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合作(下)
    当于谦一路进京,之后朝廷又把陆缜复官的文书传递回来的这二十多天日子里,苏州城里可着实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官府里,以通判赵克远为首的一批官员因为牵涉进了漕帮的案子里而降职的降职,罢官的罢官,甚至还有因此被投入大狱的。

    至于与此案息息相关的一些人的结果就更不堪了。先是大胆到攻击码头,截断运河的岳南星等人,虽然他们做这一切都算得上是事出有因,情有可原,但毕竟是犯下了大罪,所以南京刑部很快就给他们定了个发配边远充军的罪名。

    至于漕帮自李燕九而下的这些人,则有半数被定了斩刑。毕竟杀人偿命是所有人都最能接受的常识,而且他们还是造成此番大乱的罪魁祸首。

    正好,如今正是深秋季节,也不用等再过一年进行秋决,直接就将他们和其他死刑犯一道拉到了刑场之上,咔嚓一刀了事。这一切,早在京城的文书到来之前就都已做完了。

    至于此番变故里的另一些重要犯人,白莲教的人最终都没能找到。而严家的结果,却是无比的凄惨,不但两名公子和几个掌柜早被人毒杀,就连早些时日就逃出城去的严润章等人,也在随后被发现在一处偏僻的山冈之内,他们已全被人用残忍手段给杀光了。

    只从动机,以及杀人手法来看,官府就很快断定这一切都是白莲教所为。而面对这一结果,他们又无能为力,因为连凶手到底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更别提去找到他们,定他们的罪了。

    好在于谦和霍正被安全地保护了下来,所以康思川他们才总算是将功抵过,没有受到上头的责罚。而后,就轮到他们感到头疼了,因为严家和李燕九出了事后,漕运方面就真出了问题了。

    一直以来,虽然苏州设有漕运衙门,但人手并不充足,许多事情其实都是由漕帮等人帮着处置的,尤其是一些粗重的活计,官府中人更不可能去做。而这些人的锒铛入狱,就让漕运一块出现了真空期。

    当然,官府面临的问题并不是无人可用,而是一时不知该用谁好。毕竟谁都知道漕运上能获取多少的好处,以前有漕帮,有严家在,大家也不敢觊觎这块肥肉,而现在,情况自然就不同了。

    一些颇有身家野心,又或是和官府交情不浅之人便对此动起了心思,各种请托不断,都有人把情求到康知府跟前来了。

    面对此种问题,康思川也感到了一阵头痛,毕竟他本来对这漕运之事就了解得不多,也不知该用谁比较好。他唯一知道的,只有这事一定是好事,所以必须让自己也从中获取足够的好处。

    而这时候,作为师爷幕僚的陆缜就体现出自己价值来了。他向康知府提出了竞标的作法,以拍卖的形式让那些有资格插手漕运之人明着在官府这儿进行竞争,谁给出的价格最合适,便由那人来拿取这一块好处。

    而除了整个漕运大事外,其实运河上还有不少其他能捞钱的门道,身在衙门好办事的陆缜就一直在打着其中一些的主意。

    以往几年里,陆缜其实只是一心当官,想要在那大乱之前为这大明天下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没有为自己的将来考虑的太多。

    可这次被罢官后,他的想法终于出现了转变。原来一心为公并不能保障自身的安全,一旦有一天真因争斗失利而丢失一切,若没有条可靠的后路,那自己的将来可就不好说了。

    要知道,现在的自己可不光是孤身一人了,还有楚云容和云嫣跟着,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有自己的子女。有了一份责任在身的陆缜,当然不可能再如以往般只顾往前而不为自己多作绸缪。所以此番苏州漕运大洗牌,对他来说便是一个天赐的良机,只要能从中间分上一杯羹,就足以保证将来无忧了。

    而且更妙的是,他现在也算是苏州人氏,有了子孙后,也会重新在此开枝散叶,这漕运之事说不定就能成为他陆缜家几辈人的事业。这一认识,让陆缜更想要获取其中的好处了。

    可是还没等他动手呢,朝廷的一纸调令就突然来了,而他也将在短期内离开苏州。

    本来,陆缜对此已不抱什么希望。即便自己于苏州府有功,和康知府的关系也颇为密切,但人都要走了,这里的事情自然是照看不住的。要是还强行想从中获取好处,那只会授人以柄。

