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 献捷前夕(上)
    对于自己一进京城就被锦衣卫的人盯上的事情,陆缜自然是毫不知情。当然,他有林烈在旁,城外还有几千边军,即便知道此事也不会太当回子事儿。

    所以到了次日上午,在胡府歇息了一晚的他便在问候过胡濙后便离开,想要去兵部询问一下相关事宜。

    他这一出来,整夜都守在外头的几名锦衣卫密探的眼睛就是一亮,几人暗暗地便欲围上来将其拿下。可就在这时,十多名官兵却簇拥了一名绿袍小官迎了上来,正好挡在了他们的来路之上。

    虽然锦衣卫如今行事是越发的无法无天了,可这儿毕竟是北京城,他们可不敢当了官兵的面随意拿人,所以只能暂且按捺,等着对方离开后再动手。而陆缜,则是一脸疑惑地看向了那为首的官员:“这位大人是?”

    “下官兵部主事徐心远,今日奉于侍郎之命来帮大同边军入京的。”对方拱手报出了自己的身份来意后,才看向陆缜征询意见道:“不知陆知州现在可有空么?是现在就去把人接进城来,还是再约个日子?”

    陆缜当然不会让王冰等人一直等在城外,所以便答道:“那就现在去德胜门外接他们进城吧,有劳徐大人了。”

    于是,两名官员就在一干官兵的陪同下直奔德胜门而去。而这一幕却让那些锦衣卫有些傻了眼了,略作犹豫后,他们还是紧紧跟了上去。虽然不知道陆缜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但他总有落单的时候,到时候便可趁机拿人了。

    而他们的这一举动,也终于引起了一直沉默陪同的林烈的注意。在走了几步后,他便凑到了陆缜身边小声道:“大人,背后跟随了一些来路不正之人,似乎是要对您不利哪。”

    “哦?”陆缜闻言心里一动,随即便回头望去,正瞧见了那几个紧盯自己,不怀好意的家伙。虽然是被当事人当面看穿,但那些锦衣卫却没有半点心虚的模样,反倒是晒气腾腾的反瞪了回来。

    见此,陆缜已能猜出个七八分来了:“应该是王振手底下的人欲趁我刚入京城朝我下手了。”

    听到王振的名字,那徐心远的脸色便是微微一变。作为如今的京官,他虽然不想和那些家伙同流合污,却也对他们颇为忌惮,这让他不但脚步比刚才更快,还下意识地与陆缜拉开了些距离,生怕自己遭受池鱼之殃。

    本来,因为于侍郎今日的吩咐他还有意和陆缜套近乎呢。但现在,这一想法早被他抛到脑后了,他只想着尽快把差事办完,然后躲得远远的。

    林烈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手已按到了腰间暗藏的刀柄之上:“大人,接下来该怎么办?”

    “放心,既然刚才他们不动手,就说明他们还是有所忌惮的。而待会儿把人接进城来后,做主的可就不是他们了。”陆缜嘴角一翘,不屑地道:“不过是群偷鸡摸狗的跳梁小丑而已,难道还能威胁到我们不成?”

    随后,几人各自带了不同的心思继续向前,穿过大街小巷,很快就来到了昨日进城的德胜门前。而后就由徐心远这个兵部主事上前去与守城的将士交涉了。

    有了兵部的文书开道,那些守门兵卒自然不敢再做阻挠,所以不到半个时辰,在城门外住了一晚的王冰他们终于得以押送着囚车和那些遮盖得严严实实的板车进了北京城。

    看到这一大群兵马浩浩荡荡地开进京城,还带了这么多囚车,周围百姓顿时就在边上围观议论了起来。在看清楚牢笼里关着的竟是模样狼狈萎顿的蒙人俘虏后,百姓里更是传出了阵阵的欢呼。

    虽然大明已有多年未曾和蒙人有过大战,北京城更是从未遭遇过什么威胁,但大明子民天生对蒙人的敌视还是让他们在此时满心欢喜。

    在和王冰会合之后,陆缜也总算是舒了一口气,这次进京献捷的第一步总算是办成了。

    这正是朝中有人的好处所在了。如果是换了其他人带这些家伙进京献捷,那恐怕得在城外等上好一段日子才能被批准进入北京城了。因为京城的规矩可是相当严的,怎能随随便便就让这么多人,以及人头入城呢?

