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作局
    平静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就是夏日过尽,秋风吹来,又是一年收获而肃杀的季节。

    一直在府衙忙得团团转的陆缜在中秋节这天也终于跟自己的东家康思川告了假,好好地陪了楚云容和云嫣两女过了这个团圆的节日。为此,几人还出城去了一趟寒山寺,跟寺里的高僧们求了几道平安符。

    当日晚上,三人更是聚在自家的院子里,静静地抬头望着那皎皎明月,过了让每个人都难以忘怀的一天。

    也幸亏有两女陪伴在身侧,才让陆缜没有在中秋这个团圆的日子里生出些别的想法来。这已是他来到大明朝的第四个年头了,要说不思念五百多年后的家人们自然是不现实的,只可惜那时空间的距离,却不是凡人如他所能够轻易跨越过去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里默默地祝祷,希望父母亲戚一切都好了。

    似乎是看出了陆缜心中有事,这一晚的两女都显得格外的温柔体贴。最后在酒意的催动下,再加上陆缜半强迫的要求下,两女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和陆缜进了一房,然后不可说,不可说。

    一夜荒唐,等天亮后,两女便有些后悔和羞窘,自然好生地埋怨了陆缜一番。而得偿所愿的陆缜则跟偷到了一只老母鸡的狐狸般,得意地笑着,又说了一番好话,哄了她们一阵,这才穿戴整齐地赶去了府衙。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陆缜在来到府衙时,整个人看上去依然是喜滋滋的,这让不少见了他的衙门中人都忍不住打趣了几句:“陆先生这春风满面的,看来昨晚一定颇为风流了。”

    面对这种调侃的话,陆缜只能回以微笑,既不辩解也不承认。直到康思川将他叫到跟前,认真地跟他嘱咐起事情来后,他才重新严肃起来。

    “杭州那边已传来了确切的消息,于大人会在明日就启程坐船沿着运河北上。以如今水路的情况来看,三四日内,他就会入我苏州地界了。到时候,善思你便随本官同去迎上一迎吧。”康思川说出了自己今日找陆缜面谈的关键之事。

    陆缜忙答应一声:“一切听凭东家做主。对了,安全方面是不是也该有所准备,毕竟于大人名声在外,说不定会有什么宵小会趁机闹事。”

    “这点你大可放心,本官已知会苏州卫所的官兵在运河沿岸作出相应布置了。只要是有可疑之人在这几日里出没的,就先拿下再说。于大人乃朝中高官,自然不能让他出任何意外了。”康思川笑着回了一声。

    “那就最好不过了。”见对方已把一切都布置妥当,陆缜当然不会再多事似地嘱咐什么。毕竟自己只是个幕僚,提醒一句也就罢了,若总是说,就只会惹来东家的不满了。

    三天时间又很快过去,到了八月十九这天,苏州城里的气氛陡然就变得有些凝重起来,尤其是城外运河两岸,更多了不少的军卒立于两旁,这让不知内情的百姓们可着实吃惊不小。

    不过很快地,消息也就传开了。当知道是于谦要打此过,而知府大人将设宴款待后,大家更放下心来。这种官面上的事情,跟寻常百姓来说实在离得太远,只要不影响大家的生活,那无论来的是谁,衙门是个什么反应都与大家没任何相关,反正日子照常过就是了。

    但这一回,苏州城的百姓明显是有些乐观了,因为这次,已经有人在暗地里蠢蠢欲动,想借此机会动手把于谦这个眼中钉给拔掉了!

    碧福园是苏州有名的大酒楼,此时在三层人字号雅间内,正摆了一桌上好的酒菜。这些酒菜算起价钱来,怕是得要二十多两银子,够苏州城一户中等人家两年开销了。再加上边上几名弹着琵琶伴唱的娇美女子,这一雅间里的开销怕是在三十两往上了。

    可是此刻在桌边坐着的两个年轻公子此刻却无半点喝酒的心思,筷子也没有动上一下,只是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好菜全部冷却。若仔细再看他们的神色,就会发现,他们的眼里充满了焦虑和不安,似乎有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正在一点点地朝着他们逼近过来。

