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 小人算计(上)第六更!
    ,!

    即便已经回到司礼监,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曹瑞的整张脸依然阴沉得几乎能滴下水来。

    靠着还算不俗的能力,再加上能适当地抓住王振的心意而刻意逢迎,曹公公在司礼监,甚至在宫里都习惯了一帆风顺,别说有人刁难了,就是重话都没人敢在他面前说上一句。

    可今日,他却在一个四品官,一个并无什么实权的王爷身上吃了瘪,要知道平日里他可是完全不会将这两者放在眼里的。而一想起刚才殿中所发生的事情,曹瑞除了感到愤怒之外,居然还生出了几许后怕之意来,因为他知道,要是郕王的胆子够大,自己这回是真要折在此事上了。

    这种感觉,比被人当面驳斥更叫他难以接受,心中的怨恨与恼火更是飞快地涨了起来,忍不住就抬手一掌拍在了跟前的桌案上,想以此来发泄心头的怒火。

    可这一下,却正好扫中了正端了个托盘凑过来的一名模样俊俏的小太监的手臂之上。这位全无半点防备,被这么猛地一扫,便啊呀一声惊呼,手一抖间,就把托盘,连着上头搁着一盏茶和两碟点心都掉落在地,打得粉碎。

    而那小太监见此,面色就是一变,赶紧就跪了下来:“干爹息怒,是儿子不小心……”原来他是曹瑞收在身边的干儿子,平日里也算有些眼力见,所以今日一见曹瑞在此时回来,就想着先送些茶点过来讨好一番,却不料马屁拍在了马腿上,反倒闹出了些乱子来。

    曹瑞被这一变故一闹,心思终于被打断了。脸色也随之稍微缓和了些:“是吉祥儿你啊,以后办事小心着些,别再如此毛躁了。”虽然是对着自己还算看重的干儿子,但语气依然有些不善。

    吉祥儿忙一面跪在地上磕了个头,一面称是。随后便忙不迭地清理起干爹脚下的杯盘碎片来,以防对方不小心扎到了。直忙了有好一阵子,才把这些失手打碎的东西收拾干净,随后又去外头准备了新的一份,重新端到了曹瑞跟前。

    等做完这些服侍人的事情后,他才小意地来到曹瑞身后,轻轻地为其捶背推拿起来,同时口中试探着问道:“干爹,这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大胆之人居然会惹您生气?”

    身在司礼监秉笔,曹瑞平日里总是伏案处理各种朝廷文书,长年累月地下来,他的肩背总会感到阵阵的酸疼。而这个吉祥儿就是个伶俐之人,看出曹公公的不适后,总会找机会为他推拿一番,舒缓其筋骨的酸疼。

    几次讨好服侍下来,再加上这小子长得也还算周正讨喜,人又机灵嘴又甜,所以曹瑞就将之收作了自己的干儿子,并把他从一个端茶送水的杂事太监提拔进了司礼监中,成了自己身边得用之人。

    这对出身低微的吉祥儿来说可真算得上是一步登天了。要知道在这皇宫之中,可是有上千名太监为天子服务的。可真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却根本没有出头的机会,一辈子只能当个杂役,到老了,干不动了,便会被轻松遣离皇宫。只有那些运气特别好,又或是有大才之人,才可能在这等环境里熬出头来。

    总的来说,能拜到曹瑞这么个司礼监秉笔太监的手下当干儿子,对寻常太监们来说已算是祖坟上冒青烟了,是多少人羡慕嫉妒恨的好际遇。所以在成了曹瑞的身边人后,吉祥儿不但没有半点松懈,反而更加的落力巴结,只求干爹能更重视自己一些,最好是能给自己一份更体面有出头之日的差事。

    为了能和干爹的关系走得更近些,吉祥儿甚至连自己原来的姓氏都给丢了,直接跟了曹瑞的姓,叫作曹吉祥。不过他也清楚,光是这种巴结讨好是不足以让干爹完全信任并提拔自己的,所以他还得做得更多,要尽量多地为干爹分忧才是。

    平日里那些司礼监的公文奏疏,他一个在内书堂只上过几天学的小太监还是不怎么懂的。可今日却让他觉着说不定是个机会,如果能为干爹出出主意,整治惩处了那敢惹他老人家生气的家伙,自己在干爹心里的地位自然就更重一些了。

    听他问起此事,曹瑞稍微缓和了些的脸色再次阴沉了下来。随后,才咬着牙道:“这宫里敢让咱家如此难堪的,自然只有咱们如今辅政的郕王千岁了!另外,还有一个就是兵部的郎中陆缜!”

