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 借机成事(上)
    能作为王冰这个独当一面的守城千户的亲兵队长,费展沧自然也是有着一身过人的武艺。虽然攻上时没有用兵器,但这一拳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相当了得,只听得呼地一下,拳头便已轰到了阎锋的面前。

    这一下事出突然,就连陆缜都未曾想到,刚欲出口制止,却已有些晚了。他心里只能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声,看来这回真要中了那家伙的离间之计了。

    可谁料,就在拳头临面的瞬间,阎锋身子便是微微一侧,头也跟着一偏,居然在轻描淡写间就避开了这足以打得他满脸开花的一拳。同时,他粗壮的右手也跟着抬起,唰地一下,便已一把攫住了费展沧挥拳的右手。

    费展沧的脸色顿时一变,自己几近于偷袭的一击不但被人轻松闪过,人家还顺手拿住了自己,这得是多么可怕的对手哪?但他想要挣脱对方的钳制却根本做不到,右手被其拿着,就如被锁进了镣铐之中一般。

    其他那些军卒民夫虽然看不出那阎锋有多厉害,但费展沧受困的结果还是看得分明的。那些民夫还不敢有什么举动,可军士们却有些急了,腾地就站起了数人来,似欲上前相助。

    就在陆缜暗暗叫苦,不知该如何收场时,那阎锋却把握住对方拳头的手给松开了,同时一对牛眼只在陆缜的身上不断上下打量着:“你你真是那个陆缜?那个蔚州知州?”

    听他问出这么句话来,陆缜本来有些提起的心便是一放,神色也变得坦然了许多,点头微笑道:“正是本官,如假包换。怎么,阎将军也听说过我?”既然对方没有追究己方先动手的错处,而且看起来也没有动手的意思了,那就好好分说便是了。

    “既然你是总兵大人看重之人,那我今日便不与你一般见识了,这酒楼便让给你们了。”阎锋在说完这话之后,扭头就往外走,也不作进一步的解释。

    这话直说得在场众人又都是一阵茫然,而这其中,最感到惊讶的,还是门外那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人,他好不容易才挑起了阎锋与陆缜他们的矛盾,甚至都见到他们要动起手来了,可在三言两语间却又变作如此结果,这实在让他难以理解和接受。茫然的他,甚至都忘了上前阻拦大步而去的阎锋,甚至都忘了跟着一道离开。

    等他想到自己的处境,欲待离开时,刚才还算好说话的陆缜已经把脸一沉,指着他喝声下令:“把这人给我拿下了!”显然这一切都是其在阎锋面前搬弄是非,陆缜自然不会轻饶了他。

    随着他这声令下,数名军卒便已迅速扑上,在对方欲要高声呼喊之前,已将之扑倒,还顺势按住了他的嘴,把他的一声救命给按回到了喉咙里去。

    此时,酒楼外头的街道上已有不少当地百姓被这里的冲突所吸引,忍不住围观过来。但在看到这边人多势众,且都不认得这位仁兄后,便也没一个上来解救,只是远远观望起来。

    见此,陆缜便跟众人打了声招呼,让他们把这家伙给带进酒楼之中再行问话。在众军卒的一阵推搡中,即便这位再不情愿,也只能跌撞着进入酒楼,而此时陆缜已经大马金刀般地坐在门口处的一张凳子上,目光阴沉地盯着那文士。

    被陆缜这么盯着,文士只觉着一阵心头发寒。本以为这个年轻人只是个六品知州,自己虽然比不得他,但气势上也不至于弱太多。但现在,这个想法已经彻底变了,他的心也开始七上八下起来,甚至目光都不敢与陆缜相接。

    就在对方不知如何是好时,陆缜已经开口了:“你是朝廷官员吧?居然不顾同僚情谊挑唆武官与我冲突,到底是何居心?”

    没想到陆缜一开口就道出了自己的身份,这让对方更是一惊,身子更是一颤:“你怎知道?”竟是不由自主地问了出来。

    陆缜嘿地一笑:“能与一名军中武官有些交情,还想到借他的刀来对我们下手的,能有如此胆子的,就只能是官员了。说吧,你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何要这么做?”

