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亲征之争(上)第五更
    有那么片刻间,太庙跟前有着上千官员的广场突然一片肃静,针落可闻,似乎这上千人的呼吸都因为天子的一句话而停了下来。

    在这诡异的沉静之后,所有人才倏然回过神来,齐齐变了脸色。而率先出来的,居然是一向老成持重,已多少年都没有主动在朝会上陈奏过什么,已然白发苍苍的胡濙:“陛下万金之躯,身系天下安危,万不可冒险出京哪!”说话间,老人已呼地一下跪在了天子跟前。

    随后,无数声音也此起彼伏地响成了一片:“陛下万不可如此哪!”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更何况陛下乃万乘之尊!”

    “还望陛下三思,收回成命哪”..

    看着群臣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出来跪在地上,用最激烈而诚恳的言辞来劝阻自己北伐的这一决定,年轻的大明皇帝不觉便有些慌了。自他登基以来,还未曾遇到过这样群情汹汹的场面呢,难道自己这一回真的错了?

    有那么一瞬间,朱祁镇甚至都有了点头答应他们的冲动。毕竟这朝廷可不是他一人能说了算的,这些朝臣的意见自己还是得尊重一下不是?只是话到嘴边,他又很是不甘心,因为这是他许多年来的梦想,是一个少年郎渴盼建功立业的夙愿,实在不希望就这么被毁去。

    陆缜也跟着群臣一道跪了出来,但看起来,他却显得极其冷静。因为他已隐隐有了一种感觉,恐怕这一回历史依然会沿着它原有的轨迹往前而去了。

    虽然群臣的反应很激烈,但想必历史上当皇帝提出这一决定时,大明的朝臣的反对声也不会弱过今日。可结果他还不是去了北方么?所以在陆缜看来,与其把心思花在如何阻止天子北伐一事上,还不如想想怎么帮着皇帝在与蒙人的战斗中获得一场胜利,从而避免那场浩劫呢。

    不过像他这么冷静的人终究只有一个,即便是于谦,此刻也都慌了神,和其他同僚一样高声叫嚷着,让天子莫要做出后患无穷的决定。或许这些官员里之前还有人在打着继续阻挠整个北伐决定的主意,可这一刻,所有人都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只要天子改变主意,那别的什么都可以商量。

    王振目光阴恻恻地盯着这些朝廷文官,只感觉牙都痒痒的。因为在他看来,这些人的所做所说可不光是在阻止天子北伐,更是在阻挠自己去建立功业。身为天子跟前最得信重的大太监,也只有当朱祁镇御驾亲征时,他才有机会如老祖宗郑和般去战场上立下不朽的功劳。

    不过他此时的身份毕竟不是朝臣,在太庙这样的地方可没有他开口说话的余地,所以只能暂时压下怒火,给了前方不远处某人打了个眼色。

    这位,是新任的都察院右都御史葛洪昌,虽然已年近花甲,但因为只是二甲末尾的出身,更没曾入过翰林院,所以官路一途便极为坎坷,不但升迁缓慢——往往有功别人得,有过他来背——而且在朝中还总是被人有意无意地拿来取笑,这让他对那些同僚自然充满了怨恨。

    在眼看着自己已没有了任何指望的情况下,身在官场的葛大人终于抛弃了作为文人,作为官员的矜持与尊严,毅然决然地投靠到了王振的门下。

    事实上,这些年来围绕在王公公身边的这些朝臣里,有一半人都是因为在朝堂上受人排挤,难有出头之日,才不得不剑走偏锋,冒着声名尽毁的风险来赌一个前程的。

    葛洪昌靠着巴结王振而在去年终于如愿般地升作了右都御史的高位。但同时,他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朝中同僚更对他心生鄙夷。而今日,他更得完全站到满朝文官的对立面去了。

    在昨晚接到王振传出的手令时,葛洪昌整个人都纠结了,一整夜里,他都没有闭过眼。因为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恐怕自己一旦跳出来,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为百官所唾弃,成为过街老鼠。

    但此时的他早已没有了退路,既然选择了投到王振手下,那就只有一条道走到黑了。不然首鼠两端的话,下场只会更惨。

    当看到王振给自己打了眼色后,他的身子便猛地一震,知道决定自己一生的关键时刻终于到了。于是,在深深地吸了口气后,他便大踏步地走了出来。

    此时,群臣都是跪伏在地,想用这一郑重其事的姿态来表达自己的决心。可葛洪昌却并没有下跪,而只是弯腰冲皇帝深施一礼:“陛下圣明,北伐之事关系到我大明江山稳固,确实只有御驾亲征,才能确保这一场大胜!”