    “……”曹吉祥本来还有些期待的心思顿时就是一冷,这两个可都不是他这么小人物能对付得了的。郕王就不用说,天子亲弟,现在还有辅政大权在手,就是要杀了他们两父子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那个陆缜,也不是好招惹的。

    虽然才在司礼监里当差不满一年,可曹吉祥可没少听说陆缜这个名字,深知连王公公都拿他没有办法,就更别提干爹和自己了。

    但在失望之后,他的心里又是一动,这说不定是自己出人头地的大好机会。要是这次能帮着干爹既坑了郕王,又对付了陆缜,那不但是替他出了口恶气,更是帮了王公公除了一个眼中钉哪。

    “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一定要抓住了它!”心里转着如此念头之下,曹吉祥按揉曹瑞肩头手上的力道就不自觉地大了两分,让全无准备的曹瑞吃痛之下忍不走了一声:“小崽子,你给我轻着些!”

    “干爹恕罪,儿子只是想到了一个或许能给您老人家出气的法子,激动之下所以便下手重了些!”曹吉祥的心思转得极快,一个想法已经从他的脑海里冒了出来,忙解释道。

    “哦?你真有法子对付陆缜?”曹瑞一听就来了兴趣,也顾不上肩头的疼痛了,急忙问道。下意识间,他已把可能报复郕王心思抛到了一边,因为他相信以对方的身份,是自己这么个小人物所无法对付的。

    曹吉祥却是讨好地一笑:“不光是陆缜,就是郕王,儿子也有个可以让他吃苦头的办法。”

    “哦?快些说来听听!”这下,曹公公心里就更加急迫想知道对方到底生出了什么主意了,忙催促着说道。

    在自己干爹面前,曹吉祥可不敢卖什么关子,当即就把头凑到了对方的耳边,小声地说出了自己的计策来。

    在听他嘀嘀咕咕地把话说完,曹瑞先是一呆,继而眼中便闪过了几许惊喜的光芒来:“妙,这法子确实不错。咱家倒是要看看他郕王到时候如何自处?”不过随后,他又皱起了眉头:“那陆缜呢?他又该如何对付?”

    “其实对付陆缜就更容易了。他和厂卫都有不小的矛盾,只要干爹您跟如今留在京城的马都督打个招呼,再帮他寻个由头,他们自然不介意趁机把他拿进诏狱里好生伺候一番的。”曹吉祥又道出了对付陆缜的办法。

    曹瑞拿手在自己光滑溜溜的下巴处摩挲了片刻,眼睛也眯了起来:“不错。咱家身在宫里确实拿他一个外臣没什么办法。可锦衣卫却有的是理由把他拿下了 !就照此办,咱家倒要看看,这回他陆缜还能有什么手段,能从锦衣卫的手里脱得身去!”

    顿了一下后,他又拿手在曹吉祥的手臂上轻轻一拍:“吉祥儿,你很不错,不但忠心,而且还很有脑子。这次只要把事情办成,干爹一定会向王公公大力举荐于你,给你谋一份体面的差事。”

    “谢干爹栽培,儿子就是粉身碎骨,也一定要报干爹您的大恩大德!”曹吉祥一听,顿时就激动地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呵呵,起来起来。其实这次只要你能帮着王公公把陆缜除去,就已是为他老人家立下大功一件了,他自然不会亏待了你。”曹瑞满意地一笑,虚扶了对方一把说道。

    等曹吉祥起身后,他又肃容道:“不过这事毕竟不好宣扬出去,所以咱家想让你去锦衣卫一趟,试着说服马顺,你可有把握么?”

    曹吉祥明白,这是自己表现的绝好机会,所以没有半点的迟疑,便抱拳应道:“儿子领命。这次,一定要帮干爹,帮王公公除掉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好!那你这就去吧,午后就不用再在我身边服侍着了。”

    见曹瑞这么说,曹吉祥不敢耽搁,当即就告辞退出。而后,满怀希望,满心激动的小太监曹吉祥就脚步轻快地朝外行去,他知道,决定自己这一生富贵的机会已经到了手边,就看这回能不能将陆缜给除去了。

    与此同时,已经回到兵部衙门,正坐在于谦下首处述说着之前宫中变故的陆缜突然后背生出一阵凉意来,让他说到一半的话语都是一顿,整个人更是呆了一呆。

    见此,于谦忍不住问了一句:“善思你这是想起了什么吗?”

    “没有……”陆缜略一迟疑,随后才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只是心里隐隐感到有些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一般!”

    @@@@@

    哈哈,第六更啦。。。今晚又将雄起!!9有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