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复官在望(上)
    几具尸体一字排开被放在殓房之中,陆缜和康思川一道面色沉重地仔细看着眼前这些死不瞑目的家伙,心中却是感叹不已。

    谁能想到,才不过几日工夫,之前嚣张以极的严家兄弟居然会落得这么一个下场,而且还死得如此凄惨。要不是那宅子边上的百姓经过时发现院门开着,里面却没有半点动静,从而多事地进去一看的话,恐怕这几具尸体得等过些日子才会被人发现了。

    可即便如此,这对府衙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之前他们撒出人手就是去寻找严家兄弟的,觉着只要找到了他们的下落,那些白莲教的贼人也就无所遁形了。

    可结果,对方居然先一步杀人灭口,彻底切断了自身可能被找到的线索。现在,即便他们真个露了面,大摇大摆地走在苏州的街道上,恐怕也没人能认出他们便是白莲教的人,就是造成今番苏州乱局的元凶了。

    不过这也总算是证实了一点——岳南星所言确是实情,一切真是严家在背后指使,而且他们确和白莲教的家伙勾结在了一起。

    “人是被毒杀的,并未找到其他伤口。”此时经过一番查验之后,仵作终于得以作出了判断,禀报给了康思川知晓:“至于用的是什么毒,小人一时却查不出来了。”

    “唔。”康知府点了点头,语气颇为沉重:“这一下,线索是彻底断了,善思,你觉着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因为这突然的变故,让他因圆满解决岳南星一事的喜悦已是荡然无存了。

    而这一回,便是陆缜也拿不出什么好主意来了,他只是摇了摇头:“如今这情形,已无从继续再查白莲教那几个重要人物的下落了。他们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敢下此狠手。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一回他们的阴谋并未能得逞,于大人和霍公公都是安全的。”

    “是啊,也只能拿此聊以自-慰了。”康思川苦笑一声,突然神色一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你说,于大人是因朝廷征召而夺情离乡,总不能在我苏州城里耽搁太久吧?”

    “嗯?”陆缜只一愣,便跟上了对方的节奏。显然他话里的意思,是想赶紧把于谦给送出自己的辖区了,毕竟威胁还在,要是于谦再出个什么差错,他康知府身上的罪责可就更重了。

    看出陆缜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康思川又道:“你与于大人关系还算不错,这事便交托给善思你了。”

    虽然觉着对方有过河拆桥的嫌疑,毕竟于谦才帮了他大忙,现在就要急着把人送走了,但陆缜也不得不承认这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了。这不光是对苏州府有利,对于谦也是有好处的。

    对苏州府有利就不说了,对于谦来说,趁着刚破了白莲教的一个阴谋,而他们第二个阴谋尚未酝酿成熟之前离开这是非之地,确实是保障自身安全的绝好机会。而且这次有了防范,以官府的力量想要在路上保证其安全确实不是太难。

    所以在沉吟之后,陆缜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在下明白,我待会儿就去拜见于大人。”

    “如此就有劳善思了。”康思川说了一句,也就不再嘱咐什么了。因为他现在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比如怎么审断岳南星他们的罪名,怎么跟朝廷禀报之前发生的一切。

    这种官样文章可着实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有时候几字之差,就能把好事变坏,坏事变好呢。比如有名的屡战屡败换成了屡败屡战,又让观者的看法完全不同,从一个无能之将立马变成了百折不挠的忠义之辈。

    所以这次苏州城内变故的文章该怎么做,可十分考究功夫。其实要论起来,陆缜这个幕僚在此事上自然也是要尽力帮忙的,不过现在看来,他是可以置身事外了。

    虽前后只一天工夫,但陆缜再次进入驿站,见到于谦时,却不觉生出了如隔世一般的感叹来。见礼之后,他更是直接称谢:“多谢于大人此番出手相助,不然苏州必将是一片大乱。”

    “善思言重了,本官既身为朝廷命官,自然是要做些力所能及之事的,哪怕这苏州不是我治下之地。”于谦笑了一下:“倒是你之前所为,才叫人感到钦佩呢。为了解决争端,取信于人,居然不惜以身犯险,当真是叫本官刮目相看哪。”

    陆缜摆了摆手:“大人过誉了,在下也是出于无奈,这才不得不冒险一试。何况,毕竟有于大人你在外头主持大局,在下相信你一定可以把事情完满解决的。”

    陆缜在不动声色间,居然还拍了于谦一计马屁,虽然于谦为人正直,但听了好话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呀,就别在本官面前耍这种小心思了。”说着,神色又是一肃:“不过这一回,你确实帮地方,帮朝廷立下了不小的功劳,本官回京之后,必然会如实为你请功的。”

    陆缜一听,明显愣了一下,他今日可不是来逞什么功劳的。于谦见他这模样,也迟疑了一下:“怎么,你今日来此不是为了求得本官的帮助么?”

