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破局(一)
    陆缜告辞离开后不久,赵克远便再次来见康思川,他的双眼此时布满了血丝,那是一夜未眠再加上有些心事才造成的结果:“大人,漕帮那些人已安置妥当了。”

    “唔。”康思川点头答应了一声,却没问对方把人安置进了哪里。事实上,他也知道赵克远是不会将人送进大牢里去的,早前就与李燕九他们打好了招呼,这次只是让他们配合着演场戏而已。一等到把霍公公安全救出,那他们自然就自由了,而且还能在官府这儿领上一份功劳。

    “你说说,接下来该怎么办?”在喝了口茶水后,康知府才又问道。

    来见自家上司之前,赵克远已有了一个完整的计划,此刻便即道:“正如陆先生之前所提议的,接下来咱们只要让河上那些乱民相信官府会为他们做主严惩漕帮众人便可以了。现在人已带来,差不多该派人去跟他们联系,让他们交出霍公公,又或是上岸来听审了。”

    康思川沉吟了一下,也点头道:“事情确实该这么做,不过现在还早了些。怎么也得等到中午之后,我们的人才能过去,不然如何能取信他们呢?”

    “大人考虑周到,是下官疏忽了。”赵克远这才转过弯来,忙奉承了一句。

    “至于现在嘛,把衙门里的人多派些出去,仔细搜寻严家相关人等的踪迹才是正经。居然敢勾结白莲教,本官是定不会轻饶了他们的!”提到严家时,康思川的眼中顿时就有凶狠的光芒透了出来。

    其实本来他和严家是没什么过节的,但就因为之前私盐一事,却把康知府推到了严家的对立面。虽然当日并未从对方船上搜出相关证据来,但双方明显已经撕破了脸皮,只要康知府在任上,就一定会想方设法地压制对付严家。

    这也正是此番严玉麒最终铤而走险,答应和白莲教的人连手干一票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只有闹出于谦被杀这样的大事来,康思川这个知府才会难逃罪责,最终被罢官离开苏州。

    只可惜,他们的如意算盘最终没有打响,反倒把事情变得更加混乱了。

    而在听到他的吩咐,又看到那恨恨的目光后,赵克远的心就是一揪,很快就打消了原来想为严家求个情的念头,只是低低答应一声,便去作相关安排了。

    看着这位下属刚才那副为难的模样,以及现在匆忙离开的背影,康思川也不觉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来。有些事情他不说,并不代表他就不知道。赵克远和漕帮,和严家的密切关系对他来说从来就不是什么秘密。

    包括半年前的那场风波,其真相康思川也是早查了个明白的。只是相比起已成丧家犬的岳南星,势力庞大的漕帮对他的用处更大,所以在官府中人帮着遮掩之下,他也就顺水推舟,不再深查了。

    可这些人要是真以为什么事情都能瞒着自己,那就大错特错了。刚才这番话,他就藏着敲打提醒赵克远的意思在里头。漕帮的事情自己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但严家,这回是一定要被连根拔起了,这是他康知府的底线!

    过了午时之后,陆缜才略显疲惫地走进家门。

    院子里,林烈正端然坐在石凳之上,一副警惕的模样,直到看见陆缜进来,他才欣喜地站起身来,上前行礼:“大人,你可终于回来了。”

    昨晚到目前为止,城里可着实有些混乱,再加上陆缜他们又不在,搞得家里也是人心惶惶的。所以林烈只能枕戈待旦,一直守在院子里,提防着有什么不好的变故。到了此时,才稍稍能松了口气。

    “辛苦你了。”陆缜上前轻轻一拍对方的肩膀道。这时,一扇房门也随之打开,两双关切的眼睛已全落到了陆缜的身上:“陆郎,你可回来了,没伤到哪里吧?”

