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陷阱与阴谋(下)
    这几十名突然冒起的偷袭者自然就是从蔚州城出来的明军了。他们早就穿着与雪地颜色相近的白色裘服藏于不远处,看着蒙人接连中了陷阱,随后又各自离开。直到这里的十多名受伤无马的蒙人彻底落单之后,他们才迅速杀出,歼灭了所有敌人。

    而在杀光所有人后,他们并没有就此散去,而是迅速用刀枪将雪地刨开,然后把那些人的尸体,以及血迹什么的都掩埋进了这厚实的雪层之下。

    直到做完这一切,众人方才退去,其中一人小声嘀咕了几句:“那陆知州当真是神机妙算。居然就算准了这些鞑子会中这儿的陷阱,而且一旦被陷阱所伤,便又会改道,所以只让我们在这一带布下三个陷坑而已,这还有最后一个没被他们踩中呢”

    “所以陆知州才有今日的名声,才是朝廷官员,而我们不过是一群丘八而已。”身边一人听到了他的感慨后也回了一句:“而且据说陆知州和王千总他们已在另一边安排下了真正的杀招。只要那些鞑子转去那边,等待他们的将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嘿嘿,能如此轻松地把鞑子一个个杀死,这仗打得是真痛快哪!”第三个军士由衷地赞叹了一声,随后就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赞同。

    确实,以往他们也曾与鞑子交锋过,每一次都要冒着极大风险去拼杀,而且往往还未必能立下什么功劳。而这一回,只是这两日的设伏什么的,就已杀死过百鞑子了,若报上去,就是一桩不小的功劳。而且就目前来看,更大的功劳还在后头呢。

    想着即将唾手可得的功劳,众人身上的劲头就更足了,片刻之后,便已消失在了这茫茫的雪原之上。

    在过了半个多时辰后,一支骑兵队伍便快速地来到了此地。他们自然就是乞尔木所率领的蒙人中军了,此时的这些人,一个个都杀气腾腾的,只想找到一些明军,将他们斩杀干净以泄心头之恨。

    只可惜,这茫茫雪原之上,别说明军了,却是连一个活人的影子都没有遇上,这让两万人心里更是憋气,即将到达一个爆发的临界点了。

    而现在,让他们不安的情况再次出现了。作为队伍向导的几名熟悉雪地行军的蒙人正有些诧异地盯着前方平坦的雪地发了阵呆,这才回头禀报道:“乞尔木,这边不对啊。我们一路都是顺着哥舒里他们留下的踪迹而来,可到了这儿,他们的脚印居然全部不见了”

    “嗯?”乞尔木闻言也不觉深深地皱起了眉头,随后也极目往前方望去。他所见你的也是一般,在离自己不远处,确实有之前某支骑兵经过的痕迹,可再前面一段路后,这痕迹就全数不见了,雪地上一片平坦。

    “怎么会这样”他固然是心生疑虑,其他人更是感到一阵心寒,莫非真遇到了什么鬼神了么?不然好好的上千草原勇士,怎么就会突然无缘无故地从这雪地之上消失了呢?

    倘若只有百来骑人马,乞尔木或许还不会太放在心上。但这可是千名精骑哪,即便其中有半数并非他雅特部的人,也足够他感到惊慌的。

    “快,让人四下里都找找,可有什么痕迹没有?”沉吟之后,乞尔木便下达了一个命令。若这么不管不顾地继续赶路,军心必然不稳,到时即便能迅速杀到大同城下,他们这两万人还有多少战斗力也不好说了。

    在等了一阵后,终于有人带了一脸疑惑地跑了过来:“西边,西边有大量人马奔过的痕迹,看着马蹄印,应该就是我们草原的队伍了。”

    明明目标大同就在南边,怎么自己派出的先锋队伍却突然在此改了道了?他们在这儿遭遇到了什么?乞尔木心里疑云重重,但怎么都想不明白。沉吟半晌之后,他才抬头看了看渐渐暗下来的天色,下令道:“就先在此歇息一晚,等明日再作决定。”与此同时,他又叫过几名帐下的亲信,吩咐他们:“沿着之前找到的痕迹跟上去,一定要寻到哥舒里他们的下落。还有,找几个机灵的,给我上前探路,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让他们改变了既定的道路。”

    在经历过前晚的变故后,乞尔木已经谨慎得多了。毕竟这支蒙军队伍可不光只有他雅特一部,还有斗车部等其他四个部落,一旦让他们对自己生出了怀疑,这支联军随时可能四分五裂。