    那人又是一阵沉默,显然是知道一旦说出实情自己会受到不小的牵连。陆缜看出了他这点心思,又冷笑道:“当然,你若是不肯说出身份我也不会勉强。不过我这里有些兄弟的脾气可不是太好,若你不是官儿,他们可是要好好招呼招呼你的。”说这话时,他已和身边几人打了个眼色。

    边上那几名军卒会意,全都皮笑肉不笑地凑了上来,其中几个更是把两手的骨节捏得噼啪作响,似乎只要陆缜一声准许,就要对其动粗了。

    这下,可真把眼下这位可吓得不轻,在一番挣扎后,当看到一人已伸手欲拿自己时,终于大声地叫嚷了起来:“你们不能伤我,我是朝廷命官!我乃是应县主簿高全升”

    “果然是地方官么?”陆缜眯着眼睛,又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番后,才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要这么做?居然刻意挑起那名武官与本官的矛盾,说!”

    这最后的一个说字,气势逼人,让高全升又打了个寒颤,半晌才道:“我下官只是想与大人开个玩笑而已,还望大人莫要见怪。”说着,还颇为艰难地冲陆缜笑了一下。

    听了这话,陆缜是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觉着这样一个借口真能说服我么?你我之间并无半点交情,何来玩笑一说?你若是再不肯实言相告,那本官只能把你认定为冒认官员的歹人,带你回蔚州处置了。”

    这话虽然是笑着说出来的,但其威慑力却比刚才那番恫吓更强,高全升看得出来,对方绝不是说说而已。这让他额头都流出汗来了,又是一阵犹豫,终于把牙一咬,道出了真相来:“陆大人恕罪,下官实在是因为一时糊涂,才做出这等错事来。只因只因最近城里风传说知府大人已经同意把今年拨付给下头各州县银两的一半给你们蔚州,下官才会出此下策”

    其实都不用他说,陆缜便已隐隐猜到了一些真相。不过现在听了后,就更确信这一推断是正确的了。

    因为大同毕竟身处边地,不是太富裕,就造成了如今这个僧多粥少的局面。各州县衙门之间,虽然维持着表面的和气,但私下里却总因为一些小利益争斗不止,毕竟你多拿一份,到我手里的就少了,这甚至和官员的政绩相关。

    而之前苗广泰和陆缜之间的约定不知怎的居然就传了出去,于是就惹来了其他州县官员的嫉妒,于是便有了这一场的风波。

    在明白这些后,陆缜心头的怒火倒也消了大半了。不过他并没有放了高全升的意思,只是仔细看了他一阵:“你胆子倒是挺大的,居然敢用这等借刀杀人的策略来对付我。想必只要我与那位阎将军起了冲突,或是动上了手,你们就可以借此生事,向知府大人施压了吧?”..

    高全升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只看其有些发沉的脸色,就可知陆缜的推断没有问题了。而陆缜也不禁要在心里道一声这位确实打得好如意算盘。要是阎锋没有因为自己和胡遂的关系而离开的话,事情还真不知该如何收场,说不定真会遂了对方的心意了。

    但事情到了眼下这步,对方的算计固然是破产了,而且更让陆缜找到了达成目的的机会。

    事实上,最近的他心里也不是太坦然,因为几日下来,知府衙门那里也一直都没有回应。这么拖下去,总不是办法,毕竟夜长梦多不是。他本还因为无处下手,只能被动等待,但现在,显然已经有了转机了。

    想到这儿,陆缜的一双眼已再次落到了高全升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丝颇具深意的笑容来,直看得对方一阵心寒:“陆大人,你想做什么?你刚才说了,只要我招出实情就不会再为难下官的”

    “放心,本官说话算话,自然不会再为难于你。”陆缜说着,又冲他一笑:“不过,你毕竟做了错事,总不能就这么把你给放走吧。只可惜,本官虽然官职要高过你,终究不是你上司,无权处置。所以只能把你送去府衙,交给知府大人来处置了。”

    “啊你”高全升一听,当真是又惊又气,却又不知该怎么说才好。因为陆缜的这一作法怎么看都不是错的,甚至看起来还颇为合规矩。但他却知道,如此一来,自己的处境可就真个危险了。不光是自己,就是自家的县令大人,也会因此受到不小的牵连。

    陆缜却没再迟疑,看了看身边众人,便开口道:“你们继续在此吃饭,费兄,你选几个兄弟跟本官一起把高主簿押去府衙。”

    费展沧虽然不明白陆缜这么做的用意,但还是赶紧答应一声,并亲自和几个兄弟一起,押了人往酒楼外走去。至于那位高主簿,此刻早已面日土色,脚步都有些发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