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男人的蜕变
    天光大亮,金灿灿的阳光透过窗纸照进了屋子,打在床上这对依旧相拥而眠的年轻男女身上。

    陆缜倏然睁开眼来,在看到怀里兀自熟睡,却把整个身子都埋入自己怀里的女子时,心里是既喜且忧。

    喜的是,在昨天,自己终于结束了长达二十多年的处—男生涯,而且献身自己的还是这么一个让无数人追捧倾心的绝美人儿。而忧的,则是既成的事实让他再无法说自己和云嫣之间是清清白白的了,这会让之前的那番谣言变得更加的真切起来。

    当然,他心中的喜是要远远胜过忧的,因为昨晚之事,让他知道怀中的这个女人对自己是如何的痴心一片,哪怕会因此让自己看轻了,她居然还义无反顾地主动亲近自己。而这,显然大大地满足了他作为男人的虚荣心,这让他都有些可耻地感到了一阵窃喜来。

    想到云嫣昨晚是拿出了莫大的决心才走出这一步的,便让陆缜的心里又多出了几许的愧疚之心来。她对自己的一片心意,陆缜早已感觉到了。但因为楚云容的问题,他一直都在回避着这个女人的心意,最后才逼得对方不得不出此下策。

    现在想来,这对她是非常不公平的。看来今后,自己要用爱,用心来好好地补偿她一番了。拿了这个主意后,陆缜抱着她的手不觉更用力了些。

    而这一用力,却让本还熟睡的云嫣感到了一阵不舒服,身子忍不住就动了一下,纤细的腿脚一蹬之下,踢开了缠在两人身上的薄被,而后,陆缜便愣在了当场。

    因为在其身下,床单之上赫然多了斑斑的血迹,如点点梅花散落在雪地之上一般。“这是”陆缜当然立刻就知道了这意味着什么,可这却实在太过出乎他的预料了。

    在他想来,身在烟花之地的云嫣怎么可能还保有完璧之身。纵然她一向对外宣称是卖艺不卖身,纵然她名头极大,一般客人想见其一面都没那么容易。但在那等地方要做到洁身自好也太难太难了。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穿越客,陆缜其实并没有太多这方面的情结,纵然云嫣有过曾经,但只要她今后真心对自己,那他也不会对此太过在意。可现在,眼前的证据却让他惊喜不已。话说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人是纯洁的,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呢?

    此时,云嫣也终于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此时依然和陆缜毫无隔阂地紧贴在一起,让她不觉羞涩地发出了一声低吟。而在顺着陆缜的目光,落到身下那红梅绽放的画面时,她更是面色通红,一头就埋入了陆缜怀中,便如一只鸵鸟般,似乎只要不把头露出来,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陆缜好笑而又怜惜地将她用力地拥入自己怀中,口中轻轻地在其耳边道:“云嫣,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你这一辈子,都是我陆缜的人了。”

    “谁谁要做你的人”怀里的人儿轻轻地娇嗔了一句,但她的心里却是无比的甜蜜。自己昨晚不顾一切做出这等事来,看来还是做对了。有了他的这句承诺,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好的归宿。

    陆缜没有和云嫣争辩什么,只是将她紧紧地搂住,就好像是在用行动在宣告着自己对她的主权一般。而云嫣,也很是享受这等被人占有的安全感,就这么缩在了陆缜怀里,感受着这种两人间的无声温馨。

    没有任何的说话,两人只是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就这么睡到日上三竿,直到其中一人的肚子发出咕噜一声的抗议后,他们才惊觉时间已经不早了。

    而直到这时候,云嫣才从喜悦中回过神来,哎呀一声轻呼,脸上露出了羞涩与不安的神色来:“我这可怎么出去呀。他们,他们一定知道我们间的事情了。”

    陆缜却大气地一笑:“怕什么,他们谁还会说你不成?而且你听外面,都这时辰了都没什么动静,显然他们也不想打扰我们两个哪。”

    “你都怪你到了这时候还在说这样的风凉话,我待会儿可怎么见人呀?”这时,女儿家的娇羞与矜持又回来了,云嫣变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陆缜也知道这事上必须由自己来承担,便当即道:“放心,什么都由我去说。你我之间两情相悦,他们还敢说什么闲话不成?”说着,探手落地,将昨晚随手抛出床去的衣物取了回来,迅速地穿戴起来。

