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变局(下)
    如果许青莲和严玉麟在运河岸边,看到陆缜此时的处境,一定会大感得意,因为此时的他已身陷绝地,一口刀离他只在咫尺距离,似乎只要眨眼之间,他便会被一刀劈杀。..

    他身后的于谦想要相助,只可惜一身是胆的于大人终究只是个文弱书生,居然被陆缜死死挡在身后,压根上不得前,只能惊呼出声,看着陆缜为自己挡下这致命的一刀。

    至于其他那些锦衣卫,或是距离有些远,或是反应不够快,反正都没能如清格勒般再为陆缜争取哪怕一下机会,唯一能做的,就是发出声声怒吼,却完全无法改变这里的局面。

    “呼——!”刀已临身,陆缜的心在这个时候反倒坦然了。不过一死而已,自己已尽了所有的心力,纵然死去,也无愧这天地百姓!唯一感到对不起的,只有家中的那两个女人了

    就在所有人都认定他必然将死在这一刀之下时,旁边突然响起一声暴喝!而后,在一声呜响中,一条乌黝黝,黑黢黢的长影便带着霹雳般的呼啸从那边直飞了过来。

    这东西来得既猛且快,居然后发而先至,赶在刀砍中陆缜之前,啪地一声,砸中了刀身。

    这一下出乎了刺客的意料,再加上刀身上本就没蓄什么力量,竟被这一下砸得往另一边就是一偏,他甚至能感到虎口一震,险些连刀柄都没能握住。如此一来,这一刀便终于劈歪,几乎是擦着陆缜的肩膀和手臂砍了下去。

    直到这时候,众人才看得分明,那及时救下陆缜的东西,居然只是一条最寻常不过的船桨罢了。不过这玩意儿确实够沉的,所以才能在撞中刺客刀身后彻底将之打歪。

    而就这一愣神的工夫,清格勒已迅捷扑上,早已没刀在手的他也不见半点畏缩,身子贴近对方的同时,双手已猛缠向了刺客的脖颈,而其双脚也往对方的下盘钩绊过去。

    一刀落在空处,虎口又受了点伤,让刺客的动作不觉有些迟缓。还没等他把刀再次举起呢,一条大汉已旋风般扑来,而且用的还是如此贴身近战的方式,这在让他一惊之余,竟还真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了。身子才一动,便已被人按住肩膀,然后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竟直接被对方给放倒了。

    此时,侧方又是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传来,一条汉子如出柙猛虎般火速冲向了那些还在和锦衣卫缠斗的刺客,虽然赤手空拳,却有着莫大的气势,举手投足间,就逼得面前几名黑衣刺客连连后退,并在看准机会后,一举夺下其中一人的手中刀!

    刀光闪处,鲜血当即迸溅出来,竟有两名刺客被他这大开大合的杀法砍翻在地。而他的脚步和身法并未因此稍停,依旧狠狠地扑过去,不断地朝着这些敌人劈砍。

    与此同时,身后处,清格勒也已完全占据了主动权。他用的乃是蒙人惯用的摔跤术。虽然他打小是在京城长大,从未去过草原,但其父亲还是把草原民族所特有的这项绝技传授给了他。而现在,当遇到如此险境时,蒙人天性里的好勇斗狠就被他彻底激发出来,完全不顾对方有刀在手,只是一味地与之贴身缠斗。

    顶、拧、绊、缠蒙人摔跤术中最简单的招数此刻却完全发挥出了其特有的威力,竟让面前这个刚才凶悍无比的刺客头子的彻底陷入了被动挨打之中。不但身上已吃了不少亏,连脑袋都被对方的膝盖撞了不知多少下,早已头发发昏。手中刀这时早不知被丢去哪了。

    此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勉强挣扎地想要摆脱对方。只是在被清格勒这么缠住后,再想脱身却是千难万难了。

    缠斗中,砰一声,他便发出了一声惨叫,整个身子猛地就弓了起来,缩得跟个虾球似的,眼泪鼻涕随之不受控制地流淌而出。却是胯下要害处不知怎的受了清格勒膝盖一顶,这一下,哪怕他再能忍,也抵受不住,顿时就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而在他被完全打倒的时候,阵势外头的那些刺客也终于彻底的溃散了。那个突然杀来的大汉虽只一人,却有着让万军辟易的凶悍劲儿。在其一番冲杀之下,这些刺客终于由攻变守,最终在发现自家头领已脱不得身后,彻底崩溃,开始往后退却了。

