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上门拿人(下)
    来的赫然是一群身着战袄,手握长矛,腰悬长刀,杀气腾腾的蔚州官军。..

    虽然没有响亮的口号,长矛也只是斜指上方的天空,但看起来却如一口出鞘的利刃,让所有挡在他们跟前的百姓忙不迭地闪避开去,同时用惊疑不定的眼神打量着他们,不知他们的到来究竟所为何事。

    因为此时在王家门前对峙的双方似乎都有请动官军的身份,这倒让大家不好猜到底是谁叫的人了。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王抒的脸色登时就变得极其难看。

    或许寻常地方官员好歹都得卖他王家的面子,可这些戍守边城的官军却偏偏是一群异类,因为他们的升迁靠的是沙场上一刀一枪搏出来的功名,而非什么朝中某位大人的照应。而且,这些人都是直脾气,也根本不吃王家那一套。对他们,王家向来是敬而远之,却不料今日却生出了这等变故。

    而陆缜,在看到带队的赫然是才与自己去过大同的费展沧时,他的心下更是大定。只一个眼神递过去,对方便已心领神会,面沉似水地径直带人来到王家大门前,目光落在了一干手持棍棒或刀枪的王家家奴护院的身上:“怎么,你们想在我蔚州城里作乱么?”声音虽不甚大,但其压迫力却已扑面而上。

    王抒和其他那些人被其气势所慑,不但面色变得有些发白,连脚步都稍稍向后挪动了一些。他们可是知道如今边军有多厉害的,虽然未必是蒙人的对手,但这一百来名官军若是想要对他们这些乌合之众下手,根本用不了多久就能将他们荡平了。

    当然,王抒也不认为对方有这个胆量真敢对自己出手,可那些在日光下散发着慑人寒气的刀枪还是让他不敢赌这一把,只得勉强拱手道:“这位将军说笑了,我们怎敢呢?只是陆大人他硬是要把杀人重罪栽到我王家头上,我们才不忿之下欲与之理论一番。”

    陆缜在旁哈地一笑:“王老爷这话实在太也难以让人信服了。王家在我蔚州城内是个什么身份,那是妇孺皆知的事情,若本官没有确凿的证据,又岂敢上门拿人?”

    “陆大人此言差矣,你之前所言句句都不过是一些人的证词而已,压根作不得准。不知除了这些所谓的证人证言外,你可还有更明确的物证么?”眼见比强硬已不是陆缜这边的对手,王抒只能另寻说法了。

    也只有王家才敢如此与官府周旋,若换了别人,恐怕早被定一个包庇之罪,然后将其全家上下都给拿进衙门里问话定罪了。

    陆缜看着对方那笃定的眼神,知道他是确信自己拿不出证据来的。确实,这证据还真不好拿,毕竟这回的凶手行事很是干净,现场根本就没留下多少线索,更别提有指向性的物证了。

    沉思间,陆缜的目光又转到了身后,似乎是想请费展沧帮着再给王家施以压力。不过他也清楚,这一点恐怕费展沧是不敢的,他能带兵前来已是王冰能帮的极限,其实王家若真要一硬到底,就是这些兵马怕也不敢真个与之发生冲突。

    毕竟王家的地位摆在这儿,京里还有王振手握重权,真要对付他们这些小人物也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情。

    不过这回头的一眼却让陆缜的心里陡然就是一动。只见费展沧此刻是端然坐在一匹战马上的,所以让他的气势比之常人都要高出不少。而陆缜此刻却并未感受到这点,他的注意力却是投到了那匹还算强健的战马之上。

    马对,当日黄四满门被杀,其他财物都未曾丢失,却只少了院里所养的一匹骏马。而且,就左邻右舍所言,他这匹马确实非同一般,神骏异常。若是王趵带人杀的黄四,则他的那匹马一定落到了王家之手。

    心思一起,陆缜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笃定的笑容:“物证么?那自然是有的。不过却不在本官手里,而就在你王家之内。”

    “简直是一派胡言,你这是欲加之罪!”王抒顿时怒斥道:“陆大人,你可不要欺人太甚,真当我王家可以任你欺侮么?”

