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僵局(下)
    当陆缜带了清格勒,以及其他一些衙门差役赶到码头时,这黑夜已将过去,天色也已微现光明。苏州城里百姓的骚乱已被闻讯出动的卫所官兵安抚下来,只是码头那里的情况显然变得更加复杂了。

    本来,于谦也是有意过去一看究竟的,但最终还是被陆缜以及胡戈给劝服,暂时依那周戊之请去了驿站之中歇息了下来。

    至于说服他的原因,既有其刚历一场动乱,身心俱疲的顾虑,更因陆缜隐晦地提出这才是对康思川最好的结果。要是于谦这个朝中高官此时赶去码头,无论这次的乱局能不能平息,康知府的头上一定难免会被扣上一顶办事不力的帽子。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于谦要是去了,就有越俎代庖的嫌疑,毕竟这乱子是发生在苏州城,一切自当由康思川这个知府来全权处置。在想通这点后,于谦便没再坚持之前的想法,只说了句若有事可去驿站找自己商量,便在几十名兵卒的保护下住进了驿站。

    而陆缜,则在府衙略作休息,并吃了些糕点——他自傍晚奉命出去处理锦衣卫发现客栈中有异样一事后就没曾好好休息过——后,这才带了其他众人赶去了码头,去见自己的东家。

    看到陆缜到来,康思川的脸上勉强地露出了一丝笑容来:“善思,这次真多亏有你,若不然,本官的罪名可就大了。”确实,要不是陆缜及时救援,于谦很可能落在那些水鬼手中,那时生死可就难说了。

    “在下不过是略尽绵力,查漏补缺而已,倒是大人这儿情况可比刚才要严重哪。”陆缜只谦虚了一句,就把话题引到了眼前的局势中来。

    “唔,想不到这些刁民竟如此大胆,连霍公公的船驾都敢攻击,现在他还落到了这些乱民手中,本官已派人过去交涉了,希望能有一个好的结果。”康思川叹了口气道。

    陆缜顺着对方的目光往运河水面上望去,却看到那条比于谦座驾还要大上不少的官船上立了不少手持火把和兵器的汉子。而在这条大船周围,则还有不少的小船漂荡在水面之上,显然他们是乘小船攻上官船,然后占据了此船的。

    至于之前焚烧的那些大小船只,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火已尽数熄灭。不过船只这一沉没,却也堵塞了水路,让那艘相对完整的官船暂时是无法离开此地了。这或许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作法自毙了,要不是他们之前放火烧船截断上下游水路,此时这些人都可以趁着官府暂时调不出可用船只的情况下,驾船离开此地。

    只是,即便如此,对康思川来说依然头疼得紧,那霍正身份虽远比不得于谦,可要真死在了乱民之手,他康知府要承担的罪名也是相当不小的。

    正因为有所顾虑,康思川才会派了人过去与那边的乱民交涉,不然以官府的强硬,此时只会想法调集别处的船只强攻对方了。因为从目前的情势来看,这些乱民之所为已是杀官放火,和造反没什么区别了。

    在等了一阵后,官船上便是一阵骚乱,而后一人便有些狼狈地被人推了出来,最后更是差点被人丢进水里。好容易,这人才重新落到小船之上,然后由上头的一名船夫将他送回到了码头这里。

    虽然距离颇远,再加上天色尚暗未能看个分明,但只从那惊鸿一瞥般的动静里,陆缜还是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不肯妥协的恶劣态度。而身旁的康思川更是面色铁青地哼了一声,两道眉毛已迅速地聚在了一起。

    小船很快就靠到了码头上,通判赵克远面色有些发白,脚步也有些虚浮地踏上了岸,然后朝自己的上司行了一礼。..

    “他们怎么说?”康思川语气沉郁地问道。

    “那些刁民不肯交人,下官刚想拿我大明律法来劝说他们,结果为首之人不等我把话说完,便命人将下官给赶下了船。”赵克远低头回了一句。

    康思川虽然心下不满,但终究没有说什么重话。要论起来,赵通判已算出了大力了,刚才都没人敢过去与那些乱民交涉,最后还是他主动站了出来。而船上的情形大家也都看到了,即便是官员,在那些乱民眼里依然是没什么威慑力的。

    “那霍公公可还好么?”康知府急忙又问了一句。

    “下官并未见到他,不过就那首脑所言,公公只是受了些惊吓,被关在其中一间舱房之中,暂时是没有性命之忧的。”

    “敢问赵大人,他们可有提出什么条件么?”陆缜这时也开口了。虽然康思川他只说派人过去交涉,但陆缜还是可以猜想出来的,所谓交涉,应该就是劝降了,所以才会有适才所见的无礼一幕。

    赵克远不觉有些迟疑地看了康思川一眼,似乎想说又有什么顾虑。后者便哼了一声:“说说吧,本官倒要听听他们能提出什么无理要求来!”

