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凶嫌
    “不成,王趵绝不能去州衙!”在王家的书房里,听了王扬带回的消息,并经过一番思忖之后,王抒迅速作出了决定。

    “这是为何?”王扬有些不解地说道:“我已问过趵儿,他说他确实不曾杀人,虽然之前与那黄四起过争执,但那总构不成罪名吧?”

    “他是不是有罪可不是你我说了算的,一旦进了衙门,一切就全在那陆缜的一念之间了。这个险我们不能冒。”王抒正容说道:“你可不要忘了,眼下还有件事那陆缜正拿咱们没办法呢,要是他心怀怨恨,从而在此案上做下什么手脚呢?”

    王扬陡然就是一愣,随即有些异议地一摇头:“这不至于吧,他难道敢随意栽赃陷害我王家的人不成?”

    “衙门里的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可多了去了,以前他们颠倒黑白的事情难道还做得少了么?”王抒嘿地一笑,只不过那时候获利的都是他王家,可现在嘛,情况可能就完全不同了。

    王扬这才明白过来,顿时陷入了沉思。他当然也不希望自己这个独子去承担未知的风险,可要是不交人,却该怎么跟州衙那边交代呢?

    看出了他的顾虑,王抒不觉笑了起来:“你呀,明显是受太多影响了,真以为我们王家会怕了他一个小小的知州么?就算有大哥的书信在这里,他也只是让我们不要主动去和陆缜为难,可没说什么事都要退让哪。现在这事儿,就是不能退让的,不然即便没出什么事儿,我们王家的脸又往哪儿搁?”

    确实,一个小小的知州就敢让王家把有犯罪嫌疑的子侄亲自送去,那今后再出点什么状况,他们不得继续这么做哪?这种风气是绝对不可以助长的。

    在明白这一层后,王扬终于清醒过来:“那咱们就不理他?”

    “对,不理他,就当什么都没发生。我谅他陆缜也没胆子真敢带人来我王家拿人!只是几个刁民的一面之词,他又没有实质证据,难道还敢乱来不成?”王抒说着,又有些不放心地看了自己兄弟一眼:“趵儿他说的是实话吧?”

    “是实,此事上他可不敢对我撒谎。”

    “那就好。”王抒点了点头,心下大定。

    但显然,王家兄弟还是有些小看了这桩案子的发展了。这是一桩影响极其恶劣的灭门案,又是临近过年前发生的,这对州衙上下人等的压力自然极大。要知道,每年春天,就是地方官员考核的时候,你前一年的政绩如何,可关系到将来的前程。而这其中,一些重大案情的侦破在考核中所占的比例那是相当大之大。

    所以之后的几日里,衙门上下为这起命案可是花费了大量的人力和心思,不但询问了黄四邻居相关人等的口供,而且连他之前经常出没的一些地方也都派了人去仔细打听过来。

    而随着汇总到的线索越多,衙门里的人就觉着这案子越发棘手。因为这个黄四确实脾气太差,平日里得罪的人也实在有些多,甚至有些人还和他正面起过冲突动过手。就是案发前一天里,和黄四争过的也有三四拨,其中就有王趵。

    所以真要说起来,黄四在城里还真有许多的仇家了,当然就目前得到的线索来看,他们似乎都没有深仇大恨到会去灭了黄家满门的地步。

    在看了这些书面奏报之后,陆缜不觉有些无奈地捏了捏自己的鼻梁:“那这些家伙都找来问过话了么?”

    “大部分都问过了,他们都能拿出证据证明自己当时不可能出现在城西杀人。”徐文弢也满面愁容地说道。

    “唔,那剩下的呢?是找不到人么?”

    “有一伙是蒙人,虽然因为最近大雪的缘故人应该还没离开,但他们居无定所,想要找到却不容易。至于另一可疑嫌犯嘛,就是王趵了。”徐文弢小声禀报道:“不知大人觉着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陆缜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其实对方话里的意思,还是希望自己出面去和王家交涉了。毕竟作为推官的徐文弢在这案子上是负了主要责任的,要是案子最终没能查出真相来,他可是第一个要受罚之人。所以即便知道王家不好惹,也只能去接触一番了。当然,要是能拉上陆缜这个上司在头前顶着,事情就更妙了。

    似笑非笑地看了自己这个下属一眼,陆缜开口道:“看来你觉着这案子更有可能是王趵带人所为了?”

