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战幕拉开
    作为被部落派来行刺的族中勇士,巴汉以前在草原上也没少杀人。每当他对目标下手时,总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深深的恐惧和绝望,可还从未遇到过一个在面临生死关头还能对着自己笑的目标呢。

    可现在,面前的胡遂却突然笑了,这让巴汉的心不自觉地就是一提。可即便如此,他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半丝放缓,依然迅速而准确地朝着目标的心窝处扎去,他相信只要刺入胡遂的身体,光是刀上的狼毒就足以致其毙命了。

    但他的刀也就进了半尺许,刀尖离着胡遂的胸口还有一尺时,他的右手手腕就是一紧,就如被手铐锁住一般,竟再难有半分的动弹,随后一股反向的扭力袭来,手腕一痛间,巴汉就失去了对那把短刀的控制权。

    随着那刀当啷落地,周围的亲兵们才猛地反应过来,火速扑上,立刻就把愣在当场的刺客给扑倒控制了起来。而巴汉虽然手腕已然脱臼,疼痛感不断袭来,可他心里此刻却只有疑惑——那目标怎会如此厉害,竟在自己将要得手的瞬间就制住了自己?..

    他当然不会知道,自己的目标胡遂胡总兵那一身的武艺是要远胜过军中将领的。别说他这样的刺杀了,就算是在万马千军之中,胡遂想要自保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与此同时,屋顶那里的战斗也已结束,在面对扑杀过来的兵卒时,那名弓手自然是奋起反抗,但他手中的那张空弓如何能抵挡得住不断劈砍过来的刀剑?所以几招之后,他便被砍断了手中弓,身中数刀之后,从屋顶掉落,短时间里已起不得身。

    而下方,还有几名冲过来的亲兵候着呢,所以他一落地,便有几把钢刀架上了他的脖子,将他也给生擒活捉。

    一场动乱起得快,结束的也自不慢。只短短片刻工夫,这两名刺客就全被拿下。虽然胡遂这边死伤了六七名亲兵,但好在他本人并没有任何的损伤,不过他的脸色却很不好看,目光只在那几名战死的亲兵身上停留了一阵,方才开口:“把这些兄弟的尸身都好生安葬了,将来以战死沙场记功。他们的家人,今后也要看顾好了。”

    身边一名亲兵赶紧答应一声,并将此事记在了心里。而胡总兵的话还没完呢:“将这里的所有人都拿下,带去审问。”他的目光从周围那些受惊之下瑟瑟发抖的行人面上一扫而过:“但有反抗,格杀勿论!”说完这话,他才重新上马,示意其他一些人,继续随自己去北门军营。

    多年出生入死的经验,让胡遂很容易就感觉到边上的这些百姓里一定还有刺客的同伙。因为刚才刺客所以能杀到自己跟前,就是因为这些百姓的骚乱引发,为防万一,自然不能不查。不过现在安全问题已经解决,那去军营巡视之事自然就不能免了。

    尤其是,当他终于确信鞑子真将要攻击大同时,一些准备工作就更不能马虎了。这次被刺,让胡遂完全相信了陆缜让人送来的消息,而且对陆缜又多了一份感激。要不是有前晚的示警,自己刚才就不会有所提防,要真按着以往的习惯赶路的话,还真大有可能被那突然射来的一箭给取了性命呢。

    所以此番之事绝不能小觑,必须提起一百八十分的小心与谨慎来应对了。当胡遂继续策马往前时,他的脑子里已经作出了如此决断!

    蒙人的进犯确实已经展开了。

    虽然天气恶劣,北风凛冽,气温极低,地上也满是及膝深的积雪,可一支由雅特部为主的数部联军还是努力驱马赶着路,深一脚浅一脚地往着南边的大明境内挺进。

    因为积雪大深,为了保存马力,除了少数几个身份尊贵之人,其他蒙人骑兵都选择了牵马步行,缓慢地赶着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还有不少时间,只要赶在汉人的除夕之前杀到大同城下,就足以对那座坚固的城池发起绝命攻击了。

    不过他们还是有些低估了环境对自身的影响,几日的行程下来,人和马都露出了疲惫之色。显然,在他们到达大同,发起攻击之前,还得给自己留下些时间来稍作休整,不然想要攻破大同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乞尔木心里作着盘算,目光却眺望向了远方。此时他入眼的,皆是白茫茫的一片。这里已是草原和中原的交界处,但因为几十年来的习惯使然,明军并没有在此布下什么堡寨之类的烽火点。

    “再过去半日路程,我们就要遭遇他们的第一处哨站了。”看到乞尔木的目光望向前方,深知其心意的心腹齐达木哥就赶紧解说道:“现在已是下午,是不是等天黑之后,立刻派人偷下那座哨站?”