    这时,险死还生的陆缜才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来,大声喊了一句:“谁有火?快点起火来!”直到这时候,他才想起了自身处境,只要这里点火为号,想必码头那里一定会派人前来探看究竟。而只要官军赶来,无论于谦还是自己,就真个安全了。

    他身后,于谦颇有些赞许地看了他一眼。这个年轻在如此危险的境地里还能保持冷静,确实有着过人的胆识和智谋哪。

    当刺客们狼狈退散的时候,火光已在陆缜他们面前迅速亮起,然后越燃越大,直冲天际,从而与前方运河之上的那些火头交相辉映起来,就如那天空上的点点繁星一般。

    果然,这边突然升腾起来的火光迅速吸引了码头上众人的注意力。本来看着河面上乱象,尤其是眼看着官船起火即将沉没的康思川心都快沉到谷底了。一旦于谦真死在了苏州,那自己的罪过可就太大,而身边那些家伙又都不肯下水。

    正当其无奈时,突然就发现身后运河岸边竟有火光直起,这让他心里不觉生出了一丝期盼来:莫非于大人他们已从船上脱身,并逃到了那里,所以才举火求救?

    一旦生出这个念头,康知府便不再犹豫,当即拉住身边一名军卒吼道:“看到那里的火光了么?赶紧派人过去查看究竟。要是于大人在那里,就一定要保护其安全,快去!”

    那兵卒看着康大人这张已经有些扭曲的脸庞,不觉都打了个寒颤,所以赶紧答应一声,跑去见了自己的上司,将话一传,随后便有一队百十人的军队火速朝着身后火光冲天处奔去。

    看到终于有人赶去,康思川心里不觉默默地祝祷起来:“于大人,你可一定要在那儿哪!”

    在把刺客杀退之后,众锦衣卫再次回身,护在了陆缜他们身前。此时外头一阵漆黑,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敌人埋伏在暗中,为了安全考虑,他们只有先固守在这里了。

    直到这时,那条最后参战并发挥大作用的汉子才来到了陆缜和于谦跟前:“大人,你没受什么伤吧?”

    “辛苦你了胡戈。”于谦笑了一下,同时感激地看了一眼陆缜:“幸亏有善思他挡在本官面前哪”

    “于大人你言重了,在下不过是逞一时之勇罢了。若非这位胡大哥及时出手,恐怕我都要死在对方刀下了。”陆缜忙谦虚地说道。

    确实,要不是胡戈正好乘船来到,并发现陆缜的危局,不假思索便投出其中一条船桨,恐怕陆缜真要命丧对方刀下了。

    胡戈却不这么看,只见其郑重地冲陆缜抱拳深施一礼:“陆公子,多谢你舍身护着大人,不然我胡某的罪过可就大了。”

    “无须如此,愧不敢当。”陆缜连忙摆手道。

    而一旁的钟百户和清格勒却没去搀和到他们的互相谦让里去,而是正忙着对那名被拿下的刺客头子下手逼问呢。虽然这儿并没有称手的刑具,但对锦衣卫来说,也不是问题,在用刀剑等兵器对其一番动刑之后,此人终于吃不住劲儿,吐露了实情:“我我乃白莲教下黑字组的人”

    “竟是白莲教的杀手!”陆缜一听,心里再次一懔,这次的事情越发的复杂了,不但和漕帮,和严家有关,连这个一直为朝廷官府所忌的神秘教会竟也牵涉其中。这严家的人胆子也太大了,只是他们图什么呢?

    不光陆缜,就是于谦也是一脸的凝重,看来自己此番回朝还真是前路多艰险呢!

    在所有人都一片震惊的时候,他们并未觉察到,身前不远处的几幢民居的阴影里,赫然有十多双充满了杀意的目光正盯着他们。而在这些目光下方,还有一个个散发着寒光锐气的细小光点,那是弓弩箭矢!

    这些藏在暗中的家伙,很快就已把手中的弓弩端起,瞄了过去。这一回,一定能杀得这些锦衣卫全无招架之力!

    就在这时,一条火龙迅速朝着这边奔腾而来,转眼就已到了近前,却是码头那里的官兵终于赶来了。

    见此,这群人里的为首者面上一阵犹豫,终于轻轻地道了一声:“罢了,我们回去。”

    “可是百户”手下一人有些不甘地嘀咕了一句。

    “若是这时动手被人拿下,我们可就被动了。反正杀于谦的机会有的是,今后再来就是了。”那人说话时微微抬了下头,借着远方朦胧的火光,正好能照出此人的模样来,他赫然就是东厂的那名时百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