    “那为首之人说自己也是逼不得已,才会闹今日这一出的。本来只想针对一直欺压他们,还害死了不少兄弟的漕帮的。却不料竟闹到如此地步,所以”赵克远说着又是一顿,看了眼远处的李燕九才压低了声音道:“他希望官府能为他们主持公道,并赦免他们的一切罪名。”

    “简直是胡说八道,昨夜发生的一切都是蓄谋已久的动乱,他们倒真敢胡乱寻找借口哪!”康思川面色更是一沉,斥责似地道:“这种话岂能相信?至于赦免他们这次的罪行就更是不可能了!”

    赵克远在旁只能点头称是,他早知道了康知府会是这个态度,所以才会在当面拒绝对方要求,又拿官府出来压人后,才被人狼狈赶下船来的。

    倒是陆缜,此刻却微微皱起了眉头来,略一思忖才开口道:“东家,有几句话在下不知当讲不当。”

    “但说无妨。”对陆缜,康思川还是相当满意的。不说其他,光是今日保住了于谦的功劳,就足以让康知府对其高看一眼了。

    “在下以为,这些乱民所言恐怕未必真是假的。”陆缜组织了一下措辞如此说道,却听得面前两名官员都是一愣,尤其是康思川,更是立刻问道:“你这话是何意?”

    “东家就不觉着昨晚之事实在太过突然了么?而且这些乱民百姓即便想做什么对抗官府之事,又怎么会对一个路过我苏州的于大人下手呢?”陆缜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这话还真有些道理,听得康思川也为之一愣。其实他并不是听不得意见的鲁莽之人,只是因为一连串的变故让他恼火非常,才没有在此事上多作琢磨。但现在,陆缜的这番话,却似点破了一些一直被他忽略掉的东西。

    是啊,纵然他们有心作乱,又何必对于谦下手呢?真要造什么乱子,直接下手烧了码头上漕帮的船只便是,而若是想要有个保证,也大可先一步绑了城里某些官员,那可比对付于谦要容易得多了。

    另外,即便他们真想要在水上下手,拿下霍正也似乎更顺理成章些,现在这位霍公公不就落到他们手里了么?

    可很快地,这一想法又被另一问题所掩盖了:“这或许就是他们筹谋准备之下的策略。不然何以解释其如此迅速的动作,而且于大人的船驾也确实被人攻击了。”

    “这正是在下想要说明的。”陆缜等的就是这一问题:“其实刚才救下于大人时,在下已从贼人口中问出了一些东西来。就他们所言,自己乃是受了严家的马掌柜所托,才会对于大人的船驾下手的。”

    “严家”康思川的眼睛迅速就眯了起来:“竟有此事!”

    “不光如此,在咱们上岸之后,还遭到了白莲教贼人的袭击!”

    “什么?连白莲教也牵进此事之中了?”赵克远也是满脸的难以置信。

    陆缜点头:“正因如此,在下才更觉着此事另有蹊跷。恐怕现在大船上的那些乱民都是被人利用了,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而究其原因,恐怕真如他们所说,是因为和漕帮之间的恩怨,他们昨夜的行动也是为了报仇而已。但与此同时,又有人借机生事,闹出了对于大人的刺杀一事来!”

    这番推断确实说得合情合理,虽没有实质证据,却很是让人信服。便是康思川,也不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么说来,倒也有些在理。不过,即便真相确实如此,事到如今我们官府也不能放纵了这些乱民!”

    “东家,在下以为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救出霍公公,并迅速平息这场动乱,至于到底该怎么定他们的罪名,可留待之后再说。”

    “这可谈何容易?”康思川叹了口气道。刚才赵克远都上了对方的船了,结果还是一般,难道现在还能有什么变数不成?

    “让在下过去和他们见上一面,问问个中原因吧。”陆缜突然提出了这么个要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