    当陆缜穿戴整齐后,云嫣才磨磨蹭蹭地不肯从被窝里钻出来,只是道:“你先去和他们说了。然后再去我屋里拿些衣服过来!”昨晚过来时,她只穿了一袭丝袍,这时候穿着出去可不太像样了。

    陆缜的目光在地上那件丝袍上一转,便笑着点头应了下来,这才推门走了出去。刚出到院子里,就有三双眼睛同时朝着他这边望了过来。

    虽然外头静悄悄的,但其他三人却早就等在那里了。林烈和清格勒固然眼光里带了几许的玩味之意,轻舞更满是异样地看着陆缜。

    饶是陆缜脸皮并不算薄,也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可被他们这么望着,也是一阵心虚,只能打了个哈哈:“哈哈,你们起得都还挺早哪?”

    “大人你也起得不晚啊,我们本以为你要等中午后才能起得来呢。”清格勒笑了一下道。

    这话说得陆缜脸上又是一烧,都不知该怎么回他才好,这分明是在调侃自己昨晚的那番风雨了。而轻舞在迟疑了一下后,还是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陆公子,我家小姐她怎么样了?可还好么?”

    “额,她并没什么不妥,只是想要换身衣裳,所以”陆缜尴尬地回了一句。

    轻舞这才明白过来,忙道了一声:“我这就去准备。”便迅速回了屋,不一会儿,便取了一套衣衫,然后在陆缜复杂目光的注视下直接进了他的屋子。得,云嫣今日的首个要求,陆缜都没能为她做到。

    院子里,陆缜面对林烈和清格勒二人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而屋内,两个女人却在窃窃私语起来,虽然因为隔了门的关系听不清她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但还是有痛不痛之类的话儿透了出来。

    这让陆缜更感尴尬,又不好回自己的屋子,只能冲面前两人努了下嘴。

    这时,林烈他们才明白过来,纷纷打了个哈哈,说声自己要去外边探探情况,这便溜了出去。

    直到只剩自己一人,陆缜才总算是松了口气。而后,他才有空去正视自己如今的处境。..

    经过昨晚之后,陆缜知道自己已多了一份责任,他是不会干出始乱终弃这等事情来的。也就是说,他要对云嫣负责到底。而这么一来,楚家那里怕是很不好说服了。

    自己那个岳母本就向着严家兄弟,总在想着法儿要拆散自己和楚云容。这次好不容易才暂时压住了她,要是让她知道了自己和云嫣的关系,恐怕会再生出别的心思来。

    如此看来,被动地等着他们回心转意已不可能,现在唯有主动出击了。

    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好好地敲打那严家一番,从而让他们不敢再和自己为难,再和自己抢夺楚云容。可这事儿却很不容易做,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不高,而严家又握有不小的人脉与权力,却该怎么办才好呢?

    若是换了别人,又或是昨日之前的陆缜,在这情况下,也只能叹一声非战之罪,然后承认无计可施。可现在,陆缜却不会这样放弃了,他的脑子飞快地转动起来——

    “严家固然在苏州地位极高,而且黑白两道都有他们的关系。但这也不过是表象罢了,大家都不过是以利而聚集到他们身边,只要是出了足可影响人前程的事情,官府方面本着趋利避害的心思必然会抛弃他们。至于江湖中人,既然有帮他们的,就一定有与他们为敌的,倒是不足为虑。

    “所以现在最关键的,是找到他们的问题和破绽。问题和破绽”陆缜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开始调动起自己在官场上几年下来的经验,以及对大明朝历史知识的记忆,想着有什么是能让自己找到突破点的。

    突然,一个念头如黑夜中的闪电般划过了陆缜的心头,让他的眼前陡然就是一亮:“严家能有今日之富贵,一定也如许多这个时代的商人般干着那种事情。而这等事情若无人揭发,那官府也会睁只眼闭只眼。可一旦被人捅了出来,地方官府就不能再视若无睹了。对,就从这一点入手!”

    主意拿定,陆缜不觉长长地舒了口气。虽然他现在不是官了,但好歹有进士身份,想去苏州府衙说说事儿还不是太难。何况,他还有最后一道保证呢。只要清格勒之前所言确是事实,那他还可以借助锦衣卫的力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在这一刻,被动了好一段日子的陆缜终于重新振作起来。而催使发生如此改变的,说到底还是身后屋里那个为了他甘愿献身的女人。

    男人所以成长,很大可能还是靠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