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 上门拿人(上)
    王家这几日里也一直都在关注着州衙关于此案的调查进展,毕竟次案可关系到自家子侄的清白拿。而随着一些线索居然都指向王趵,王扬就变得有些不安起来,几次都向王抒提出要把儿子先一步送去京城暂避。

    当时,他所以答应陆缜将儿子送去衙门,只因为觉着王趵还不至于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但现在看起来,事情已经没有所想的那么简单了,种种线索已把自己儿子置于一个相当危险的境地。若再拖下去,难保官府不会上门拿人。

    但王抒却没有同意这一做法,这不光是因为如今气候恶劣,道路不通,更因为一旦离了蔚州老家,若官府有心布置,王趵反而更容易落入到他们手中。所以在他看来,按兵不动,静观其变才是最稳妥的做法。而且他也相信,以王家的名头和势力,即便是陆缜想要靠这点证据来拿自家子侄也得考虑一下后果。

    可这依然无法打消王扬心里的不安,尤其是当他从儿子口中逼问出了一件要命的事情后,就更想着把人立刻送走了。所以此刻,他再次来见自己的兄长:“二哥,这次的事情可不能再随意应付了,趵儿他”..

    他话还没入正题呢,一名管事已神色有些慌张地跑了过来:“老爷,五老爷,不好了,外头外头来了好多官差,说是来拿趵少爷的。”

    “什么?”王家兄弟两个齐齐变色,一个是惊,一个更多的却是愤怒了,王抒的右手更是砰地一下拍在茶几之上,脸色阴沉道:“好你个陆缜,居然真敢欺到我王家头上来了,真当我王家奈何不了你么?”

    至于王扬,却猛打了个激灵,心里只是不断地念叨着:“如何是好?早知是这么个结果,就该早些把人给送出去的。”

    “走,就让我去会会这位陆知州,看他能说出什么来。”王抒说完这话后,便已怒气冲冲地直朝外走去。

    而随着他这一动,府里上下人等也迅速集合起来,这其中既有王家的底层奴仆,也有一些看家护院的打手,甚至还有七八名孔武有力,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的家伙,他们全都跟着王抒朝外走去。

    因为这次不是来做客,而是来拿人的,陆缜便没有如上次般直接登堂入室,而是带了人将王家大门和边门一围,然后便静候在外。

    这边的动静,早就引起了周围百姓的注意,所有人都用难以置信地目光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敢相信官府居然真敢对王家下手。众人在远处忍不住就小声议论起来,讨论着这一切的原因所在。

    很快地,王趵杀死黄四一家五口的说法也就散播开来。可即便如此,大家依然对官府没有太大的信心,毕竟雷声大雨点小的事情官府以往也干过不少,但最终王家不还是安然地立在城里么?

    很快地,围观者的议论声就停歇了下来,因为随着大门一开,一脸阴沉的王家主人王抒已在一干下人的陪同下走了出来。在来到陆缜面前后,他也没有如之前般恭敬行礼,只是用阴狠的目光看着对方:“陆知州,你今日又闹的是哪一出啊?”

    “王老爷请了。本官今日前来,乃是因为一桩案子。想必你早在数日之前就已从令弟王扬口中得知黄四灭门一案与你家中的王趵大有牵连了吧?”陆缜却显得很是镇定,回答的也是不卑不亢。

    在望了陆缜两眼后,王抒才哼了一声:“此事我自然是听说了的。但我敢保证,我家王趵绝不可能是凶手!”

    “他是不是凶手,自有我州衙来定夺,还轮不到你王老爷说了算。”陆缜**地顶了一句,随后又眯起眼睛道:“而且当日本官就曾请王扬把消息带回来,想要请王趵公子去衙门询问一番。可你们倒好,几日下来居然没有半点回音,这又是什么道理?莫非,你们这是心虚了,想要逃避么?”

    “简直是胡说八道!”王抒直视陆缜,气势上也不落半点下风:“我王家在山西那也是有头有脸的,岂能因为你一句有嫌疑就把自家人往衙门里送。要是以后其他衙门都学了这招,我王家还能有宁日么?至于陆知州你之前所谓的什么嫌疑,那不过是某些人的一面之辞,岂能作为指证我王家之人杀人的罪证?”