    大军停歇之后,篝火再次点燃起来,还没等人把肉烤熟了给乞尔木送来呢,前方探看究竟的队伍里就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叫,继而变成了惨呼。周围众人赶紧上前,便瞧见了这位居然掉进了一个陷坑之中,此时已经被栽在下方的木尖给刺穿了身体。

    众人顿时大惊,赶紧上前营救查看,随即便又找到了其他几具之前被抛进坑内的同胞尸体。而此时,乞尔木也已闻讯赶了过来,一见到这情形,他已隐隐有了答案,当即开口道:“继续找,都小心着些。恐怕这附近还有不少相似的陷阱”

    不一会儿工夫,明军之前布置下的三处陷阱就全被他们给探了出来。同时翻出来的,还有那些刚被埋进雪里的蒙人尸体。

    看着这二十来具同胞尸体,众蒙人战士的眼睛再次红了起来:“卑鄙的明国人。不敢和我们正面作战,只会用这种阴谋诡计来害人!”

    “这应该就是让哥舒里他们改道往西的原因所在了。”乞尔木轻轻地道了一声,眼里也闪过了灼灼然的杀机。而现在,一个选择就摆在了他的面前——是继续往南前进,直抵大同城下,等着哥舒里他们与自己会合呢,还是也就此转向西边,追上哥舒里他们?

    前者看似最为快捷,可谁能保证前头就没有其他陷阱甚至是埋伏了?这些陷阱虽然论杀伤对两万大军来说很小,但对全军上下的心理压力却是很大。若大家小心翼翼地往前,恐怕速度上就要减缓许多了。

    至于后一个选择,就必须绕个远路了。不过相比起来,似乎还是这么做来得更稳妥些。毕竟有哥舒里他们在头前开道打先锋,即便明军真又在耍什么花样也不会影响到大军。

    而且说实在的,在见识过这等阴险手段后,乞尔木对哥舒里都有些不那么放心了。自己这个心腹手下忠心和勇敢是足够的,可是一向做事急切,说不定真会因为这里中伏而不顾一切,从而再中明军的陷阱。

    在一番权衡后,乞尔木已经做出了最终的决断:“齐达木哥,你待会儿就传令下去,我们明日改道向西,尽快和哥舒里他们会合,然后一起杀向大同!”

    齐达木哥张了下嘴,但最终还是答应一声,迅速去别处传达命令了。

    本以为,今夜就要以这么个压抑的气氛过去了。可结果,在等到三更天后,又出了一个变故——

    当大部分人都沉沉睡去时,一阵马蹄声就猛地将他们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本就心里有事的乞尔木更是直接拔刀就从自己的帐篷里冲了出来,一脸的警觉。直到发现来的只是区区二十来骑人马,而且都是草原上人的打扮后,他才把刀插回鞘中。不过其脸色却依然阴沉,因为对方是从西边而来。

    “族长”几人迅速奔进了营地,一见到乞尔木,当先一人就已滚落下马,带着哭腔单膝跪在了地上,满脸的悲愤。

    此时,已经有人点起火把凑到了乞尔木跟前,让他能看清来人的模样。一看之下,他的脸色就再次一变,惊声问道:“你是哥舒里身边的一名护卫?你怎么回来了?哥舒里人呢?”

    “哥舒里,还有其他族人,都遭到了明军的袭击,除了我们这点人马拼死杀回来,其他人都都被明军杀光了!”那人带着哭腔说道。

    此言一出,不光是乞尔木,身边其他人等都惊呆了,半晌都没人能开口说出一句话来。这可是一千草原的精骑哪,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里被明军全歼的?就算是几十年前,被明军压着打时,他们只要想抽身逃跑,总还是有机会的,怎么今日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遇到了大同的主力明军么?”呆愣了一阵后,乞尔木终于忍耐不住,猛地上前一步,就把面前这人扯着衣襟给拉了起来,面色狰狞地大声喝道。

    他的心是在滴血哪,那五六百名骑兵可是雅特部中最精锐和忠心的族人了,居然就这么葬送在了这次的南下之战里?而且,他们到现在离着目标大同城还有上百里的距离呢。这样的结果,实在让乞尔木难以接受!

    那位被这么从地上扯起,只觉着喉头一阵发紧,好半天才用干涩的声音道:“虽然看不真切,但袭击我们的明军只有千把人吧”

    五一假期开始咯,各位书友可有什么游玩的打算么?反正路人是继续闭门码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