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醉酒与夜袭
    曹孟德作诗曰: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也就是说能解男人之忧愁者,唯有喝酒了。

    而陆缜,最近确实觉着挺烦恼的,自今年以来,可谓是事事不顺,不但要眼睁睁看着无数无辜百姓惨死在倭寇刀下,而且他还无法为他们报仇,让那些真正导致百姓被杀的元凶抵罪。甚至连他自己的官职也因此被罢免,最终只能来到苏州。

    而到了苏州,又接连遭遇了这些变故。陆家沟的陆氏族人因为与自己名义上的关系而不好真对他们下手,就连打着楚云容主意,刻意散播谣言抹黑自己的严家他都无力对付,这种憋屈实在太过伤人。

    纵然陆缜的心性比常人要坚毅许多,但毕竟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这一口气堵在胸口久久不得舒散确实让他心绪难平。所以才会在楚家有些失态地说出那番重话来,才会在酒楼之中,突然就借酒浇起了愁来。

    只是这酒入愁肠,却使愁更愁。于是不断地一杯又一杯地将酒喝入口中,最终使他出门时都走不稳路,只能由清格勒搀扶着,踉跄而行。

    走在星月之下的黑暗街道,陆缜忍不住低声道:“清格勒,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这都多少年了,居然还是这副模样,真是给我们穿越者丢脸哪……”他最后那句话,因为刚好打了个酒嗝,倒不甚清晰。

    清格勒也没去细听他这醉话,即便听清了,也不会明白所谓的穿越者是个什么意思。只能劝慰道:“大人不必如此自责,一切都非你之过错。而且你不是说过么,只要耐心等上一段时日,你依然是能重新出仕的。”

    “但这主动权却不在我了。我算是看明白了,如今这年代,只有官职在身才是真正的人上人,否则,就有的是想对你下手之人。陆家如此,严家也是一般。若我依然是通判的身份,看他们谁敢对我不敬?”陆缜说着,手还往前方胡乱地挥动几下,要不是清格勒在旁扶着,这几下就能让他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了。

    “有人谁为官不易,现在看来,还是当官好哪。”口里念叨着,陆缜的脚步倒是不停,飞快地往前,让清格勒只好也同时加快了脚步,口中则附和也似地应了几声。

    就这样,一个发着牢骚, 一个随口应付,总算是把陆缜安全地护送到了自己的住处。饶是清格勒一身武艺颇为精湛,在此情况下也已弄得满头是汗。最后到了家门前时,陆缜更是猛地扑在了院门之上,发出砰的一声沉响。

    门应声而开,林烈甚至都有些警惕地看着这边。他是奉了陆缜之意留在家里保护二女之安全的,听得动静都以为是有人闹上门来了。直到看清楚是陆缜,他才放开了握紧的拳头,然后一脸诧异地道:“大人这是怎么了?”话一出口,他就已经知道了原委,因为陆缜身上的酒气已经扑面袭来。

    此时,另一边的房门也打了开来,云嫣也是一脸惊讶地迎了出来,闻到陆缜那满身的酒气后,她也为之一惊:“陆公子怎么喝得如此之醉?”

    “大人他心里不痛快,所以才会多饮了几杯。”清格勒苦笑着解释一句,而后和林烈一起架着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陆缜走进了他的住处,将他送上了床榻。

    云嫣也没干看着,立刻就返回了自己的屋子,倒了些热水在盆里,又拿出块新的擦脸布,仔细洗绞之后,将之送到了陆缜跟前。

    这时候,便体现出家里有个女人的细心与体贴来了,在云嫣的悉心服侍下,陆缜总算被好生地安置进了被窝之中,不但外头的衣衫被除去了,连面庞和手脚等处也被擦拭了一遍,除去了不少的污秽和酒气。而林烈和清格勒两个男人却只能在旁干瞪眼了。

    当云嫣最后为陆缜把被子掖好时,本来已昏沉沉睡去的陆缜突然就探出手来,一把拿住了她那对柔软纤细的小手,口中含糊地说了一句:“云容……别走!”却是把面前这个服侍自己的女子当成了楚云容了。

    这让云嫣的面孔顿时就是一红,赶忙把手用力地从陆缜的掌握里抽了出来:“公子你认错人了。妾并不是夫人……”说这话时,她的心里一阵发酸发疼,只从这一反应里,就可看出陆缜心里其实只有楚云容一人而已。

