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变局(中)
    “唰——噗!”寒光径直没入陆缜适才所站的位置,众人这才看清楚这居然是一柄尺许左右的飞刀。

    只一瞬的迟疑后,众人才猛然回过神来:“有刺客,保护大人!”说话的同时,那些锦衣卫已抽刀在手,迅速围在了于谦周围,目光则警觉地向着四周张望,寻找着那突然出手偷袭的刺客位置。

    陆缜更是心头一阵发寒,背上都渗出了一片冷汗来。要不是身边的清格勒及时出手相救,恐怕自己就得命丧在这一刀之下了。没想到这些家伙居然还有后着,不但在水里有刺客,就连这岸上竟也布下了人手。

    就在众人摆出防御的姿态时,前方黑暗之中已突然冒出了十几二十条黑影,他们手中都握着长长的刀剑,也不说话,直接就挥着兵器直扑了上来。..

    “好大的胆子,竟敢行刺朝廷命官!”看到果然有刺客扑杀过来,钟百户怒极反笑,当即举起了左手,高声喝道:“弓弩手何在?”

    随着他这一声令下,其中几名锦衣卫已半蹲下了身子,亮出了一直背在身上的弩机,稳稳地对准了那些不断接近的刺客。

    没有任何的迟疑,钟百户看着敌人,便下达了攻击的命令:“放箭!”

    这些锦衣卫其实今日确实憋了一肚子的气,之前在东厂手里吃了大亏,却又无处发泄。现在既然有人送上门来让他们出气,他们自然不会放过了。

    于是,一根根箭矢便带着他们的怒火,带着风声咻咻地直飞而出,射向了前方目标。而这些家伙居然个个都不弱,面对这些迎面而来的箭矢,突然身子一伏,竟有半数箭支都落在了空处。

    不过这用弩机射出的利箭速度还是太快,他们终究没能完全闪过这要命的攻击,当即就有四五人中箭扑倒。可即便如此,中箭之人居然都不吭一声,而其他人更是毫无所惧地继续扑上,迅速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结阵!”见此,就是钟百户心里也是一懔,这等凶悍的敌人他也是第一次遇见哪。好在他还算有些见识,立刻下达了命令,指挥着手下众人结成一个半圆,阻挡住敌人攻击的势头,同时还有几名弓弩手继续朝前放箭,倒又射倒了两三名敌人。

    转眼间,这些黑衣人已扑到了众人跟前,手中刀剑迅速挥刺劈砍过来,与前方的几名锦衣卫正式交上了手。

    这一正面交锋,锦衣卫才顿吃分量。对方虽然人数上还处于劣势,可其凶狠的攻击却能迅速弥补兵力上的不足,只一个照面,就已让前头的十来名锦衣卫一片死伤,整个队伍居然也被迫着朝后退了一段距离,以求拉开与敌人之间的距离。

    陆缜身在队伍中间,也是一阵的诧异。之前他也见识过这些锦衣卫的实力,虽然不是太强,却也可以轻松将一众东厂番子击败,怎么遇到这群家伙却完全不是对手了呢?

    不过这时候已顾不上深究个中缘由了,陆缜立刻给清格勒打了个眼色,示意对方上前相助。清格勒点头之后,忙一步冲了上去,刀一摆间正好帮身前的一名锦衣卫架住了这要命的一刀,同时左脚猛然发力一踹,把因为被架住全力一刀而身子一顿的一名黑衣人给踢得踉跄退后。

    趁着这个机会,清格勒再次埋身上前,刀光一展,正好劈入了一旁还没反应过来的一名黑衣人的腰胯,将其劈得重伤倒地,鲜血流了一地。

    有了清格勒这个善于正面交锋的猛将在前头帮着,锦衣卫的处境才稍微好上一些。但随即,那些黑衣人里又有人猛地张手射出数道寒光,顿时就有几名锦衣卫中刀受伤,形势就再次发生了转变。

    本来这些锦衣卫就处于被动防御的一方,现在又要分心提防对方飞刀偷袭,手脚上自然慢了半拍,这让他们的处境又变得不妙起来。只一会儿工夫,又有几人中招,甚至连那半圆的阵形都露出了一个缺口。

    当缺口出现时,适才率先挥出飞刀的一人便暴喝一声,手中刀光爆闪,竟直接把面前的两名锦衣卫劈得打横里飞了出去,然后他也不再追击,而是身子一弓,双足一弹,整个人就如箭矢般直飞向了阵势中间位置。很明显,他的目标便是如今被围在中间的于谦与陆缜两人了。

