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章 当面要挟(下)
    看着王振那不以为然的表情,听着他决绝而不容分辩的言语,若是换了旁人早乱了心神了。可陆缜却安若泰山,脸上甚至还挂着一丝笑容,因为他看得出来,这不过是面这位在虚张声势罢了。

    倘若王振真如他口中所说的这般不把那石辉的生死放在心里,那自己压根就进不了王家的大门。只从对方肯见自己这一表现,就可看出他的心意了。

    不过就算王振是在装腔作势,想用这一态度来占居此番对话的上风,陆缜也不是太过惊慌,因为他可不光只有石辉一枚筹码而已。面对王公公如此直白的逐客令,他便是一笑:“王公公什么时候竟变得如此急切了,下官这话都还没说完呢,您居然就急着赶人了?”

    “哼,无非是你用了什么手段困住了一名东厂珰头而已。别说你没那个胆子和本事伤他,就算敢这么做,咱家也不会太在意,我东厂有的是可用之人。所以陆缜,你这一回是真个打错算盘了,咱家是不可能因为这么个人而徇私枉法的。”好嘛,王振说话间居然还显得格外的义正词严。倘若来个不熟悉双方身份之人,都要把陆缜当成违法乱纪之辈了。

    陆缜直视对方的双眼,正色道:“下官相信,王公公您所说的这番话确实发自真心,不过有一点我却得提醒于你,这位石珰头犯下的事情可着实不小,而且受牵连的也绝非他一人而已!”

    “嗯?”这一下,王振的脸色终于稍稍有了些变化:“居然还有人着了你的道儿么?”

    “当然,不然以下官对公公您的了解,也不至于来自讨没趣了。”陆缜似笑非笑地说了这么一句。随后,在王振愣怔间,他已施施然地走到了一旁的椅子前,大剌剌地坐了下来。自进入这花厅后,他可是一直都站着说话的,见对方没有客气一下的意思,便索性自顾着先坐下了。

    看到他这一动作,王振的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可周围那些王家下人们却都露出了异样的神色来,这个家伙胆子实在是太大了。要知道但凡是来见王公公的人,无论是朝廷官员还是其他什么人,即便王振请他们入座,他们都要推辞一番,然后小心翼翼地只放半拉屁-股在椅子上。可这个年轻人倒好,坐得那一个叫稳当。

    “看来你自以为抓住了咱家的要害哪。”王振脸色已变得凝重起来:“那就说说吧,你手里还有什么牌,看咱家会不会被你威胁到。”

    你的要害不是一早就被割了么,我拿什么去抓?陆缜心里不无恶意地想到了这么句话。当然,这种侮辱对方缺陷,很可能激起其怒火的话他是不会真个道出来的。只一顿间,便道:“下官既然说了是要和王公公你做买卖,这事自然就和东厂的一桩买卖有所关联了。不知公公可知道这指的又是什么吗?”

    “买卖?”王振的脸色略略一变,很快就似乎是明白了过来:“如意斋?陆缜,你真是有些本事,胆子也确实够大哪,居然把主意打到了这上头!”..

    “公公谬赞了,下官也不过是出于无奈才走的这一步。”陆缜似是谦虚地回了这么一句,不过听在对方耳里却是说不出的刺耳,让王振忍不住闷哼一声以示不满。

    虽然作为如今权倾天下的一代权阉,王振有的是各种手段攫取财物,也有的是人肯拱手将各种钱财宝物拱手相送。但生性贪婪的王公公可并不满足于此,他想要的更多,而这如意斋就是他的另一条财路。

    而现在,陆缜居然拿此来要挟自己,这自然让王振大感恼火了。可即便如此,他依然没有打算就范,这一来是因为兹事体大,那纪彬乃是他对付兵部的一着关键布局;二来嘛,自然是因为他不肯因此丢了面子,受陆缜这么个小官所胁迫了。

    所以王振很快就重新稳住了心神,面露不以为然的神色来:“区区一个如意斋,你即便毁了它,咱家也有的是办法重建,你觉着这能威胁到我么?”

    “公公你这么说倒也不错。不过公公你就不问问下官到底是用的什么法子将他们都掌握在手的么?”

