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陷阱与阴谋(终)
    “你说什么?”乞尔木满脸的难以置信,几乎是咆哮地喝问出声,同时手一松,总算是把对方给丢回到了地上。

    其实不光是他,周围所有听清楚这番话的人,都是目瞪口呆,同时脸上也全是不信的表情。因为这说法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些,即便是自己族人带来的消息,也让他们万难接受。

    在他们看来,论战场上的实力,或许自家确实不如明军,但那指的是对方可以利用地形,兵力以及各种相关战略兵器的先决条件下。要是双方在旷野之上短兵相接,那作为更擅于作战的草原战士对明军是完全占据压倒性优势的,即便是以一敌众也不在话下。

    如果那人说明军出动了有五千甚至一万左右的兵力,那他们还是可以接受这么个结果的。可他说明军也不过千人,却把自家的一千骑兵杀得大败,而且几乎全军覆没,就实在有些耸人听闻,难以采信了。

    这时,一名身中数箭,面色惨白的战士拖了沉重的脚步走到了乞尔木他们面前,神色里满是愤恨与惊惧:“我们是中了他们的奸计,才会败得这么惨”

    “奸计?他们到底用了什么手段?”直到这时候,乞尔木才稍稍定下神来,面色阴郁地问道。其他人此时也都竖起耳朵,认真听了起来,这可关系到他们接下来的作战方案,可不能不仔细着些哪。

    在这名幸存战士的讲述中,众人方才知道了这场战斗的经过——

    原来在转向西进之后,为了尽快赶到目的地,也是因为心里憋了股火,哥舒里他们便全力赶路,即便天色渐暗都没有停下来休息一下的意思。

    于是,在一路往西赶了一程后,他们便瞧见了必经之路上居然有百多名明军士兵正在雪地里挖着陷坑!只一惊愕间,这些蒙人骑兵都迅速反应过来,之前自己遇到的那些陷阱很可能就是因此而来,而这些卑鄙的明军居然还想故技重施!

    愤怒顿时就激发了所有蒙人骑兵的斗志,都不需要哥舒里下达进攻的命令,众人就如野兽见到了猎物般咆哮着,催马举刀,朝着前方那些同样吃惊不小的明军扑杀过去。

    双方的距离大概只在一里多地,在哥舒里想来,片刻之后,他们便能冲到敌人跟前,然后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屠杀。可结果,却大大地出乎了他的意料。

    所有蒙人骑兵都全力扑杀出去,包括他这个指挥者。而在杀到离着明军所在的位置还有不足一箭之地时,异变陡生,正冲在最前方的几匹马儿突然就是一个趔趄,嘶鸣一声,就直接斜着摔倒在地。

    这一下变故实在来得太过突然,那些马背上的骑士虽然都是骑术精湛之辈,但在惯性的作用下还是狼狈地从马背上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砸在了雪地之上。

    而他们身后的那些骑兵,虽然极力闪避,却还是因为刚才已彻底跑发了性而无法完全躲开地上的马匹和同伴,于是就这么直接从这些倒地不起的坐骑和骑兵的身上给踏了过去。

    可他们的好景也不长,才刚在族人的惨叫声里踏向前方,自身便也因为下方战马的突然跌倒而被甩出马背,狼狈地砸在了地上。

    只是短短的片刻间,就有不下百骑蒙人连人带马地古怪摔倒。而他们身后的那些族人虽然及时收住了战马,但还是彻底挤作了一团,短时间里失去了骑兵所拥有的机动性。

    而就在他们乱作一团的时候,面前那些刚才看着茫然无措,只剩下束手待毙的明军战士却突然从身下的雪地里取出了一张张早已上好了弦的弩机。伴随着一声声弦响,那些利箭就带着可怕的风声直朝着神色大变的蒙人迎面射来。

    直到这时候,哥舒里才惊觉:原来这也是一个陷阱,自己中计了。只可惜,他知道这一切已经太迟了,当最前方那些倒下的族人惨叫声响起的同时,左右两边的小山坡上,也传来了一阵突兀的鼓声。

    突然间,随着鼓声,又有数百名弓手从上头冒出身来,然后箭矢就跟雨点似地劈头盖脸朝着完全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的蒙人飞来。

    他们因为互相挤压在一块儿,别说闪避了,就连挥刀挡格那些密集的箭矢都有些吃力,甚至刀舞动起来还容易伤到自己人。所以许多人就都成了几乎不能移动的标靶,居然就这么被乱箭射下马来,还有更多的马匹因此中箭倒下

