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章 败露
    最近几年里,马贼一直都是叫官府感到头疼的存在。并不是因为他们的战斗力有多么的强悍,事实上与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边地守军相比,这些马贼根本是不堪一击的存在。所以回出现这样的结果,只因为他们忽聚忽散,以及藏贼于民的特性。

    就跟后世中原地区一些落后的乡村满村都是盗墓贼的情况相类似,平时是百姓,夜里却成了盗墓的。虽然当地政府也知道这一情况,但苦于没有证据,最终只能不了了之了。而山西各地官府在面对这一股股势力大小不一的马贼时,也只能在他们作案时实施抓捕,而这显然是非常困难的。

    不过今晚,在杀胡林外头,情况终于有所改观。这些长风寨的马贼全没想到对方居然早有防范,甚至还给自己设下了埋伏,只几阵箭雨下来就已杀得他们死伤无数,唯一能做的,就只剩下调头逃窜。

    见此,藏于车阵之后的官军就迅速追杀了上去,早对这些如苍蝇般找不到,打不尽的马贼恨之入骨的将士们手下没有半点容情的意思,只要追上了,便是直接砍下敌人的头颅来,再加上他们还可以边追边放箭,战况就更是彻底的一面倒了。

    最终,只有不到十人逃进了林子,但官军依然紧追不舍,林子里也传来了一阵厮杀和惨叫,当声音静下来后,官兵们便押着三个浑身是血的马贼走了出来,后面还牵上了好几十匹的骏马。

    费展沧走在队伍的最前方,脸上满是取胜之后的喜悦,因为他知道,这一战的战果,一定能在自己的功劳簿上添上不小的一笔。毕竟如今边关没什么战事,能剿灭这一路马贼的功劳也不算小了。

    此时,车阵之后营地里的所有人都已镇定了下来。刚才的突然袭击,确实吓到了不少不知内情,且熟睡过去的民夫。直到他们看到那车后居然有人拿出了弓箭,才稍稍安心。而后面发生的一面倒的收割,就更让他们确信自己是安全的了。

    不过,众人还是有些诧异不明,怎么这些一路和自己同行,做着相似之事的家伙们会突然变得如此剽悍了,居然能在转眼间就杀得那些马贼仓皇逃窜,最终全军覆没。而且,他们又怎么能猜到林子里有埋伏呢?

    来到营地,命人将几个俘虏捆绑起来后,费展沧才上前一步,来到陆缜跟前,抱拳道:“大人,末将幸不辱命。”

    “费将军辛苦了。”陆缜淡淡一笑,对于这样的结果,他是早就想到了,所以并没有太多的惊喜之色表露出来。

    其实,自从他发现前头的杀胡林里确有古怪之后,这场战斗的结果就已注定——

    稍早之前,当民夫们还在忙活着做饭,而那些官兵则有些不解为何要上前时,陆缜便盯着前头那片黑黢黢的树林子露出了惊疑之色:“费将军,你看这林子是不是有些问题?”

    费展沧有些不明其意地又端详了树林一阵:“大人的意思是?”

    “你看那些归鸟,居然迟迟没有落下去,就仿佛林子里有什么让它们感到害怕的东西一般。你说,这意味着什么?”

    一句话,终于点醒了费展沧,若非其脸色黧黑,都能看到有羞惭的红晕了。确实,自己作为斥候和领兵将领,居然连这点破绽都看不出来,还得靠陆缜提醒,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

    “大人说的是,这杀胡林里很可能有人埋伏其中他们,是冲我们来的?”不过很快的,他又镇定下来,神色凝重地说道。

    “十有**便是如此了。”陆缜沉吟了一下:“还真是处心积虑了,居然选了这么个易攻难守的地方。好在,这儿有不少兵马,你们也都带足了弓矢了吧?”陆缜说着,忙问道。

    “这个自然。都藏在后头那些车辆之中呢。”费展沧立刻就明白了陆缜问这话的意思,赶紧回头就命手下去把弓箭什么的也都取了出来。

    当林子里那些马贼远远望着外头,以为这阵忙碌只是民夫们在安营造饭时,其实他们却是在安排着如何迎接敌人的攻击了。..

