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献策胡总兵(上)
    大同总兵府,前院演武场内,一名男子正挥舞着一口半人多长的钢刀与数名身材壮硕的男子斗在一块儿。

    虽是以一敌众,但他刀舞动起来却如车轮一般,那些汉子压根就近不得身,反被不断袭来的刀光逼得连连后退。突然,随着他一声暴喝,几口刀快速地撞击在一起,发出连声呛响,这些人手中战刀居然就被他一击打飞,人也跟着踉跄跌出,好容易方才稳住身形,可一个个已是呼吸急促,满面赤红了。

    直到这时,那名男子的动作才彻底停下来,也让人瞧清楚了其身形模样,赫然就是如今的大同总兵,胡遂了。

    作为奉朝廷之命在大同守边,并一守就是十多年的宿将,胡遂可不光只是善于用兵而已,其一身武艺更是为不少边地将士所称道。刚才与他对练交手的,虽然都是其身边的亲兵,但却绝无留手讨好的可能,但即便如此,以五人夹击他一个,依然在三十多招后彻底陷入被动,不到四十招,便已被彻底打败了。

    “老卓,你最近倒是有些精进了,只是动作上依然太注重力量而忽视了速度,所以也没能躲开我的这一刀。牛三儿,你今日却似乎有所保留哪”在把手中刀交给亲随,同时接过汗巾擦了擦额头与手上的汗水的同时,胡遂又点评起那几个对手今日的状态与问题来,直说得众人连连称是,心中更为服膺。

    而这,还不算完,胡遂很快又拿起了放在一旁的那张大半个人高的强弓,取过一支狼牙箭后,便将之搭上弓弦,并稳稳地将他拉了开来。

    只从其此刻屏息凝神,手臂上突起的肌肉,便可看出拉这张弓已让他全力以赴了。事实上,这张可不是寻常强弓,而是足有两石半的硬弓,其射程更在两百步开外,都不逊于后世的一些枪械了。

    这演武场也是特意修建起来的,占地足有整个总兵府的一半,所以前后共有百余步距离。此时,在离胡遂百步开外,正立着一个木制箭靶,随着他吐气开声,猛地放手,那弓弦便迅速回弹,还发出了一声脆响,同时,弦上所搭的那支狼牙箭也嗖地一声应势而出,眨眼间就穿过百步距离,直接钉进了箭靶中间碗口大小的红心之上。

    胡遂却根本不为自己这一箭中的而喜,只见他又飞快地取箭射出,如是者又连射五箭,才终于停下手来。此时,其呼吸也终于有些紊乱了。这等强弓,在一场战斗后居然还能再开五次,足可见其体魄之强,而更可怕的是,那五支箭竟全数命中靶心,道一声百步穿杨也不为过了。

    不过周围众人却并没有如寻常手下般在此时大声喝彩奉承几句,因为他们早已习惯了胡总兵每日早上的这一番操练,正所谓见惯不怪了。

    这便是如今大同总兵胡遂一天的开始,只有这等强硬之人,才能为大明守着这一座咽喉要城。就在他打算换上衣服,去城内几处军营转上一转时,一名老仆走了过来:“老爷,府外有个自称是蔚州知州陆缜的年轻人求见。”

    “哦?”正穿上官服的胡遂微微一愣,脸上露出了一丝深思的微笑后,方才点头:“把人领去前厅,我这就去见他。”说着,又对其他几人一摆手:“你们且先去城里各军营看看吧,等我应付完了他,就来与你们相见。”

    “是!”几名亲兵忙抱拳大应,这才大步离开。作为胡总兵的亲兵,他们可不光只有保护他的责任,还是有一定权力监督各营事务的。

    等把身上的汗水什么的都收拾干净,又换好了衣衫后,胡遂方才在两个亲信的陪同下迈步来到了前厅。此时,陆缜已在厅内等了一阵了,茶也已喝了几口。

    既然是到了大同,自己与胡遂又曾有些交情,他还帮过自己,陆缜自然是要来拜见的。何况,他想要达成自己的心愿,胡总兵也是绕不开的一道坎儿,自然就更该来见见了。

    不过昨日从府衙出来时天色已晚,所以陆缜便选在了今日一早前来拜会。不但人来了,而且还带了些礼物——都是些江南的产物,十来匹绸缎,以及二十斤龙井茶叶。

    其实真论起价值来,这两样礼物并不是太贵,甚至比不上他之前登楚家门,给自己的岳父岳母送的礼物,而这,也正是陆缜高明的地方了。

    官场上送礼可是门讲究的学问,并不是随便就能送出贵重之物的。除非对方是贪婪之辈,否则下属官员前去拜见还送上厚礼,只会被人一口回绝。但像陆缜这样只是送点自己家乡的特产过去,人胡濙就会笑纳了,毕竟这只是表现了陆缜的一点敬意罢了。