    陆缜抛出这个问题,倒叫王振露出了深思之色。对石辉,以及如意斋的人,他还是相当了解,并对他们有信心的。以他们的能力,确实很难将其一网打尽,所以下意识地,他便顺着陆缜的意思来了一句:“无非是些阴谋诡计罢了,知道与否无关大局。”

    “是么?那下官要是告诉王公公,他们牵涉进了偷窃边地布防图,有通敌的嫌疑,不知公公你还会觉着不值一提么?”

    “什么?”王振的身子陡然就坐直了,神色比之前可要严肃凝重了不少:“你说什么?”

    “他们所犯下的罪行其实和被锦衣卫栽给纪郎中的罪名一样,至于这会被朝廷如何处置,我想王公公您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吧。”

    王振脸上的肌肉忍不住一阵跳动,眼神也变得凶戾起来,盯着陆缜看了片刻,才哼声道:“陆大人,你还真是手段高明哪。”

    “不敢,下官不过是迫于无奈,才不得不用上这等雕虫小技而已。比起公公你手下的厂卫人等,实在不值一提。”

    “哼,好一张利嘴。”王振听出其话中的讽刺之意,不快地哼了一声。

    陆缜看出其已经有些慌了,便打铁趁热地继续施加压力:“或许公公你还不是太清楚这一切意味着什么,那下官可以把一些后果说与您知道。一旦朝廷确认了他们的罪行,如意斋的人以及那个石珰头的罪名自然小不了。但这,还只是个开始,因为很多人会想到一个问题,既然一个堂堂的东厂珰头都会干出这样的事情,那东厂之内会没有他的同党么?说不定还有一些隐藏得更深之人,才是此事的幕后主使。”

    王振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又有些难以出口了。因为连他都觉着陆缜的这番推断是相当在理的。

    而陆缜的话还没完呢,只见他继续说道:“我想,以胡部堂,又或是兵部那些大人的才智,在有纪郎中一事为鉴的前提,一定不会错过如此机会的。而到那时候,整个东厂都会因此而被群臣攻讦,即便天子对公公您再是信任,恐怕为了江山稳固,也不得不对东厂上下加以严查了。至于严查之后会是个什么结果,我想就不用多说了吧?”

    是啊,东厂这些年来干了多少污糟之事王振那是心知肚明的,它是完全经不起任何外力严查的。所以他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东厂是他权力得以延伸的一个强大助力,绝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想着这些,王振的整颗心都跳得有些急了:“姓陆的,你还真有些办法和口才,居然几句话就把咱家给说动了!”

    “还是那句话,这些手段在公公开来其实也不过是雕虫小技。当然,只要好用,哪怕是雕虫小技也能起到作用。不知在公公心目中,这些人和事够不够换我两个条件?”

    用一个纪彬换石辉他们,确实不亏。但王振很快又眯起了眼睛:“那你说说这第二个条件吧。”

    他这么一问,陆缜心里就笃定了,对方已经有了妥协之意。看来自己赌这一把确实是对了。

    其实之前他不过是想用同样手段搞掉如意斋出口恶气罢了,只是后来牵扯出了石辉这个东厂珰头,才临时改变了既定方针,想出了更多的要求,甚至还想把纪彬给救出来。

    而就目前的结果看来,自己的判断并不是一厢情愿,对方果然就范了。所以他也不再客气,当即道:“下官除了希望公公能让锦衣卫把纪郎中安然放出来,并还他一个清白外,只想请公公能跟陛下提出一个建议,那就是如我在之前的奏疏里所写的,多在北地开设榷场。”

    “嗯?”没想到陆缜的两个要求居然没一个是为了自己而求,这让王振略略有些意外。但随即,他又把注意力放到了对方所提的增开榷场的要求上来,神色又是几番变化。

    陆缜的奏疏他自然也是看过的,其用意旨在维护边地太平,不与蒙人发生大的冲突。而这,显然是与王公公一直以来所要做的事情是相悖的,这让他不禁再次犹豫了起来。

    可是权衡之下,显然还是东厂的安全更重要些,毕竟这才是他揽权之本。在一阵沉思之后,王振终于抬头:“咱家可以让锦衣卫把人放了,至于后一个要求,却得再想一想。”

    “可以,下官等得了。”陆缜自然明白,他所说的想一想,就是要找人商议一下,看此事能不能做了。

    王振也不客气,当即就站起身来,留了陆缜在花厅,自己则去了另一处书房里,并找来了几个手下的幕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