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陷阱与阴谋(中)
    千马奔腾,捣碎了这满地的堆银砌玉,直踏得雪沫纷飞。

    自发现被明军袭击后,蒙人大军已不再如之前般小心翼翼,而是大张旗鼓地,以最快地速度向前赶去。既然敌人都已发现了自己的行踪,那何必再偷偷摸摸,索性就直奔主题吧。

    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乞尔木还是分出了一千精锐骑兵冲锋在前,以为先锋之用,领兵的,正是他部中勇士哥舒里。

    一旦让蒙人跑发了性,他们的速度那是相当快的,只半个时辰不到,便已冲出了三十里地,距离目标大同城也就不足百里路程了。如果一路顺利的话,说不定明天日落之前,他们便可赶到城下了。

    哥舒里的心里正燃着一把火,他想作为此番南下的首功之人,更想为昨晚被袭击伤亡的那些族人报仇,所以一路之上只是拼命地催赶胯下战马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口中还不时呼喝着,命令其他人跟上自己的速度。

    有他这样的首领,其他骑兵自然也是个个争先,将马催得飞快,迅速就在平整的雪地上犁出了数条黑色的线来。

    突然,正冲在外侧的一名骑兵的脚下就是一空,一声惊呼还没来得及脱口呢,身子就猛然沉了下去。而他身后那些个同伴因为急着赶路的关系,此时的速度根本来不及减慢,只能拼命地勒缰转向。只可惜,这一切都太晚了些,全力奔跑的马儿根本作不到突然地漂移转向,于是在一阵惊叫声里,十多骑先后呼啦掉进了那个凭空出现的大坑之中。..

    直到这时,他们身后的那些人才终于止住了马儿的冲势,不过他们的脸上已迅速浮现出了惊恐之色。因为面前掉进坑里的这些骑兵此刻已是惨叫一片。

    这突兀出现在道路中间的土坑其实并不甚深,只丈许深浅而已。但它底部却埋设有一支支削尖了的竹木尖刺。人马一旦掉落其中,便会被尖刺贯入体内,即便不中要害而死,其伤口也颇为骇人。

    哥舒里这时候也已迅速停下了马来,扭头瞧见这一幕后,也是惊怒不已。要是自己运气差些是从这陷坑上过去的,恐怕下场也好不了多少哪。心里想着,他口中已快速吩咐起来:“快,把人给救上来。”

    其实都不用他下令,那些坑旁的蒙人惊诧之后便也反应过来,纷纷想法伸手或是抛下绳索拉人。直忙了有一阵后,上面的七八人便被救出了陷坑,但底下那四人,却是没救了。其中两个已然因为尖刺穿胸死在当场,而另两人,也只在坑下抽搐着,有出气而没入气了。

    这几人是最开始掉进坑里去的,不但率先被尖刺所伤,而且上头随后又落下不少人马,直接就把他们往下压,这伤自然就是极重。

    而人的伤亡还在其次,更要命的,是这些落坑之人胯下战马是全伤了腿脚——在急速奔驰时突然从丈许高处堕下,便是再神骏的好马也承受不住。

    见此一幕,哥舒里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了。以往蒙人出兵中原都是一人配备两马甚至三马的,但这一回的情况却有些特殊。雅特部因为这个冬天遭了灾的缘故,马匹已有所短缺,这次南下是把整个部落能用的骏马都拿了出来,也只能供应小部分人一人双骑,而他们这支先锋显然是不可能得到如此优待的。

    一旦蒙人骑兵没了马,那就彻底丧失了战斗力了。所以在一番踌躇之后,哥舒里只得说道:“伤了马的在这儿等候,其他人,跟我继续向前。”说完这话,他便再次扬起马鞭,想要继续催马奔驰。

    可这时候,身边一人却开口了:“哥舒里,你这也太莽撞了。我知道你急于赶路,可这个陷阱还不足以让你提起戒备么?这明显是明国人为了对付我们而挖出的,难保后面就没有其他陷坑。要是再出事,就又有不少族人伤亡了!”这位开口的,乃是应雅特部之邀才帮着出兵的斗车部的一名勇士,此番这支队伍里也有不少是斗车部的人,所以他还是颇有说话分量的。

    哥舒里一听,眉头就皱得更深了:“达昌,那依你的意思,我们就不用动了么?我们可是奉命向前扫平这一路可能的阻碍的,你难道这么怕死?”

