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 急速救援(中)第七更
    ,!

    在听胡濙将一切前后和盘托出之后,朱祁钰就迅速皱起了眉头,同时习惯性地就推脱了一句:“此事本王怕也是爱莫能助哪……”

    虽然他已从对方的话语中听出陆缜如今的处境极其危险,很可能有性命之忧。也几乎可以推断出陆缜之所以会有眼下的遭遇,很可能就是因为在之前帮了自己,从而又一次得罪了王振一党。可是多年低调退让的藩王生涯早已让朱祁钰养成了遇事退缩的习惯,当如此事情临头时,他的第一反应往往就是能推就推,能闪就闪,没有半点的担当。

    只是话出口时,他又觉着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因为他清楚,在这事上自己也是脱不了干系的。而且陆缜今日早些时候还曾为自己解决了一个大难题,此时自己却又要对其面临的危险处境视而不见,确实有些心虚。

    于谦却是有些急了。他对陆缜那是相当看好,可不光只将其视作普通下属同僚。如今陆缜危在旦夕,他自然是要尽全力来说服这个唯一能救人的王爷了:“王爷,锦衣卫一向行事无所忌惮,一旦有官员落入他们之手,下场都极为惨烈,而陆郎中与他们又是多有过节,若这次我们不能及时出面相救,恐怕他连性命都未必能保得住了。还望王爷以朝廷大局考虑,出手救他一救。”说话间,他更是霍地起身,郑重其事地一揖到地。

    朱祁钰可不敢托大,赶紧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忙不迭地回了一礼。这才皱着眉头道:“于侍郎你所说的道理本王自然明白,可是……我终究只是一个藩王,而锦衣卫可是天子亲军,他们拿人都是有旨意护身的,即便我现在身有辅政之权,怕也难以与之相抗哪。”

    听他这么推脱,胡濙不但不急,反倒是松了口气。显然,郕王心里也是想搭救陆缜的,只是因为有所顾虑,才不肯点这个头。而这,却要好办得多了。

    在递给还想再说什么的于谦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后,胡濙才正色道:“看来王爷也有心救陆郎中了?”

    “本王是有心却无力哪。这个辅政之职其实能做的也有限得紧,想必胡老大人你是明白的。”朱祁钰苦笑了一声。

    “其实刚才王爷确实说到了一个关键处了,锦衣卫所以能随意逮捕拷问朝中官员,而我们却拿他们没有任何办法,其根源还是在他们乃天子亲卫,所做的一切都可打着陛下的旗号。”胡濙慢条斯理地说道。

    朱祁钰深以为然地连连点头:“老大人说的是,所以在此事上,本王……”

    “可王爷您想过没有,这段时日里陛下早已不在京城,他们又是凭的什么随意捉拿朝廷命官呢?”胡濙突然出声问了这么一句。

    这话说的朱祁钰为之一愣,随后不觉呆呆的有些失神了。他的脑子里也迅速盘旋着这个问题——是啊,这次皇兄不在京城,照道理锦衣卫是不可能在请示过他之后再拿人的。可是,这与自己又有什么必然的关系么?

    似乎是看穿了他的心思,胡濙继续道:“王爷,如今您可是被陛下指定了替他总揽朝中政事之人,如此看来,锦衣卫要拿人,怎么也该跟您知会一声才是。而眼下,他们却自作主张地就把陆缜给拿进了镇抚司去,您自然是有权对此加以制止或是干涉的。”

    这话说得朱祁钰一阵恍惚。什么时候自己居然能有这么大的权力,居然都能管到锦衣卫头上了?可在深思之后,他又不觉采纳了对方的这一说法。

    如今皇兄不在京城,这儿的一切自然就由留守的太子和自己来做主。既然太子年幼,那能说了算的当然只有自己这个辅政王爷了。不然也轮不到自己天天跑去皇宫里批阅奏疏,天天累得头晕脑胀的了。

    所以硬要说自己现在能管着锦衣卫,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当然,要真这么做了,自己就算是彻底把锦衣卫,以及其背后的王振一党众人给得罪惨了。

    可是再转念一想,即便自己不去与他们为敌,对方不照样在想尽办法算计自己么?要不是陆缜今日及时点拨,恐怕自己就已经犯下大错了。而这么个几次帮自己度过难关的臣子现在只等着自己前去搭救……

    渐渐地,原先犹豫,退让的心思就散了去,朱祁钰的脸上也从刚才的忐忑,换成了坚毅的表情。他说到底才二十多岁,正是初生牛犊,血气方刚的时候,自然免不了想做些什么才证明自己的本事。

