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 另谋
    见陆缜安然归来,康思川的脸上现出了一丝宽慰的笑容来,作为知府的他甚至还上前一步,把陆缜从船头搀扶上了陆地,这才有些急切地问道:“怎么样善思,他们没有为难于你吧?”

    “多谢大人关心,那些乱民并不敢把在下如何。”陆缜忙称谢道。

    “那你与他们谈得怎么样了?”看情况陆缜的待遇似乎要比之前的赵克远好上不少,所以康知府才会作此一问。

    陆缜的目光转到了一旁的赵通判脸上,发现对方似乎显得有些紧张,甚至都不敢凑过来,心里顿时一动:莫非那岳南星提到的与漕帮中人勾结的官员里,就有这位通判大人么?

    这一顾虑,让他迅速把到嘴边的话一变:“他们依然一口咬定了之前的要求,不然就不肯放人。”

    “真是不知好歹,真当我官府不敢拿他们怎样么!”康思川眼睛一眯,勃然怒道:“看来只有派人偷偷接近他们,从而发抢出霍公公了。”

    “东家,这恐怕有些困难吧,他们可是有所提防的,甚至我们到现在也不知这些家伙把霍公公藏在了哪里,贸然偷袭,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而且,要是真把他们逼到了绝境,因此铤而走险对霍公公下了毒手的话,咱们的罪责可是不轻哪。”

    这话确实切中了要害,让康思川的脸上也露出了为难之色:“可是他们的要求”显然,在陆缜过去之时,赵克远已把对方提出的要求仔细说了,所以这位知府大人才会显得如此为难。

    “官府自有威严,岂能受他们这些乱民的摆布!”这时,赵克远也走了过来,沉声说道。这话倒也在理,若真个妥协了,那官府的脸面就丢尽了,今后还拿什么治理百姓?

    看出康思川的犹豫,陆缜也顺着意思道:“东家,赵大人所言在理,我们绝不能受其威胁而妥协。不过,事情还是可以变通一下的。”

    “此话怎讲?”康知府急忙问道。这次一连串的变故,已闹得他头脑发胀,有些不知所措了,下意识就问了出来。

    “当务之急还是平息乱象,尽快把霍公公救出来。而要做到这些,最要紧的就是取得那些乱民的信任。所以在下以为,既然他们想要对付漕帮,咱们索性就遂了他们的心意,先把李燕九等人给拿下了。”

    “嗯?”康思川不觉一愣,而身边的赵克远更是皱起了眉头,一脸诧异地看向陆缜,他这番话怎么听着有些前后矛盾哪。

    陆缜赶忙继续解释道:“东家,赵大人,在下的意思是虚与委蛇,给他们一个官府已然妥协的假象。只要咱们告诉他们李燕九等漕帮之人已被我们拿下,而且官府一定会为他们做主,不过还需要他们上岸来作证,如此一旦将他们骗上岸,尤其是把他们的头脑骗上来,那无论其他人和霍公公上不上来,一切就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了。”

    “唔这倒是个对策。不过,如此作法岂不是出尔反尔,将来传出去恐怕与官府的名声有损哪。”康思川又有些不怎么确定地来了一句。

    陆缜笑着解释道:“大人不必因此感到担心,咱们只答应为他们秉公审断,可没答应他们一定要定漕帮之罪。到时候上了公堂,一切不都还是由咱们一言而决么?”

    这话说得赵克远双眼一亮,忍不住赞许似地冲陆缜竖起了大拇指:“陆先生果然手段高明,这确是眼下最妥当的应对之策了。”

    康思川在一番沉吟后,也不禁点头:“不错,眼下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可行了。”

    “不过,这事却得暂时委屈一下李燕九等人,这话由在下去说似乎有些不妥,所以还望两位大人能出面说服。”陆缜又提出了要求来。

    “这是自然。赵通判,此事就交给你了。”康思川当即转头对赵克远吩咐道,后者则赶紧拱手应承了下来。只瞧他那毫不犹豫的模样,就可知其与漕帮的关系匪浅,也就更让陆缜确信自己之前的判断了。

    待赵克远离开去和李燕九等人商量时,陆缜才再次对康思川道:“东家,如今还有一件要紧的事情需要尽快处理,那就是严家和藏在城内的白莲教逆贼。这次可不能再让他们脱身了。”

