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偷香窃玉
    家中确实是挺和睦的,两女在那日相见后便一直以姐妹相称,别说起什么矛盾了,连一点生分的感觉都没有,似乎就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般。

    但陆缜却总觉着有些怪怪的,因为两女对他的态度明显透着些古怪。楚云容一贯如此也就罢了,可连云嫣在这几日里都对自己颇为冷淡,再没有了之前般的亲近,这就让他有些难以接受了。

    开始那两日,陆缜还忍着没有主动说什么,可几日下来依旧如此,他便终于耐不住了。他也不好直接去问楚云容和云嫣二女,便找了个机会,拦下了翠眉询问起了原委来。

    看着陆缜那可怜兮兮的模样,翠眉不觉抿嘴笑了起来:“老爷,这是两位夫人商量好了要给你个教训呢,省得你今后再瞒着她们去找其他的妹妹。只有让你知道了她们的态度,才能杜绝以后再出现同样的事情。”

    “额”陆缜这才明白过来。虽说这时代的女人比起后世来要温柔贤惠得多,即便自家男人三妻四妾的也能接受,或者说是忍受。但女人爱吃醋的性子却是天生的,在此事上,楚云容自然是要使使小性子的。

    至于云嫣,从前两日楚云容进门时她的表现来看,就可知道其是要以对方马首是瞻的了。所以在楚云容拿定了主意后,哪怕她心里有着异议,此时也只能顺着对方的意思行事了。

    虽然已明白了这不过是楚云容对自己的一点小惩罚,但在过了几天清心寡欲,甚至可以说是孤独一人的日子后,陆缜终于是有些忍不了了。以前倒也罢了,可在尝过男女间滋味儿后,身边又有这么两个美人儿则侧,他如何还能忍得了?

    于是,这日夜间,陆缜便开始行动了。当然,他还是给自己找了个说得过去的借口——要是总这么任由她们胡闹下去,家中必然夫纲不振,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必须尽快击破两女间的联盟。

    此时已是初夏时节,夜间依然处处有虫鸣啾啾,这让陆缜能够很轻易就来到了几女卧室的窗外,却未惊动她们。此时,房内灯烛已熄,但人却尚未睡着,这让他只能暂且静等在窗外。

    只听里面传来了云嫣有些犹豫的声音:“姐姐,咱们一直这么冷落陆郎真的好么?”

    “怎么,妹妹你心疼了?还是想念之前和陆郎双宿双飞的日子了?”楚云容话里既有调侃之意,隐隐却还带了一丝酸味:“你要是不愿,大可过去找他,我不会说你什么的。”

    这话如此明显,云嫣自然不敢再提,只能有些勉强地一笑:“我也只是担心惹得陆郎不快罢了,到时候姐姐你就不好说话了。”

    “这个你大可放心,陆郎并不是那等小鸡肚肠之人,他不会因为这事就怪我们的。而且我做这一切,还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若不让他知道我们的态度,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又要给我们招来几个姐姐妹妹了,难道你希望再多些人来和我们抢么?”

    “说的也是。可是像陆郎这样有本事的男人,三妻四妾的不也很正常么?”云嫣有些迟疑地说了一句。

    楚云容一时却有些接不上话了。她只是出于醋意才联合了云嫣做出如此举动来,要真论起来,还真有些心虚了,毕竟如今的世情便是如此。

    如此一来,屋内便是一静,两女似乎已没有了谈性。躲在窗外的陆缜见此,也是一阵苦笑,他的心里也不觉都有些发虚了。不过很快地,他又坚定了信念,今日是断不会回头的,这可事关接下来的幸福哪。

    在又等了一阵,觉着里头几人都已睡着之后,他才慢慢地探起身子,轻轻打开了窗户,然后便踩了窗台钻进了屋子。

    刚才那番对话,已让陆缜听明白了两女所睡的位置,所以当即便摸向了云嫣所在的一边——对楚云容,他还是有些忌惮的,毕竟自己和她之间还未曾发生过什么呢。但对云嫣,就少了些顾虑了。

    很快地,陆缜便已来到了云嫣所在位置边上,伸手就搂了上去,同时头也凑了过去,在对方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句:“是我”

    本来,躺在那里的女子的身子都是一僵,都要尖叫出声了。可在听到这一声后,总算是把尖叫给吞了回去,身子也慢慢地放软了。感觉到这一点的陆缜也不客气,当即就欺身登-床,将床上的人儿搂了个满怀。

    那人儿似乎有些不习惯这等行径,忍不住便欲挣扎,奈何力气上却远不如陆缜,居然被他牢牢地锁在自己怀抱之中。同时,他贴在对方耳边的嘴里又轻声地道:“别动,要是惊动了其他人,可就太丢人了。”

    其实他指的只是自己,毕竟自己是翻窗进来偷香窃玉的。但怀里的女子却是会错了意,以为说的是自己,身子便猛地一颤,却果然没有再挣扎反抗。..

