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进献沙盘(上)
    ,精彩小说免费!

    八月初四日,正是天子圣诞,万寿节。

    话说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大明朝的开国之君朱元璋算得上是最最勤劳肯干的一任皇帝了。无论大事小情,他都要过问,而且全年无休,就算是过年或是自己的生日,也照样上朝和批阅奏疏,可谓是把勤政这一形容词做到了极致。

    而作为工作狂中登峰造极的人物,老朱不但自己勤政,还早早就定下了规矩,让自己的子孙们也跟自己一样勤于政事。只可惜,他活着的时候或许还能掌控一切,可一旦驾崩,他的那些子孙就不可能真正按照他的意料来了,唯一的例外,或许只剩下那强迫症一样的取名方式了。

    后代子孙最快破掉的,就是太祖皇帝定下的几乎全年无休的工作状态。从一开始把大量的工作移交给下属臣僚来办,比如设立内阁和司礼监,到后来连早朝都开始变着法儿的不参加,而这一点等到了万历年间更是发展到了另一个极端,天子竟三十年不上早朝,甚至不见外官。或许这又是一种平衡吧……

    当然,当皇位传到如今的天子正统皇帝朱祁镇这儿时,他还不敢把事情做得太绝。对于那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功用的早朝,他可不敢随意停歇,也只有在过年后到元宵节的那段日子,以及自己或太后的生辰当日,才会借机歇息上一天。

    而今天,正是他的生辰,所以早朝倒是可以免了。只不过,对于群臣来说,这并不意味着今日就不必进宫。事实上,那些朝中重臣还是得去面见天子,只是并非为了商议什么政事,而是向天子贺寿——虽然他才不过二十挂零的年纪,说寿字还早了一些。

    一般来说,臣子向天子贺寿也不用准备太好的贺礼。毕竟大明朝官员的俸禄并不高,若是作臣子的拿出远超过自己收入的礼物来,反倒会让言官们找到攻讦的理由。但是,你也总不能空了手,只跟皇帝道一声生日快乐吧,所以这时候,大家就得想出各种法子和招数来了。

    其实这对一些文官来说倒也不是太难办,他们中有文采出众的,便可写上一篇吹捧奉承,花团锦簇的文章来作为贺礼;也可以写幅字或画幅画来表示自己对天子的景仰之意。只是唯一的缺点就在于,每一年里做着相同之事的朝臣实在太多,不是拥有远超同僚水准的诗文书画恐怕是很难出彩叫人记住的。

    而宫里的那些宦官们,在每年的这个时候,也会相当不屑地将这一筐筐没什么用的诗文书画给抬进去。至于它们的最终下场,不是被堆积到某个库房的角落里,就是被一把火给烧了。

    今日一早,当那些宦官们照着旧例在宫门前等候接收礼物时,他们的心思和往年也没有什么区别,只等着那些无用之物经由自己抬进宫去。

    事情的发展似乎也和他们所料想的没有什么差别,一些品级不够的官员无法入宫,就只能将自己用红绸包好了的一卷卷书文送到了众宦官的手上,然后只在宫门前磕上几个头,叫几声万岁什么的,也就回去了。

    但就在大家都觉着不会有什么变化时,意外却真个发生了。

    巳时过半时,当一群文官相携着正欲离开,一辆看着颇为宽大的马车就缓缓地行驶到了离宫门不远的所在。

    见此,众人只道是哪位朝中老臣也要前来贺寿呢,所以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向那边张望,等着与这位老大人见个面,寒暄几句呢。

    可结果,却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怔。只见车帘一掀,跳下来的居然是个二十多岁的青袍小官。看到这一幕,不少官员的脸色就是一沉,暗道一声岂有此理。甚至有几个言官还打定了主意要好好地参劾一下这个无礼的家伙。

    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出于对天子,对皇家的尊重,这宫门前是不得行车走马的。也只有那些年老德高的老大人们,才因为有皇帝的特准能够坐了车轿直趋至宫门跟前。一般官员就算有什么车马,也是远远停在两里地外步行赶过来的。

    可这个年轻官员倒好,居然大剌剌地坐车来到宫门跟前,当真是胆大妄为了!

