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埋头苦干
    ,精彩小说免费!

    今年这天气也着实有些邪性,才五月中,暑意已是颇浓。

    午后的北京城头上几乎看不到云层,只有那个耀眼的大火球在呼呼地散发着叫人头疼的炽烈光芒,道旁路边的树叶都耷拉着一动不动,只有那些个伏在枝桠间的蝉儿抓住了时机,不断知了知了地鼓噪着,让人更添一丝焦虑。

    这样的气候,对当官的来说更是一种磨练。他们不但要长时间地留在并不甚宽敞的公房里处理各种琐碎杂事,而且还得把官服官帽都穿戴得整整齐齐,整个人都仿佛是被闷在一个大大的罐子之中,不一会儿工夫身上的汗就能把里头的衣裳都给浸透了。

    陆缜的情况也是一般,此时额头处不断有汗冒出滴落,可他却顾不上擦拭一下,却是伏在案头奋笔疾书着些什么。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他这个兵部职方司的员外郎虽然没什么油水,而且还可能在战时背锅,但是平日里倒还算是悠闲的。毕竟如今可是太平盛世,内外忧患远没有后世那么多,自然也就用不到职方司处理公务了。

    可是偏偏这一回,虽然没有战事,陆缜依然担上了一份不小的责任——重绘大明北地的边防地图!

    因为前一个月兵部发生了地图外泄一事,虽然最终已把问题解决,可是朝廷对此依然不敢太过放心。毕竟这可关系到北方的安定,甚至关系到整个天下大局,所以之后,九边诸镇便是好一阵的忙乱,驻军更是各有调动,为的自然是提防外敌了解自身的布防情况了。

    而这么一来,存在兵部的那些相关的布防图也就彻底没用,必须换上新的了,而这份责任,不知怎的,居然就直接着落到了陆缜这个职方司员外郎的头上。

    虽然不是太过肯定,陆缜却还是可以判断出,这应该就是王振特意安排的了。因为兹事体大,若是自己在绘制地图一事上闹出什么问题,又或是之后朝廷有人发现地图上有什么差错,那他必然难逃罪责。这或许算是王振对之前那场变故的反击和回应了。

    此时节要绘制这么一张详细的地图可比几百年后要困难得多了,在没有卫星或是各种先进测量仪器的帮助,纯靠人工采集地形特征那是一件极其耗费人力物力的事情,所以也只有朝廷官府才能将之画出来。

    也正是因为地图难做且稀缺,所以自古以来这都是朝廷密藏的绝密文件,除了一些重臣之外,是不可能被外人所看到的。甚至私人绘制地图都是违法的行为,像后来徐霞客踏遍天下写游记的行为,往重了说都算是违法。只是因为当时朝廷纲纪已然废弛,才没有真个追究其责任,若换作太祖那时候,灭他满门都是很有可能的。

    好在陆缜的这一行为毕竟是官方行动,无论兵部还是宫里都有大把的资料可以查看,所以制这张地图倒不需要他亲自跑到外头去了解各种细节,不然就是给他十年时间,怕也未必就能画出这么份地图来。

    当初他新入兵部想做些什么时,曾试着改进那简陋的地图。可结果因为各种原因最终没能成行。可没想到时隔几月,这差事却再度落到了他的手里,也可算是冥冥中自有天意了。

    而且这一回陆缜能调阅的资料比之前要多了数倍,所掌握的信心自然也丰富了起来。只是这么一来,他就越发觉着像之前那样画出张草图实在有着太多的问题,无论是朝廷君臣,还是地方守军,都不可能在如此简陋地图的帮助下把自身的防御优势完全发挥出来。

    所以这段时间里,他开始做了一番考虑和尝试。只是后世先进的制图方式毕竟与这个时代人们的知识有着太大的距离,他很快就放弃了;之后一番思忖后,陆缜终于想到了一个代替的办法——以立体的沙盘来代替地图。

    比起平面的,简单的地图,更加详细直观,一目了然的沙盘确实更能让人看懂那地图上的山川河流,城池军队。而且这东西相比起地图来,那是完全固定在某处的,就不会发生这次般的失窃事件了。

    在想到这一点后,陆缜大为兴奋,当即就打算着手去做,同时也把这一想法报到了于谦那儿。

    于谦在听了他那一番解释后,也不禁对此产生了兴趣,当即就点头允许,并答应给予他一定的帮助。无论是要人要物,兵部都会想法去弄来。只是,在此之前,他必须能先把准备工作都做完成了。