    经这一提醒,康思川才猛地想起城里还有这么两方面敌人呢,便立刻挥手叫来了一名卫所将领,低声跟他吩咐了几句。

    这些将领其实心下也是颇为忐忑的。毕竟这次苏州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于谦被袭击还差点落入乱民之手,而霍正这个管事太监又被贼人给劫了去,若他们不能在此番事情上将功赎罪,恐怕到时朝廷必有重责。所以在听到康思川的一番吩咐后,虽然双方其实不算上司下属,那将领还是迅速答应了一声,然后点齐人马,火急火燎地冲回城里去了。

    现在码头这儿已是僵局,官府固然难以派人杀过去救人拿人,可那些乱民也已闹不出什么大的动静来了。所以他们已可把兵力调回城中,去对付其他的反贼。

    看着他们匆匆而去,陆缜才稍稍松了口气。虽然暂时不知道白莲教贼人到底藏在哪儿,但就他判断,这事上白莲教一定与严家有所勾结,所以只要找准了严家,那白莲教也将无所遁形。

    能做出这一判断,除了因为这次的变故里两者间配合的默契,还有一点是陆缜已猜测出之前严家想要运走的私盐很可能就是白莲教的。因为就林烈他们所查出来的数目来看,那可不是寻常富商能搞到手的,只有像白莲教这样有组织,又经营多年的存在,才能在神不知鬼不觉间搞出来如此庞大的私盐。

    虽然这一切都只是猜测,但事态紧急——一旦拖得久了,惊觉事情有变的白莲教很可能再次金蝉脱壳而去——也只能赌这一把了。反正严家家大业大的,一定是逃不了的,所以官兵入城必能有不小的收获。

    当陆缜想明白这些,再抬头时,正看到赵克远带了人直接就把面色有些异样的李燕九等一干漕帮之人给拿下了。

    显然,双方已把话说得清楚,所以虽然漕帮在场有不少人,而且个个都身材魁梧,带有兵器,可在面对相当数量的官府差役时,却没有一个反抗,很快就束手就擒,被绳索给捆缚了起来。

    “东家,演戏得演全套,咱们先把人带回府衙,然后再作布置也不迟。不然河上那些家伙说不定会有所怀疑。”陆缜又提议了一句。

    康思川一想之下,也觉着很有道理,便点头应下,然后带人走过去,下达了把人押送回衙门的命令。

    在此一系列的动作中,穆宏一直都只是冷眼旁观,仿佛一切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直到康思川走开,他的一双眼睛才落到了陆缜身上:“陆先生真只是打这么个主意么?”

    “穆兄这话是何意?”陆缜心头骤然一跳,但面上却不改色。

    穆宏不是个多话之人,见陆缜不认,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这便转身追着康思川而去。这反应,倒让陆缜心里更觉不安了,不知这位会不会跟自己的主人说什么,而以亲疏来看,显然自己是比不得穆宏的。

    不过直到回府衙,一切也都再没生出什么变数来,康思川也没找陆缜询问什么,似乎穆宏并没有进言。

    此时,城内已完全安定下来,只有几百官兵直冲向了严家的府邸,将那座气派不凡的严府给围了个水泄不通,然后也不打什么招呼,便有人直接撞开了紧锁的门户,惹得周围百姓一阵惊慌。

    可随后,却轮到众官兵不知如何是好了。整座严家园子,此时早已人去楼空,虽然一些家具都在,但金银细软等值钱易拿之物却都已不见。显然,早在昨日事发之前,严家之人就已做好了逃离的准备!

    最终,这些官军只能留下一部分守在此地,其他人则无功而返,回去府衙禀报这一消息。

    当听到此事后,陆缜并没有太大的意外。以他对严家众人的了解,他们也确实会早一步做好相应的打算。不过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对方此时应该还在苏州城内,只要全力搜找,就一定能把他们找出来。

    康思川也是一样的心思,当即命人继续搜寻严家众人的下落,并命四门严加查问,不得让任何一个可疑之人离开苏州城。

    等这一切都做完之后,陆缜才对康思川道:“东家,昨晚到现在我都未曾回家去看看,心中着实不安,所以”

    “这是本官疏忽了,你确实该回去看看。”康思川忙点头称是。现在苏州城里依然人心惶惶的,陆缜这个当家的男人不在,家中女人当然是要感到心急了:“衙门里的事情就交给其他人吧,你好好地歇息一阵。至于运河上的事情,赵通判自会处置。”

    “多谢大人体恤!”陆缜说着,拱手为礼,这才退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