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意料外的顺利(上)
    “知州大人他怎么说?”田焘回到自己的公房,等在其中的徐文弢和郝光两人便赶紧出声询问道,面上还颇有些急切的模样。

    别看田焘在陆缜面前表现得颇为镇定,其实现在他们这些州衙官员的处境可着实不妙,不光是今年,前两年里,他们就短了大同府不少粮食,所以此番递送而来的公文措辞可是相当严重的,直言若今年再不能如数上交税粮,那么到时府衙便会派人前来查个明白了。

    自家的事情自家知,蔚州为什么会出现这等情况,可不光是因为土地贫瘠,地处边境的缘故,真要追查起来,他们这些地方官员一个都脱不了干系。因为他们一个个都把手伸向了这些税粮。

    要说起来,这些蔚州官员也确实挺惨,本来大明官员的俸禄就挺低的,所以要想活得舒坦些就得想些办法,拿到些上不得台面的收入,比如收受贿赂,比如和当地的某些商家合作一起做点生意。可是这蔚州的情况就是这么特殊,地方穷不说,而且能拿得出钱来的多是王家的人,或是和王家关系密切之人,对上这些人,就算给他们多几个胆子,也不敢跟人伸手哪。

    所以最终,就只能从公帑里拿好处了。前任知州就是因为这一作法被人发觉,才被弹劾,最终丢了官的。而他们这些当下属的,虽然暂时保住了位置,却也是问题多多,至少眼前这关就有些难过了。

    当然,要是真逼得没了办法,他们还是可以自己出钱先垫上去外头买粮的,可这么一来,以前冒险辛苦弄来的钱就都打水漂了,他们实在不甘心哪。最终,只得把希望寄托到陆缜这个新来的知州大人身上。

    只要他应承下了此事,那么无论如何他们都能松口气了。能和王家把事情谈妥了当然是好事,而一旦要是事情谈不拢,既然他出了面了,这责任自然是由陆缜来承担最大的那部分了。这便是他们这些地方小官的如意算盘,也是他们这段日子一直对陆缜恭恭敬敬的原因所在,必须让陆缜觉着自己能掌控整个衙门,才能哄着让他去把责任给担起来。

    而今日田焘出面求助,则是这一策略中最关键的环节,所以没等他回来,这几位沉不住气的同僚就已等在他房中了。

    几双眼睛都巴巴地望着自己,让已得到准信的田同知不觉有些好笑,在慢悠悠坐到自己座位上,又喝了口茶水后,方才点头道:“陆知州他已经答应明日去王家了。”

    “呼……”徐郝两人闻言都不觉舒出了一口长气,眼中也露出了笑意来:“如此自然是最好不过了。有他出面,我们就可安心了。”

    “不过,这位陆大人和王家之间的关系,你我也是知道的,此事多半怕是成不了哪。所以到最后,问题依然会存在。”田焘却没有他们那么乐观。身为下属,他们自然要对陆缜这个上司多作了解了,关于他和王振之间的矛盾又不是什么秘密,自然是一查就知。

    “即便如此,毕竟有知州在前头顶着,我们这些当下属的总能少些责任。”徐文弢呵呵笑道,一副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的模样。

    那郝光则道:“而且咱们这位陆知州在朝中也是有靠山的,想必这点罪责还动不了他,所以对我们来说就更安全了。”

    “哼,我就是担心这点。”田焘不满地看了自己这两个同僚一眼:“这次事后,陆大人一定会瞧出些端倪来,到时候,恐怕就有我们受的了。你们觉着他会吃下这一闷亏么?”

    这话一说,其他两人也为之色变,沉默了一阵后道:“这可如何是好?”人家官职比自己高,在朝中又有靠山,若真铁了心要对付自己怕不是什么难事哪,这恐怕要比粮税问题更叫人头痛了。

    “早知道就不动这心思了……”郝光颇有些后悔地道。

    “如今再提这个已经晚了。好在,咱们还有机会弥补,比如在对上王家时,态度都强硬着些,只要让陆大人他觉着我们还可一用,或许此事还能弥补一番。”田焘这才道出了自己的看法来。

    “这法子真能行?王家可不好对付哪。”徐文弢有些不确信地问道。

    “只有试试了。反正王家一贯都不卖咱们州衙的面子,只要这回他们不肯帮忙,咱们就可以发难了。到时陆大人想要和他们斗上一斗,就总得用上我们。”