    “确有很大可能如大人所推向的那般。因为一来,他王家豢养了不少江湖中的门客,要这些人帮着杀人并不是什么难事,至于蒙人那边,虽然一样凶悍,但这儿毕竟是我大明治下,他们还没有如此大的胆子。另外,仵作也仔细查过,那黄四尸体上的伤口是由寻常锐器所伤,而非蒙人惯用的弯刀或马刀。”

    “唔,确实有些道理。还有么?”陆缜点头表示认可,随后又问了一句。

    “这二来嘛,刚才还另有发现。”徐文弢说着,神色间竟有些紧张,或是兴奋了起来。

    “怎么说?”陆缜赶紧催问了一句,他看得出来,或许是决定性的证据已被他给找到了。

    “在衙门里的兄弟四下里大肆走访询问之后,终于今早在一名当晚曾留宿在城西一带的乞儿口中打听到,他曾在是夜见过王趵带了人出现在那边,而且还进了黄四家所在的那条皮帽胡同。”徐文弢终于把最关键的一点线索给道了出来。

    陆缜一听,神色就真个凝重了起来:“那乞儿的话能采信么?”

    “他可不敢在我们衙门的人跟前乱说,何况提到的还是王家公子。”

    “那他怎么就认得对方就是王趵?”

    “王家这位公子在城里向来耀武扬威,之前也曾因为心情不好而踢伤过这个乞儿,所以他自然对其记忆深刻了。”徐文弢说着,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也就大人你到任后,王家的人才收敛了许多,所以你才不知这位王家公子在城里有多大的名头。

    陆缜了然地点了点头:“如此看来,除非是这个乞儿胆大包天到敢拿这等要命的事情来陷害王趵,否则他的嫌疑就是最大的了?”

    “没错。所以该如何处置,还请大人示下。”徐文弢再次把决定权推了过来。

    还能怎么处置?既然线索都聚集到了王趵身上,而且以他以往的行事风格来看也确实可能做出这等草菅人命的勾当来,陆缜当然不可能放过他了。

    在略作思忖后,他才开口道:“徐推官,你这就去点上百名三班衙役,让他们跟你我同去王家要人。”之前王家没有照他所说将人送来,陆缜倒也没有太强烈的反应,但现在,却不能不主动拿人了。而且,现在反推了看,似乎这就是对方心虚的表现了。

    幸好因为最近风雪够大,阻了路。要是让王家借着这段时日把人往京城一送,陆缜还真拿他没办法了。

    而徐文弢则迟疑了一下,陆缜居然点了名让自己跟他一道去王家上门拿人,这实在有些不好办哪。但在一阵犹豫后,他还是拱手领命,毕竟这案子和自己的关系重大,确实不可能做到置身事外。

    就在徐文弢欲要离开时,陆缜又在背后加了一句:“另外,也派人去城北军营里知会一声,让王千总也派点人手过来照应一二。”显然,他是担心光有州衙这点人还无法威胁到王家,便打起了驻军的主意。

    徐文弢的心跳再次快了不少,但还是赶紧答应了下来,能上这么道保险,看来知州大人这回是铁了心要对王家下手了。

    徐文弢离开后,陆缜也走出了自己的公房,回到了后院。

    正在房里弹琴自娱的楚云容和云嫣二女都有些诧异地望了过来。虽然二堂那边离此不过几步路的距离,但陆缜向来公私分明,从未在办公时间回来过。

    见到二女那异样的眼神,陆缜只是一笑:“放心,不是你家郎君我回来偷懒了,而是得换身衣裳。”原来,即便是在二堂那边,他一样只是穿得常服,并没有把官服官帽之类的整套行头给穿戴起来。

    但这一回,既然是要上王家拿人,为了摆出气势来,自然得穿得郑重些了。

    看到换上威严官服的陆缜,两女又是一呆:“你,这是要去做什么?”

    “也没什么,不过是去拿个人而已。”陆缜说着,看到两女更显疑惑的眼神,只好再次补充道:“好吧,我是去王家拿杀人嫌犯王趵的。为了给他们足够的压力,自然是要穿戴整齐了。”

    “你可要小心哪。”楚云容本来想劝他不要冒险的,可话到嘴边,却又换了个说法。

    陆缜点了点头:“放心,我都布置好了,出不了什么差错。而且,此番来这儿,我不就是为了他王家么?”在丢下这话后,他便大步走出了屋子,踏着积雪,来到了前衙。..

    此时,前头二堂,以及聚集了百来名神色各异的衙门差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