    “没事,不过是些宵小闹事而已,已经被官府平息下去了。”陆缜笑着迎了上去:“倒让你们挂心了。”

    听到这话,云嫣只是抿嘴一笑,而楚云容的脸上却飞起了两朵红云来。虽然她已接受了自己眼下的身份,但依然还带了些羞涩。尤其是当陆缜过来,两只手同时搂住了自己和云嫣的纤腰,更让她觉着有些不自在。

    但随后陆缜的一句话,却又让她分了心神:“对了,家里可有什么吃的么?从昨晚到现在,我还没吃过东西呢。”

    “啊?你怎么不早说啊?翠眉,你快去准备些的吃的来。”楚云容一听都有些心疼了,赶紧扭头对从一旁屋子里出来的丫鬟说道。

    而云嫣也急忙给轻舞打了个眼色,后者忙也跟了翠眉一起往厨下而去,不一会儿,厨房里就传来了阵阵锅碗瓢盆的碰响声,两女已忙了开来。

    院子里,林烈拉住了清格勒,跟他打听这半日一夜所发生的事情,而屋内,两女也关切地问起了陆缜相似的问题。陆缜则简要地说了下码头上的变故,也没提自己被白莲教的人袭击,险些命丧对方刀下的事情,只说一切已经在官府的控制之中,再过段时间,苏州就能恢复原貌了。

    对此,云嫣倒是没什么看法,可楚云容却听出了一些敷衍来。不过既然陆缜都安全回来了,而且他不愿意细说,便也没有多作盘问。

    只是当听说这事儿竟是由严家主使之后,楚云容还是露出了诧异之色:“这怎么可能,我那两个表哥怎么竟会干出这等抄家杀头的事情来?”

    “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他们贪心太大,所求过多,才会为利所迷,却连后果都没有去细想。”陆缜叹息地说了一句,随后又安慰道:“不过你放心,官府是不会冤枉无辜之人的,也不会株连到岳父岳母。若真有所牵连,相信以我之前立下的些许功劳也能为他们开脱。”

    听了他这么一说,虽然担忧是少了些,可楚云容依然愁眉不展。毕竟严玉麒他们是自己的亲人,现在居然出了这等变故。而且,以她的冰雪聪明,很明显就能想到这其中也有陆缜在背后使力的缘故,而这一切很可能就是因为自己,这让楚云容的心里更觉不安了。

    可还没等她再说什么呢,翠眉和轻舞两个丫头便把热气腾腾的饭食给端了进来。却是一大碗的面条,以及几样颇为精致的小菜。陆缜却不急着用饭,而是问了一句:“清格勒和林兄他们可有用饭么?”

    “老爷放心,我们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跟你是一样的食物。这就去端了送给他们。”翠眉连忙说道。小丫头在几年的历练后,比以往可要精明沉稳得多了。

    陆缜这才端起面前的碗筷,低头唏哩呼噜地就吃了起来。他确实是饿得狠了,之前因为有事所以还不觉着,现在心事丢到了一边,饥饿感就迅速上来,再也忍耐不住。

    而外头,很快也传来了同样的吃面声,直听得几个女人不觉掩嘴轻笑,同时又有些心疼自己的男人。这么一来,楚云容便没再跟陆缜多谈严家之事,只想让自己的夫君吃了饭后好好地休息一阵。

    只可惜,她的这一愿望却未能实现。就在陆缜吃完了饭,打算躺去床上补上一觉时,院门外便传来了一声招呼:“陆先生可在家里么?”..

    守在院子里的林烈和清格勒认出了这位乃是衙门里的一名差役,便先把人让进了大门,这才前去禀报。其实都不用他们禀报,陆缜便已闻声站起了身来,在看到这位后,不觉有些疑惑地道:“你是康知府派来的?”

    “正是。大人在府衙等着先生回去商量大事呢。听说是运河那里又出了什么变故。”这个差役点头哈腰地说道。

    本来陆缜在衙门里的名望就已不低,而经过昨晚之事后,其地位又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所以这些惯会看人脸色的家伙的态度就越发恭敬了。

    可即便如此,两女依然不快地皱起了眉头。自家夫君才刚回家门不久,还没歇息呢,居然又被传召了回去,这师爷做得也太辛苦了吧。

    陆缜看出了她们的不满,忙笑了一声安抚道:“食人之禄自当忠人之事。既然身为幕僚,大人有所差遣,自当尽心去做。你们且在家中宽坐,我去去便可回来。”

    “可是陆郎”楚云容依然有些担心地想说什么,就是云嫣,也露出了不舍之色。

    但最终,她的话也没能说出口。因为陆缜已经摆手制止了她:“事关苏州城之安危,以及不少无辜者的生死,我陆缜辛苦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听他这么义正词严地说出话来,楚云容只能叹息一声,闭口不言。心里甚至还带了些自豪,这才是自己所看重的夫郎哪,是真正能为国尽忠,为民尽力的好男儿!

    安抚了两女几句后,陆缜才叫过林烈,让他随自己一起回衙门。而家里,则留给清格勒守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