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 借机成事(下)
    陆缜在提出这一话题后,也在小心地观察着知府大人的反应。见其没有顺着自己的意思说话,而是陷入了沉思,心里也不觉一紧。

    但话头既然都提出了,就断没有这么罢手的可能,所以便在等了一阵后道:“下官虽然职分低微,但也想为山西尽一份自己的心力,在此一事上,倒是有一些浅陋的看法。而且,下官还曾和胡总兵也谈过这一想法,他也觉着此法或许可行。”

    关于自己和胡遂之间的商议,陆缜并没有隐瞒的意思。因为他知道,这事儿也瞒不住面前的知府大人,索性就率先提出来,而且这么一来,也可为待会儿的说辞做好了铺垫。

    果然,在听陆缜这么一说后,苗广泰终于把目光聚到了他的身上:“那本官倒要洗耳恭听你这良策了。倘若真能替山西,替本官解决了这里的粮食问题,本官自会向朝廷为陆知州你请功。”

    “下官以为,只凭我官府之力,显然是无法既快速又节省地将外地粮食送入我山西边关各地了。所以想要突破此点,还得借助民间的力量。而要做到此点,则需要给民间那些商人以相当的好处才可以。”陆缜便也不再兜圈子,直接就把自己之前就曾对胡遂说过的那番言论给重复了一次。

    刚开始时,苗广泰还算镇定,可在听了一阵后,他的脸色就微微有些变了,既有几分欣赏,又带了一些担忧。这后面一点,自然是冲着陆缜提出的发放盐引为报酬去的:“陆知州,你这法子是不是太草率了些?盐铁一向以来都是朝廷严格控制的要紧之物,就是我这个知府也不敢轻易交到寻常商人之手,而你这一法子若是真个推行,恐怕将有大量食言的所有权会落入到民间了。”

    确实,盐作为生活必须品虽然在这个时代也不是太贵,但其作用却是相当大的,朝廷自然是要将之紧紧纂在自己手里了。而陆缜的这个法子,看上去着实有些冒险,很可能导致食盐市场的紊乱。

    陆缜却摇头道:“大人这却是有些过虑,其实对官府来说,这么做并不是真把运售食盐的权力送出去,而只是换了个法子来掌控它罢了。以下官之见,商人重利,既然官府肯拿出如此重赏,他们自然会趋之若鹜。而事实上,运送多少粮食才能换多少斤的盐引的决定权依然还在官府之手,事情自然就不可能失控。”

    “唔?”苗知府略一思忖,还真就是这么回事。他刚才所以会生出不好的想法,说白了还是因为对盐类一事的敏感。现在仔细想来,似乎也没有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但随即,他又轻轻摇头:“此事依然不好办”不过这一回,他却没有说出自己的理由。因为理由不好明着说,那涉及到了不少相关的利益团体,甚至包括他苗知府亲近之人的得失。

    陆缜自然明白他顾虑的是什么,便开口道:“其实大人所忧者,不过是那些原来握有食盐专运专卖之权的那些人会激烈反对。但在下官看来,这完全不是问题。”

    “此话怎讲?”苗广泰眯起了眼睛,难道这个年轻人是想劝自己对那些人来硬的?那他也太莽撞了些,这些人纵然无官无职,但其在地方上的势力可不容小觑,何况他们和官府,和自己的关系也一直良好,完全没有必要因此而结仇啊。

    陆缜自然不可能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只听他开口道:“在下官看来,这些人所以能得如此好处,多是与官府交好的结果。既然如此,他们难道就不该为官府也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只要大人召集了这些盐商,跟他们商议今后盐引由运粮多寡来分配,想必为了牟利,他们是不会拒绝的。而且若是能引入外地商人,则更能把大同的整盘盐粮之局给走活了。”

    苗广泰的脸色又是几次变化,心里也开始迅速地盘算起来。照陆缜这么说来,事情确实几分成算。当然,也必然会引来一些人的不满,但相比起因此得来的好处,这点问题也就不值一提了。

    这可不光是解决城中一直缺粮问题的事情,还有大笔的政绩在前头等着呢。一旦事情真能成,苗知府这个首倡之功自然是少不了的,这可是不下于军功的功劳哪。

    见对方已经有所意动,陆缜又再次开口加了把火:“大人,其实这也是您拉近与军队关系的大好机会哪。如今军中粮食也是捉襟见肘,若能用此法扭转这一情况,则必然会感念大人之恩德,何况就连胡总兵对此事也是颇为赞成的。”

    这前一句话,苗广泰还不是太放在心里,他堂堂四品文官怎么会去在意那些底层丘八对自己的看法呢——当然,要是真到了战时,这个观念自然就得转变了。不过后一句话,却让他再次心动不已,如今可不是十多年后,那时文官地位已比武官高出许多,就是他这个知府也得稳压总兵一头。而现在,大同城里真正能做主的还是总兵胡遂。所以若借此能与胡遂拉近关系,倒不失为一个机会!