    这话一出,所有跪在地上恳求天子收回成命的官员们都愣住了。然后大家齐刷刷地抬头朝这边望来,正看到葛洪昌这“鹤立鸡群”般的姿态。一瞬间,所有人都怒发冲冠,要不是此刻正在庄严的太庙跟前,跟前还有天子,这些人早就一个个都跳脚大骂葛大人是祸国殃民的大奸臣了。

    可即便无法用言语来辱骂对方,众人还是用其他的方式进行了无声的攻击——一道道愤恨、鄙夷、敌视的目光全都投到了葛洪昌的身上。要是这些目光真有杀伤力的话,只怕这一瞬间,葛大人就会被射成马蜂窝了。

    可即便如此,葛洪昌还是感到一阵阵的心发虚,腿发软,必须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站稳了身子。因为到了这个时候,他只能一个人硬扛到底了。

    而随着他的突然开口,刚才还肃静一片的臣班里,又迅速跳出来十多名官员来,齐齐说道:“臣附议,只有陛下御驾亲征,才是让我大明获此一胜的关键所在!”

    这些人,自然也是倒向王振的朝臣了。只是他们的身份还不够高,胆子也不够大,刚才才会沉默以对。可现在,既然有了打头阵的,他们自然也要站出来表表忠心了。

    虽然只得二十来名文官,论声势远远无法与反对者相比——就是朝中那些投到王振门下的官员们,在这一回,也是不敢逆潮流而动的,他们也都跟着大家一道跪了出来,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只是叫嚷的声音没那么大而已——可好歹,情况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了。

    天子的心里也重新生出了期望来,只要有朝臣还支持自己,那就有实现自己希望的可能。这让他把到了嘴边的那句话给咽了回去,只是用坚定的目光俯视着下方的臣子,难得的露出了倔强的一面。

    感受到天子的不妥协,让熟悉其性格的胡濙等重臣的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大事不妙。因为事发突然,他们这些人都没料到天子竟会提出这么个想法,所以除了这种苍白的理由外,还真拿不出一个合理的说法来。

    只有陆缜和于谦对此是有所提防的。但前者已经放弃,而后者也在一番沉思后没了话说。

    其实说到底,作为兵部侍郎的于谦对于天子亲征一事也不是太过排斥。因为他对如今大明的军事力量还是有着充足信心的,而一国之君真个亲临前线,势必会大大地鼓舞军队士气,到时就更可以杀出大明的威风来了。

    反正此战已无可避免,那何不让这一胜来得更酣畅淋漓一些呢?至于朝臣们所提到的什么天子安危,在于谦看来,比起国家的强大来,实在不值一提。所以此刻的他,也陷入了沉默。

    好在还有胡濙,这个四朝老臣眼看天子居然要坚持到底了,便在心惊之余,居然有了个说法:“陛下,君终究是君,而非寻常武官。陛下熟读经典,难道不知道高粱河的旧事么?”

    听他提到高粱河三字,朱祁镇脸上的肌肉就是一颤。因为那是大宋对辽作战时的一场惨败。当时为了确保胜利,已是天子的赵光义便御驾亲征,率军杀敌。可结果高粱河一战,占着兵力优势的宋军却被辽军大败,最后连宋太宗自身都身受数箭,最终退回汴梁后不久便驾崩了。

    也正是这一场大败,让本来气势如虹的大宋王朝终究止步于此。于是在接下来的两三百年时间里,宋王朝就一直是被北方的游牧民族所压制,再没有了统一天下的可能。

    现在,胡濙居然拿此事来作为反面例子进谏劝阻,这话可算是说得极重了。要是换了个天子,换了个臣子,光是说这等不吉利的话,就得被定下个不小的罪名来。

    不过这话的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显然朱祁镇是再次陷入到了挣扎之中。毕竟他也明白前车可鉴的道理,也不希望真出现了高粱河那样的大败。

    可就在不少人都略松了口气,认为事情再起转机的时候,一声轻咳突然响起,一个同样苍老的身影也走了出来:“陛下,臣以为御驾亲征倒也不失为一个取胜之道!”

    此人一出口,众人再度心下一沉,就是胡濙,也变了脸色。

    因为这个开口之人,赫然正是当朝硕果仅存的两名元老之一,曾为大明立下过无数军功的英国公,张辅!

    五更了同学们!!!!呕血求票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