    顿了一下后,他又森然道:“陆知州,你今日突然就带了人包围我王家,却又是想做什么?难道光凭那些一家之言,便想把罪名强加于我家王趵的身上么?别说我王家在官府还有些关系,就算我们一穷二白,也不会任你乱来的。”

    这番话说得徐文弢一阵心惊,这是要和州衙彻底顶上了呀,却该如何是好?而陆缜则是一脸鄙夷,这位还真是敢说啊,以王振如今的名头和权势,王家岂能用和官府有些官府来形容?而要真换了个寻常百姓人家,一旦被官府怀疑上,又岂敢一直推脱不去,甚至连官府带了人包围了家门,依然敢正面相抗?

    不过这种话也就在心里想想罢了,他依然是一副义正词严的模样:“王老爷你这话就言重了,我衙门拿人只会遵循着证据而来,岂会随意冤枉?而且,光只有那些道听途说,本官自然还不会摆出如此阵仗,可现在州衙已经掌握了一些重要的证据,所以还望王老爷能配合,把王趵给交出来。”

    虽然不知道陆缜所说的掌握的证据是什么,但王抒看得出来,他绝不是在虚张声势。这让王老爷的心又是一紧,知道自己又一次面临了抉择——到底是把王趵交出去,还是强硬到底?

    最终他选择了后者,因为王家多年经营下来的气势绝不能泄,不然即便没了陆缜,也难保将来不会出现另一个敢无视王振威胁之人。只见他昂首挺胸,又上前了一步:“陆知州口口声声说有什么证据,那就请你拿出来,也好让大家评评理,看到底是不是足以指证我那侄儿确实犯下了杀人重罪。”说话的同时,他把手一摆,后面那些家奴什么的,会意地猛然上前,竟逼得围在门前的那些州衙差役胆怯地向后一退。

    王家终究在蔚州称霸多年,早在衙门中人心里埋下了招惹不起的固有印象,所以此刻他们一强硬起来,即便是这些往日还算有些气势的差役,也吓得直往后缩,不敢与之真个发生冲突。

    这也正是王抒希望看到的结果,趁着气势大振,他又看向了陆缜:“陆知州,你刚才那番话不是在唬人吧?”

    要是这时候陆缜因为顶不住压力而退却,那不但州衙的威风将就此扫地,他陆知州今后在城里的威信也将大打折扣了。这,也正是之前不少蔚州官员在此吃瘪的原因所在,因为王家实在太过强势,不但有背景,还有实力,光是那些护院恶奴,就不比寻常差役要弱了。何况,在他们身边,还有那几个虎视眈眈的门客,虽未上前动手,但其不怀好意的目光,却让人心里阵阵发寒。

    徐文弢是真个既惧又悔,早知道王家的态度会如此强硬,他就不该把掌握到的线索说出来,那样或许还能去找个替死鬼呢。但现在,事情显然已变得无可挽回了。陆缜固然要糟,他这个推官也难以全身而退。

    面对王家众人的威胁,只有陆缜依然是那副不动如山的镇定模样。他经历过太多变故,光是生死都不知有过几次了,又岂会被王家的这点小阵仗给吓退?他所以此刻表现得如此沉默,只是在等而已,等一些人的到来。

    王抒可不知道陆缜在打什么主意,见他依然没有退缩的意思,不觉更加恼怒:“陆知州,难道你真以为我王家不敢把你怎么样么?”这话语里的威胁意味已经更重了。而随着这句话一出口,那些恶奴什么的又上前逼近了一步,似乎随时都有发难的可能。

    “大大人”徐文弢的心砰砰直跳,有些慌乱地道:“要不咱们先回去?”

    “我却不信你王家敢动手,我可是朝廷命官,袭击朝廷命官是什么罪过,我想不需要多说了吧?”陆缜却完全不为所动,依然稳稳站在那儿。

    “不知死活!”见此,王抒终于再也忍耐不住,决定给陆缜一个深刻的教训。说话的同时,他的手已猛地举起,身后两名门客便随之迅速扑了上去。

    就在这两人欲把陆缜拿住,好让他吃些苦头时,在其身后,也突然闪出两人来,正好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却是清格勒和林烈。既然是来和王家要人的,那总得有所准备吧,陆缜当然要把他二人一并带上了。

    那两名门客与他二人一交上手,就迅速落入了下风。见此,其他几人便按捺不住,拔步便欲上前相助。

    可就在这时,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由远处传来,众人展目望去,脸色都是一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