    恐怕光是和衙门的官员扯皮,外加上下打点,就得花去十天半月的工夫。而要想真个到天子驾前献捷,更不知要等到何时了。

    而陆缜,只是昨天去兵部转了一圈,一切事情就都迎刃而解。于谦和兵部下属官员自然会帮他把相关之事全部处理妥当,也没人会在此事上加以为难。

    虽然陆缜对个中情况了解得不是很深,但却也可以猜出于谦在其中出了不少力,这让他对对方又多了几分谢意。

    而于谦做的可不光只是将他们接进京城,甚至连这些人马在献捷之前的住处都为他们安排好了。在看到陆缜和王冰接了头后,徐心远又上前说道:“陆知州,王千总,兵部已把你们这数千人马安顿在城南五军营的军营之中,你们只要拿此公文凭证过去便可。”说着,他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份兵部的文书递了过去。

    陆缜伸手接过,又道了声谢。随后,这位徐主事便匆匆告辞而去。事实上,他原先是打算着陪陆缜他们一块儿过去的,从而也好和陆缜等人套套近乎。所以在一开始见面时才没有把这文书拿出来。

    可是刚才在知道陆缜居然成了锦衣卫的目标后,徐心远就只想着和对方拉开距离了。所以在把人接进城后,赶紧借口自己还有其他公务,便赶紧离开了。

    不过他们的离开,明显是无法让陆缜再次陷入麻烦的,因为此时他身边的兵马比刚才可是要多了数百倍。而且一个个都雄赳赳气昂昂的,还都配备了各种长短兵器,其杀气比京城的军马更是强盛许多,叫周围之人都不敢逼视。

    见此,那些藏在边上,等着人走之后就对陆缜下手的锦衣卫们可就有些傻眼了——这可怎么办?难道只能放弃了?

    就在他们犹豫不甘的时候,那边陆缜却已低声和王冰吩咐起来:“看到那边几个家伙了么?”

    王冰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迅速发现那几个锦衣卫的问题,便道:“他们看着似乎不是寻常百姓哪?”

    “他们想对我不利,所以我想请王千总帮个忙。”陆缜也不说出他们的身份,只是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王冰早就对陆缜佩服得五体投地了,自然不会推辞。当即点头应允,然后挥手叫来了一名亲信,然后低声吩咐了两句。

    那军卒领命后,便立刻点了百来人,拿起刀枪就朝着那些锦衣卫围了过去。

    他们的速度极快,那些锦衣卫还没反应过来呢,已被这百来名边军将士给围了起来。这让他们心下一懔,强自保持着镇定迎着那些深怀敌意的边军将士道:“你们做什么?这儿可是京城”

    为首的一名把总满是敌意地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番,这才道:“我看你们一直在旁鬼鬼祟祟的,一定不是好人,图谋不轨。正因为这儿是京城,我们更有必要拿下你们了。来人——!”

    随着这一声令下,周围的那些兵士再次哗啦一声上前,举起了手中的刀枪,一副随时可能攻击的姿态。

    “你你们想做什么?可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么?”那名带头的锦衣卫百户心里也是一阵发毛。他们在京城虽然耀武扬威肆无忌惮的,可在面对这如林的刀枪时,还是有些恐惧了。口中说话间,他的手还直往腰间探去,似乎是想把自己锦衣卫的腰牌给取出来。

    可对方压根就不给他们亮明身份的机会。随着一声令下,百来名军士便迅速扑上前来,直接就将众锦衣卫给扑倒拿下,并迅速将他们暗藏的那些短刀什么的兵器都给搜了出来。

    “果然是鞑子的奸细!说,你们是不是想混入京城来营救自己族人的?”那名把总早得了指令,当即就把这么愿意项罪名扣在了这一干锦衣卫的头上,然后押着他们就回到了队伍之中。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周围百姓,以及守城门的兵卒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呢,人已被拿下。然后,所有人都露出了异样的神情来:这这儿可是北京城哪,怎么可能有鞑子的细作潜入进来营救呢?这罪名栽得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可即便如此,也没一人上前来为这些锦衣卫说话的。这不光是因为眼前的边军给所有人以不小的压力,更因为不少人也已瞧出了被拿下的是厂卫中人的真相。对这些横行京城,总是捉拿无辜良善的家伙,他们自然没有半点相帮之意了。

    于是,就在这德胜门内,十多名之前还想着捉拿陆缜来给他栽上罪名的锦衣卫就破天荒地被人给反拿了去。

    而此时,才是二月初三,离着真正当陛前献捷的日子还有两天时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