    这两名公子,正是严家的严玉麒和严玉麟兄弟了。

    自上个月无奈答应了许青莲他们的要求后,他们的心一直都是高高悬起的,有时候梦里都会做到东窗事发,然后有大批的官兵差役破门杀入,将他们全家都用镣铐给锁了去。

    所以虽只一个月光景,两人如今看着却已像是突然老了十岁。当然,要是有不知内情之人见了,只会赞一声他们够孝顺,因为大家只会认为他们是因老父严润章的病情才变得如此憔悴的。

    两兄弟心神不宁地在房中枯坐了半个多时辰后,终于门被人从外推开。在看到进来的是自家最信任的马掌柜后,他们的脸色微微一松,挥手便把那几名女子给赶出了门去,然后严玉麟便有些急切地望了过去:“怎么样,码头那边都准备好了么?”

    马掌柜轻轻点头:“不但码头那里,就是运河前后十里的运河,都已布置妥当了。”

    听到这个满意的回答,严玉麒才终于呼出了一口气来:“马叔你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

    严玉麟则有些不确定地问了一句:“这几日卫所官兵可都布在运河沿岸哪,咱们的人真能到时封了整片河道?”

    “二公子这你就不知道了,他们能管的只是岸边,至于水面上的船只往来,可不是他们能看得住了。到时候我们自有法子切断水路,即便官兵出动,也难以改变这一既定的事实。”马掌柜说着,又有些犹豫地望了过来:“只是公子,咱们真要不顾一切地这么做么?虽然事情已经布置妥帖,即便人被抓了也只和漕帮相干,但要是有个万一”

    “马叔,你觉着事到如今我们还有回头的机会么?”严玉麒苦笑地望着马掌柜道。

    马掌柜也回以一声苦笑,作为严家心腹,他自然早知道了如今的处境,确实,除了答应那些家伙外,已没有了其他选择。尤其是在已照计划把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就更是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那些家伙能信守承诺,只要我们帮他们把这次的事情办成了,就别再为难我严家。”严玉麒有些不确信地说了一句。其他二人都是一阵沉默,这一点他们也不敢说哪。

    就在这时,门再次被人推开,一个颇显轻松的声音先一步传了进来:“严公子你大可放心,咱们说话是一定算话的,只要此番事成,不但前次之事一笔勾销,我们还能给你一些额外的好处。”却是许青莲施施然地走了进来。

    看到他,严玉麟的眼中闪过一丝恨意,但身子却往后缩了一下。对这个轻易就能取自己性命的家伙,即便是严二公子那也是相当忌惮的。

    严玉麒则比自己弟弟表现得要镇定多了,只是冷冷地回了一句:“只要你们能做到这一点便可,至于其他的,我可不敢有任何的奢求。”

    “是么?难道严公子你连我们给你的回报是什么都不想知道么?”许青莲并不曾因对方的态度而不快,依然是那副笑吟吟的模样。

    严玉麒没有回答,只是看了他一眼。感觉有些没趣的许青莲只好自己把话说下去了:“不知到时候咱们帮你们除掉那个叫陆缜的家伙,你们会不会感到高兴些。”

    “你说什么?”严玉麟比自己兄长要更沉不住气些,一听这话,忍不住就接了口:“你们要除掉陆缜?”

    许青莲嘿笑地点头:“不错,我们已得到确切消息,到时候陆缜也会去见于谦,到时候自然能顺道将之一并剪除了。听说他和你们严家可是有颇深过节的,怎么样,这份回礼还算过地去吧?”

    这一回,就连严玉麒都有些动容了。因为在他看来,严家所以落得今日这般地步,那都是被陆缜给害的。要是这次真能借白莲教之手除掉陆缜,倒也算是件好事了。

    不过他的脸上却依然是淡淡的:“那就多谢你们肯帮我严家出这口恶气了。”

    “好说好说。对了,一切都安排得怎么样了?到时候可别出什么篓子哪。”许青莲有些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你放心吧,我们早买通各方人手了。只要那于谦的座船一到,乱子自然就起,到时候你们自有机会对他下手了。”这次回答他的却是马掌柜。一切都是他出面安排的,所以说得也颇有信心。..

    “那就好。那咱们就在这儿静候佳音了。”说着,许青莲随手就拿起了桌上的一只酒杯,一口就把里面的美酒给干了下去。

    此时,日头已渐渐西斜,离着苏州还有七八里的运河河面上,一艘颇具规模的官船正缓缓地驶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