    似乎是听懂了她的话一般,陆缜再没有了动静,只是脸上却浮现出了失落与无奈之色,轻轻地便是一叹,还嗫嚅了一句什么。只可惜,在场三人谁也没能听清楚这说的是什么。

    可即便如此,云嫣依然觉着一阵心疼。此时的这个男人,再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能从容应付,永远镇定的英雄,却成了个相当脆弱的存在。

    在确信他已彻底安睡后,三人方才离开屋子,各自回了住处。但回了自己屋的云嫣却是久久未能平静,心里总是不自觉地转到陆缜那张失落的面孔,似乎他正等着自己前往安慰一般。

    即便已上了床,她却依然满脑子是那番模样,总无法安然睡去。

    突然,云嫣就从床上坐起了身来,呼吸了几口后,一个念头就生了出来:“我……何不趁着现在过去和他……”

    随即,又一个声音在她的心里升起:“虽然你出身不高,却也不用如此自甘下贱吧?他心里明明只有楚云容一人,你这么做值得么?”

    “有什么不值得的,像他这样的男人,我若想留在他身边就该用些非常手段……”

    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云嫣终于悄悄地从床上走下,轻轻地往外行去。此时,睡在另一边小床上的轻舞已经入了梦想,压根就没发现自家小姐的这一举动,就让她悄无声息地走出了屋子,然后来到了陆缜的房门前。

    在那门前又是一番犹豫后,云嫣终于把牙一咬,轻轻地推开了房门,闪身进入之后,又闭上了门户,同时顺手将门给闩了起来。

    屋子里很黑,但陆缜那边却有轻轻的鼾声不断传来,让云嫣能很快就找准了方向。在一阵别别的心跳之后,她终于来到了陆缜的床前,手在胸前丝袍的绳结处一拉,套在身上的睡衣便飘然落下。

    顿时间,就露出了一个曼妙而玲珑的躯体来。虽然是在黑夜之中,但那一抹白却依然是美得那么的惊心动魄。

    只可惜,屋内另一热此时依然酣睡着,压根没这眼福。而在一番犹豫,云嫣在咬了咬红唇后,便把身子一偏,直接就登上床,朝着陆缜的被窝里钻去。

    正自熟睡的陆缜突然感到床榻一动,还没彻底醒来来,就发现有个火热的躯体突然就贴上了自己的身体。这让他一时有些发怔,不知自己是在现实,还是在梦里了。

    难道是在酒的作用下,自己发起了春梦来了?

    这个念头只一转间,陆缜觉着鼻端有一股让他躁动起来的馨香直冲而入,然后整个身子都热了起来。

    不知是因为那香气的原因,还是因为紧贴在自己身上的那火热娇躯的引诱,又或是受了酒精的影响,这一刻,陆缜已彻底迷失在了那种强烈的渴望之中。

    双手迅速就动了起来,只几下间,就扯去了自己身上多余的衣物,然后将身边紧靠着的娇躯紧紧地搂进了怀里。

    虽然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和女人做这事情,但这种事情似乎是天生就会的,压根不用人教,哪怕是在醉酒的状态下,依然让他很轻易就做到了一切。

    薄被翻涌间,两个人儿便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怀中的人儿突然就发出了一阵似是痛楚,又似是欢愉的低吟。但此时的陆缜却如一座被彻底点燃的火山般,在酒精的驱使下已完全只能靠着本能去征战,完全顾不上怀里之人到底是个什么状态了。

    转眼间,两人已翻转过来,陆缜已彻底地掌握了主动权。而在身下女子的一声声的低吟与喘息间,陆缜也开始了本能的动作……

    不知过了多久,陆缜才在出了一大身的汗后,猛地从酒醉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这一切居然并不是自己所想的一场春梦。自己的身边,确确实实正倒卧着一个女子。

    此时,她的脸上还挂着一丝笑容,但眼睛下面却有泪水流淌过的痕迹。

    这让陆缜不觉一怔:“云嫣……你……”

    “公子,今日之后,云嫣就彻彻底底是你的人了!”云嫣红着脸,用如蚊蚋般的声音轻轻地说了一句。

    这让陆缜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难道告诉对方自己是在完全把她当成是楚云容的情况下,才跟她……那可实在是太伤人了。最终,他只能伸出手来,将这个对自己一往情深的女人紧紧搂进了怀里。

    而陆缜可不知道,天亮之后,还有一个更大的惊讶,又或可叫惊喜的事情在身边等着自己呢……

    @@@@@

    不……不容易啊,百来万字后,陆缜终于告别了某男生涯。。。撒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