    “不好!”清格勒虽然在前头和敌人交锋,但依然眼观六路,对方一掠起身子,他就知道其用意了。赶紧就欲回身驰援。

    可就在这时,本来已被他压得透不得气来的两名黑衣人却同时低喝出声,完全不顾自身安危地全力攻过来,却是一副有死无生的拼命架势。一旦清格勒抽身后退,他恐怕就会被伤在此二人的凶狠攻击下,别说救援了,就连自己的安危都未必能得到保证。

    心里清楚这一点的清格勒只能暗叹一声,在后缩的时候猛地一顿,然后挥刀再上,刀闪处,已迅速划过两个敌人的胸口。两个拼死阻挠的黑衣人只发出一声惨叫,便已砰然落地,只有出气而没了入气。

    可就这一耽搁,那攻向阵势的黑衣人却已得逞,迅速穿透了前头的防线,直达陆缜他们跟前。甚至陆缜都能看到其眼中闪过的一丝凶残的杀意了。

    周围那些锦衣卫急忙想要过来援救,但却都晚了一步,只能发出一声惊呼。陆缜唯一能做的,就是猛地一个挺身,毅然决然地挡在了于谦之前——自己可以死在这儿,但于谦绝不能有事!

    于谦没想到在这个时候陆缜居然会做出如此选择,不觉一呆。再想做出同样的动作时,已经晚了一步,只能长叹一声,心里暗道:“陆善思你这又是何苦呢?”

    陆缜瞪圆了眼睛,握紧了拳头,把最后的一点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己已经良久没有触发出来的那股异能之上。只求能让一切停顿一下,然后好有反杀的机会。

    可结果,却再次让他失望了。自从京城敲击登闻鼓以后,他似乎就失去了那最后的自保之术。无论是当初在钱塘江畔与倭寇对敌时,还是如今面对刺客的袭击,他都无法如之前般顺利施放异能,只能眼睁睁看着敌人扑杀过来,那口劈向自己的钢刀带起的劲风先一步落到了自己面上。

    “大人!”清格勒解决了两名敌人,便是一个旋身,可入眼的,却是陆缜迎着敌人的钢刀挺立不动的姿态,这让他心下大骇,口中更是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叫声。同时,他已顾不上太多,手一扬,就将掌中刀猛地抛射出去,直夺那人的后背,而后身子也跟着快速地直扑了上去。

    虽然因为距离的关系,一切似乎都已经有些来不及了,但清格勒还是想要再试上一试。

    那人听得风声,已劈到陆缜面前的这一刀便猛地一停,然后以一个奇怪的角度往后一撩,正好打在清格勒掷来的一刀上,将之高高挑飞。但他的动作却并未因此停下来,手腕一抖间,竟再次横掠,劈向了陆缜的脖颈,速度都不见有半点减慢的。

    而陆缜,这一回却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事到如今,一切挣扎都已是徒劳,对方比自己要快得多,唯一能做的,就是静候着死亡的到来了!

    只可惜,自己的抱负就要因此而烟消云散了

    站在碧福园的楼上,远远眺望着,已能发现运河码头那里的火势已经渐渐小了许多。

    见此,严玉麒的面色几番变化,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更不知今日之事到底会是个什么结局。两兄弟似乎是心意相通,迟疑了一阵后,严玉麟忍不住道:“大哥,你说这次会得手么?”

    严玉麒还没开口,许青莲已先一步笑了起来:“水陆之上都已有我们的人,除非他于谦能上天,否则他必然难逃一死。”

    “你你们在陆上也布置了人手?”严玉麒忍不住问了一句。

    “严公子你不会以为我们圣教会把一切都寄托在你们身上吧?水面上的攻击看似无懈可击,但只要有人动作够快,还是能把于谦救上岸的。但我却早有布置,只要他们上岸后略有疏忽,下场便已注定!”许青莲得意一笑,然后又吐出了一口气来:“现在,只等他们把得手的消息传回来了。”

    严玉麒低下了头来。事到如今,他已完全被白莲教的这些家伙所裹挟,即便今日之事最终没被官府查出来,恐怕今后的处境也将大大不妙了。只可惜,眼前这个家伙的实力实在太过可怕,让自己完全无法反抗,只能听从其摆布。

    倒是严玉麟,明显更亢奋一些:“那陆缜呢?听说今日他也在码头上,你们能帮我除掉他么?”

    “这个不必着急。一旦于谦死在了此处,陆缜必受牵连,到时候想要除掉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许青莲信心十足地一笑道,似乎是已经能看到陆缜的尸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