    “本官可没心情信口胡说,若你不信,大可让我带人去你家马厩里看上一看,找上一找。在那儿,必然能找到你想要的证据。”陆缜却也不急,当即道出了自己的打算:“如果在那儿依然找不到物证,我自不会再作纠缠。”倘若连这最后的实证都拿不出来,那今日确实只能作罢了。

    “马厩”王抒皱了下眉头,那里会有什么问题么?虽然看不透这一切,但如今却只有答应陆缜了,不然对方一定会说自己心虚,从而再次用请:“好,希望陆大人你能信守承诺,若是找不到证据,就速速带人离去。”

    “那是自然,本官代表的可是朝廷,岂会出尔反尔。”陆缜说着,跟清格勒他们打了个眼色,几人便跟着他昂首挺胸地朝着王家大门内走去。

    此时,那些王家护院和家奴在王抒的示意下也纷纷都让开了道来,不过他们只肯让陆缜带上五六人入内,其他人却照旧挡在了大门之外。见此,进不得门去的徐文弢却是一阵心慌,到底大人能不能从他家中搜出有力的证据来?

    这可关系到他徐推官的前程,甚至是眼下的官职哪。若是最终一无所获,陆缜或许靠着朝中的靠山还能留任,可作为推官,必须对此案负上主要责任的徐文弢的罪过可就大了,丢官罢职,甚至因此锒铛入狱都有可能。

    这一刻,徐文弢的心已高高悬起,虽然明知道看不到王府门内发生的情况,但他依然翘首往里张望着,似乎是想更快知道那里面到底会发生什么。

    王抒也随在陆缜身后一起来到了位于前院一角的马厩处。这王府占地极光,就是这马厩看着都比寻常百姓家的院子还要大上三分,里面更是养着二三十匹骏马,花色各异,却是匹匹神骏。光是这些马儿的花销,怕就要抵过十多会普通人家一年的开销了。

    不过陆缜此时是没有心情去感叹什么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他在来到马厩之后,一双眼睛就在这几十匹骏马的身上不断扫视。只可惜,他对马儿并无多少研究,看了半天也瞧不出什么问题来。

    幸好,林烈在这时候开口了:“大人,可以查看一下马儿右后腿或臀部,看上面的烙印或许就能查出它们的来历了。”到底是曾在军中待过数年之人,一语就道破了其中的门道。

    陆缜便一点头,然后给身后那些差役们打了个眼色。众人会意,赶紧就走进马厩,朝着那些摇头摆尾,或吃着草料的马儿背后一个个仔细看去。

    见此,王抒的心也陡然紧张了起来。自己那侄儿的那点喜好他还是很清楚的,要说他看上了黄四家的骏马,从而杀人夺马,还真有可能发生。这一念头一起,让他的心跳跟着快了起来,目光紧张地盯在了那些差役的身上,生怕他们发现什么。

    但这天下有许多事情就是如此,你越是怕它发生,它就越是容易发生。在王老爷不安目光的注视下,一人突然叫了起来:“这马股上烙的不是王家的印记,而是黄字!”

    这一声叫喊,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都急忙凑了过去,就是陆缜也不例外。虽然马厩中有些阴暗,但那烙印还是颇为明显的,所以一望之下,就能看清那匹黑马的后腿上赫然有个陈旧的黄字印记,那是早在其还是小马驹时就留上的记号。

    “王老爷,这马连王家的烙印都未曾上过,又正好上头有个黄字烙印,不知你能作何解释?这天下总没有那么巧的事情吧?正好那黄四家里有匹难得的骏马,而再其满门被人所杀后,这马又正好独自来到了你家门口。又或是你想说这马儿其实是另一个姓黄的主人卖与你们的。”陆缜用有些调侃的语气问了这么一句。

    “我”王抒一时无言以对,心里却迅速转着念头,看还能拿出什么说辞来。

    但陆缜随后的话,却又让他彻底打消了这一主意:“对了,不知王老爷你可曾听过一句俗话,叫作老马识途。不知本官若是将他拉到外头,然后放任此马自行离开,你说他会不会就这么直接返回原来的住处呢?”

    “你”后路已被陆缜彻底堵死,王抒的面色已阴沉得能滴下水来。他恨恨地盯着陆缜半晌,最终才道:“好,陆知州果然心细如发,你这是铁了心要与我王家为敌了!”

    “非是本官要与你王家为敌,实在是必须给死者一个公道,不然天理何存?王老爷,还请把王趵这个杀人嫌犯给交出来吧,不然就别怪本官真个对你们不敬了!”说到最后,陆缜也已把脸色沉了下来,气势汹汹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