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陛前献捷(中)
    就在朱祁镇正了一下身姿,打算询问臣下该当如何封赏大同守军以鼓舞边军士气时,一名官员却抢先一步从臣班中走了出来,躬身行礼后高声道:“陛下,臣右都御史郭夕照有事启奏。”

    “唔?”天子略有些不解地看了一眼这位打断自己思路的臣子,但还是和颜悦色地点头:“准奏。不知郭卿有何要事哪?”

    “臣只是有两件事情不明,故而想请问陆知州。”郭夕照说着,目光已看向了身旁不远处恭然而立的陆缜。

    此言一出,不少官员的脸色就是一变,已明白了他这是冲着陆缜而来了。就是天子也已有所察觉,但在略一沉吟后,还是照着刚才的态度说道:“郭卿但说无妨。”

    “谢陛下。”郭夕照行礼之后,终于将身子完全转了过来,看着陆缜:“陆知州,本官有一事请问,你这知州究竟是文官还是武职?”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么?陆缜却是面色不改,依然用平静的语调回道:“知州乃是文官,这一点是天下人都知道常识。”

    “好,既然如此,那为何你竟会在此番大捷中占着首功之位?莫非你与大同总兵有私交么?”郭夕照立刻提出了诘问。

    其实这一点疑问,下面也有不少官员也曾生出过,但他们却没有这个胆子当着天子的面提出来。现在被郭御史这么一说,大家都拿异样的目光看向了陆缜,看他会作何回答。

    若是换了个寻常官员,因为身份低微,此时早被这大朝会上的气势压得心慌意乱了,再被这么个二品大员一问,即便没有任何问题都会乱了分寸,有些不知该如何回应才好。可陆缜显然不是这样人,闻得诘问,只是一笑:“文官难道就不能带兵立功了?郭大人难道没听说过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这句话么?又或是大人以为大汉张子房,我朝刘伯温都是武将么?”

    这一反问确实犀利而不留情面,一下就闹得郭夕照有些接不上话了,只能低低地哼了一声。他这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确实很不好对付,怪不得王公公会如此将其视作眼中钉呢。

    没错,郭夕照所以在此时突然跳出来,正是受了王振的指使,而他也是王振得以控制都察院的关键所在。当然,他的立场一向就不是什么秘密,所以此刻站出来刁难陆缜也没有让他感到太过为难。

    只是陆缜的反击还是让他感到有些恼怒,只能在哼声后讽刺似地来了句:“看来陆知州对自己是颇有信心了,居然自比那两位先贤。”..

    “不敢,下官不过是陈述一个事实罢了。能否在与蒙人交锋中立下功劳,看的并不是他是文是武,而在其心。只要有一颗为我大明守边之心,又肯用心,就自然能立下一番功绩了。”陆缜这番话可谓是滴水不漏且站在了忠君爱国的高点之上,顿时惹得不少官员暗自叫好。

    “说得好,怪不得陆卿你能为朝廷屡立功劳,原来如此哪。”天子也忍不住赞了一声,满是嘉许地看了陆缜好几眼。

    陆缜忙再次躬身行礼,谢过了天子的赞许,但他的注意力却没有放松下来,依然小心地提防着郭夕照,他看得出来,对方应该还有后着。

    果然,在脸上露出了一丝怒容后,郭御史又很快恢复了正常,再次用犀利的目光望向陆缜:“可对此番之胜,本官却依然有所疑惑。以往我大明与蒙人交战,纵然占据了上风,也很难有如此斩获,却不知你大同边军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这其中的内情,可并没有写入到捷报之中,却不知陆知州你身为首功之人能否解我满朝君臣之惑呢?还是说,此中内情不能随意透露?”

    他这最后一句可是暗藏陷阱了,若陆缜不能给出个满意的说法来,恐怕他就要拿此质疑此番大胜的真假了。

    对这一点,其实其他官员也依然是有所怀疑的,所以便忍不住再次望向了陆缜,等着他给出合理的解释。就连天子,此刻也来了兴趣,笑着看向陆缜。

    感觉到了这许多人的不信任,让站在后方的王冰等几名边将心里大不是滋味儿。好嘛,自己等人辛辛苦苦,豁出命来为国立功,这些朝中官员不但不提论功行赏,反而不断地质疑起功劳的真假来,实在是叫人心寒。

    只是他们毕竟才刚接触到这样的朝会,即便心中不满,却也不敢开口。而且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口才,即便说了,也没有多少用处,一切依然只能靠着身前的陆知州了。

    直到这时,他们才知道胡总兵把陆缜派来京城是多么英明的一个决定了。若换了是军中武将,面对朝中官员的质疑刁难,恐怕这点功劳都得不到手。

    前头不远处,于谦的目光在陆缜的身上一扫,随后又落向了正站在天子身后侧的王振:“这个王振真是个彻彻底底的小人,完全罔顾边关军心,居然想在此事上拿捏陆缜的错处!”