    “不像话,真是不像话。他却是什么人,则敢如此无礼?”礼部的一名老大人吹胡子瞪眼睛地跟周围的同僚打听起来人身份。

    在问了几个人后,终于有个认出了对方身份:“这位在前段时日可是出了大风头的。就是之前在山西立下战功而被提拔为兵部员外郎的陆缜陆善思了。”

    “竟是他么?”不少人都是心里一动,看向陆缜的目光就变得更加的不怀好意起来了。

    现在满京城里谁都知道他和王振之间的那些恩怨,也知道王公公欲除掉他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碍于各种内外原因,才迟迟没能将之拿下。而今日,他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犯下如此错误,不正是在给大家创造讨好王公公的机会么?

    一时间,那些有意和如今权势日巨的王振搞好关系,或投靠过去的官员已生出了要好好弹劾陆缜一番的心思。就当这是自己投靠王公公的投名状吧。

    就在他们心里转着这些卑劣的主意,甚至开始筹划该怎么写这一道弹章时,那边的车帘又被人完全掀开,然后两名还算敦实的汉子也先后下来,在几声低喝之后,他们便把放在车内的一件盖了红布的物件给努力抬了下来。

    “咦……这是……”众人一下就被这突兀的物事给吸引了注意力,而后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个陆缜所以不顾规矩乘车而来,是为了运送这么个东西哪。

    这一认识,让不少人感到一阵脸红,也有些一些暗自感到可惜,看来想借此弹劾陆缜是不可能了。只是,他如此大费周章地运来的又是什么东西呢?是给天子的贺礼,可他一个五品小官,又能拿出什么样的贺礼来呢?

    众人都生出了好奇心,忍不住驻足极目仔细张望着那比一般的圆桌都还要大上一圈,看着足有百十来斤重的东西,想看出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奈何这东西上头覆盖了一块比它还大上一圈的红色绸布,让他们压根没法看清楚底下到底是个什么。唯一可以看出来的是,这东西面上似乎是高低不平,因为盖上头的红绸也是有所起伏的。

    陆缜与这些官员并不相熟,所以只是冲他们点了点头,又拱了下手,这便与他们擦身而过,来到了宫门之前。

    此时等在那儿的几名太监也早盯上了这物件,他们一个个也都露出了好奇之色,在心里猜测着这到底会是什么。

    陆缜走到他们跟前,先行了一礼,这才说道:“几位公公,这便是下官兵部职方司员外郎陆缜为陛下大寿所进的寿礼了,还望几位公公辛苦一下,将它送去陛下跟前。”

    “成,你放下吧!”一名领头的太监当即一点头,又把手一摆,示意旁边之人上前接过这贺礼。

    陆缜见他说得如此轻描淡写,心下便是一动。这宫里可几乎都是王振的人,若是让他们在边上做个什么手脚,自己辛苦这一场可就全白忙活了。

    幸好,他早有准备,在看着四名小太监吃力地接过沙盘的同时,口中又道:“对了,还有一事下官忘了说起,陛下之前已经知道下官会将此物献上,而且说不定他还会召下官前去应对,故而还烦请几位公公能早些送进去,我便在此稍等片刻。”

    “嗯?”几个太监互相打了下眼色,面上顿现意外之色。

    正如陆缜所担心的那样,他们刚才其实是打了把东西随便一丢的心思,反正此人和王公公有仇隙,自己这算是帮老祖宗出口子恶气了。

    可是,要是真其所说的那样,天子居然已在宫里等着收下这礼物了,那可就不能再乱来了。

    要是换了旁人说这话,他们还未必肯信。可是这个陆缜,虽然只是个五品小官,却深得几名朝中重臣的重视,说不定他们真早早就把消息带到陛下那儿了。所以为防万一,几个太监虽然不愿,却还是答应一声,扛起那百十斤重的沙盘就往九重宫阙之内行去。

    这一路上,几名太监也对自己所扛之物大起好奇之心。只是宫里规矩森严,既然是臣下进献给陛下的贺礼,在有红布遮盖的情况下,他们还真不敢偷偷掀开了看个究竟。因为要是事情泄露出去,他们必然会被定个大不敬的罪名。

    好容易间,几人才终于扛着沙盘来到了如今天子正在朝见几名重臣的武英殿前。在外头稍作等候,听到他们的说话略告一段落后,一名宦官才小心翼翼地上前,来到门口处小意地冲里边禀报道:“禀奏陛下,现有兵部职方司员外郎陆缜的一份贺礼送入宫来,陛下可欲一观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