    “我这不是怕死,而是谨慎起见。”达昌不卑不亢地回了一句,然后拿手一指前方平整如镜的雪地:“这一路去大同还有上百里路程呢,要是明国人到处都挖有陷坑,难道你打算让我们的勇士用宝贵的生命去趟路么?”

    哥舒里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却又找不出适合的话来,只得道:“那依着你的意思,是让我们留在这儿,等着大军过来后再说了?”

    “当然不是,而是该想想别的法子,比如绕路。谁都知道,这条路一直往南是前往大同最近的距离。而要是从西边绕一下,虽然路会远上几十里,可安全性上应该会更高一些。”

    “哈,我们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时间,你居然想着绕路?”哥舒里目光里闪着凶悍之意盯着对方:“我看你是在担心自己的族人有所损伤,才如此胆怯才是吧。好吧,要是你害怕了,就带着你们斗车部的人留在这儿吧,雅特部的勇士们,跟我继续往前!”

    “你”达昌没想到自己的一番劝阻到了人家口中竟成了这般解读,顿时也有些恼了。可对方已懒得与他分辩,直接就催马向前而去。至于那些雅特部的蒙人,也用鄙夷的目光扫了他和斗车部的族人一眼,然后紧跟而上。

    作为草原部落上的男人,他们总是把个人的荣誉放到最高位上的。现在被人如此直接说成是胆怯怕死,斗车部的众战士脸色也都变得极其难看,虽然他们并没有跟上去,可看向达昌的目光已经变得急切与渴盼起来。他们可不希望被人视作胆小怕死之人哪。

    达昌无奈,只能点了点头,低喝一声:“都小心些,跟上了!”

    斗车部的人这才稍稍定了下神,继续策马向前。可他们才刚往前奔了没两步呢,前方又是咵啦一片响,冲在最头里的十多人再次猛地下坠。

    虽然这一回众人已有所防备,可依然有半数之人掉进了早已被挖好的陷坑之中,惨叫声随之再次传了上来。

    跟在这些人后头的哥舒里的面色陡然就白了,他知道,这一回自己确实难辞其咎了。

    刚才的陷坑,在他看来确实有可能是明军所布,但也可能是某些明国猎人挖下对付附近野兽的。正是怀着后者的侥幸,他才坚持要继续向前。

    可现在,当第二个陷坑出现在前方不远处,而且再次有人中招之后,他之前的坚持已完全变成了错误。就连刚才无条件支持他,肯跟着他冒险向前的雅特部的人也都已动摇。他们虽然悍勇无畏,但却也不是肯随便就这么死在陷阱里面的。

    虽然这条路是直通大同最近的道路,虽然一眼看去,似乎道路极其平坦。可是,在此刻众蒙人的眼里,这条路却跟黄泉路没有什么分别了。因为他们谁也不知道第三个陷坑会在什么时候出现,更不知道后面还有多少个陷阱在等待着自己。

    说实在的,见到众人迁延不前的模样,达昌心里还是有些痛快的。不过很快地,他就把这种幸灾乐祸的心思给压了下去,面色严肃地策马上前,冲一脸黑云的哥舒里道:“我们不能再冒这个险了。不就晚到个一天时间么,总比损失惨重要好得多。”

    哥舒里深吸了口气,稳了稳自己的心神后,方才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确实太急了些,那就照你的意思来办吧。”事实摆在眼前,他只能接受现实了。

    见此,达昌倒是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对方会意气用事,继续带人往前冲呢,到那时,自己说不定就真个唯有带了族人与之分道扬镳了。

    主意既定,这一队人马就迅速回头,朝着另一条更狭窄的山道而去。而那些折了骏马的蒙人骑兵,则被留了下来。他们将在此地等着中军赶来,并把之前的遭遇如实相告,让大军也就此改变方向。

    因为不用再赶路,且有些人还受了伤,他们便都找了个背风的所在坐下歇息起来。有几个,甚至开始小声议论起这半天时间里所发生的变故来,总觉着事情是越发的诡异了。

    而正自谈话的他们并没有察觉到,离他们不远处,已有三十多名浑身裹在白色毡毯内的人影正悄然地靠近过来,几点闪着寒芒的箭矢也已经瞄准了过来。

    大概顿饭工夫后,箭声突起,然后是雪地里猛地冒起了数十条身影,凶狠而快速地扑向了路边那些全无防备的蒙人。这些蒙人甚至连刀都没来得及提起,就已被箭矢贯穿了身体,随后那些赶杀过来的白影也已把刀砍进了他们的脖腔之中!

    只片刻工夫,留在这儿的十多名蒙人便已全数死在了这场突袭之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