    心动之下,苗广泰的脸上也显露了一些想要答应的表情,这也让陆缜的心跟着一跳,以为事情可成。可没想到,这位却比胡总兵更加的细心,突然又把到嘴边的话给藏了起来:“善思你还真是懂得借势而为哪。之前就借王家之势,从而让本官答应为蔚州拨付银两。今日又把胡总兵给拿了出来,真是高明得紧哪。”

    “大人言重了,下官不过是就事论事罢了,并无欺瞒,更不敢拿他们来逼迫大人答应下官了。”

    “有些事,在心不在行。”苗知府轻轻点了这么一句,这才颇有些玩味地看向陆缜:“看起来你为此可是没少花心思哪。不但是在本官面前好一番说辞,恐怕之前能说动胡总兵也不是太容易吧?说说吧,你做这一切却是为了什么?”

    见对方突然把话头扯到自己身上,陆缜也不见惊慌,反而心下一喜。因为他知道,这正是对方已经有接纳自己这一提议的反应,不然他压根就不会去在意自己的目的所在。

    苗广泰确实是打的这一主意,而且在他看来,陆缜也不会只为了什么功劳才费尽心思来说服自己和胡遂采纳这一对策,毕竟若是事成,他所能获取的功劳也是有限,绝大多数只会被自己和胡遂,以及其他大同官员所得。这么看来,他应该是另有目的了。

    陆缜笑了一下,这才开口道:“其实下官也没别的想法,只是希望大人若是真个采纳此法,将大同的商人以及外省商人一视同仁。”

    苗广泰忽然笑了起来,虽然陆缜没有明说,但其用意已经很清楚了,他显然是借此让自己的人从中获取好处了。而这一点,其实苗广泰并没有太大的意见,以陆缜的身份,他身边之人能有多少财力,即便来了,也对整个局势产生不了太大的影响。

    所以他便也没再对此加以深究,只是点了点头:“本官知道了,你回去吧。”这回,是直接打发陆缜离开了。不这么说不成啊,要是他在这时候再提出个什么想法来,苗知府又得头疼了。

    陆缜这才拱手道了声告辞,轻轻退了出去。这次既然两个目的都已达成,他当然不会再逗留于此了。虽然对方并未直说自己会采纳,但从其神色间,已能看出些端倪来了。

    接下来,他要做的,不过是和手下的那些官员,以及当地那些盐商进行磋商,最终定下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章程出来。然后,才是将之报送朝廷,做最后的审结。

    陆缜对此倒是毫不担心,因为这法子是由大同文武两名重要官员一起所奏,即便朝中会有些清流会对此颇有微词,但像胡濙这样有眼光,有魄力的官员还是会照准的。

    而且,这事情拖上一段日子对他来说也是好事,毕竟陆仁嘉他们要从江南把粮食运送来此也得花上好一段时日。

    两件要事都已如愿以偿,而运来的粮食也最终入库,在来到大同七日后,陆缜终于把此行的目的全部做完,接下来就是返回蔚州了。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特意去跟胡遂见了一面,不但把苗广泰的态度给说了出来,而且顺道将那位阎锋的事情也一并提了一提。

    一说之下,胡遂也是哭笑不得:“这个阎锋乃是个头脑简单的浑人,所以才会被人所利用。此事本总兵记下了,你放心去吧。”

    “多谢总兵大人。”陆缜这才舒了口气。在这边关之地,那些丘八兵将可不是好得罪的,能把事情说开了,自然最好不过。

    十一月下旬,陆缜终于离开大同,往蔚州而去。而此刻,身在道路之上的他却不知道,那里已经发生了一件颇为棘手的案子

    感谢书友162的打赏支持,以及书友如少水鱼的月票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