    所以这一段时间里,陆缜每日里都扑到了制作沙盘的差事之中,几乎算是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就是回到家里,依然会在草草吃了饭后把自己关进书房里继续用功。这让两女都生出些许的怨言来了。

    只是这一番苦功终究是没有白费,经过半个多月的整理,再加上陆缜对绘制地图的先进经验,不但把一张与之前那张差不多的布防图给画了出来,而且也把制作沙盘的前期工作给办成了。

    当陆缜把最后一笔写完,长舒一口气,抬手擦去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再抬起头来时,才发现外头的天色竟已在不知不觉间变暗了。

    随即,门外已传来了于谦关心与赞赏的声音:“善思你当真是国之栋梁,为了朝廷公事,竟连饭都顾不上吃了。”

    陆缜一见他来,赶紧站起身,随即他的肚子才叽里咕噜地发出了一阵抗议,这让他的脸上顿时一红:“倒叫大人你见笑了。”

    “岂敢笑你,就是本官也得对你敬佩三分哪。怎么样,看你的模样,似乎差事已大有进步了?”于谦说着已走到了案前,随手拿起一份墨迹淋漓的纸张看了起来,片刻之后就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上面的一些古怪符号又是何物?”

    虽然在融入到这个时代后,陆缜已在极力改变自己的书写习惯了。但是十几年学生生涯所养成的习惯又岂是那么容易改的?尤其是当他全神贯注地书写时,一些阿拉伯数字,以及英文缩写就不自觉地从笔端流了出去。而这些东西落到于谦眼中,就成了天书般的存在了。

    “这个……是下官为了更快书写而自己瞎编的一些标记,倒让大人见笑了。”陆缜赶紧找了个借口解释道。

    于谦倒是没有在此事上多作纠缠,很快就把话题拉回到了正事之上:“看来你已是胸有成竹了,那需要本官为你准备什么?”

    “大人不想听下官多说些什么么?”陆缜有些诧异地问道。对方之前可是要求自己把先期工作都做完了再说的,怎么现在却如此说了?

    “本官相信你的能力,而且看得出来,你在此事上确实花费了极多的心血,观其行可比听其言更加的重要。”于谦笑着说道。

    “多谢大人信任。既然如此,那下官也不客气了,我现在需要的是几名熟练的工匠,以及各种泥土,木头等等物件……”说话间,陆缜已从案头的一堆纸张里找出了一张早被他写好的材料需求,双手递了过去。

    看着上头密密麻麻,种类繁多的所需之物,于谦不觉有些心惊:你这是要制什么沙盘呢,还是想要盖个屋子啊?

    不过这并没有改变他对陆缜的信任,略一思忖,便点头道:“好,那等到明日,本官就会为你安排这一切。你且回去等消息吧。”

    “多谢大人。”陆缜再次拱手称谢,心里却是一阵雀跃。在那热气球后,自己终于可以再次用后世的那些学识来为这个时代创造一些不同以往的东西了。

    @@@@@

    于谦果然说话算话,虽然陆缜要的东西挺多,而且对工匠的要求也挺高。但他还是在次日就陆续让人把相关的人和东西都陆续运了来。而且专门让人在兵部的一角为陆缜开辟了一座空置的小院,只让他和相关之人在里面忙碌。

    对此,兵部衙门上下人等都有些不解,实在不知道每日里这些木匠泥瓦匠什么的在那小院里在忙活着些什么。可他们纵然再好奇,在上司严令之下,也只能暂且按捺住心头的疑问,就连跟陆缜那儿旁敲侧击一下都没有。

    这个夏天对陆缜来说注定是忙碌的。因为这东西需要尽量的精细,尤其要体现相关细节,让人能一眼就看明白,所以制作沙盘的工程就变得格外浩大。在这么日夜的忙碌下,就连酷暑六月也都慢慢过去。

    直到进入七月中旬,天气都开始有些转凉时,这副绘制了整个大明九边各镇的沙盘才真正地呈现在了陆缜他们面前。

    当看到这比地图要详尽生动得多的沙盘立在那里时,不但那些工匠们一阵欢呼,就连闻讯而来的邝部堂和于谦也是目瞪口呆了好一阵子。

    半晌之后,邝埜才连道了几个好字,然后看着陆缜:“善思你果然做出了一件了不得的东西。老夫有一个想法,再有半月就是万寿节,你大可将之作为贺礼送与天子。陛下一定会很高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