    这确实是很容易叫人误会的事情,毕竟陆缜刚救了于谦,此时想求得对方为自己在朝中说几句话也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而且以于谦这几年在朝中的人望地位,要做到这些也不是太难。

    陆缜只好再次称谢:“多谢大人的一番美意,其实对于重新为官这一点,在下并没有太大的把握,毕竟有人不希望看到我再次进入朝廷。”他指的自然就是王振了:“这点功劳也不足以让我顺利回朝。”

    于谦自然早打听明白了其中之事,忍不住叹了口气:“你且放宽心,是非曲直,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的。而且他王振也没法做到真正的一手遮天,本官在陛下那里还是能说得上话的,这次你又立下大功,想来总有几分成算。”..

    “如此在下就多谢大人的一番好意了。”陆缜赶紧起身抱拳相谢,心里也不觉生出了几许期待来。有于谦,再加上朝中胡濙这样的高官配合着进几句话,自己还真有可能重新任官呢。

    于谦呵呵一笑,这才转到了眼下的话题:“那你今日前来又是为了何事?”

    “在下此来,是想告诉于大人一件重要之事,这次乱事的幕后元凶已经被找到了。不过,他们却已被人毒杀。”

    “嗯?竟有此事?”于谦眉毛一耸,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为了避嫌,他在昨天将事情扭转后,便已把一切处置之权都交给了康思川,自己则一直留在驿站里,也没去关注外头事情的进展。现在听到竟是这么个结果,自然也感到了一阵心惊。

    “正是如此,而且杀死他们的凶手也已确认,应该就是白莲教的贼人。事实上,这一切都是白莲教在背后捣的鬼,先是利用严家,然后再通过严家让岳南星等人搅乱局面,他们这才好从中谋利。现在,为了脱身,他们又下毒杀死了严家之人”陆缜简单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于谦听着,右手轻轻地捋着自己的胡须,半晌才点头道:“这确实是白莲教一贯以来行事的风格,当真是歹毒哪!”感慨之后,他又看向了陆缜:“所以你今日急着来见我,是为了促使我尽早离开苏州吧?”

    被对方一言点破用意,陆缜也不见半点尴尬,而是大大方方地点头:“这是康知府的意思,毕竟如今大人在明,白莲教贼人在暗,万一而只要大人尽快离开此地,他们的后续变招就没了目标,自然只能放弃了。”

    “确实如此。”于谦也点头表示认可,随后又是一笑:“现在连当主人的都开始下逐客令了,那本官也确实该离开苏州了。”

    陆缜有些赧然地一笑,又说道:“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在下以为此去京城,大人还是多请各地官军随护为好,毕竟明枪暗箭都不是那么好应付的。”

    “唔,本官省得。”于谦不是那种自以为正义可以压倒一切奸邪小人的狂妄之人,所以欣然就接受了这一好意提醒。

    劝说于谦离开苏州的进程很是顺利,他也果然言行一致,几乎没有多作耽搁,便在当日下午便跟康思川他们告辞,然后在苏州卫所上千官军的护送下离城而去。

    待出了苏州地界,于谦也没有放松警惕,又跟早一步得到号令的地方官军汇合,然后继续往北而去。

    就这样,于谦一路往京城,身边总有数量可观的军队护卫,从而杜绝了任何可能被贼人行刺的机会。这当然不能说他怕死,只能体现出他的谨慎,因为实在没必要犯险,若真因为一时的疏忽将自己再次置于险地,那就是愚蠢了。

    无论是于谦,还是陆缜,都没有想到这用来提防白莲教的手段其实还防住了一直窥伺在侧的东厂杀手。他们一路随行,却一直都没能找到任何下手的机会,直到大半个月后于谦入京,他们也只能悻悻然地回去领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