    眼见局势已彻底失控,即便是再不肯认输的哥舒里也知道如今只剩下最后一条路可以选了,所以便赶紧高声命令向后撤退。

    在他想来,只要能稍稍稳定一下心情,再靠着大家精湛的骑术和马力与明军拉开距离,就还有脱身的机会。而听到他的命令后,其他人也赶紧调转马头,有些混乱地朝后奔去。

    然后,另一重陷阱也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他们才刚一跑起来,几声唰响间,将近十根手臂粗细,却一直藏在雪地之下的绊马索便猛地从下方弹起,正拦在了他们的面前。

    猝不及防的这些蒙人骑兵虽然极力控马腾跃闪避,奈何这些绊马索的数量实在太多,布得也太过密集,根本不给他们留任何的突破余地。于是又是无数人在惊叫声中,随着战马的突然倒下而直摔了出去。

    与此同时,两侧与身后的明军在射出了最后一轮收割人命的箭矢后,便呐喊着亮出了刀枪,恶狠狠地扑杀了过来。..

    早已破胆,而且有半数以上没了战马的蒙人残兵在面对这些士气高昂的明军三面围攻后,就彻底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而且,在此之前,连他们的头领哥舒里,也在刚才那场突变里被绊马索拌落下马,又身中数箭而陷入了昏迷之中。如此,他们这支队伍就彻底被打成了一片散沙,连像样的反击都组织不起来了。

    最终,靠着强大的求生本能,才有少两几名蒙人从明军的三面包围中冲杀出来,至于剩下的人,即便不死,怕也得成为明军的战俘了。

    当这场败仗的前因后果由那名侥幸得脱的蒙人战士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完之后,包括乞尔木在内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都说汉人最是狡猾阴险,之前他们还没有特别的感觉,但这两日下来的一连串变故,却让他们真个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自己确实还是太小瞧了明军,他们或许在正面交锋里远不是自己的对手,但论起其他手段来,却足以让任何人感到胆战心惊了。

    只此不到两天时间里,就有一千多人死在了明军的算计之下,这让不少人的心里都生出了寒意,开始萌生出退意来了。

    几名奉自家族长之命带族人帮着雅特部一起南下的战士更是有些犹豫地看向乞尔木,似乎是在等着他做出退兵的决定,又似乎是在犹豫着是不是该主动提出退兵的主意。

    感觉到了这些人心中的退意,乞尔木的脸色顿时就变得越发难看起来,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结果。或许别人还有退路,但已经折损了数百族中精锐,且把这次南下作为自己翻身最后机会的他可不想就这么回去。

    因为一旦回去,自己在原来草原上的地位也将不保。等到明年开春,瓦剌大军一来,他和雅特部便将彻底被人吞并,自己生死也将操于人手。

    乞尔木在按捺下了心中的怒火之后,才用稍显镇定的声音道:“你们是不是觉着这次的明军就真个无法战胜了?其实在我看来,虽然我们损失了不少人马,但这却未必不是好事。”

    这话一出,顿时让不少人都露出了怪异的神色来。这都有千把人被明军所杀了,而且此时离着大同还有百里,真正的战斗都未曾展开呢,他怎么还敢这么说?

    “这次明军的作战方式实在和以往的不一样,实在太过冒险了。这正说明了一件事情,他们也已经急了。那他们为什么会急着用这等非常规的手段呢?结论只有一个——大同内部一定出了什么乱子,也就是说,我们的人早已得手,把他们的统帅和主要将领都给刺杀了。正因为没有了真正的统帅,又生怕我们带兵直杀城下,大同那边才会孤注一掷地派出这支奇怪的军队在半道上对我们用这等阴谋和陷阱。

    “所以我以为,只要我们能击败这支明军,前方的大同城便唾手可得。至于对付他们的手段,其实很简单,只要我们足够小心,不要再焦躁冒进,不要再中他们的陷阱和阴谋,那么以我们的兵力和战士们的勇悍,就足以剿灭他们,杀他们个片甲不留!所以,此时退兵是最不明智的选择,继续前进,直杀向大同才能为我们的族人报仇!”

    他这一番鼓动军心的话倒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一番沉吟之后,众人终于重新生出了斗志来,一个个把目光落向了南边

    虽然是五一小长假中,但今天又是周一了,看在路人还在劳动的份上,就按国际惯例给点推荐票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