    一切也正如陆缜所料想的那样,看到这些礼物,胡濙没有太过纠结,便点头道:“倒是叫陆知州你费心了。”随后又给自己的老仆打了个眼色,让其把礼物收下,送去里面放起来。

    而在说这话时,胡濙看向陆缜的目光却是有些异样的。事实上,对眼前这位年轻人,他的观感那是相当复杂的。要说重视,那自然是有的。无论当初陆缜以一介文官的身份力守广灵勇气,还是敢于和手握兵权的萧然对抗的表现,都足以让胡遂对其高看一眼,何况还有之后飞艇的功劳呢。

    可陆缜之后在京城的表现,又让胡遂很有些不满。作为边关将领,他当然是想要建功立业的。本来,他以为陆缜给朝廷写了那道奏疏,就证明其也是锐意进取之人了,所以在知道王振把他弄去京城后,也是满怀期待的。可结果

    在知道最终是那么个结果后,说不怨是假的。可仔细一想后,胡遂居然又能理解陆缜的选择了,毕竟就是他这个武官,也不希望和王振这样的权阉关系走得太近,更别提陆缜是文官了。

    可理解归理解,在这次重见陆缜后,他心里依然有些不是滋味儿,所以全没有了之前见陆缜的亲近,倒显得颇为生分。两人之间也只是保持着一定距离的一阵寒暄,没什么实质性的话题深入。

    陆缜也感觉到了对方的态度,心下也渐渐了然,便在一番闲话后,便试着把话题往自己希望的方向引去:“胡总兵,不知如今大同各地驻军的军粮筹措是否一如几年前般为难呢?”

    “嗯?”胡遂心里陡然就是一动。本来以为陆缜此来是为了套交情而已,毕竟对方接下来得要在大同为官,能和自己交好,安全上自然多了份保障,也多了个靠山了。但现在看来,这位似乎是另有目的哪。

    胡遂可不是只懂得动武的鲁莽之人,闻弦歌而知雅意,便笑着道:“粮草问题就没真正解决过。就是朝廷,虽然大家都尽了心,可有时候依然会接不上,所以只能先从各地衙门里借取了。怎么,陆知州你是因为蔚州衙门那里有军队的借粮,所以才来和本总兵说起此事的么?”..

    明知道对方是在套自己的话,陆缜也只能摇头道:“当然不是,其实就算真如总兵所说,身为边地官员的下官也不会急着催促,毕竟都是为了大同平靖嘛。”一顿之后,他终于自己说出了下文:“下官正是因为之前知道朝廷和总兵的难处,才会想着帮助解决。”

    “哦?这么说来,陆知州你有帮我大同解决缺粮问题的办法了?”虽然隐隐猜到了他把话题引过来的意思,但胡遂还是颇有些心动地问道。

    “不敢说下官的方法就一定能解眼下的难题,但总是可以试上一试的。”陆缜似是谦虚地说了一句,随后又试探着道:“不过,此举或许会惹来他人非议,所以下官也不知到底可不可行了。”

    “说来听听。”他这一说,倒是把胡遂的胃口给钓了起来,便催问了一句。说实在的,作为统领山西境内几十万大军的统帅,胡遂肩膀上的担子可着实不轻,而这其中有一大半就是来自粮食问题的。毕竟有句老话说得好,三军未动粮草先行,作为主帅的他,自然是要为下面的将士们保证这一生存必须供应的。

    陆缜也正是因为看准了这一点,才会选择胡遂作为突破口。现在见他有些急着发问了,心了又多了几分把握,这才将自己一直筹划的那个计划给道了出来:“不知总兵大人可曾想过,其实只靠朝廷运粮是不够的,我们可以用民间的力量来为边关将士运送粮食。”

    “嗯?”这话说得胡遂又是一愣,随后又笑了起来:“这却谈何容易。虽然朝廷有徭役可以驱使百姓,但也多是在自己治内做事,怎么可能让那些百姓不计辛劳地送粮食来边关呢?这也太异想天开了。”说着,又连连摇头。

    “大人,你说的是无偿运粮来山西,当然是不可行的。可要是能给运粮之人一些好处呢?”陆缜也追着问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