    “那是当然,至少在我们靠近到大同城三十里地之前,绝不能让城里的明军知道我们的行踪。”乞尔木说着,又是一皱眉:“坎特尔那边还没消息传回来么?大同城里的行动到底成了没有?”

    这回齐达木哥只能回以无奈地摇头了:“还没有任何消息传递回来。要是坎特尔出了事,那即便他们真个行刺成功,消息也无法迅速传来。”

    “哼,即便如此,我们依然能夺下大同!”乞尔木握了一下拳头,似是告诉身边那些亲信,也像是告诉自己一般地来了这么一句。随后,他便把马鞭往前一指,低喝一声:“继续赶路,我们要在三日之内抵达大同城!”

    随着他这一声命令,众战士的精神再次一提,往前的脚步比之前又快了三分。而在又行了一程后,随着天色渐暗,便有一支百来人的骑兵队伍冲离大队,朝着南边飞奔而去,他们自然是奉命前去拔除前方明军堡寨哨所的精锐了。

    而随着他们的离去,这支蒙人队伍也终于暂时停驻了下来,许多人开始支起了一个个简易的帐篷,还有人则往四下里寻找可以引燃的枯枝败草,他们自然是打算在此先过上一夜了。

    夜色很快就降临在了这一片纯白的雪原之上,几处篝火也随之点燃,与天空上的星光辉映在了一处。不过这一切在露宿的蒙人眼里可没有那么浪漫了,因为篝火的数量实在太少了些,他们只能几百个人拥挤在火旁,取那一点点的温暖,同时口里咀嚼着的,也是又干又冷的肉干,连马奶酒都是冰凉的。

    唯有想着等攻下大同后的收获,那如山的粮食,顺滑的丝绸,以及那里的汉人女人,才能让他们的精神稍微提振一下,从而没有丧失继续前进的动力。

    只有几个部落的头领,此刻才能躲进帐篷里,烤着火,享受着色泽金黄喷香的烤羊肉,还有温热的马奶酒。可即便如此,这几人的脸色也不是太好,因为这一次南来的境况实在不佳。

    “我早说了,就不该选在这个冬天发起攻击,光是一路的寒冷就已让战士们疲惫不堪了。我们草原部落一向都是选在春秋季节对中原用兵是有道理的。”一名部落首领颇有些不快地说了一句。

    而他的话也获得了其他几人的认同,却让乞尔木的面色一沉:“祖先们的智慧当然是正确的。可是,你们想过没有,一旦到了春天,瓦剌人也会有所行动,说不定当我们南下对明国发起攻击时,我们在草原上的族人也将面临瓦剌人的攻击。甚至还没等我们出动呢,瓦剌的兵马就已经杀过来了。另外,汉人兵法里有一句叫攻其不备,我想他明国守军也一定想不到我们会选在这个时候出兵,他们的防御在这时候也一定是最松懈的。”

    这番解释确实在理,也让其他几人闭了嘴。见此,乞尔木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些:“你们放心,只要我们足够顺利,打下几个明国的堡寨哨所后,我们的供给就能得到不小的补充”

    “这倒是,明**中的东西可比我们草原上的要好多了。”不少人在认同的同时,眼中已有贪婪之色显露出来。

    就在这时,低垂的帐帘突然就被人打外头掀起,一股寒风随之扑进了帐中,吹得帐内那丛篝火便是一阵摇晃。不过乞尔木却没有动怒,只一回头,就冲进来的齐达木哥道:“是该速他们带着战果回来了么?”

    他这话也引得其他人一阵期待,纷纷把目光投了过来。可结果,齐达木哥却神色严肃地一摇头:“乞尔木,我要说的就是这事。照时间推算,他们应该回来了,即便多数人留在那哨所里,也该派个人回来报信。可现在,却连半点音信都没有传回来。而且”

    “而且什么?”众族长都是一愣,齐声问道。

    “而且不但他们没有带回消息,前方也没有任何动静,连明人所用的烽火都未曾起,这实在太不寻常了。”齐达木哥忧心忡忡,又充满了疑惑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