    但陆仁嘉今日的上门,却让他看到了新的办法。尤其是见对方似犹豫,却又满是期待的神色后,他就更有把握了:“只要你肯与我合作,这事自然能成。我们又不是要像漕帮或是严家那样占了整个苏州漕运的大头,只是从中分润些好处而已,以我和知府衙门的关系,这点面子他们还是会给的。”

    陆仁嘉一听,心跳也骤然加快了。曾在商场打滚的他自然知道能从漕运这儿分到一些好处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往小了说,每年的进项就足以让无数人眼红了;而往大了说,这还是提高自己地位的捷径,严家不就是因此成为城中屈指可数的富贵人家的么?

    与此相比,什么陆家族长,就根本不值一提了。只要自己真能获得漕运上的一些生意,并做出样子来,陆仁归他们就根本不可能再是自己的对手。

    “你……真能说服官府给我这个机会?我可说好了,我现在并无余财,即便想买几条船从中牟利都很是困难。”陆仁嘉沉默了一阵,终于开口道。

    陆缜一看他这样子,就已猜到其心思了,便是一笑,起身回了自己的屋子。片刻之后,他便拿出了一只木盒子来,轻轻推到了对方面前,示意其打开。

    虽已有所准备,可在打开木匣,看到里面所放的那几张巨额银票时,陆仁嘉的眼睛还是突然瞪大,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来:“这……竟有两千多两银子?”

    “不错,这些都是我几年里积攒下来的,现在都交给你来处置。想必有了这笔本钱,前期的一切就都能顺利做起来了。再加上官府方面的照拂,别的不敢说,弄几条船,并以此生财应该不难吧?”陆缜点点头道。其实早几日里,他就在物色可用之人,所以银子是早准备好了的。

    有了官府的照应,还有充足的资金,陆仁嘉觉着要是这样自己都不能做出番事业来,那就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他的身子都是微微发抖,没想到自己今日硬着头皮前来居然会有这么好的结果,都要让他觉着自己是在做梦了。

    好半天后,他才有些不确信地问道:“那小七你打算怎么与我合作?”

    对方总算是问到关键处了,陆缜笑了一下:“你也知道,我即将离开苏州,所以此地种种都交你来处置。至于整个生意的所得,我只占七成,你则得三成,不知可还满意么?”

    陆仁嘉的脸色又是一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他本以为陆缜只是将自己聘为掌柜,每年固定拿些酬劳而已。却不料,陆缜竟大方到如此地步,居然肯让出三成利来。

    陆缜深明合作是需要对等这一常识的。若只是将陆仁嘉收作掌柜的,当然能获取更多的好处,现在他也一定会极力相助,可是等到生意真个做大了,情况就会发生变化了,难保其不会生出别的心思来。自己身在别处,又是朝廷命官,实在没有必要与之产生矛盾。所以还不如早早就表现出诚意来,如此才能让合作更坚固些。

    至于有些人担心这样会让陆仁嘉将来尾大不掉,陆缜则觉着他不会这么蠢。自己毕竟是官,他又能每年得到丰厚的报酬,又怎么可能冒着得罪自己的风险自断财路呢?

    这其实只是陆缜学习后世企业的管理手段而已。那些大企业的老总,总是会将自己公司的股份分给自己的职业经理人,这样对方才会尽心办事,因为给公司赚钱,就是给他自己赚钱嘛。

    直到一份文书他们各自签字画押之后,陆仁嘉才终于确信陆缜不是在骗自己了。这让他在感激之余,也在心里暗暗决定,接下来一定要倾尽所能来把生意做好。显然,这也是陆缜希望看到的,要只是聘其为掌柜,他是不可能全心全意把心思都投到这生意上来的。

    待到次日,陆缜又去了一趟府衙,把相关事宜全部办妥,这样,漕运这一块,他陆缜也终于能伸进去一只手了。

    而等一切都落定之后,陆缜也终于准备启程。

    此时,已是秋冬相交的十月季节,距离他来到苏州已有半来年的时间。

    来此之时,他只是一介书生,只不过三马一车,而去时,虽然也一样只是轻舟一艘,身无长物,但身份却已完全不同,他已成为了朝廷新任的蔚州知州,而在前路等着他的,又将是重重的危险,以及更加广阔的天地与前程!

    (本卷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