    现在机会摆在了面前,而且要救的还是与自己有恩的陆缜,这让朱祁钰心里的那点顾虑迅速消散了:“胡老大人你说的不错,此事本王确实责无旁贷。既然锦衣卫不是奉皇兄之命拿人,又没跟本王这儿先报备一声,那就是矫诏了。本王有权加以干涉。”

    “王爷英明!”听出他决心的胡于二人都是精神一振,赶紧奉承了一句。

    “等明日吧,明日本王入宫之后,便会让人去锦衣卫把陆郎中给搭救出来……”朱祁钰也是个痛快之人,当即就给出了自己的想法。

    可面前两人却在互相换了个眼神后,由于谦开口道:“殿下,此事可拖不得哪。这镇抚司,可谓是龙潭虎穴阎王殿一般的存在,寻常官员被拿进其中一两天里就可能被他们屈打成招,甚至重伤而死。而以陆郎中与他们之间的矛盾,恐怕耽搁一夜的后果将不堪设想了。”

    “那你们的意思是?”

    “以臣之见,该当立刻就去镇抚司把人救出来。”于谦没有半点犹豫地说道。

    “是啊,这回确实要劳烦王爷您了。”胡濙也起身行礼道。

    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再加上朱祁钰也确实有心救人,所以在略一犹豫后,他还是点头道:“就照你们的意思来,本王这便去一趟镇抚司。”

    “多谢王爷出手相助!”两名官员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一齐再次向这位年轻的王爷拱手相谢,而这一回,朱祁钰没有再避让或是还礼,而是生受了这一拜。

    说干就干,很快地,两辆车轿就在王府数十名护卫,以及相当数量的兵部军卒的护送下,趁着夜色直朝着镇抚司所在的东城开去。

    因为知道要从锦衣卫手里救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说不定还会出现动手的情况,所以于谦早命人从兵部调了这么一队人马过来。对此,胡濙也没说什么,因为他很清楚,这一次,是没有任何退让可能的,必须以最最强硬的态度来压下锦衣卫的人,把陆缜从对方手中给夺出来。

    与他二人已横下一条心不同,虽然刚才看似已做出了决定,可坐在车里,看着离镇抚司越来越近,朱祁镇心里却再次感到了一阵紧张。毕竟在他这二十多年的短暂人生里,可还没干出过这等冒险大胆的举动来呢。

    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如今难道还能退缩不成?于是,朱祁钰只能看着他所在的马车迅速来到城东,并在几个转折后,停在了一条颇显阴森幽静的胡同跟前。

    “这儿就是镇抚司所在之处了么?”这个认识,让朱祁钰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他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个让京城官民都谈虎色变的所在。

    而就在他踌躇间,那边已有一名兵部军卒在领了于谦他们的命令后,径直奔进了巷子里去,显然是去同传他们到来的消息了。

    @@@@@

    天色早已黑了下来,可马顺却并未离开镇抚司。这不光是因为他最近确实手头有不少需要处理的公务,更因为他想要享受折磨陆缜的美妙结果。

    虽然他并没有亲自下到诏狱里去观赏对陆缜用刑的过程,但每过一阵,他就会让里头的人把其中的经过仔细呈报上来。

    这时,第四波禀报之人也已来到了跟前:“都督,那陆缜在树上开花下再次昏了过去!”

    “哦?他还不肯把罪名认下来么?”

    “这家伙确实是块硬骨头,咱们已经对他用了五种手段了,他也昏了几次,可就是不肯招认。”

    “嘿,如此最好不过。本督还有些怕他不经拷问,直接就把什么都招认下来呢。”马顺狞笑一声,反而有些兴奋地道:“既然如此,那就继续对他用刑,直到他肯招认为止。”

    但这名下属却没有立刻领命,而是迟疑地看了自家都督一眼:“可是……”

    “有什么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就下面的赖百户所言,今日怕是不能再对他用刑了,不然可能会因伤势过重而要了那陆缜的性命。”那校尉如实禀报道。

    “这样么?”马顺不觉有些为难起来,一方面,他觉着必须尽快让陆缜认罪,这样能杜绝隐患,另一方面,他又想多折磨对方一段时日以解多年来的恨意,这实在有些不好决定哪。

    就在这时,一名下属又神色异样地走到了门前:“都督,外头有人通报,说是郕王殿下驾到,让您出迎!”

    @@@@@

    第七更!!

    三天,每天七更,创了路人写作以来的暴更纪录,虽然之前有准备了些存稿,但三天的暴更还是让路人x尽人亡,弹尽粮绝,油尽灯枯……

    各位书友,就让路人在最后再吼一声,有木有票票,支持一下吧!!!!

    额,下周开始,一切照旧,一日两更,老时间,不见不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