颜帖木儿了,看得出来,他和朱祁镇相谈的还算不错。

    宣承远在认出对方身份后,却不敢失礼,赶紧拱手:“原来是伯颜族长在此,在下莽撞闯入还望恕罪。”

    “你来做什么?”伯颜只是倨傲地问道。对这个背弃了自己国家之人,他向来没什么好印象。而他身边的朱祁镇,此时明显感到了一阵不安,刚才还算不错的脸色又变得苍白起来,目光低垂着,却连跟宣承远对视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这几日的遭遇,看着那些将士和官员被蒙人如宰猪杀牛般砍杀殆尽的惨状,已让这位大明天子心里充满了对蒙人的恐惧。要不是伯颜之前多次安抚,他现在都还只能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呢。

    宣承远虽然心里有些不痛快,但还是忍了下来,只是笑着答道:“在下乃是奉了太师之命前来,希望皇帝陛下能帮我们一个忙。”

    “什么忙?”伯颜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太师不会再次变卦吧?

    “很简单,太师希望皇帝陛下能够出面,帮我们劝开大明边镇的城门!”宣承远痛快地道出了自己的来意,却让帐中两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