    见此,陆缜自然是一阵欢喜,也不再犹豫,当即双手就在自己和怀中女子身上一阵游走,很快地,两人那本就不多的衣衫就被褪去一空,变得毫无间隙。

    没有半点迟疑,陆缜便又是一个翻身,就把女人压在了自己身下,然后就在他想驰骋之时,突然感到了有些异样。但此时箭已在弦,也顾不上其他。

    可就在这时,身下的人儿却发出了一声轻吟,这让陆缜的动作陡然就是一滞:“她竟然是云容!”直到这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发觉自己找错了人,本来想寻云嫣的,却最终把换了床位的楚云容给压到了身下。

    而更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身下这个女子居然也是完璧-之身!

    在陆缜原先想来,纵然楚云容对原来那个陆缜再是不假辞色,但终究是三媒六娉定下的亲事,应该早就洞房了。哪怕之后在广灵时一直分房,但早前也早该同床共枕过。对此,他也有了心理准备。

    可谁能想到,事实却完全出乎了他的判断,楚云容居然一直都没有让那陆缜近身。这却是便宜了自己,在摸错了人的情况下,居然这么糊里糊涂地就要了她的身子。

    当然,楚云容所以任由陆缜施为,除了因为身边还有几人,脸薄的她不敢挣扎外,更因为此时的她也确实动了要把一切都交给爱郎的心思。

    这一年多的分离,让楚云容更能看清自己的本心,知道自己已不能再和陆缜分开了。而回来后,又知道了云嫣和他的事情,甚至他二人间还发生了那种事情。

    说实在的,在听到这说法后,她是颇为不是滋味儿的。既有怨怼,又有些自怨自艾的意思,甚至后悔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有把身子给了陆缜。

    正是在这等心思的驱使下,再加上如此环境,居然就让楚云容半推半就地从了陆缜,真正的将自己彻底地交了出去。

    陆缜在情场上虽然不是什么高手,但头脑还是相当清醒的。既然自己一上来就找错了人,还把楚云容给那就索性将错就错,若再解释什么,只会让事情变得糟糕。

    打定了主意,他便不再客气,一面继续发起进攻,一面则在楚云容的耳畔说起了一阵情话。述说着自己这一年多来对她的思念之情,以及自己早就对她生的那浓厚的情意。

    都说女人是用耳朵谈恋爱的,古今都一样,楚云容自然也无法幸免。随着陆缜这番情意绵绵的说话,她的身子果然放松了许多,甚至还主动地抱紧了身上的爱郎。

    既然摸到的是楚云容,陆缜也就彻底没了顾忌,当即奋起作为男人的威风,直杀了个昏天黑地,也让整个房间都充满了男女混合着的喘息。

    直到身下的人儿精疲力竭,陆缜方才伏在其身上也安然睡去

    “啊”一声惊呼把正在好梦里的陆缜陡然叫醒,随即才发现,是身边的楚云容所发出的。

    此时的她,满面羞红,拿被子裹着自己不着寸缕的娇躯,一脸羞怒地看着身边的男人:“你你无耻!”

    “额”陆缜有些无法反驳,自己昨晚做的确实有些无耻了。但随即又把胸膛一挺:“你我本就是夫妻,何况这几天你又不肯见我,所以我就只能出此下策了。”

    “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啊”楚云容说到这儿,才惊觉一点,这屋子里居然只剩下了他们两人,其他三女居然早不知了去向。

    随即,一个认识也就跳上了她的心头,这岂不是说明自己和陆缜昨晚发生的一切都被她们瞧在眼里了。这让她更感羞窘,一时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明白过来的陆缜赶紧伸手将楚云容搂进了怀中,拿言语好一阵的安抚,又是保证什么的。在自家男人的这番轻怜蜜爱后,楚云容的心终于安定下来。想想自己本就是陆缜的妻子,倒也没什么好感到羞惭的了。

    只是,当他们掀开被子,露出下面的那朵朵梅花时,她的脸上还是感到了一阵阵的火热

    dubl kill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