    “那就……这么一试吧。”已经没有其他法子可想的两人只得点头应承了下来。

    不过有些事情,当你做好了某一准备时,说不定它会朝着另一个迥然不同的方向发展过去,叫人措手不及。

    @@@@@

    既然答应了田焘,虽然隐隐觉着事情有些古怪,陆缜还是依着之前所说,次日一早带了田焘,以及林烈他们来到了王家拜访。

    这王家的宅邸在整个蔚州城里那是相当的瞩目,不但够大够气派,而且独自占了大半个城南,周围甚至都见不到有其他的民宅。不过其门前却停了不少的车马还有奴仆,这些人都非蔚州本地人,而是从大同,甚至山西其他各州府借着各种理由前来拜会讨好的。

    这种敢于上王家的人,身份多自不凡,或是有爵位,或是有官职,再不济也是富甲一地的商人,而他们所以不顾劳远地跑来蔚州这个小地方,自然是为了想借此和如今权倾天下的王公公搭上关系了。

    与这些人相比,陆缜这个小小的六品知州都有些拿不出手了。而看着这门庭若市的王家府门,陆缜却不禁想到了不久后的那场足以撼动天下的灾难来——

    王振就是因为想要光耀门楣,想要衣锦还乡,才会不顾大军出征在外,时刻都可能遇到蒙人袭击,而非要把天子给请到自己的家乡。结果,正是这种自私而愚蠢的决定,最终将数十万大明精锐,无数大明朝的栋梁葬送在了这一场大败之上。

    从某种意义上,说一句这王家府邸便是埋葬无数大军的坟冢都不为过哪。

    心里转着这一念头,陆缜脚上却不见停歇的,很快就带人走到了那扇比州衙还要开阔,足可以让三辆马车并排进出的府门跟前。

    他们的出现,吸引了不少门前车夫奴仆,以及尚在等待召见的客人的目光。这倒不是说陆缜自身带了什么耀人光环,恰恰相反,是因为他们显得太低调了些。

    几人都没穿官服也就罢了,甚至都是徒步走来的。而这王家门前,来的都是身份显赫之辈,不是坐轿便是乘车,再不济也得有匹骏马才是,像这样步行来的,反而成了异类了。

    在众人异样的目光注视下,陆缜迈步来到了那名还在招呼客人的门房跟前,拱手说道:“劳驾,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本官蔚州知州陆缜与同知田焘有事找你家主人相商。”

    那门房刚招呼了一名客人,此刻听到陆缜这说法,他便是一愣,又仔细打量了对方几眼,看不出他身上带了什么礼物,不觉皱了下眉头。一般来说,想要进王家这门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要么有身份,要么得拿出重礼来讨好一番,像陆缜这样空着手来的,还真是没怎么见过呢。

    所以这位门房下意识地就要用几句话把陆缜给打发走,反正这样的事情他以前也没少做。可是,就在他这话到嘴边时,突然就想起了前几日府上传下来的一句话:“这一两个月里,所有人都安分着些,别在外头惹事。新来的知州大人可不是好惹的,咱们王家好歹得给他一些面子!”

    他说他是我蔚州知州?这才算明白过来的门房赶紧把脸一变,换上了一副笑脸来,点头哈腰似地道:“原来是陆知州驾临,请恕小的眼拙,您快请进门说话。”说着都快伸手来搀扶一把,也不看看咱们的陆大人比他还年富力强的。

    周围本来还打算看好戏的那些人,顿时就愣住了。这一个知州居然会有如此大的面子么?咱们这儿还有几个知府呢,也不见王家的人表现得如此恭敬客气?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县官不如现管?

    其实不光是他们,就是陆缜,以及他身边的田焘也吃惊不小。尤其是后者,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以往自己,或是前任的知州大人来王家拜访时,对方可是把鼻孔都冲着天,几乎不拿正眼瞧自己的,何曾有过如此卑微的表现?

    虽然心下有些疑虑,但既然对方都如此说如此做了,陆缜二人只能笑着再那门房的带领下进了王家的府门。至于其他客人,只能暂时委屈他们在外候着了,反正他们也不敢发什么牢骚。

    而在引了陆缜他们走进大门,转过前头高耸的照壁墙后,那门房就屁颠颠地凑到了一名模样严肃的华服中年男子跟前,跟他轻声说了几句。而这位则赶紧叫过一名奴仆低声吩咐两句,方才笑着迎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