    然后,在天色暗下来后,那些装扮成寻常民夫的军卒就被安排到了车阵之后,当别人入睡时,他们却时刻保持着警惕。所以当马贼们突然杀出时,他们不但没有半点意外,反而有种终于等到你的兴奋感,出手都不带半点犹豫的。

    可以这么说,这股马贼的埋伏和偷袭,一切都早在陆缜的意料之中。所以他们的反应自然是迅速而准确的,留给马贼的下场也就只剩下败亡这一个了。

    明白这一点的费展沧此刻看向陆缜的眼里充满了惊讶和敬意。原先他还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家王千户会对陆缜这么尊敬而客气,连自己的亲兵都肯借出。直到这时候,他才理解千户大人的选择是有多么的正确。

    不过陆缜却没有太过得意,相反,看上去还有些紧张的模样,这落在费展沧的眼里,又有些不解了:“大人,你这是在担心什么?”

    “我在想,他们怎么就能知道我们的行程?并早早就在这杀胡林里设下了埋伏。”虽然取胜,但搁在眼前的问题不能装看不到。

    这话,问得费展沧也是一呆,是啊,这些马贼的埋伏明显是冲着自己这支押粮队伍而来,他们怎么会有这么清晰的情报?不但知道具体日期,连自家选择的路线也是一清二楚。

    “多想无益,直接问问他们就可以了。”陆缜说着,拿手一指已被五花大绑,完全动弹不得的那几个俘虏。

    费展沧了然地一点头,便叫过两名兄弟,把其中一人给拖到了一旁,仔细地盘问了起来。这种脏活自然不能再让陆大人插手,不然还要他们有什么用。

    很显然,这些以利而合,聚散无定的马贼是没多少义气可讲的,尤其是当自身安危受到威胁时,他们更不敢隐瞒,只是一阵吓唬,都没对其用刑,那位就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听完他的招认后,费展沧也没急着回来禀报,而是继续又把另外两名俘虏拉了过去好一通讯问。直到确认他们没有说谎糊弄自己后,他才一脸严肃地来到了陆缜跟前:“大人,就他们招认,这一切乃是蔚州城里某人给的他们消息,或者说是指使他们做的。”

    “哦,那是什么人?”陆缜没有太过意外,因为这是他早就能推断出来的,若不是蔚州城里的人出卖的消息,别人根本不可能对自己这队伍的行程掌握得如此清楚。

    “就他们所说,是王家的一名管事,名叫王承的!”在说出这个人的身份时,费展沧的脸色明显有难看了几分。这既是因为愤怒,也是因为惊惧。王家对蔚州,甚至整个大同府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是显而易见的。

    这一回,陆缜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几许愕然之色来:“竟是王家”这结果确实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本以为王家这次是不会招惹他了,可没想到,现在却出了这么档子事情。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如果真要除掉自己,在蔚州不是更方便么?甚至,只要在粮食问题上不帮这一把,就够自己头疼的了。他们何必又多此一举呢?

    这些疑问,陆缜此时自然是想不明白的。不过有一点他却知道,那就是此番从大同回蔚州后,说不定情况就要生出变化了,自己或许就要和王家正面一斗了。

    心里惊疑不定,但当了多年的官,陆缜的城府已经不浅,所以从他脸上已看不出太大的变化。只是沉吟了片刻后,便点头道:“我知道了。现在天色尚早,就让大家再歇息一阵,等明日天亮后,再赶路吧。”

    费展沧有些意外地看了陆缜一眼,这位的反应也太沉稳了些。但最终,他也没问其他,只是抱拳应了一声,便过去安排了。

    而陆缜,此时却陷入了沉思,只是没人知道他到底在琢磨些什么。

    “砰!”王抒的手重重拍在茶几之上,震得几上的茶杯都跳了起来,他满面怒容地盯着自己的儿子:“你居然敢瞒着我做出这等事情来!你可知道这会给我王家,给你北京的伯父带来什么麻烦么?”

    就在刚才,觉着事情很可能已经结束后,他的儿子王跃终于把自己让管家王承去联络马贼劫杀运粮队伍的事情给说了出来,而换来的,就是王家之主的震怒。

    “爹,孩儿实在是想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让着他,他不过是一区区的六品官而已,难道我们还会怕了他不成?何况,我们还有伯父他在京城里”

    “你懂得什么?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王抒根本不想和自己儿子解释,只是一声令下:“来人,把他给我带去祖祠看管起来。还有,把王承拿下了,行家法。真是反了天了,居然敢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