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章 朕欲亲征(第四更)
    王振的这一句话,彻底就将面前的年轻天子给点醒了,这让他眼中顿时闪过了几许按捺不住的兴奋之意,右手的拳头更是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这当真是朕的一个机会哪!”..

    这几年来,深受王振的影响,年轻气盛的朱祁镇也一直想着如太宗永乐皇帝一般率大军将北方的蒙人杀得丢盔卸甲,片甲不留。只是,他虽为天子,在这事上却总是无法如愿,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有这么想法,满朝文武恐怕就要用如雪片般的奏疏来淹没自己了,而且这些奏疏里十有**都会反对的声音。

    更大的问题是,他身为天子,在没有一个合适的借口下,是完全无法御驾亲征的。不然无论是如今的臣民,还是将来在史书上,大家都只会评价他一句无有君体,穷兵黩武,这是朱祁镇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但现在,王振却提醒了他,这不就是一个大好机会么?

    开春之后,与蒙人的一战再所难免。而且此战还关系到大明的国格与尊严,是绝对不容有失的。而现在朝中真正能担起统帅一职的人,却也是凤毛麟角了,唯一的人选张辅还在病中,所以除了自己这个天子,还有更合适的人选么?

    越想之下,朱祁镇就越觉着这是个机会。不过他还是有所担忧地看了王振一眼:“先生,朕要是提出将亲征北伐,那些朝臣们反对了又该如何是好?”

    “陛下放心,老奴一定会为陛下做好一切的。”王振连忙保证道。这也事关自己多少年来的宏愿,他自然也是要竭尽全力来促成天子北伐之事了。

    少年天子自然知道王振如今在朝中也很有一批追随者,便高兴地道:“好,那等明日祭拜了天地祖宗之后,朕便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这一件事!”

    “老奴在此就祝陛下马到功成,无论是出征之愿,还是扫平漠北,都将一帆风顺!”王振赶紧又讨好地奉承了这么一句。

    这话,顿时惹得天子又是一阵开怀大笑,刚才的那股子郁闷之气早已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所以说王公公才能在上千名宫人中脱颖而出,论起对当今皇帝的了解,这天下间无人能出其右。

    虽然京城里的消息传得飞快,不到半天工夫,蒙人摆出强硬态度,双方难免一战的结果已被诸多有心人所知。但如今毕竟是年节时候,对所有人来说好好过了这个年才是正经。

    所以除夕的晚上,北京城里依然热闹非凡,时不时都能听到隐隐的鞭炮声噼啪作响,人们的脸上也都洋溢着喜庆的笑容。

    就是陆缜,虽然心忧接下来的发展,可在回家之后,还是收拾了心情,陪着自己的女人好好地过了一个难得的相聚的大年夜。

    要说起来,他和两女在一起过年的时候还真不是太多呢。去年虽然是处在一起的,但因为蒙人的突然来犯,而不得不在随后分别。所以哪怕今年的情势看着更加凶险,他依然暂时把心事藏了起来,好好地陪了她们一晚。

    只是,楚云容二女与他的关系早已不同往日,几乎都到了心意相通的地步。虽然他竭力伪装,却依然难逃她们的眼睛,在饭后,她们便忍不住问道:“陆郎,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可是和如今的朝局有关么?”

    “还是瞒不过你们哪”陆缜有些歉疚地冲她们一笑,这才把实情给道了出来。

    “陆郎,难道你是担心一旦与蒙人开战,你这个职方司郎中就要担负起不小的职责来么?”楚云容有些担忧地问道。她自然早知道了自己夫君这个四品郎中的责任所在了。

    陆缜却是轻轻摇头:“既然坐上了这个位置,我又怎么可能去怕担责任呢?”

    “那你又是在忧心什么?”云嫣也好奇地问了一句。

    “我在担心此战未必会如我们所愿,很可能将是一场大败。要真是如此,我大明百年积累下来的大好形势,恐怕就要毁于一旦了。”当着自己的女人之面,陆缜也就没什么好隐藏的了。

    “这怎么可能?”两女几乎同时开口,满脸的难以置信。跟如今大明的所有臣民的想法一样,她们也认为即便开战大明也将立于不败之地,失败是完全不可能的。即便说这话的是自家夫君,她们的第一反应也是觉着陆缜是在杞人忧天。

    楚云容曾在北地待过好一阵子,也曾见识过两军交锋,所以又加了一句:“我们的边军可是相当善战的,难道在兵力远胜蒙人的情况下还会被击败么?”