    虽然心下不快,但于谦对陆缜还是颇有信心的,所以此刻他并没有站出来声援陆缜,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等候着这个年轻人的反应。

    陆缜的双眼里也闪过了一丝寒光,他也是有些被眼前这个郭御史给激怒了。对方这是在鸡蛋里挑骨头,非要否认这场大胜哪。看来自己是无须给他任何面子,得用些办法打压下他的气焰才行了。

    在微微呼出了一口浊气,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后,陆缜才似笑非笑地看了郭夕照一眼:“郭大人此言看似有些道理,其实那完全是不懂兵事之人的一些胡言乱语罢了。”

    他一个六品州官,居然就敢当着满朝君臣的面直言一个二品高官胡言乱语,这让郭夕照的脸色也是一黑,心头腾的就是一把火起。可还没等他出言驳斥呢,陆缜已抢先一步继续道:“如今宫门之外便有那数千颗被我大同边军斩获的蒙人首级,另外还有数十名活生生的俘虏可以为证。而大人你居然就罔顾这些事实而非要说此番大胜乃是我大同守军伪造,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敢问大人,若这场大胜是假,那我们去何处斩杀这许多的蒙人呢?”

    陆缜在说这番话时,声音又高又快,在气势上竟压得一名高官都有些居于下风了。而他的话还没完呢,随即就见其再次转身,冲朱祁镇道:“陛下,事关我大同边军之尊严荣辱,臣是一定要给出个无可辩驳之说法来的。不过,光是口说,显然是难以叫郭大人他信服的,所以臣请陛下允准,让三名候在宫门外的军卒陛见回话。”

    “大胆陆缜,竟敢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你当这朝会是什么地方,可以随便让人进来么?”他这话一落,天子还没作出反应呢,一名礼部官员已经站出来高声训斥了起来。

    如果只从其官身来看,说这番话倒也合适。但一些知道其早已靠向王振的人,却是另一番看法了,显然这位是来声援郭夕照的。

    但他话音一落,出乎不少意料的一幕便发生了,当今天子居然笑着一摆手:“这算什么失礼,陆卿他这也是为了边军清白嘛。朕准了,你说吧,要宣什么人进来说话。”

    “谢陛下恩准。”陆缜心下一定,赶紧把事情定下来,然后报出了三个军卒的名字来:“他们是李大,柳五和封四,都是边军中最普通的军卒而已。”

    随着天子点头,当即就有太监再次高声呼喝,宣这三人入宫回话。

    不一会儿工夫,三名军卒就在一干同袍羡慕的眼神中,有些忐忑地进入了皇宫之中。即便他们在蒙人面前个个都是无畏无惧的勇士,此刻进入皇宫,被这许多的高官以及那位至高无上的天子一望,也是一阵心慌,只能傻愣愣地跪在地上,不知该做什么,说什么才好了。

    见这三人如此表现,不少官员都现出了异样之色,不知陆缜将他们叫进宫来的用意到底何在。以这三人胆怯的模样,根本不可能帮到他哪。

    只有对陆缜相当了解的人,比如于谦,以及王振,才依然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知道他一定是在打着什么算盘。

    “陆卿,现在你要的人也已进来了,你有什么话就快些说吧。朕也很想知道你们到底用的是什么手段才能取得这么一场大胜呢。”天子随后便饶有兴趣地催促了一句。要说起来,这么多人里,他是最纯粹只想知道此战经过的,其他人显然都怀了更深层次的目的。

    郭夕照的脸色随着天子这句话再次一黯,他知道自己这次想打压陆缜似乎是有些过头了。但事到如今已无法退缩,只能强撑到底了。

    而陆缜,则面色肃然地再次冲天子躬身施礼,而后才道:“陛下,正如臣之前所言,此战所以得胜确实是用了些谋略的。但除此之外,则还有这些边关将士无顾生死的付出”

    突然发现,又是一个周一了,所以。。。。你懂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