    “若只是北地边军参加这场战斗,那我们大明即便不胜,也不至于吃什么大亏。可此番既然是要有一场大战,那我大明就不至于只调动边军,还会从各地卫所里抽调兵马。而那些人马的战力,却实在堪忧。何况”陆缜说到这儿,突然住了嘴,有些话,还是不说为好,毕竟太过犯忌讳了。

    两女对军事毕竟所知有限,见他说得如此笃定,也就不再提出疑义,只能安慰了他几句:“陆郎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毕竟这是整个朝廷的大事,真要出了什么岔子,也不可能由你一个郎中来负责。”

    她们可不知道,陆缜所担忧的不是自己的责任,而是想到了此战之后的那场巨大的危机。在目光再次落到二女身上时,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云容,等过完了年,你们两个就回苏州一趟吧。”

    “啊?”楚云容和云嫣二女在听了这话后又是一呆,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有此安排。

    陆缜自然不好说是因为自己知道一旦前方大败,京城就将面临巨大威胁,所以让她们提早回南方暂避了。所以只能找了个有些牵强的借口:“前两日,岳父他们曾派人给我送信,说是去今年通过运粮换取盐引已获利三万多两银子,所以我想让你们回去一趟,顺便把账目理清了。”

    “可是”云嫣一听,就想说这事由姐姐出面便是,自己连帐本都看不明白,实在没有回南方的必要。可是就在她这话到嘴边时,却被楚云容出言打断了:“既然这样,那我们过了年后就回一趟苏州吧”

    陆缜见她答应下来,这才微微地松了口气。这事看着虽然有些不地道,就跟让家人临阵脱逃一般。但人总是有私心的,陆缜自己不会逃避该有的责任,但自己的女人却无须跟着自己一起经历这一番变故。

    直到事后,云嫣有些疑惑地问起楚云容为什么要急着替自己答应下此事时,楚云容才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虽然陆郎没有把话说明白了,但我看得出来他很担心接下来的这场大战会给北京城带来威胁,所以才会想着把我们送去南方。既然他心意已决,我们又何必坚持着留下来,让他感到不安呢?”

    对于这个回答,云嫣依然觉着有些难以接受。因为在她看来,北京城作为大明都城,怎么可能真受到那么大的威胁呢?直到数月之后,当这场战事的一切经过都在民间传开之后,她才知道陆缜此时的判断是有多么的准确了。

    在说服二女年后离开京城后,陆缜总算是没有了后顾之忧,接下来,他就只需要旁观事情的发展,看这一切到底会不会如历史中所记载的那样发展了。而这一结果,在次日便有了答案——

    按着规矩,陆缜在次日一大早便穿戴整齐了与其他朝臣一道赶去了皇宫。

    随着宫门大开,钟鼓声便悠然响起,新的一年的祭祀仪式也就随之展开。

    依然是熟悉的祭祀天地社稷的一整套流程,朱祁镇当了这十多年的皇帝自然是驾轻就熟,群臣也没有出任何岔子,只是有不少人此时的脸色显得比往年要凝重得多,毕竟今年外敌已蠢蠢欲动,一场大战已是箭在弦上。

    等群臣跟了天子来到太庙,在供奉了大明历代先祖的大殿外和里头的天子一道向太祖太宗们行礼祭拜之后,众人才算是舒了口气。因为按照往年的规矩,在此之后,群臣便可离开皇宫各自回家了。

    可今日,朱祁镇在出来之后却并没有如大家所想般下旨散朝,而是神色严肃地站直了身子,在扫过众人的面部后,才用更加严峻的语气道:“就在刚才,朕在列祖列宗面前告了罪。是朕才能不足,才让外族总是觊觎我大明江山。列祖列宗好不容易用一场场胜仗换来的边关平静,今日却要毁在朕的手里了。朕实在有愧哪”

    “陛下”几名老臣听他这么一说,都有些动容了,想要上前揽过责任。可皇帝却一摆手制止了他们:“朕身为天子,岂能把这罪过推诿于人?所以朕已在列祖列宗面前起誓,此番一定要亲自将犯我边境的鞑子击溃杀光!朕,决意御驾亲征!”

    今日第四更!!!!求支持,求票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